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月16日,北美影市新一周开启,多部新片上映,其中改编自同名经典儿童的《仙境之桥》收到影评界的85%新鲜度好评,灵秀的、温柔的、令人难忘的、儿童电影中罕见的,就连《华尔街日报》的乔-摩根斯顿都说“让人满意”。

    但观众喜爱度只有70%,大都因为不满改编、不满“莱斯利”的死。

    “莱斯利”是位天使,饰演莱斯利的安娜索菲亚-罗伯是位天使!那么纯真美好的女孩儿,观众们又怎么能接受她的早逝呢?

    “上半部是真好,莱斯利死了之后,这部电影就变得没有意义。”

    “难过,忧郁!太不合理了,正好杰西和埃德蒙兹老师出去了?正好就没有大人管?正好绳子就断了?”

    “孩子们应该爱这电影的清新,但它对于孩子又太残酷了,我无法喜欢。安娜索菲亚-罗伯演得很好,演梅宝的小女孩也很可爱,其他演员很可怕。”……

    从2005年登陆银幕的《都是戴茜惹的祸》和《查理与巧克力工厂》后,已经从小女孩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的阿娜再度亮相,成为影市的人气焦点。在采访中,媒体都会提及她和叶惟的友情。

    安娜告诉《娱乐周刊》,她为现在他们取得的成就开心:“我认识他的时候还没到10岁,我们都从无名小卒到了现在,这真的很棒。我当然想和他合作电影,我盼这个有四年了,希望早日有那样的机会。”

    ……

    2月17日到19日这三天,叶惟过得惊喜连连,一切开始于除夕夜前去和莉莉约好的唐人街羊城餐馆见面,结果在张灯结彩的门口就见莉莉牵着朵朵的手欢笑着走来,“惊喜!”

    他顿时哈哈大笑,果然见老爸老妈也来了,就差可怜的托托。

    魔鬼训练也只是一周练6天,留一天让身体休息。18号春节正好是周日,他一家子再加上莉莉在唐人街玩了一天,朵朵最尽兴,有盛大的舞狮表演看,有红包和礼物收,有美食吃,真是乐坏了。

    19号年初二周一,他宣告19岁了,一早就被各种祝福所滋润心灵。白天如常到卡灵顿训练,日落解散后,一伙人又到唐人街吃晚餐和生日蛋糕,他的食物继续是青菜白饭……

    在他们的笑脸注目中,叶惟对着蛋糕许下真诚的19岁生日愿望:“我希望每个生灵都自由快乐。”

    莉莉鼓掌,朵朵也跟着拍打小手掌。

    朵朵送了他一幅她画的儿童水彩画,画的他和莉莉带她到迪士尼乐园玩的景象,非常用心,但意思也很明显,“什么时候再带我去?”莉莉先后送了好几份礼物,在生日派对后回到酒店公寓的两人世界中,她送出最隆重的那份,她之前秘密到录音室录制的无声无星乐队首张单曲cd,改了点歌词的女版主唱we-are-诱r-pobby-and-dingan!

    他是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份礼物,这歌他们一起作曲,可是还没有弄好,竟然被她抢了先。

    “我唱得还好,我爸爸有帮忙哦。”莉莉见他高兴得像个孩子,也笑得神气十足。

    叶惟立即用公寓的dvd/cd播放机播放,听她唱了几句,整个人就都醉瘫在沙发上,满脸的傻笑。

    莉莉走来侧身坐到他大腿上,搂着他的脖子,轻声道:“惟,我一直没谢谢你那年夏天送我的歌,我真喜欢,其实我有它的拷贝,我只是不太想去触碰那块记忆。”叶惟吻了吻她嫩红的嘴唇,“我一直没谢谢你的事情多了,我们需要数一数吗?”

    她什么都没说,主动吻向了他。

    又是一个美丽的夜晚。

    ……

    2月21日,fm2007发布了7.0.2补丁,最新的球员数据库出炉,叶惟不再是自由球员而是曼联预备队的一员:

    【满意度:

    主要情绪:很高兴加入曼联

    短期计划:对未来还没有具体打算

    教练承诺:暂无意见

    良好关系:觉得保罗-斯科尔斯是一名好球员】

    补丁一经发布,叶惟就被全球玩家们哄抢,周薪1000英镑的最高声誉级别“举世闻名”的球员,俱乐部的盈收当然会增高。转会窗口关闭了,曼联不放人,叶惟瞧不上,交易不到?那就用修改器。当天就有玩家用修改器调出了叶惟的隐藏数据,这些精神属性依然逆天,野心更高达20……

    而让关注者们焦心的劳工证申诉有了新进展,独立仲裁小组将于26号周一召开曼联为叶惟提出的申诉听证会并作出裁决。

    当2月16-22日落下帷幕,本周北美票房冠军属于尼古拉斯-凯奇和伊娃-门德斯主演的动作大片《恶灵骑士》,它在3619家影院收下5896万;亚军则是3139家影院3264万的《仙境之桥》。

    过去四周,《冬天的骨头》从308家逐步扩大规模,成绩喜人:

    影院数平均周票房

    452家76133,441,076

    605家53823,256,110

    713家42753,048,075

    786家36122,839,032

    它的总票房已经是22,838,683,有望突破2800万,推翻了先前的机构预测。这仍然是叶惟票房最低的一部电影,观众喜爱度更降至78%,但它也是史上最成功的独立电影之一。

    第15周的《可爱的骨头》只剩120家影院了,过去四周又收了1,936,319,北美总票房142,865,170。

    上线多天的spotpass还在初始推广阶段,注册用户挺多,投钱参与众筹的人却很少,《杀人英雄》因为两位演员而有吸引到几笔共2000美元的粉丝投资。网站发言人列夫告诉《洛杉矶时报》:“我们还需要时间积累更多的用户和取得用户们的信任。”

    2月24日英超第28轮打响,曼联作客富勒姆以2:1逆转豪取4连胜。第29分钟吉格斯扳平比分,第88分钟c罗收获个人本赛季第16粒联赛入球。而切尔西因为要踢和阿森纳的联赛杯决赛,本轮推迟至3月14日进行,少赛一轮落后榜首的曼联9分。

    “他们从场面上看应该输,结果却赢了。”在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切尔西主帅穆里尼奥没有享受拿下联赛杯冠军的喜悦多久,就谈起了曼联:“他们就是好运气。他们做客热刺那场,c罗用假摔打开了零比零的僵局,最后是四比零。看上去所有运气都集中在曼联身上,不过这就是足球。”

    被记者问及曼联最近签下叶惟一事,穆里尼奥颇为不屑:“我不关心叶惟怎么样,切尔西没人关心他。”

    而另一边厢,弗格森谈起叶惟有很多话:“之前我和他说过,租借出去踢一阵子对他可能更好。但他说‘我来踢球是为了帮助曼联获胜。’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惟格是个非常自信、有说服力的人,他在预备队十分勤奋,我很欣慰。如果可以,我会给他机会。”

    曼联现在是三线作战,联赛、欧冠和足总杯,假如叶惟拿到劳工证而又在队内表现出色,上场机会真不是没有。

    不过号晚有狗仔在洛杉矶机场拍到叶惟只身背着旅行包回来的照片,显然是准备出席奥斯卡。

    ……

    洛杉矶24日下午,第22届独立精神奖的颁奖礼即将在圣莫尼卡海滩的一顶临时大帐篷举行,由喜剧演员莎拉-席尔曼主持,节目将在bravo频道和ifc频道播出。

    这是独立电影界的盛事,获提名的只能是独立电影和独立电影人,这也使它“星光黯淡”。今年最佳影片的五席提名分别是“《美国武器》,《死去的女孩》,《半个尼尔森》,《可爱的骨头》,《潘神的迷宫》”,其中《美国武器》24,098北美/34,138全球票房,而《死去的女孩》是19,875/905,291。

    但这也是为什么它不同于其它奖项。因为它的报名时间早,11月28日就公布了提名,《冬天的骨头》没有赶上,tlb则以“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剧本”六项提名领跑名单。

    作为独立电影的旗帜人物之一,叶惟自然要出席,之前没去圣丹斯凑热闹就被很多人埋汰了。他今天不但要拿奖,还要向同行们推广spotpass。莉莉要录游戏节目,没空陪他来,正好不用碰见丽兹,莉丽一见着,事情就不愉快,虽然他和丽兹清清白白。

    下午阳光明媚,在海滩边的停车场,叶惟看到了丽兹,她金发披肩,身穿半正式的蓝上衣黑中裙,拿着个浅棕时尚手袋。上次见面还是在两周前的英国学院奖,外界说她们到卡灵顿探班了,其实没有,她们自己旅游而已。

    “嘿,丽兹!”他笑呼着走上去。

    “哈罗,惟,很高兴见到你。”丽兹走来,提不起劲的神情不同她平时的聪明样。

    叶惟打量起了她,疑惑的问道:“你是谁?”丽兹仍是木然像有点委屈的看着他,叶惟沉声道:“你不是丽兹,我看出来了,你是占了丽兹的身体的某个家伙,你不是她。”丽兹抬眉耸肩地问:“怎么会?”

    他边环绕地瞅她,边说:“也许就像…《佐丹先生出马》那样,你以前也是打拳的吗?”

    《佐丹先生出马》是1941年的经典喜剧,有最佳影片在内的7项奥斯卡提名,赢走最佳原创故事和最佳剧本两项,后来奥斯卡才把它们变革为最佳原创/改编剧本。它讲述一位拳击运动员乔遭遇空难死了到了天堂,才知道是鬼差搞错了,乔还不应该死,但他的身体已经被毁坏,鬼差只能让乔借尸还魂,乔就这么重生到刚被妻子谋杀的百万富翁佐丹先生身上。

    这故事实在经典,后来重拍了两次都获得成功,1978年的《天堂可以等待》(1/9奥斯卡提名),2001年的《重返人间》。

    “是的。”丽兹点头微笑,他以前推荐过她看,开玩笑说“这电影专治无神论”。她边走向海滩,边说道:“被你看出啦,伊丽莎白-奥尔森已经死了,我是从普吉岛重生来的,天啊你是叶惟吗,久仰久仰,我喜欢你的电影。”

    “我知道你生气我没有出席你的生日派对。”叶惟一叹,普吉岛(phuket)是《朱诺》里“利娅”的话,等于fuck-it。

    “我不想的,但是……”丽兹回过头,柳眉颦得紧紧,“一个排球?认真的?我很难释然啊。”

    叶惟看看周围,没见记者身影,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就从外套衣袋拿出一个小礼盒给她,“生日快乐,这是当面的。”

    “哦!”丽兹连忙接过这粉红礼盒拉掉丝带结打开,只见是个怪兽吊坠,她来了兴趣的笑问:“这是什么?”

    “我不知道。”叶惟也瞧着那只似鸟似恐龙似海怪的银怪兽,她喜欢怪兽,他耸肩道:“一只怪物吧,也许有什么强大力量,你小心点戴。希望你喜欢,但我是觉得这玩意比排球俗多了。”

    “谢谢了,我很喜欢。”丽兹把盒子放进手袋,“对于别人呢,笑脸排球是比较有意思,可对于你,这种有意思根本就不费劲的。要你想庸俗的礼物,你就会痛苦,首饰就变得更有意思了!”

    “你真了解我。”叶惟不由一笑,“看来你接管了丽兹的记忆。”

    “那是。”丽兹从手袋也拿出了一个红色小锦盒给他,“生日快乐,这是当面的。”

    “不是足球吧?微型足球?”他接过盒子打开,拿出里面的玩意儿,一只金灿灿的猪仔吊坠,想一块去了。

    丽兹生动的讲起了心路历程:“我想不好该送你什么,想来想去,该送叶惟什么呢?他什么都不缺。然后我想到你爱动物,我查了下今年是中国的猪年,你又是大猪恶霸,有了!我送你这只金猪。”

    “哈哈。”叶惟笑了起来,拿着金猪往脖子比划,“谢谢,非常有心意,我能感受到你的痛苦。问题是我不能真的戴它吧?这么土。”丽兹又把他送的怪兽吊坠拿出来,也往脖子比划,瞪目道:“那我呢?我戴这个出去吗?这么炫。”

    “我可不管你。”

    “那你也请便。”

    两人笑说着走进沙滩,走向远方热闹的大帐篷,各路来宾们在纷纷进场。

    叶惟突然一怔,看到妮娜就在前面不远,她身着半正式的荼白收腰连衣裙,挽着个橙色手袋,应该也是来出席颁奖礼。妮娜也看到了他,她高兴而自然地摆手,快步地走来,不是穿的高跟鞋。

    “噢…我先进场去了。”丽兹看了看他,就大步走人,和妮娜打了声招呼后继续走。

    望着走来的妮娜,叶惟深吸了一口海风,没多想却见她张开双手,冲过来猛地一跳像要抱住他,在以前她肯定就是整个人用力地抱住的了,他惊愣中仿佛听到妮娜在大喊“尤尼克!”

    妮娜敏捷地从旁边跳了过去,捉弄得逞的烂漫笑容,右手食指摇动地指着他,“哒哒哒哒,脸红了哦!”

    叶惟笑了出声,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妮娜。”

    “呵呵。”妮娜微沙的笑声依然娇憨,“惟。”

    两人上次见面是在去年了,《魔女嘉莉》刚上映那会,好几个月了,这中间发生了很多事,尤其是她入局子一事。不过相视着没什么陌生,感觉随意,又似乎有一些客气,现在他们不是情侣或者单身了。

    “我听说你搬来洛杉矶了,还适应吗?”叶惟问。

    妮娜点点头,“没问题,我是说…多伦多是我的家!但洛杉矶真不错,最好的就是这片沙滩了,我可以每天都过来,晒太阳、游泳、真棒。”她打量他,“你壮了,头发该剪了…我就随便一说。你呢,你在英国还好吗?”

    “很好,我在竞争机会。”叶惟当没有听到她的前半句,感叹道:“好难啊,每天都练个半死,吃得又差。”

    “我真没想到你会成为职业运动员。”妮娜有点不自然地鼓嘴,“知道辛苦了没。”叶惟无奈的笑道:“我一向都知道这辛苦,所以我才说输赢不重要,挑战自己是最大的乐趣。”

    “行了,不想听你的书呆理论。”她从手袋拿着什么出来,“我知道你会出席,生日快乐!”她把一个用七彩礼纸包裹的巴掌大的礼盒给他,脸颊的苹果曲线笑得甜美,热情的杏目流转温柔。

    “谢谢。”叶惟高兴地接过,当下拆开看看,是个陶土公仔,一个穿红色球衣的黑发男生。妮娜乐笑地解释说:“我最近喜欢做陶土公仔,这是你,认得出吧?”他转动手中的公仔,“当然,哇哦……”

    妮娜想起什么,兴冲冲的从手袋拿出一叠照片给他看,“对了,我的非法摄影集!这些照片都归我了,还挺好的,你看看。我是想谢谢你那时候对我的鼓励,无序善良,呵呵。”她帮忙拿过他的礼物盒。

    叶惟双手拿着这叠照片,一张张地看起来,沉默不语,看到妮娜走在高速公路上、坐在路桥边沿,那么孤独,那么危险……他骤然一阵剧烈的心痛,脸庞不可抑制地涨得通红,不得不屏住呼吸。

    妮娜也有些变了脸色,轻声说:“我知道那很笨,但没事。”反正这也不是我做过最笨的事情。

    “不,那不是笨,那不是。”叶惟渐渐地平复心情,强笑了笑,“很美的摄影集。”妮娜忽而问道:“你晚上出席金酸莓奖吗?你去我也去。”他看着坦然的她,不由问:“你是谁?你不是妮娜,你是占了妮娜的身体的某个家伙?”

    “是我!”妮娜没好气,“我只是尝试以不同角度去看待这些事。”

    “我不去,你也别去。”叶惟说得认真,“去他们妈的,《嘉莉》没那么差劲,他们纯粹是博眼球,别理他们。”

    妮娜双眸明亮的点点头,“哦,好。”

第610章 球衣    2月14日星期三是瓦伦丁节,这个情侣们的重要日子没有法定假日,上班上学的上班上学,曼联的众将士继续日常训练。(有?(意?(思?(书?(院

    球迷们等待一线队和预备队的下轮比赛,也等着叶惟的劳工证的申诉结果。但37号球衣已经火速登陆曼联和合作方耐克线上线下的商店,与其他球员一样售价每件60英镑,而包括短裤、球袜的整套球服118英镑。尽管不便宜,各个版本和尺码一上架就被来自世界各地的买家抢购一空,本月销量远超鲁尼、c罗等人,也远超欧文、亨利、小罗、贝克汉姆等球星。

    根据天空体育的调查,以sportsdirect、kitbag、worldsoccershop等著名体育用品连锁店和网站提供的数据统计,从10日上架到过完12日,48小时内叶惟的球衣销量约为150,000件。

    去年曼联卖了大约140万件球衣,37号开售两天就使今年预增长10.7%,为曼联创造了900万英镑的收入,虽然这不等于利润,但绝对是曼联本赛季的意外之财。天空体育引述一位sportsdirect的营销顾问的话:“叶惟的球衣刚上市,又是他唯一的职业球衣,卖得火爆在我们的预期之中。”不可能每天都卖7.5万件,全年卖个50万件却不遥远。

    就在惟密们为偶像的球衣成为爆款而高兴之际,每日邮报指出这个数字造假了:“我们到老特拉福德的官方店逛了一圈,成排的叶惟球衣都无人问津,店员也说他的球衣不好卖。”

    耐克伦敦总部办公室的发言人向泰唔士报则有另一番说辞:“我们初步在全球范围统计的销量比这更多。”

    其实天空体育也明确说分析是“全球范围”,在英国是卖得一般,在美国、中国的香港台湾等地是蜂抢,推特上已经有很多抱怨运费贵的声音,但等不及在当地上市才买了!

    “惊讶的人都低估了viy的号召力。”耐克的发言人说,“他是超级电影明星,他拥有最受欢迎的诱tube频道之一,他在社交网络的成功让各界明星名人模仿,还没有谁比得过他,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新闻。另外因为叶惟把个人收益都捐出去了,买他的球衣等于做慈善,这推助了粉丝的购买热情。”

    现在别说经营了,有脸谱、推特的明星名人只有一小撮,都以viy帮为主。即使有了叶惟的巨大成功,公关营销人员们对于明星是否适合这么“亲民”还是抱有疑虑,博客和个人网站是安全的。

    而说到名气和影响力,除了文化偶像级别的几位顶尖人物,体育巨星是很难和演艺巨星相比的。2006年北美的平均票价是6.55,叶惟的少女三部曲年内共2.3亿多北美票房,卖了超过3500万张门票,曼联140万件球衣的销售额也就1.5亿多美元。

    耐克发言人最后说:“如果他能在曼联踢出名堂,球衣百万销量只是时间问题。”

    赶在这两天买球衣的都是铁杆粉丝、有钱粉丝,很多人在攒钱,也很多人尤其球迷们在观望。

    之前很多媒体都断言签下叶惟将是弗格森一生的污点,被所有之如“弗格森十大失败引援”榜单所提及,比马西莫泰比、杰姆巴、贝隆等球员还失败,但今时再看,这简直是神来之笔。

    一个周薪1000英镑的自由球员,还没有踢过一场比赛,甚至没有劳工证,两天就卖出15万件球衣。

    耐克还计划推出更多37号的外套、卫衣、特别款等。

    “现在弗格森爵士该为怎么让叶惟有兴趣在卡灵顿踢下一个赛季头痛了。”泰唔士报写道。

    曼彻斯特华灯初上,一辆大众途观往市区临河的索尔福德码头心公寓停车场停下,城市的灯火映亮了夜空。

    叶惟拿着一束刚买的百合花,大步走进这家时尚的四星级酒店。他是预备队员,可以在外面逗留,因为情人节,今晚的体能特训取消,或者说另有运动项目他嗅了嗅手中的百合花束,那清香沁入心脾。

    按了这间河景两卧室公寓的门铃,叶惟瞧瞧走廊的左右,房门打开了,一道身着红黑格子外套和牛仔裤的少女身影,莉莉。他走进去,关上门,与她相视而笑,就拥吻起来,从门口吻到阳台边的落地窗门,他抵着她在夜色城景中热吻。

    不知吻了多久,相思多天的两人才分开,他正要当即进一步,她却绰绰的拿过百合花束走了开去,笑说道:“我下午有去了老特拉福德一趟,你的球衣还有好多。”

    “你不会全部买下来了吧?”叶惟看着她的秀丽身姿,越发地心火难耐。莉莉近期正参加伦敦时装周,走秀和作为名人观看某些秀场,这几天她来往曼彻斯特和伦敦都住这里。

    “就买了主客场各一套。”她把花束放在玻璃圆桌上。他问道:“你的秀走得还好吗?”

    莉莉顿时高兴的挺眉,“有趣极了,大家说我走得像超级模特,就是笑得太多了。”叶惟忽然有些内疚,“对不起,我没有去伦敦,我后悔了。”莉莉爽朗的说:“我还庆幸你没来呢,我很紧张,我第一场秀!如果你坐在旁边看,我可能都摔下t台了。”

    叶惟笑着摇头,“原谅我吧,我要你的原谅,我是个自私鬼。”

    这周末其实是个大日子,17号除夕,18号春节,19号周一他生日,这几天应该去洛杉矶和家人一起过。但伦敦不是旧金山,25号又奥斯卡,飞来飞去的话,时间都花在航程和倒时差上面去了,身体与球技不但没有进步,反而会退步。他一直告诉家人和自己“就当我在外地读大学”,不过这不是。

    “我理解的。”莉莉白了他一眼,“现在每天的训练对你都很宝贵,前进三步再后退两步那能做什么?你知道模特不是我的爱,我走了一场秀,我就觉得我不是属于那里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从圆桌拿起一颗巧克力拆开包装,这是他可以吃的食物,她走去把巧克力递到他嘴边,甜笑道:“瓦伦丁节快乐,我爱你!”

    “瓦伦丁节快乐,我也爱你。”叶惟一口吃过啃起来,问道:“为什么?那又不是内衣秀”莉莉一听就生气的皱眉,冷目的看着他,他耸肩道:“我说了,我要你的原谅。”

    “那不有趣,混蛋。”莉莉要走出阳台看夜景,叶惟拉过她搂着亲着,“我就是想你生生气撒撒娇,这样真可爱。”莉莉转眸地笑了,“混蛋。是那种气氛,没什么原因,我只是不喜欢,还是主持好。”

    “不如你走走秀让我看?”叶惟很期待。

    “好啊。”莉莉脚步轻快地走向卧室,“你等会,我有个惊喜给你。”

    叶惟若有猜想,过了一会儿,莉莉就从卧室开门走出,她长发扎马尾,穿着37号的曼联主场红色球衣,是他的尺码,她穿在身上宽宽垮垮的,还有白球裤、黑球袜和红球鞋。她自然地走着猫步走来,身子轻扭,双手微微摆动,美脸面无表情的,在他身前转了一圈,又走去。

    “哇哦哈哈”他又赞叹又笑,“这太酷了。”

    “只是酷?”她转身急问,不性感?她向一边倾斜去身子,露出纤巧的肩膀和肩膀上的白色内衣吊带。

    叶惟长呼一口气,边走向她边说:“我每次看到你,我就会开始整个人发酸发软,然后震颤,再接着就会冒出汗来,当我开始冒汗了,我才感觉好受一些,而不是像丢了魂。”莉莉已然笑容可掬,被他一下公主抱地抱起。

    “我感觉你轻了。”他疑惑,“你不会还要减重吧?别。”

    “没有,我的体重没变。”莉莉轻轻地踢动双脚,依着他的怀抱,“我不喜欢模特的另一个原因。”

    “那就是训练成果喽,你走运了,你也大祸临头了。”叶惟看着周围,双目像燃起熊熊的火焰。莉莉小声嗔说:“我们真要这样吗,一见面就”他点头:“当然,除非你想我爆炸。”她翻眸笑嗔:“那去卧室。”

    他望着那张正对着落地门窗的灰蓝色布艺沙发,“但我觉得那是一张好沙发,很好很好的沙发”她瞅了眼,不依的道:“不,到卧室去。”他又望向那边的厨房,她嫌弃的哎了声,趁气氛还在,他只好抱着她走向卧室,边走边吻。

    “莉莉,你是最好的情人节礼物。”

    “你是最坏的”

    随着奥斯卡的临近,颁奖季的宣传公关也步进尾声,到了现阶段,内行人都看得清楚形势,比如超新星詹妮弗劳伦斯或者其他提名人击败海伦米伦加冕影后的可能微乎其微。

    本届八项主创奖的最大悬念是最佳影片和两个剧本奖,去年大片厂被狮门以奇招取胜,今年没有给机会,该派的试看dvd都派,该打的广告也都打,派拉蒙选了通天塔和华纳兄弟的无间行者激战连场,而冬天的骨头已经满足于提名。

    在改编剧本奖的竞争上,双提名的叶惟无疑是大热,但旁落编剧工会奖又让下注他的风险增高。

    是两根骨头之一还是无间行者?

    媒体影迷们分析预测时都会说到一个问题,分票!

    奥斯卡的表演奖有一人多提的相关限定,一位演员以多部电影竞逐同一个类别时,取票数高的那部入围,要想一年拿到双提名,只能是不同表演分获男主/男配。今年有无间行者和血钻的莱昂纳多就因此最终以血钻提名男主,粉丝们惋惜他不是以无间行者获提名导致竞争力下降,事实上今年谁都斗不过末代独裁的福里斯特惠特克。

    而其它奖项没有双提的约束,近年有2001年第73届史蒂文索德伯格双提最佳导演,今年阿兰罗伯特莫瑞和巴布亚斯曼以父辈的旗帜、硫磺岛来信双提最佳音效剪辑,还有叶惟。

    历史上双提最佳改编剧本的情况只有过2次,1939年的第11届,1943年的第15届,两支双提团队最后都拿奖了。

    但那是多久前的事情了!二战都没结束。虽然在网上各种的投票调查支持和预测中,网民们都选择可爱的骨头胜出,分票的问题却无法避,双骨之争更加重了这个问题,冬骨拿影片无望,tlb拿导演无望,火力都集中到改编剧本。

    又因为年龄等因素,媒体们一直说的“打破尘封65年历史”的叶惟这能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随时两骨相争,无间行者得奖。

    不过让媒体大众瞩目的学院公布的奥斯卡颁奖嘉宾名单中,叶惟将会登台颁发最佳音效剪辑,viy说了必定出现一次!

    2月16日周五,这对于别人是一个平凡日子,对于丽兹则是人生只有一次的大日子,她18岁生日。她有几个18岁生日派对的要求,排名分先后,一是大吃一顿,二是全家都要到齐,三是好友们能出席,四是叶惟能出席。

    这天晚上在贝弗利山庄希尔顿酒店,前三条都基本实现了,然而第四条并没有。

    叶惟因为在曼彻斯特来不了,有电话祝贺和托吉娅送来一份礼物,她收下时当场拆开看看,一个用黑色记号笔画着个笑脸的白排球,所以威尔逊?汤姆汉克斯?天啊!

    丽兹真想用这个排球打他,知道她喜欢打排球就送个排球,真没有心意,为什么不送几张麦当劳的优惠券?

    她的失望不幸地被玛丽凯特和阿什利看出来了,不过她们今天都不找她的茬,姐妹感情最棒的日子之一。

    “你说他图什么?现在待在英国。”玛丽凯特真的想知道,“要追求自己的梦想也不是现在。”奥斯卡月多少派对、典礼、活动,叶惟现在在洛杉矶会是明星中的明星,可是他连续两年在奥斯卡月都跑得远远的,把那些激动人心的风头几乎全抛弃了。

    要说热爱体育,今年的nba全明星周末要在拉斯维加斯举行了,叶惟去参加名人挑战赛更适合更好玩更受人追捧。

    “我也不知道。”丽兹懒得去想,“科学说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有时候他是疯子,没错。”

    他能不能踢上比赛都好,希望他会梦想成真吧,还网购了他几套球衣的但这不是我的18岁生日愿望!

    有点怪想他的呢,24号下午独立精神奖能见着吗?应该吧。这也不是!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或者直接访问网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