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伊丽莎白-奥尔森的热情让气氛又活跃起来,艾玛、詹妮弗等人都笑语走来,妮娜的心头转而变得热乎,别像米丽娅姆-麦克唐纳那样!她笑着和奥尔森击掌,“伊丽莎白,很高兴认识你!我爱你的表演,呵呵。”

    在这种场合,就算不和也会保持客气,众人互相之间的情感很复杂。

    相比与斯图尔特、沃特森、莱弗利等人,她们的联系更亲密。“未来女孩”不只是一股联合声势,也是一个捆绑品牌,她们之间的合作机会和商业价值是大于与其他少女演员的。像朱迪-福斯特不是只说说而已,她确实在和詹妮弗、艾丽西卡洽谈合作新片。

    所以发展友谊是各方对她们的期望,一个影人总有几个圈内好友,如果玩得来为什么不呢。

    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又有点诡异的暗流压抑着彼此的好感。聪明的导演没有怎么参与这件事,现在都不知道在哪里,她们也就默契地不去谈他,以免发生尴尬的场面。

    她们谈的都是些女生话题,化妆啊,时尚啊,健身啊……

    “瑜伽,绝对瑜伽!”说到最喜欢的健身方式,妮娜几乎即场就展示一下自己的柔韧,起劲的说:“其它的都会累,但瑜伽能让你身心都放松。”

    艾丽西卡对此非常赞同,练芭蕾舞出身的她也练瑜伽,她和妮娜特别投缘,她们都有一双因为舞蹈而畸形的脚,几句话就兴冲冲约好明天去跳舞。而丽兹的母亲以前是芭蕾舞演员,三人一谈芭蕾真是停不下话。

    这种时候,詹妮弗就感觉到人与人的分别了,像木头一样不知道能说点啥,也是还没有习惯这种由风云人物组成的场合,要不当个小丑?不过丽兹把话题引到了运动上,她说她不当演员,是可以成为排球运动员的,让妮娜别小瞧她。

    “在老家我都打曲棍球……”詹妮弗说上了话,她不喜欢排球,因为它没有身体对抗。

    “我也爱打排球!”艾玛也不甘示弱,“游泳,现在还有冲浪。”

    说到运动,妮娜真不是针对谁,兴奋地说:“小心了!我可不只是玩艺术体操,排球、足球、篮球、滑雪、滑冰…我喜欢!攀岩、划船、田径…我喜欢我喜欢!当然还有游泳!”扫视被震住的众人,她又小声说:“在那些没人的地方,我喜欢裸泳……”

    女生们纷纷惊笑,艾玛瞪大眼睛,“那很刺激吧?”艾丽西卡感慨道:“裸泳很棒的,忠于身体并不是羞耻。”又一片惊呼,年纪最小的罗南此时只能乐笑。

    丽兹皱眉的想着什么,“我也比较不喜欢穿比基尼,我可能会吃很多,然后穿起来会撑出很奇怪的形状……”

    ……

    12月29号-1月4号北美影市跨年周落下帷幕,《博物馆奇妙夜》蝉联周冠军,亚军和季军《当幸福来敲门》、《追梦女郎》也继续强势,《我们是马歇尔》继续惨淡。

    《潘神的迷宫》表现不俗,《硫磺岛的来信》、《面纱》、《人类之子》等片的票房则都一般,奥斯卡的争夺越发风起云涌。

    第8周的《可爱的骨头》步入下画的轨道,在742家影院收下2,269,036,总票房升至138,147,158。

    而在35家影院放映的《冬天的骨头》在其领域保持惊人的能量,以平均单馆46,081大收1,612,836,总票房突破至3,155,124,超越了它的制片成本。它下周将扩大至60家影院,波m的预测是它最终能有1500-2000万北美票房,虽然这可能是叶惟票房最低的一部电影,那也会是很大的商业成功。

    全球和网络有那么多想挑口水的媒体,冬骨的新鲜度不可避免地降为98%,观众喜爱度进一步下滑至82%。与此同时,它也获得更多的名人赞叹,斯蒂芬-金撰文表示:“近年看过最恐怖的一部电影,观影过程中多次感到窒息。”

    这样的一部苦痛文艺片这样的叫好卖座,片商们羡慕嫉妒恨!

    viy告诉媒体说冬骨如果想拍成大制作只需几通电话,影迷粉丝们都知道那不是吹牛。

    ……

    在香港玩了两天后,叶惟和莉莉乘坐4号凌晨的航班飞往韩国仁川机场。

    一路舟车劳顿抵达首尔乐天酒店都8点多了。早晨的阳光照得明媚,城景总统套房随处都浪漫,叶惟浑身是劲,莉莉也精神饱满、情绪高昂,这叫爱情的甜蜜胜过利他林或者专注达,斯密达。

    看着她一身白色浴袍的走出浴室,他就是忍不住,不可能忍得住,冲上去一把横抱起她,笑闹中奔向卧室特大床。

    虽然是传教士体位,她还非常生涩,基本上一动不动,眼眸又不断闪躲,他做得也十分温柔,却已经满足了,太棒了。

    青春真好!两人在酒店待了半天后,才出发游玩。

    因为天气寒冷,他们都穿着厚厚的冬季大衣,戴有皮手套的手牵在一起,走在明洞的热闹街道上,感受那传统和现代相结合的风气;游玩在曹溪寺,领略韩国禅宗的风采。

    两人都是禅宗粉,她并非是受他的影响,一直都向往明心见性的境界。但如果谈起禅来,她说的zen和他说的chan还是有许些不同。对一个出身基督教和犹太教家庭,再读了天主教小学的英美女孩有多少要求?她心宽就好,这不就是禅。

    莉莉想去拜会一下寺里的禅师,求点参禅的法子或者几句禅话。叶惟觉得她着相了,禅不在于法门!在哪里?直指她的胸-部。于是他们没去找禅师,就在寺中游逛和摄影,香火钱都不给。

    “如果佛收了钱就保佑,没钱就怪罪,那还是不要信为好。”他说。

    “哦……”她始终有点遗憾。

    他是野路子,也不怕亵渎神佛,垂涎起了大雄殿旁边的一棵古老的白松树,想往树身刻字……开玩笑的呢斯密达,这树是韩国天然纪念物9号,在这里有500年了,是当时的中国使节带来的,摸一摸都满掌沧桑。

    两人用手指往树身划了vi和li,就足够幸福。

    离开曹溪寺后又到了附近的景福宫,君子万年,介尔景福!虽然这和北京故宫相比小得可怜,只是亲王规制的郡王府,但他们在这古老行宫中已经玩不过来,奔跑在池塘边,嬉戏在草地上,探寻在宫殿间,拥吻在池亭中……

    出来晚餐过后,有些逛累了,两人到了一家现代影城看电影。

    叶惟早就听说去年韩国出了部现象级的经典《汉江怪物》,是拍出《杀人回忆》的奉俊昊的新作。《汉江怪物》从去年夏天上映引发轰动,至今仍有放映,已然成了个旅游景点。在这影城有得看英文字幕版,莉莉也很感兴趣,所以两张电影票!

    几乎满座的放映厅里,坐在中前排的两人看着大银幕,这一看,都看得入了神,心潮起伏跌宕直至最后。

    散场时掌声四起,叶惟和莉莉也鼓掌了许久。

    他擦着落泪的眼睛,向她感叹道:“这太震撼了,操他马的奉俊昊,这部电影太震撼了!太他马的酷了!”黑色幽默和暴力的外表里是深刻的讽刺和极度的悲哀,这岂只是怪兽恐怖片?

    莉莉也有很多感触但很凌乱,“它表现出的人性很值得寻味。”

    “是啊!来韩国来对了。”叶惟说着,惊呼道:“这把枪里没有子弹啊!”

    他是在说他觉得最震撼的一个场景,全家正和怪物生死交战,唯唯诺诺的爷爷正要一枪打死怪物,扣动扳机却竟然没有子弹,他的大儿子算错了。爷爷没有大喊大叫,只是挥挥手让儿女们不要走来,随即被怪物杀死。

    他说的是《异形魔怪》里的台词,它有类似的情况,但那是搞笑的,而这是道尽了生活的辛酸。

    “那就是悲剧吧。”莉莉皱眉的思索,“真可怕。”

    “这至少让你感动了,不是吗?”叶惟促狭地耸耸肩,“我是说那把枪。”

    ……

    北美时间1月6日,第41届美国国家影评人协会奖揭晓。

    nsfc在五大影评人协会奖中最悠久也最负盛名,它的近60位成员全是知名学者和主流影评人,像罗杰-艾伯特、理查德-科利斯、肯尼思-图兰、丽萨-施瓦兹鲍姆……无论他们的地位与风评如何,这是最影评界的奖项。

    它的评奖结果由成员们投票决定,每位成员选出他们的各奖项前三名,第一名3分,第二名2分,第三名1分。分数高者排在前面,同分的以票多决胜负,如果再同票就进行第二和第三轮投票,通常都会这样。

    媒体影迷们关注着nsfc,尽管本届之前它只有4次命中奥斯卡最佳影片,但预测奥斯卡本就不是它的追求。不同于金球奖掺杂的商业性质,评论家们的品味独到,非美电影和独立电影每年都会大出风头,像第39届的最佳导演是《十面埋伏》和《英雄》的张艺谋,又像《泰坦尼克号》没能进入前三,而《穆赫兰道》获得最佳影片却未能提名奥斯卡。

    即使如此,nsfc依然是最重要的风向标之一,它提升最佳外语片的竞争,近年在表演奖上也趋于一致。

    当看到这份评奖结果,惟密们非常欣喜!

第596章 久仰大名了    来到香港最紧要是什么?当然是吃!

    叶惟可不管莉莉要保持苗条身材还是不,他的胃酸已经漫上脑袋了。在欧洲尤其在英国的这段时间,虽然入乡随俗也享受美食,只是那些土豆也吃得他明白了为什么“potato-digger(土豆挖掘机)”有“没希望和讨厌的家伙”这俚语意思。

    当往尖沙咀的洲际酒店的一个海港景豪华套房下榻好,再来到铜锣湾渣甸坊。

    渣甸坊是条露天市集步行街,到处是廉价的服饰杂货商铺和地道的小吃食店,都挤塞笼的摆出到又小又狭窄的街道,街坊们游客们人流如潮。两人一进街就被各种的粤语话声、各样的美食香味所包围,十分的喧腾。

    莉莉对那些地摊货衣服饰物很感兴趣,叶惟的眼睛鼻子则在寻找着那些鱼蛋、烧卖、肠粉……

    “就今天!别去想什么卡路里,什么有没有益,就吃一天!”他对她说,“好吗?”

    经过一家家大排档、茶餐厅,莉莉时不时也咽口水,却有点犹豫:“你知道我和汤米-希尔费格签约了,我不能发胖的。我就吃一点,但要控制着。”叶惟顿时没劲的道:“拜托!我还想着我们吃遍香港。”莉莉转眸抿嘴,“那就一天!多做点运动抵消掉。”

    “你是说……”叶惟的语气暧昧,平安夜那次后就到现在了,因为她要休养,也应该好了吧?超大号双人床哦。

    “我要估算好摄入的卡路里,然后减掉。”莉莉拿出手机在按计算器,没注意到他的异样,“你也要的,你现在可是候选专业运动员。”叶惟走向旁边一家老旧但干净的大排档,“爱因斯坦说过,吃了再算!”

    一些顾客正在店前食野,或站着或坐在塑料小凳子上,他给了档口大婶零钱,笃了一串**的鱼蛋就开吃起来,爽!

    莉莉跟在他旁边认真地估算了一番,问道:“这么一串算150卡路里够么?”叶惟耸耸肩,边啃鱼蛋边说:“我觉得多了些,算50差不多了。”她微噘嘴,“那算100好了。”见她的神态像在说“瞧,我为你豁出去了!”他不由惊笑,这本来就100左右。

    他已经比过钱,她熟头熟路地拿了一支长竹签笃了一串鱼蛋吃了颗,脸上露起笑容。

    “怎么样?”叶惟总算有些东道主的感觉。莉莉点了点头,“很棒。”她俏皮的扬眉,“找回了久违的味道。但我更想吃云吞面,在加州都吃不到那种风味。”叶惟无奈地深有同感,“是的,我也爱这里的云吞。”

    他们的存在吸引来周围街坊的目光,倒不是有个鬼妹,是这个后生仔很眼熟。

    这时候档口大婶问道:“靓仔,你系唔系荷里活嗰个惟仔啊?”叶惟以蹩脚的粤语笑答:“不是,我不是伟仔,我是伟哥。我也不是荷里活的,我是独立电影圈的。”大婶却认出他的纹身了,激动地大笑:“哎呀!我个女好霖你噶!签个名好喔?”

    “得!映张相都得。”叶惟乐意地点头,又咬了颗鱼蛋,“咁有无优惠先?”

    “请你吃啦!”大婶笑花了老脸。

    街坊街里都望来,莉莉大感高兴的问:“你们说什么?”叶惟说道:“她说她的女儿很喜欢我。”莉莉听了直翻白眼。

    这趟旅行注定充满着欢笑!

    晚上两人到了太平山凌霄阁这边游玩,俯瞰香港的夜景,满目维港两岸闪耀的高楼大厦,别有一番美丽。

    又去这儿的杜莎夫人蜡像馆玩。它一直都想给叶惟做个蜡像多地展览,但他一直都予以谢拒。莉莉对此也好奇,“为什么不?”叶惟耸肩,“你不是要我保护好**吗?”莉莉乐了,“那不错。”

    蜡像馆很大,有多个主题展区数十尊的全球明星名人蜡像,有些做得很真,在几步外望过去分不清楚真假,站在旁边都阴风阵阵,有些则做得一般,一看就是个精致的假人。

    馆里的游客人来人往,与心宜的蜡像合照。而在世界首映展区,梦露、赫本、亨弗莱-鲍嘉、德普、皮特等都很热门。

    趁没人留意的时候,叶惟找了个空位站着一动不动,屏着呼吸,定着眼睛,右手作着举拳打人的“经典姿势”。莉莉站在对面远处忍着笑地用相机拍照。等了没一会,就有一伙年轻游客走向他,这尊蜡像身着灰色长袖t恤和牛仔裤,双手衣袖捋起,露出标志性的中文纹身。

    “咦,叶惟都有。”游客们说着广州话和普通话,围着他左瞅右瞅,“做得真像!”、“他的眼睛好有神采。”

    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莉莉快要笑翻在地,拍着他们要和这尊叶惟蜡像合影,有个女生还伸手去搂抱他。

    “咸猪手啊!”叶惟突然惊叫一声,逃跑般奔了开去。游客们吓得失声四散,几位女生一反应过来就都激动尖叫!是真的叶惟,真人!看到那边的粗眉洋妞更加确定无疑!

    在被游客活捉之前,叶惟奔向莉莉抓住她的手一溜烟往外面逃去,“走啊!”后面传来着游客们的惊呼!

    “哈哈!”莉莉的笑声停不下,笑得气都急促,“这要是录成…视频……惟,这太好笑了……”

    “那等会我们再来一次!”叶惟也笑不停,“你拍下来,我们做个诱tube视频,哈哈哈!”

    ……

    北美时间1月4日,第13届演员工会奖公布提名名单。作为奥斯卡评委中最大的力量,演员们的风向将直接预示奥斯卡演员奖名单的面貌,媒体影迷粉丝们都是全程关注。

    这份名单中,黑马们继续奔跑,瑞恩-高斯林凭《半个尼尔森》入围最佳男主角!

    而年仅16岁的詹妮弗-劳伦斯冲进最佳女主角的角逐!伊丽莎白-奥尔森的落选使得双骨之争决出了些胜负,工会力量的倾斜已经意味十之**谁进奥斯卡,劳伦斯势不可挡。

    但双骨之争还在继续,罗南和维坎德双双提名最佳女配角,“哈维先生”斯坦利-图齐现身最佳男配角!同时还有眼泪叔叔。这场内战依然充满悬念。tlb还入围了最佳演员阵容的竞争,其中当然有叶惟的名字。

    这天也是《人物》杂志为未来女孩们摄影和采访的日子。

    此前六位受邀少女都答应出席,各方团队就排序的问题也已谈妥,封面照片将采用两排式排位,173cm的詹妮弗,170cm的妮娜,都168cm的丽兹、艾丽西卡从左到右地站在后排,年少的罗南和娇小的艾玛坐在前面一张精致长木椅的两边。

    为了避免矛盾,排位分布由票房总额高低决定。照片的焦点位置无疑在于妮娜和丽兹,但她们的票房最高,颁奖季风云人物詹妮弗现在的一两百万票房还不及她们的零头,艾丽西卡也是,所以她们站两边。而因为左上的高度惹人注目,左下不如右下强势,艾玛就坐在右边。

    至于着装只能一模一样,六人都穿同款的职业女性风范白衬衫和白长裤,没什么饰物,发型都自然地披肩或马尾,发色则以她们的成名发色来,詹妮弗棕色,妮娜黑棕色,丽兹棕金,艾丽西卡棕红,罗南和艾玛都金发。

    而专访文章每人都有回答两个问题的空间,都能彰显个性。

    摄影有室内室外多个场景,外景有公园、海滩等,采访在圣莫尼卡海滨酒店的一个小会客厅进行。

    早上9点,一众未来女孩陆续地到来,罗南带着母亲,丽兹和艾玛各带助理,詹妮弗和艾丽西卡相伴而来。妮娜是自己一个人来的,来得准时却也是最迟那个,总会有个最迟的人。

    当她走进宽雅的会客厅,原本欢声笑语的气氛顿时凝固了一下,一众坐着单人沙发椅的女孩都望来。妈妈助理们和工作人员都不在,先给些时间她们内部聊天,为等会的采访作好准备。

    迎着她们的目光,妮娜悄然地深呼吸,是啊,我不属于你们的圈子,我不是viy选秀会出身,没演过少女三部曲,我是viy前女友,没有金球提名,《嘉莉》失败了,来自东欧保加利亚,摇头是点头的吸血鬼之乡,我甚至不在那份未来女孩宣言中,今天之前只和艾玛是普通普通朋友,我还刚因为犯蠢进了局子……

    那又怎么样!?女孩们,妮娜鼓起雄心大步走去,我是吸血鬼女王!

    “妮娜!真高兴把一张脸孔对应一个名字。”一个少女最先起身走来,“久仰大名了哈!”

    ……

    因为妮娜的事情,布瑞恩和身处香港的叶惟通了个电话,被冷斥了一顿:“你就告诉《人物》,如果敢踢妮娜出去,敢对她有什么不友善,这个专题别做了,绝对没有一个女孩会出席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