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出了符咒世界,一看还在群山中,辨别了下位置,发现虽然已经进入符神界,但到有空间传送场的地方还有差不多两万里远,双头裂体兽还得飞行个把小时的样子。

    距离第三次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只有八个小时,要将个把小时浪费在路上?江帆正考虑是不是使用神器闪星,忽然正在飞行的双头裂体兽猛然停下说道:“主人,小的感觉好像情况不对劲!”

    “情况不对劲?……怎么不对劲了,周围没什么情况吧!”江帆一愣,急忙使出风之迅速的查看了下周围几十里,狐疑道,一边视线扫视向更远的地方查看。”

    “主人,小的是感觉地面似乎不怎么对劲,好像有轰轰的奇怪声音从东面方向远方传递过来!”双头裂体兽解释道。

    “地面有声音从东面远方传递过来?”江帆惊讶,忙风之眼视线透视地下查看,这点倒是相信,双头裂体兽的超强听力已经能听到五六十里外人说话的声音。

    “东面方向的地下没什么动静,怎么会传来轰轰的声音?”江帆地周围几十里范围的地下数百米透视了一遍奇道。

    “呃,不对,地面出现微微的颤动,是大范围的颤动!”江帆忽然一脸惊讶道。

    “主人,小的听到轰轰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双头裂体兽又道。

    “声音越来越大了,地面在微微颤动,这是怎么回事,地震了?应该不至于,地震发生到结束会很快的,没这么慢!”江帆依然没听到什么什么声音,只是盯着地下颤动的地面,有些无法理解了。

    双头裂体兽悬停在低空,继续仔细的听着,江帆也是竭力的听,一边继续观察地下情况,十几秒后,地面出现明显的颤动,又过了几秒中,江帆惊呼道:“我也听到声音了!”

    轰轰……随即清晰的闷响从东面方向地下传来,地面剧烈的摇晃了下,像是水纹波浪蔓延向远方而去。

    “东面方向是海洋,这里到海洋有三四千里了,难道海洋那边发生什么大事了?”江帆脑筋急转迷惑道,已是明确肯定不是地震了。

    “双头,立刻飞向东面海洋方向去看看!”江帆吩咐道。

    双头裂体兽应了声,全速飞向东面方向,不一会双头裂体兽忽然又道:“主人,小的隐隐的听到巨大的海啸声了!”

    “你听到海啸声了,不会吧,这隔着几千里呢!那会是多大的海啸?”江帆震惊了。

    “难道是黑皮仆兽、婴灵、六盅、符妖、二怪、人形骷髅虫和空间兽在海底打起来了?”江帆猛然想起什么,怀疑道。

    “呃,主人,打起来也不至于有这么大动静吧,再说了封印空间兽的部位距离这里可是有二十余万里呢,就算在海中打起来,也不可能打出这么远吧!”双头裂体兽质疑道。

    “嗯,有道理,应该不会是它们打起来弄出的动静,奇怪了!”江帆怔了怔,觉得有道理,迷糊了。

    江帆十分不解,也非常好奇,等不及了,立刻打了声招呼,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兽位移,连续的位移,七八秒钟便快接近海边了,却是猛然的停下,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我靠,这种海啸太恐怖了,绝对从未见过!前方五六十里,一道高达三千余米,两边横向延绵看不不到尽头,厚达四五百米的巨大海浪,汹涌扑来,那个速度极快,像是闪电般。

    巨大海浪中含着无数的海洋魔兽,不过那些海洋魔兽明显的都失控了,是被强行带过来的。

    呼呼……巨大海啸发出恐怖的呼啸声,地面的群山,尤其是那些山峰,海浪过处,摧枯拉朽,山峰瞬间被摧毁夷为平面,很快恐怖的巨大海浪就到了面前百余米。

    惊骇的双头裂体兽这才缓过神来,急忙驮着江帆猛的一窜飞上高空躲过巨大海浪的冲击,江帆也缓过神来,心悸的看了看巨大海浪奔袭向陆地深处,更是困惑了,怎么会这样?

    现在江帆到达的位置距离实际海岸线还有千余里,说明巨大海啸已经奔行千余里到这了,看那势头,至少还能奔行几千里才会平息下来。

    呃,不知道这种海啸是不是只发生在这边,要是整个海岸都出现这种恐怖海啸,那将会死多少符神和符魔神?

    江帆又看向东面,发现刚才那道巨大海浪是过去了,但后面两百余里远,接踵而来的还有海浪奔袭而来,只是势头小了不少,但还是十分可怕,这道巨浪也有近两千米高,也是无边无际的长。

    再往后看,每隔两三百里,还有数波海浪,只是越来越小,但最小的也就几百米高。

    “不对,这种规模连续的海啸,既是符天估计都无法制造出来,海洋中一定有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江帆神情凝重的迅速判断道,接着再次使用穿越石位移,赶往海洋,想看到底发生什么了。

    江帆七八次位移,终于来到海洋边缘,惊骇了,海洋中汹涌澎湃巨浪滔天,江帆穷尽风之眼遥视的极限,看到了近两千里外的海洋中一道更加恐怖,高大五千米的巨浪闪电般扑来。

    我靠,还没完事,海洋中到底发生什么了?江帆脑筋急转,风之眼视线迅速扫视了下周围千余里空中,没发现什么事物,立刻取出神器闪星,带着双头裂体兽进入神器闪星。

    “主人,在下恭喜您突破了,修炼成功了三种元素了!“女仆闪星十分欢喜的笑道。

    “闪星,不多说了,马上进入隐形状态,查查外面出现这种恐怖海啸的源头!”江帆没心思说道其他,忙吩咐道,现已修炼成了三种元素,闪星神器的防御能力随之大大提升,胆气也足了不少。

    “对了,注意探测空中的情况,尽量的避免与黑皮仆兽这类的强大遇上,遇上了也要小心些,拉开些距离,别暴露了!”江帆按了下女仆闪星的下巴,启动高速模式,一边叮嘱道。

    “好的主人,在下这就寻找海啸的源头,启动隐形飞行状态,启动生命探测系统,启动最强防御模式!”女仆闪星应道,顿时空中的神器闪星隐形消失不见。

    十分钟后,神器闪星速度忽然慢了下来,女仆闪星指着一大屏幕说道:“主人,您看上面那些闪动的小亮点,生命探测系统显示它们都很强大,应该就是您说的黑皮仆兽这类的了!”

    “呃,有近二十个亮点呢,怎么这么多!”江帆看了看果然,有些惊讶,接着问道:“这些闪光的亮点是在空中还是在海洋中?距离我们有多远?周围还有无数的亮点,那些是不是海洋魔兽?”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293修炼遇挫    江帆信心十足,心窝处轻松无比,说不出的舒坦,便继续修炼,哪知不一会心窝处忽然出现微热之感,江帆一愣,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开始进入打开火轮场的阶段了?

    似乎太简单了吧,嗯,可能是因为我是那种天才中的天才吧!江帆先是有些狐疑,不过很快想当然的得意起来。

    修炼了一阵子,江帆却是眉头微微皱起,心窝处那种微热感越来越强烈,很快变得炙热了,热得受不了,江帆又狐疑了,难道是火轮场快要打开了?

    可惜,江帆这种怀疑没办法解答,因为达菲亚的笔记中没有关于修炼成功火元素的记载,达菲亚只修炼成功金木水三种元素,自然不会有修炼火元素的心得。

    江帆只能靠自己修炼,前面是什么情况丝毫不知,再过一阵子,江帆感觉吃不消,心窝处的炙热让他无法承受了,炙热的心脏似乎在火炉上炙烤,而且炙热感已经从心窝处蔓延到全身。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坚持下去火轮场就打开了?江帆眉间凝成疙瘩,浑身呼呼满含,像是被从水中捞起一样,汗水下流,眼睛都睁不开了。

    江帆咬着牙强行支撑着修炼,越越来热,心窝处像是着火般的烧着了似的,疼,很疼,非常的疼,痛得江帆浑身直哆嗦,咬紧牙关,鼻子不由自主的发出哼哼声,面部扭曲猩红一片。

    我靠,这不比那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折磨来得轻松,我坚持,再坚持!江帆十分的郁闷,但还是不放弃。

    心窝处的炙热持续攀升,江帆觉得心窝处要爆炸了,浑身都抖成筛糠,但还是强行忍着,忽然江帆感觉心口剧痛,疼得险些晕厥过去,嗓子猛的发甜,哇的一声,喷出一大口血。

    江帆终于崩溃了,身子一歪歪瘫倒,失败了!不过江帆看到自己喷在地上的鲜血时,大吃一惊,只见滚烫的鲜血在地上,几秒钟后忽然诡异的着火了,很快化作一道淡红色烟雾消失不见!

    我靠,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修炼岂不是要命啊,不会修理到最后人都着火了,连灰烬都不剩了吧!呃,应该不可能,毕竟还是有人成功的修炼成了四种元素的,而且修炼的方式也丝毫没错。

    看来打开火轮场必然要经历这种苦难了,只是好像无法扛过去,江帆先是惊愕,仔细想了想后才淡定下来,但变得沮丧了,终于体会到火元素的修炼难度。

    江帆躺在地上休息了会,开始检查身体,尤其是心窝处,呃,心窝处周围的几处穴位受伤了,但不在意,因为身体的超强自愈能力正在迅速的恢复着。

    不一会,江帆感觉没事了,又开始修炼打开火轮场,感受和之前一样,最终还是扛不住心窝处的那种炙热,再次喷血倒地。

    江帆就这样一连反复多次,但始终无法突破,到了那节骨眼就崩溃,最终江帆作罢,停止修炼,算了算时间,就快到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时间了,还是调整好状态等着折磨吧。

    江帆为了轻松舒服些,躺在修炼场中的床上等待着,不过思维没闲着,考虑着修炼火元素的事,现在卡在那了,挨不过那种炙热,怎样才能让心窝处变得强大,能挨过那种炙热呢?

    江帆想着想着,忽然脑袋嗡的一下刺痛无比,意识变得模糊,浑身开始哆嗦起来,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了。

    好在只有十分钟,终于挨过去了,江帆睁开双眼长长的出了口气,休息了会,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便出了符咒世界,火元素的修炼只有找机会了,接下来的八个小时得好好利用。

    江帆一出修炼场,却是一愣,只见闫帅在修炼场外来回的踱着步子,不时的搓着手,江帆惊讶道:“闫帅,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老大,挺过来了?”闫帅见江帆出来了,顿时欢喜,不过还是先关心的问道。

    “嗯,没事了,十分钟而已,对了,你怎么在这里,不去陪刘茜在这瞎晃悠干什么?”江帆点点头笑问道。

    “老大,我打听了,有人看到你进修炼场了,老大,真是不好意思,我想向你要样东西,希望老大能成全呢!”闫帅迟疑了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讪讪道。

    “要东西?要什么?”江帆一愣不解道。

    “嘻嘻,老大,你手中不是在魔雾谷中得到了一本魔丹神前辈留下的魔丹经嘛,你看那本魔丹经能不能送给兄弟我?”闫帅厚着脸皮谄笑着要求道。

    “呃,你要魔丹经做什么,你是符神,没法修炼……哦,你想送给刘茜!是刘茜让你来要的?”江帆怔了怔,随即明白了,微微皱皱眉问道,心中有些不悦了。

    上次刘茜说要下聘礼,按照风俗下聘礼也不正常,不是给了一块魔神帝符印嘛,应该算很珍贵的了,怎么还要?这女人似乎德行就有些问题了吧。

    “老大,你别误会,不是刘茜让我来要的,是我自己来要的,刘茜根本就没提魔丹经的事!”闫帅看出江帆神色似乎不太好,急忙解释道。

    “那是刘茜还是他父亲不满足那块魔神帝符印做聘礼?”江帆神色缓和了一些,想了想问道。

    “没有,刘茜和刘茜的父亲非常高兴,非常满意这份聘礼,只是那符印被刘茜的父亲拿去吸纳修炼去了,刘茜也没再索要任何东西!”闫帅忙解释道。

    “老大,我私下是这么想的,反正魔丹经也用不上,正好这段时间刘茜迷恋上了炼丹,我要是能拿这个送给她,她必定更加高兴,正好她和她父亲都有大礼,这多完美!”闫帅期待道。

    “呵呵,原来是你想讨美人欢心啊,闫帅,你好贪心哦,别太惯着女人,小心宠坏了!”江帆这才恍然,打趣的提醒道。

    “呃,老大,我真的很爱刘茜,能让她高兴我也高兴,刘茜人品不错的,不至于出现那种情况,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做了!”闫帅想了想诚恳自信道。

    “要是老大有用处的话那就算了,我也只是来问问而已!”接着闫帅似乎有些被江帆说的不好意思,悻悻道。

    “我倒是没什么用处,既然是兄弟要,那就给你吧!”江帆笑了笑取出魔丹经递过去道,只要不是刘茜的意思,江帆就觉得没什么,成全兄弟还是乐意的。

    “真的,那太好了,谢谢老大,谢谢!”闫帅顿时大喜,激动得就要去抱江帆,江帆急忙后退摆手道:“闫帅,你别过来,还是留着去抱你的刘茜去吧!”

    “抱一下也没关系吧,那我去了!”闫帅摸摸鼻子讪讪道,一把抓过魔丹经屁颠屁颠的跑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