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黑皮兄弟,魔虫尸体的事确实不好回忆,当时被一个魔帝追杀了几天几夜,也不管东西南北的拼命逃,只是路过短暂的停留看了看,真不没注意是在什么地方现的!”江帆强调道。

    “我绞尽脑汁好不容易想出点眉目,可是就遇上符地生这事,我哪还有心思想这个,那几个兄弟中了腐符尸气,生不如死啊,我都快急死了!”江帆推脱道。

    “呃,兄弟,那你更应该赶紧的想出来魔虫尸体在哪里了,有了魔虫尸体,主人就有办法化解腐符尸气,主人就能尽早的恢复实力,也好救出你的兄弟!”黑皮仆兽想了想提醒道。

    “对了,符地还警告我了,两天后要是没找到两颗珠子,就每过一天,就对我的手下十分高层植入一种叫什么腐符尸气封印球,每天腐符尸气会作三次以示惩罚!”江帆点点头,脑筋一转道。

    “那更要赶紧找到魔虫尸体,魔虫体内有种物质能克制符地的腐符尸气,你被抓的兄弟只有等主人出来再救,但解除那些中了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人,还是不成问题的!”黑皮仆兽急忙道。

    “真的假的?”江帆大喜,确认的问道。

    “兄弟,这点应该没问题,主人就是这么说的,说有了魔虫尸体,腐符尸气就迎刃而解!”黑皮仆兽答道。

    “那好,那我就赶紧的想想!”江帆心中大喜,立刻道。

    “兄弟,你好好的想,想到了立刻通知我,我和你去取,现在我要去主人那里了!”黑皮仆兽道,接着一个闪移消失不见。

    江帆也立刻催动飞翼银龙飞离,这时江帆腰际的双头裂体兽忍不住奇道:“主人,小的不明白,您不是说找符天帮着压制腐符尸气封印球的吗,怎么不提这事了?”

    “呃,不能说被符地植入了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事,我的真身元神中并没有腐符尸气封印球,要是黑皮仆兽真的带着我去找符天,那岂不是穿帮了,分身的事最好不要让符天知道!”江帆郁闷道。

    “因此急中生智只有改口了,还好魔虫尸体可以破解腐符尸气,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江帆悻悻道,看来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作只有暂时的硬抗着了。

    “主人,那就赶紧找到魔虫的尸体吧!”双头裂体兽恍然,急切的建议道。

    “嗯,既然,魔虫尸体能克制腐符尸气,是得赶紧拿到手!”江帆想了想道,立刻命飞翼银龙寻找附近有空间传送场的城市或镇子,魔虫尸体在符魔界的东北角大山顶上的冰川地下埋着。

    十几分钟后,飞翼银龙在一个较大的镇子附近落下,江帆略一沉吟,从符咒世界中唤出闫帅,交代几句,接着让双头裂体兽跟着闫帅好保护他,带着飞翼银龙进入符咒世界。

    符咒世界化作一颗尘埃落在闫帅的衣袖中,闫帅立刻进入镇子上的空间传送场地,赶往符魔界的东北方向,埋魔虫尸体的位置比较明确,有双头裂体兽找,应该不太难,不过需要些时间。

    当然江帆亲自找就会快不少,但还是放弃了,无非就是晚找到几个小时,为了能提升实力,还是值得的,也很有必要。

    江帆来到修炼场,将拉加空间调至一小时五百年最大限度,取出符神主符印抵在眉心之处,符神主符印闪出一道金色的光芒,瞬间进入元神之中。

    终于得到符神主符印,必须尽快融合,至少也得达到符神主初期境界,实力势必大增,那颗极有可能是符阳珠,结合符神主符印,爆出的符咒能量攻击威力一定会强大数倍。

    符神主符印一进入元神空间,那块变成白色的符神王符印顿时挤入符神主符印,竟是被吸纳了,接着金色的符神主符印闪动金光光芒,持续了十几分钟,金色的符神主符印竟也是变成白色的了。

    江帆欣喜不已,符阳珠与符神主符印融合在一起了,还没高兴几秒钟,符印便开始释出空间法则,时间法则等等秘技,江帆随即淡定了下情绪开始进入修炼状态。

    闫帅通过数次空间传送来到符魔界东北角的一个镇子,再往东北方向就是群山了,再往东面五六千里就是海洋,闫帅出来空间传送场,唤出双头裂体兽骑上飞入群山之中。

    闫帅也不傻,在双头裂体兽飞了两个多小时后,觉得差不多了,便让双头裂体兽分出十个裂体,一字排开万里,拉网似的搜寻起来。

    埋魔虫尸体的大山很高,顶部有大范围的冰川积雪,这种环境还是很特殊的,大大缩小了搜寻范围,便于寻找,遇上像的,裂体便会钻入冰川查看。

    闫帅带着双头裂体兽找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有一只裂体在一座大山顶部的冰川下找到了那上千只魔虫尸体,闫帅骑着双头裂体兽赶到,双头裂体兽也将裂体全部收回。

    闫帅算了算时间,差不多接近五个小时了,犹豫了下对双头裂体兽道:“双头,我们还是等等吧,再过十几分钟,老大在符咒世界就过去两千五百年了!”

    “那就等等吧!”双头裂体兽想了想赞同,明白闫帅的意思,反正也不差这十几分钟,就让主人再修炼一阵子,时间越长,主人的实力也就越强大。

    等了会,闫帅这才对衣袖中的那颗尘埃出意念,这是与江帆说好了的,找到魔虫实力就给他信号。

    符咒世界修炼场中,江帆为了能尽快的达到符神主初期境界,服下了一颗神品符神丹,符神王后期顶峰,距离符神主境界差距太大,不使用特殊手段,几千年是根本不可能达到符神主境界。

    神品符神丹就是不一样,再加上江帆的五行元素法则的突破,强大的精神意念力,对空间法则,时间法则等等的领悟力获得极大提高,只花去一千八百年便突破步入符神主初期境界。

    哈哈,我也是符神主了!江帆心中大喜过望,而且神品符神丹的效力似乎还没完全过去,江帆便趁热打铁继续修炼,要将符神主初期境界巩固稳定下来。

    七百余年过去了,江帆感觉已达到符神主初期顶峰境界,并开始冲击符神主中期,这时忽然收到闫帅的信息,顿时郁闷了,犹豫了下还是停止修炼,觉得有些可惜,无奈地出了符咒世界。

    “老大,怎么样,成功了没有?”闫帅一见江帆立刻期待的问道,双头裂体兽也是眼巴巴的看着江帆。

    “成功了,快进入符神主中期了!“江帆笑道。

    “太好了,老大也是符神主了!”闫帅顿时兴奋道,双头裂体兽也是高兴的在空中乱窜激动不已。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神医天下-4289失误了!    江帆这才自己打开一个小瓶服下一颗符神丹,在盛凌云的帮助下处理伤势,当然不需要这么费事,但你考虑才缓过关系,不想现在暴露具备的超强自愈能力,容易让女人怀疑自己作假可不好。+哈+

    江帆拥着盛凌云说了会话,见她情绪彻底平静下来,这才起身招来青龙族人给盛凌云安排住处,趁热打铁,好好的陪了上一段时间,一来是进一步发展稳固与她的关系,二来也是一种补偿。

    二十几天,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没带,只带着盛凌云一人,两人独处,四处参观游玩符咒世界,从精神上和身体上彻底的摆平了盛凌云,当然也找机会将符神界和符魔界的局势详细的告诉了女人。

    “江帆,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做,你去忙吧,对了,凌君在哪呢,我很久没看到她了!”这天清晨,盛凌云与江帆又纠缠大战爽歪歪了一次,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休息了会忽然说道。

    “那些事不急,先放放没关系,哪有陪你重要?我再陪你一个月吧!这种独处的机会比较难得的哦!”江帆笑道,心中很满意,盛凌云还是蛮懂事的,不过好话还是要捞着说,姿态还是要做做。

    其实江帆心中焦急,推算时间,黑皮仆兽会随时联系自己,很期待得到符神主符印,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事,也得尽快让符天知道,尽快压制住,发作起来实在太难受,神志不清也很危险。

    “不要啦,你已经陪着我二十几天,我很满足了,再这么霸着你,其他姐妹既是不说什么心中估计也多少有些不快的,正好我也想凌君妹妹了,也想与其他姐妹处处!”盛凌云摇摇头笑道。

    这些天已经知道了江帆身边有许多女人,远超预期,虽然心中有些吃味,但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已经无法离开江帆了呢,只能接受,还得去与她们搞好关系,不然成为众矢之的可不好。

    “也好,她们其实你以前也见过,只是那时不太熟,现在还真的去和她们处处,我可不想后院起火,不过你放心,她们都很好说话很好相处的!”江帆不再矫情,叮嘱提醒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盛凌云乖巧的点头道。

    “我们再来一次?”江帆一手捏住一只馒头,另外一手不老实起来,贼贼的笑问道。

    “不要啦,天都亮了,不早了,要起床了!”盛凌云哼哼了声,顿时兴趣大发,脸上泛起红晕,但还是羞答答的说不要,不过身子却是摆出个姿势方便江帆办事。

    “嗯,是不早了,是该起床了,那就算了!”江帆看得心中好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收回作怪的手道。

    “江帆,你怎么这么笨蛋?”盛凌云顿时失望,不甘心的撅着嘴暗示道。

    “呃,我怎么就笨蛋了?”江帆故作不解的反问道。

    “你就是笨蛋!”盛凌云气哼哼的掐了江帆肋下一把,斥道。

    “敢诋毁你男人是笨蛋,这还了得!”江帆装作愤愤的样子道,一把将盛凌云翻过来,照着屁屁就不轻不重的扇了几巴掌,接着抓过衣服就穿起来。

    “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盛凌云却是急了,江帆这一去不知道多少日子才会来看自己,再也憋不住,也不要面子了,忽然像只母老虎一样猛的窜起将江帆按到骑上,主动的索取了。

    一小时后,江帆带着一脸满足的盛凌云进入神仙府,盛凌君在神仙府,安顿好后,江帆这才出了符咒世界,顿时察觉到精血符球连续闪动,忙取出查看,果然黑皮仆兽已经联系三次了。

    江帆立刻联系黑皮仆兽,接着唤出飞翼银龙骑上赶往约定地点,一路上江帆再次思索着准备好的说辞。

    半个小时后,江帆骑着飞翼银龙赶到约定地点与黑皮仆兽会面,一见面,江帆便叫道:“黑皮兄弟,大事不好了!”

    “呃,兄弟,什么大事不好了?”黑皮仆兽吓一跳,忙问道。

    “黑皮兄弟,你可得帮忙啊!”江帆装作沮丧的神态道。

    “帮忙?到底怎么了?”黑皮仆兽奇道。

    “我在符神界寻找你说的两颗珠子的时候,遇上符地了!”江帆忽悠道。

    “啊,你遇到符地了!快说说什么情况?”黑皮仆兽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我在符神界发动了几万人找那两颗珠子,很快便得到一个线索,有个大户人家手中有颗奇怪的珠子,便赶去查看,正巧遇到符地也在那大户人家府上,我便掉头就跑!”江帆胡扯道。

    “你是知道的,符地认识我,一看到我立刻追出,我带着手下兄弟和几只神兽与符地拼命,可是丝毫不管用,瞬间便被他抓了,本来认为死翘翘了,但符地却没要我的命!”江帆悻悻道。

    “符地没把你怎么样就放了你?”黑皮仆兽怔了怔,上上下下看了看江帆,十分不信的问道。

    “符地那该死的混蛋是放了我,不过却抓了我好几个兄弟还有两只神兽,并将腐符尸气打入他们体内,威胁我要灭了我手下几万人!”江帆心中猛然想起什么,郁闷致死了,但还是哭丧着脸说道。

    “哦,这样啊,你没事就好!”黑皮仆兽有些不以为然道,对它来说那些人的死活无所谓,接着还是不解道:“符地就这么放了你?”

    “当然不是,符地要求我十天之内给他找到两颗符阳珠和符阴珠,有些奇怪,说的特征和符天大神要求找的珠子一样呢!”江帆答道,心中很是无奈,失误了,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事还不能说。

    “什么,符地也要你找那两颗珠子!”黑皮仆兽震惊的跳了起来,脑筋急转道:“这事我得赶紧回去向主人汇报!”

    “对了,这是符地留给我的,说找到珠子立刻联系他!”江帆取出绿色球道。

    “呃,果然是符地的!”黑皮仆兽凑上前嗅了嗅道。

    “黑皮兄弟,你是不是和符天大神说说,有没有办法帮着救出我几个过命的兄弟和神兽?”江帆提议道。

    “这可不行,主人现在还没办法对付符天,要等主人恢复实力才行!”黑皮仆兽拒绝道。

    “是啊,那可怎么办,我的实力本就不济,现在又失去他们几个得力助手的帮助,还怎么找那两颗珠子?”江帆悻悻道,装作一脸难过的样子。

    “没关系,主人已经答应了,这颗符神主符印就给你了,这下你的实力大增,应该抵得过你几个兄弟和神兽的相助!”黑皮仆兽忙取出一块符印,安慰道。

    江帆心中大喜,立刻接过符神主符印收起,黑皮仆兽期待的问道:“兄弟,你想出来那些魔虫的尸体在哪没有?”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