0

    《可爱的骨头》获得本届独立精神奖的最佳影片,最佳导演和最佳男配角,贾森-雷特曼的《感谢你抽烟》捧走最佳剧本,《半个尼尔森》包揽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老友有钱》赢下最佳女配角。

    叶惟连系起来的小集团可谓大获全胜,在登台拿最佳导演奖时,他向嘉宾们说道:“这个故事有大量天堂和人间的场景交替,怎么拍苏茜才没有重复、繁琐的感觉?这难题和当颁奖季热门很像,你一次次拿相同的奖项,但你要感谢的是同一帮人,你就得变着花样去感言。我今天不能说得太多,我要留着一些等明天奥斯卡再说。”

    帐篷内全场嘉宾一片爆笑,掌声也雷动响起,要拿导演奖当然是开玩笑,拿双提的改编剧本奖是大概率。

    而在当晚举行的金酸莓奖颁奖典礼上,叶惟既没有出席也没有获奖,《魔女嘉莉》的三项提名全都陪跑。

    2月25日星期天到来,奥斯卡进行时!洛杉矶闪耀着星光,全球的媒体观众正在瞩目!

    詹妮弗看着化妆穿衣间镜子中的自己,被瑞秋-佐伊造型团队一点点地打扮起来,艾丽西卡在旁边,叶惟在另一边。今天他们将会一起亮相红地毯,而她们的妈妈陪伴出席典礼。

    叶惟这混蛋已经做好造型,还是黑色套装和白衬衫,不打领带或领结。他正和两位星妈聊得起兴,一句“最近怎么样呀?有什么有趣的新鲜事吗?”就引得她们滔滔不绝,他一副知心模样,是个女性都谈得来。

    她最近过得极度新鲜,出了国,去了英国、法国和瑞典;出席了很多颁奖礼,还在圣塔芭芭拉国际电影节拿了个“最佳新人奖”;作了很多媒体采访,到nba全明星赛现场看球,免费的球票,在拉斯维加斯吃喝玩乐。

    如果这叫工作,那她就是从事世界上最让人享受的工作。

    叶惟提醒说“小心膨胀,你不知道我付出什么代价才压住它”,詹妮弗觉得,心吗?胸吗?确实都在膨胀。

    漫长的三个多小时打扮后,化妆穿衣间完成任务,众人准备出发前往星光大道的柯达剧院!

    因为她们穿衣而到了外面等候厅的叶惟一看到她们出来,就惊艳的笑赞:“詹妮,艾丽丝,你们真是不可思议!哇噢!”他向佐伊竖起大拇指:“瑞秋,卡尔-拉格斐、安娜-温图尔、王薇薇他们又要成为你的配角了,哈哈哈。”佐伊高兴的笑脸,叶惟又道:“她们的美和你的才华创造了这些衣服,这会震撼全场。”

    在欢快的气氛中,众人往工作室外面走去,詹妮弗对走在旁边的叶惟悄声道:“不管怎样,你造就了我,老兄。”叶惟抬手搂着她的肩膀,“世界的尽头有金子,而你是那种会走到世界尽头的人,你拿到注定的金子而已。你准备好领奖讲稿了没?”

    “没,又不可能拿奖。”詹妮弗扭头看向他,“输定了不是吗?”

    叶惟说道:“我不这么看。你可以告诉别人你没想拿奖,但自己可以怀着希望去,一整晚有个盼头,在颁奖嘉宾揭晓结果的时候紧张,然后惊喜也好,失望也好,这都是乐趣。珍惜生活就是珍惜生活给你的这些感受,无惧它,挑战它,品味它,别浪费了。”

    詹妮弗看着他,脸上渐渐的露笑,“你总是这样,还是就对我总是这样?说这些人生道理。”

    “那你感觉怎么样?喜欢听吗?”叶惟也笑了,“你喜欢我就说,你不喜欢我就不说。”

    “我真想往你脸上来一拳。”詹妮弗被他的眼神逗得有点忸怩,甩开肩上他的手,向前大步走去,还没换高跟鞋。

    叶惟哈哈乐笑着耸肩,问旁边的窃听者艾丽西卡:“我又混蛋了吗?”艾丽丝点点头,他转而搭着她的肩膀,“女朋友不在,我就抵抗不住逗美女的诱惑,有时候必须承认你们的魅力。”艾丽丝反逗他:“你敢不敢在红地毯也这样?”

    “不是敢不敢,是愿不愿意,会伤害她我就不愿意。”他笑说。

    莉莉应该已经进驻红地毯媒体席了,加油啊粗眉姑娘!

    ……

    运气处处见于奥斯卡。

    从星光大道铺到剧院入口的长长红地毯需要步行3-4分钟才能走完,近500名从官网申请座票而被抽中的幸运观众分坐在右侧两块粉丝观礼台,不同于街道栅栏外挤破头的观众们,他们能近距离地看到明星们走过,还有礼物拿。

    观众席的正对面就是媒体席。奥斯卡红毯并不划分摄像、拍照区,而是以媒体分席位,标准的两级阶梯都只给一家媒体,但每个席位只有约17英寸(43.18cm)宽、25英寸(63.5cm)长。

    海外各国的顶级电视台通常能有两至四个席位,而像《好莱坞报道者》这种只申请了摄影师席位的、像tmz这种八卦网站,就只有一个席位。当然存在被优待的媒体,摄影和采访的《洛杉矶时报》四席、abc频道的新闻节目和脱口秀都能分四席。这样下来也有近百家媒体,一眼望去,云集在红毯左侧的全球媒体人们基本上肩挨着肩。

    媒体席分为四个区域,在这之间设有四个宽大的展示台,都是学院的官方合作直播方abc频道的地盘。明星们是随意接受摄影和采访的,一般就算谁都不理会,都会在某个abc展台停留,这些影像可是奥斯卡正礼前播出的红毯秀集锦。

    下午16:00开始红毯秀,17:30开始颁奖典礼,此时15:45,星光大道上早已一片喧闹,两侧座席都人山人海的满座。

    摄像采访的尼克频道占了三席,勉强够地方让记者采访一至两位嘉宾。

    周围的热闹成了嗡嗡声,身着白套装礼裙的莉莉正坐在折叠椅上,抓紧时间温习手中的一大叠资料和预备的采访稿。

    因为嘉宾们的入场顺序和是否接受采访都不确定,必须要随机应变,既要尽量采访到少儿们感兴趣的那些首要嘉宾,也要做好采访每位路过嘉宾的准备。惟、詹妮弗等自己人是一定能采访到的,玛吉-吉伦哈尔、汤姆-汉克斯也没问题,她还要采访到妮可-基德曼、安妮-海瑟薇、迪卡普里奥、威尔-史密斯等这些人,大家看在她父母的份上会给面子,他们都给一些人打过招呼了“我女儿在红毯采访!”,这是她作为频道的新人能得到这个机会的主要原因。

    莉莉不否认这关系,要做的是全力做好这份工作,证明给自己和别人看,莉莉-柯林斯不只是个摇滚星二代!

    快到四点了,她放下文稿,站了起身,拿过无线麦克风,望向远方的红地毯入口,即将星光璀璨。

    电影,新闻,我们的梦想终于会在这里相触。

第611章 生日礼物    2月16日,北美影市新一周开启,多部新片上映,其中改编自同名经典儿童的《仙境之桥》收到影评界的85%新鲜度好评,灵秀的、温柔的、令人难忘的、儿童电影中罕见的,就连《华尔街日报》的乔-摩根斯顿都说“让人满意”。

    但观众喜爱度只有70%,大都因为不满改编、不满“莱斯利”的死。

    “莱斯利”是位天使,饰演莱斯利的安娜索菲亚-罗伯是位天使!那么纯真美好的女孩儿,观众们又怎么能接受她的早逝呢?

    “上半部是真好,莱斯利死了之后,这部电影就变得没有意义。”

    “难过,忧郁!太不合理了,正好杰西和埃德蒙兹老师出去了?正好就没有大人管?正好绳子就断了?”

    “孩子们应该爱这电影的清新,但它对于孩子又太残酷了,我无法喜欢。安娜索菲亚-罗伯演得很好,演梅宝的小女孩也很可爱,其他演员很可怕。”……

    从2005年登陆银幕的《都是戴茜惹的祸》和《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后,已经从小女孩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的阿娜再度亮相,成为影市的人气焦点。在采访中,媒体都会提及她和叶惟的友情。

    安娜告诉《娱乐周刊》,她为现在他们取得的成就开心:“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没到10岁,我们都从无名小卒到了现在,这真的很棒。我当然想和他合作电影,我盼这个有四年了,希望早日有那样的机会。”

    ……

    2月17日到19日这三天,叶惟过得惊喜连连,一切开始于除夕夜前去和莉莉约好的唐人街羊城餐馆见面,结果在张灯结彩的门口就见莉莉牵着朵朵的手欢笑着走来,“惊喜!”

    他顿时哈哈大笑,果然见老爸老妈也来了,就差可怜的托托。

    魔鬼训练也只是一周练6天,留一天让身体休息。18号春节正好是周日,他一家子再加上莉莉在唐人街玩了一天,朵朵最尽兴,有盛大的舞狮表演看,有红包和礼物收,有美食吃,真是乐坏了。

    19号年初二周一,他宣告19岁了,一早就被各种祝福所滋润心灵。白天如常到卡灵顿训练,日落解散后,一伙人又到唐人街吃晚餐和生日蛋糕,他的食物继续是青菜白饭……

    在他们的笑脸注目中,叶惟对着蛋糕许下真诚的19岁生日愿望:“我希望每个生灵都自由快乐。”

    莉莉鼓掌,朵朵也跟着拍打小手掌。

    朵朵送了他一幅她画的儿童水彩画,画的他和莉莉带她到迪士尼乐园玩的景象,非常用心,但意思也很明显,“什么时候再带我去?”莉莉先后送了好几份礼物,在生日派对后回到酒店公寓的两人世界中,她送出最隆重的那份,她之前秘密到录音室录制的无声无星乐队首张单曲cd,改了点歌词的女版主唱we-are-诱r-pobby-and-dingan!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份礼物,这歌他们一起作曲,可是还没有弄好,竟然被她抢了先。

    “我唱得还好,我爸爸有帮忙哦。”莉莉见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也笑得神气十足。

    叶惟立即用公寓的dvd/cd播放机播放,听她唱了几句,整个人就都醉瘫在沙发上,满脸的傻笑。

    莉莉走来侧身坐到他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轻声道:“惟,我一直没谢谢你那年夏天送我的歌,我真喜欢,其实我有它的拷贝,我只是不太想去触碰那块记忆。”叶惟吻了吻她嫩红的嘴唇,“我一直没谢谢你的事情多了,我们需要数一数吗?”

    她什么都没说,主动吻向了他。

    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

    2月21日,fm2007发布了7.0.2补丁,最新的球员数据库出炉,叶惟不再是自由球员而是曼联预备队的一员:

    【满意度:

    主要情绪:很高兴加入曼联

    短期计划:对未来还没有具体打算

    教练承诺:暂无意见

    良好关系:觉得保罗-斯科尔斯是一名好球员】

    补丁一经发布,叶惟就被全球玩家们哄抢,周薪1000英镑的最高声誉级别“举世闻名”的球员,俱乐部的盈收当然会增高。转会窗口关闭了,曼联不放人,叶惟瞧不上,交易不到?那就用修改器。当天就有玩家用修改器调出了叶惟的隐藏数据,这些精神属性依然逆天,野心更高达20……

    而让关注者们焦心的劳工证申诉有了新进展,独立仲裁小组将于26号周一召开曼联为叶惟提出的申诉听证会并作出裁决。

    当2月16-22日落下帷幕,本周北美票房冠军属于尼古拉斯-凯奇和伊娃-门德斯主演的动作大片《恶灵骑士》,它在3619家影院收下5896万;亚军则是3139家影院3264万的《仙境之桥》。

    过去四周,《冬天的骨头》从308家逐步扩大规模,成绩喜人:

    影院数平均周票房

    452家76133,441,076

    605家53823,256,110

    713家42753,048,075

    786家36122,839,032

    它的总票房已经是22,838,683,有望突破2800万,推翻了先前的机构预测。这仍然是叶惟票房最低的一部电影,观众喜爱度更降至78%,但它也是史上最成功的独立电影之一。

    第15周的《可爱的骨头》只剩120家影院了,过去四周又收了1,936,319,北美总票房142,865,170。

    上线多天的spotpass还在初始推广阶段,注册用户挺多,投钱参与众筹的人却很少,《杀人英雄》因为两位演员而有吸引到几笔共2000美元的粉丝投资。网站发言人列夫告诉《洛杉矶时报》:“我们还需要时间积累更多的用户和取得用户们的信任。”

    2月24日英超第28轮打响,曼联作客富勒姆以2:1逆转豪取4连胜。第29分钟吉格斯扳平比分,第88分钟c罗收获个人本赛季第16粒联赛入球。而切尔西因为要踢和阿森纳的联赛杯决赛,本轮推迟至3月14日进行,少赛一轮落后榜首的曼联9分。

    “他们从场面上看应该输,结果却赢了。”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没有享受拿下联赛杯冠军的喜悦多久,就谈起了曼联:“他们就是好运气。他们做客热刺那场,c罗用假摔打开了零比零的僵局,最后是四比零。看上去所有运气都集中在曼联身上,不过这就是足球。”

    被记者问及曼联最近签下叶惟一事,穆里尼奥颇为不屑:“我不关心叶惟怎么样,切尔西没人关心他。”

    而另一边厢,弗格森谈起叶惟有很多话:“之前我和他说过,租借出去踢一阵子对他可能更好。但他说‘我来踢球是为了帮助曼联获胜。’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惟格是个非常自信、有说服力的人,他在预备队十分勤奋,我很欣慰。如果可以,我会给他机会。”

    曼联现在是三线作战,联赛、欧冠和足总杯,假如叶惟拿到劳工证而又在队内表现出色,上场机会真不是没有。

    不过号晚有狗仔在洛杉矶机场拍到叶惟只身背着旅行包回来的照片,显然是准备出席奥斯卡。

    ……

    洛杉矶24日下午,第22届独立精神奖的颁奖礼即将在圣莫尼卡海滩的一顶临时大帐篷举行,由喜剧演员莎拉-席尔曼主持,节目将在bravo频道和ifc频道播出。

    这是独立电影界的盛事,获提名的只能是独立电影和独立电影人,这也使它“星光黯淡”。今年最佳影片的五席提名分别是“《美国武器》,《死去的女孩》,《半个尼尔森》,《可爱的骨头》,《潘神的迷宫》”,其中《美国武器》24,098北美/34,138全球票房,而《死去的女孩》是19,875/905,291。

    但这也是为什么它不同于其它奖项。因为它的报名时间早,11月28日就公布了提名,《冬天的骨头》没有赶上,tlb则以“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剧本”六项提名领跑名单。

    作为独立电影的旗帜人物之一,叶惟自然要出席,之前没去圣丹斯凑热闹就被很多人埋汰了。他今天不但要拿奖,还要向同行们推广spotpass。莉莉要录游戏节目,没空陪他来,正好不用碰见丽兹,莉丽一见着,事情就不愉快,虽然他和丽兹清清白白。

    下午阳光明媚,在海滩边的停车场,叶惟看到了丽兹,她金发披肩,身穿半正式的蓝上衣黑中裙,拿着个浅棕时尚手袋。上次见面还是在两周前的英国学院奖,外界说她们到卡灵顿探班了,其实没有,她们自己旅游而已。

    “嘿,丽兹!”他笑呼着走上去。

    “哈罗,惟,很高兴见到你。”丽兹走来,提不起劲的神情不同她平时的聪明样。

    叶惟打量起了她,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丽兹仍是木然像有点委屈的看着他,叶惟沉声道:“你不是丽兹,我看出来了,你是占了丽兹的身体的某个家伙,你不是她。”丽兹抬眉耸肩地问:“怎么会?”

    他边环绕地瞅她,边说:“也许就像…《佐丹先生出马》那样,你以前也是打拳的吗?”

    《佐丹先生出马》是1941年的经典喜剧,有最佳影片在内的7项奥斯卡提名,赢走最佳原创故事和最佳剧本两项,后来奥斯卡才把它们变革为最佳原创/改编剧本。它讲述一位拳击运动员乔遭遇空难死了到了天堂,才知道是鬼差搞错了,乔还不应该死,但他的身体已经被毁坏,鬼差只能让乔借尸还魂,乔就这么重生到刚被妻子谋杀的百万富翁佐丹先生身上。

    这故事实在经典,后来重拍了两次都获得成功,1978年的《天堂可以等待》(1/9奥斯卡提名),2001年的《重返人间》。

    “是的。”丽兹点头微笑,他以前推荐过她看,开玩笑说“这电影专治无神论”。她边走向海滩,边说道:“被你看出啦,伊丽莎白-奥尔森已经死了,我是从普吉岛重生来的,天啊你是叶惟吗,久仰久仰,我喜欢你的电影。”

    “我知道你生气我没有出席你的生日派对。”叶惟一叹,普吉岛(phuket)是《朱诺》里“利娅”的话,等于fuck-it。

    “我不想的,但是……”丽兹回过头,柳眉颦得紧紧,“一个排球?认真的?我很难释然啊。”

    叶惟看看周围,没见记者身影,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就从外套衣袋拿出一个小礼盒给她,“生日快乐,这是当面的。”

    “哦!”丽兹连忙接过这粉红礼盒拉掉丝带结打开,只见是个怪兽吊坠,她来了兴趣的笑问:“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叶惟也瞧着那只似鸟似恐龙似海怪的银怪兽,她喜欢怪兽,他耸肩道:“一只怪物吧,也许有什么强大力量,你小心点戴。希望你喜欢,但我是觉得这玩意比排球俗多了。”

    “谢谢了,我很喜欢。”丽兹把盒子放进手袋,“对于别人呢,笑脸排球是比较有意思,可对于你,这种有意思根本就不费劲的。要你想庸俗的礼物,你就会痛苦,首饰就变得更有意思了!”

    “你真了解我。”叶惟不由一笑,“看来你接管了丽兹的记忆。”

    “那是。”丽兹从手袋也拿出了一个红色小锦盒给他,“生日快乐,这是当面的。”

    “不是足球吧?微型足球?”他接过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玩意儿,一只金灿灿的猪仔吊坠,想一块去了。

    丽兹生动的讲起了心路历程:“我想不好该送你什么,想来想去,该送叶惟什么呢?他什么都不缺。然后我想到你爱动物,我查了下今年是中国的猪年,你又是大猪恶霸,有了!我送你这只金猪。”

    “哈哈。”叶惟笑了起来,拿着金猪往脖子比划,“谢谢,非常有心意,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问题是我不能真的戴它吧?这么土。”丽兹又把他送的怪兽吊坠拿出来,也往脖子比划,瞪目道:“那我呢?我戴这个出去吗?这么炫。”

    “我可不管你。”

    “那你也请便。”

    两人笑说着走进沙滩,走向远方热闹的大帐篷,各路来宾们在纷纷进场。

    叶惟突然一怔,看到妮娜就在前面不远,她身着半正式的荼白收腰连衣裙,挽着个橙色手袋,应该也是来出席颁奖礼。妮娜也看到了他,她高兴而自然地摆手,快步地走来,不是穿的高跟鞋。

    “噢…我先进场去了。”丽兹看了看他,就大步走人,和妮娜打了声招呼后继续走。

    望着走来的妮娜,叶惟深吸了一口海风,没多想却见她张开双手,冲过来猛地一跳像要抱住他,在以前她肯定就是整个人用力地抱住的了,他惊愣中仿佛听到妮娜在大喊“尤尼克!”

    妮娜敏捷地从旁边跳了过去,捉弄得逞的烂漫笑容,右手食指摇动地指着他,“哒哒哒哒,脸红了哦!”

    叶惟笑了出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妮娜。”

    “呵呵。”妮娜微沙的笑声依然娇憨,“惟。”

    两人上次见面是在去年了,《魔女嘉莉》刚上映那会,好几个月了,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她入局子一事。不过相视着没什么陌生,感觉随意,又似乎有一些客气,现在他们不是情侣或者单身了。

    “我听说你搬来洛杉矶了,还适应吗?”叶惟问。

    妮娜点点头,“没问题,我是说…多伦多是我的家!但洛杉矶真不错,最好的就是这片沙滩了,我可以每天都过来,晒太阳、游泳、真棒。”她打量他,“你壮了,头发该剪了…我就随便一说。你呢,你在英国还好吗?”

    “很好,我在竞争机会。”叶惟当没有听到她的前半句,感叹道:“好难啊,每天都练个半死,吃得又差。”

    “我真没想到你会成为职业运动员。”妮娜有点不自然地鼓嘴,“知道辛苦了没。”叶惟无奈的笑道:“我一向都知道这辛苦,所以我才说输赢不重要,挑战自己是最大的乐趣。”

    “行了,不想听你的书呆理论。”她从手袋拿着什么出来,“我知道你会出席,生日快乐!”她把一个用七彩礼纸包裹的巴掌大的礼盒给他,脸颊的苹果曲线笑得甜美,热情的杏目流转温柔。

    “谢谢。”叶惟高兴地接过,当下拆开看看,是个陶土公仔,一个穿红色球衣的黑发男生。妮娜乐笑地解释说:“我最近喜欢做陶土公仔,这是你,认得出吧?”他转动手中的公仔,“当然,哇哦……”

    妮娜想起什么,兴冲冲的从手袋拿出一叠照片给他看,“对了,我的非法摄影集!这些照片都归我了,还挺好的,你看看。我是想谢谢你那时候对我的鼓励,无序善良,呵呵。”她帮忙拿过他的礼物盒。

    叶惟双手拿着这叠照片,一张张地看起来,沉默不语,看到妮娜走在高速公路上、坐在路桥边沿,那么孤独,那么危险……他骤然一阵剧烈的心痛,脸庞不可抑制地涨得通红,不得不屏住呼吸。

    妮娜也有些变了脸色,轻声说:“我知道那很笨,但没事。”反正这也不是我做过最笨的事情。

    “不,那不是笨,那不是。”叶惟渐渐地平复心情,强笑了笑,“很美的摄影集。”妮娜忽而问道:“你晚上出席金酸莓奖吗?你去我也去。”他看着坦然的她,不由问:“你是谁?你不是妮娜,你是占了妮娜的身体的某个家伙?”

    “是我!”妮娜没好气,“我只是尝试以不同角度去看待这些事。”

    “我不去,你也别去。”叶惟说得认真,“去他们妈的,《嘉莉》没那么差劲,他们纯粹是博眼球,别理他们。”

    妮娜双眸明亮的点点头,“哦,好。”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