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这才自己打开一个小瓶服下一颗符神丹,在盛凌云的帮助下处理伤势,当然不需要这么费事,但你考虑才缓过关系,不想现在暴露具备的超强自愈能力,容易让女人怀疑自己作假可不好。+哈+

    江帆拥着盛凌云说了会话,见她情绪彻底平静下来,这才起身招来青龙族人给盛凌云安排住处,趁热打铁,好好的陪了上一段时间,一来是进一步发展稳固与她的关系,二来也是一种补偿。

    二十几天,其他任何一个女人都没带,只带着盛凌云一人,两人独处,四处参观游玩符咒世界,从精神上和身体上彻底的摆平了盛凌云,当然也找机会将符神界和符魔界的局势详细的告诉了女人。

    “江帆,我知道你有很多事要做,你去忙吧,对了,凌君在哪呢,我很久没看到她了!”这天清晨,盛凌云与江帆又纠缠大战爽歪歪了一次,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休息了会忽然说道。

    “那些事不急,先放放没关系,哪有陪你重要?我再陪你一个月吧!这种独处的机会比较难得的哦!”江帆笑道,心中很满意,盛凌云还是蛮懂事的,不过好话还是要捞着说,姿态还是要做做。

    其实江帆心中焦急,推算时间,黑皮仆兽会随时联系自己,很期待得到符神主符印,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事,也得尽快让符天知道,尽快压制住,发作起来实在太难受,神志不清也很危险。

    “不要啦,你已经陪着我二十几天,我很满足了,再这么霸着你,其他姐妹既是不说什么心中估计也多少有些不快的,正好我也想凌君妹妹了,也想与其他姐妹处处!”盛凌云摇摇头笑道。

    这些天已经知道了江帆身边有许多女人,远超预期,虽然心中有些吃味,但又无可奈何,谁让自己已经无法离开江帆了呢,只能接受,还得去与她们搞好关系,不然成为众矢之的可不好。

    “也好,她们其实你以前也见过,只是那时不太熟,现在还真的去和她们处处,我可不想后院起火,不过你放心,她们都很好说话很好相处的!”江帆不再矫情,叮嘱提醒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的!”盛凌云乖巧的点头道。

    “我们再来一次?”江帆一手捏住一只馒头,另外一手不老实起来,贼贼的笑问道。

    “不要啦,天都亮了,不早了,要起床了!”盛凌云哼哼了声,顿时兴趣大发,脸上泛起红晕,但还是羞答答的说不要,不过身子却是摆出个姿势方便江帆办事。

    “嗯,是不早了,是该起床了,那就算了!”江帆看得心中好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收回作怪的手道。

    “江帆,你怎么这么笨蛋?”盛凌云顿时失望,不甘心的撅着嘴暗示道。

    “呃,我怎么就笨蛋了?”江帆故作不解的反问道。

    “你就是笨蛋!”盛凌云气哼哼的掐了江帆肋下一把,斥道。

    “敢诋毁你男人是笨蛋,这还了得!”江帆装作愤愤的样子道,一把将盛凌云翻过来,照着屁屁就不轻不重的扇了几巴掌,接着抓过衣服就穿起来。

    “你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盛凌云却是急了,江帆这一去不知道多少日子才会来看自己,再也憋不住,也不要面子了,忽然像只母老虎一样猛的窜起将江帆按到骑上,主动的索取了。

    一小时后,江帆带着一脸满足的盛凌云进入神仙府,盛凌君在神仙府,安顿好后,江帆这才出了符咒世界,顿时察觉到精血符球连续闪动,忙取出查看,果然黑皮仆兽已经联系三次了。

    江帆立刻联系黑皮仆兽,接着唤出飞翼银龙骑上赶往约定地点,一路上江帆再次思索着准备好的说辞。

    半个小时后,江帆骑着飞翼银龙赶到约定地点与黑皮仆兽会面,一见面,江帆便叫道:“黑皮兄弟,大事不好了!”

    “呃,兄弟,什么大事不好了?”黑皮仆兽吓一跳,忙问道。

    “黑皮兄弟,你可得帮忙啊!”江帆装作沮丧的神态道。

    “帮忙?到底怎么了?”黑皮仆兽奇道。

    “我在符神界寻找你说的两颗珠子的时候,遇上符地了!”江帆忽悠道。

    “啊,你遇到符地了!快说说什么情况?”黑皮仆兽吃了一惊,急忙问道。

    “我在符神界发动了几万人找那两颗珠子,很快便得到一个线索,有个大户人家手中有颗奇怪的珠子,便赶去查看,正巧遇到符地也在那大户人家府上,我便掉头就跑!”江帆胡扯道。

    “你是知道的,符地认识我,一看到我立刻追出,我带着手下兄弟和几只神兽与符地拼命,可是丝毫不管用,瞬间便被他抓了,本来认为死翘翘了,但符地却没要我的命!”江帆悻悻道。

    “符地没把你怎么样就放了你?”黑皮仆兽怔了怔,上上下下看了看江帆,十分不信的问道。

    “符地那该死的混蛋是放了我,不过却抓了我好几个兄弟还有两只神兽,并将腐符尸气打入他们体内,威胁我要灭了我手下几万人!”江帆心中猛然想起什么,郁闷致死了,但还是哭丧着脸说道。

    “哦,这样啊,你没事就好!”黑皮仆兽有些不以为然道,对它来说那些人的死活无所谓,接着还是不解道:“符地就这么放了你?”

    “当然不是,符地要求我十天之内给他找到两颗符阳珠和符阴珠,有些奇怪,说的特征和符天大神要求找的珠子一样呢!”江帆答道,心中很是无奈,失误了,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事还不能说。

    “什么,符地也要你找那两颗珠子!”黑皮仆兽震惊的跳了起来,脑筋急转道:“这事我得赶紧回去向主人汇报!”

    “对了,这是符地留给我的,说找到珠子立刻联系他!”江帆取出绿色球道。

    “呃,果然是符地的!”黑皮仆兽凑上前嗅了嗅道。

    “黑皮兄弟,你是不是和符天大神说说,有没有办法帮着救出我几个过命的兄弟和神兽?”江帆提议道。

    “这可不行,主人现在还没办法对付符天,要等主人恢复实力才行!”黑皮仆兽拒绝道。

    “是啊,那可怎么办,我的实力本就不济,现在又失去他们几个得力助手的帮助,还怎么找那两颗珠子?”江帆悻悻道,装作一脸难过的样子。

    “没关系,主人已经答应了,这颗符神主符印就给你了,这下你的实力大增,应该抵得过你几个兄弟和神兽的相助!”黑皮仆兽忙取出一块符印,安慰道。

    江帆心中大喜,立刻接过符神主符印收起,黑皮仆兽期待的问道:“兄弟,你想出来那些魔虫的尸体在哪没有?”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88圆满解决    在狂砍的盛凌云顿时身躯一震,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睛通红一片的盯着江帆,却是半响没吭声,眼神十分复杂。

    “凌云,在你身上发生的那事我真的很抱歉,很遗憾,很痛心,我有一定责任,但事情已过去那么久了,你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吧!”江帆见盛凌云不说话,没激动,心中一喜,忙柔声劝道。

    “回到我身边吧,我从来都没忘记过你,我一定会给你补偿的,从现在起,你会有个崭新的开始,苦尽甘来……!”江帆又道。

    “住口,那些事没有过去,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你!”盛凌云忽然尖声喝道,拎着刀大步走向江帆。

    我靠,还要杀!江帆顿时心中拔凉拔凉透心凉,看着走来的盛凌云彻底的绝望了,忽然感觉对待盛凌云这事很累很累了,彻底的没了信心。

    “凌云,不要用你手中的那把刀,那是杀了牲口的刀,用这把吧,我绝不反抗!”江帆看着走到面前的盛凌云有气无力的说道,意念发出,手中多了一把刀,递过去。

    盛凌云怔了怔,咣当扔掉手中的刀,接过江帆手中的刀就抡起,瞪着江帆,手中的刀缓缓举起,江帆瞥了盛凌云一眼,微微一笑接着缓缓的闭上双眼。

    江帆心中清楚,盛凌云杀不了自己,但只要盛凌云这一刀劈下来,意味着将劈掉了一切,自己也会彻底的放弃她,两人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以后也不会再管她了,再纠缠下去真的没意思了。

    江帆等了会,却不见动静,睁开眼一看,只见盛凌云眼中尽是眼中泪水在打转,举着刀的手在哆嗦着,眼神中似乎在犹豫。

    呃,好像有戏,有挽回的余地!江帆心中顿时生出希望,脑筋急转,心一横,只有来一剂猛药了,这次必须了断!

    “怎么不下手了?你尽管下手报仇就是,这两次我救你可以不必当回事!”江帆说道。

    “既然成全你了,那就好事做到底吧,我来帮你!”江帆又道,抓住盛凌云握住刀的手扯下,让刀尖对着自己的胸膛,手一发力,盛凌云手中的刀哧的一声刺入一公分,顿时鲜血哗哗流下。

    江帆闷哼一声,一脸痛苦,盛凌云下意识的身体一颤,惊呆了,握住刀的手顿时松开了,没想到江帆竟然真的拿着自己的手把刀刺入身体,开始还怀疑江帆是故意的,只要刀劈下去肯定会躲。

    “凌云,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来吧,狠狠的用力吧,然后再把刀拔出,再照着这里来一刀,我的元神就破裂了,彻底的死了!”感觉到盛凌云的手松懈,江帆心中欣喜,另一手指了指眉心道。

    盛凌云看着江帆逼视的眼神,心中莫名的慌乱起来,竟是没有一丝开心的念头,那一刀下去刺在江帆你身上,却仿佛也是刺在自己身上,心中没来由得一痛,很想收回手,但被江帆抓得紧紧。

    “不,不,我,我……!”盛凌云眼中泪水哗哗流得更凶猛,下意识的说道,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什么,我什么,下不去手吗?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我现在你成全你,来啊,怎么,难道你想像对待这个家伙那样杀我吗?”江帆指着地上秦魔帝的尸骸逼问道。

    “不,不是,我……!”盛凌云急忙否认想解释什么,江帆却打断道:“不是那就好,下不了手,好啊,我再帮你!”握住盛凌云的手再次发力,刀尖哧的一下再次刺入一公分。

    “凌云,再见了,我会让刀把我刺穿的,记得用刀刺我的眉心,那样才死得彻底!”江帆惨惨的一笑决绝道,握住盛凌云的手抓紧,做出发大力的姿态。

    盛凌云面色大变,心中痛的更厉害,顿时尖叫道:“不要,不要!”握住刀的手下意识猛然发力回抽,挣脱江帆的手,刀也从江帆的胸膛拔出,嗤的一下,一道血箭射出。

    啊……江帆发出痛呼,砰的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同时意念发动,阻止伤口自愈,否则就可能白折腾了。

    此时盛凌云忽然觉得脑中轰然一声响,一切对江帆的怨恨豁然随着那道血箭射出,江帆倒地而消失,心中剧痛不已。

    盛凌云一直以来把仇恨当成了一种习惯,全力绞尽脑汁的与江帆作对,要杀他,多次未果,江帆又屡次放过她,救她,对她的打击很大,尤其是盛凌君离她而去投入江帆的怀抱。

    在蒙克族被江帆假扮的蒙特使开导,其实是有效果的,曾经反思,但又不敢深入的想下去,因为找江帆报仇是精神寄托,而内心潜意识中已是化解不少,但心结最终没有解开。

    这次又被江帆几次相救,感触很大,虽然还叫嚷着还要报仇,已是外强中干,依旧是习惯的延续,现在主动让她动手,却是犹豫了,下不去手。

    江帆抓住她的手把刀扎入,让盛凌云忽然感觉到心痛,刀再深刺入,盛凌云神经顿时要崩溃,最后诀别,喷血倒下,让盛凌云再也扛不住,心结轰然倒塌,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爱狂涌而出。

    “对不起,江帆,对不起,我,我,你的符宝袋呢,符神丹呢?”盛凌云顺手扔掉手中的刀,猛窜上前抱住倒下的江帆放在得上,一手按住汩汩出血的伤口,泣不成声的叫道。

    “你不是要杀我吗?不是想让我死的吗?”江帆知道差不多成功了,但还是不放过的问道。

    “不,不,我不杀你了,我不要你死!你忍一下,我这就给你上药!”盛凌云哭喊着,一手摸出江帆的符宝袋,手忙脚乱的取出五六个小瓶,急切的问道:“江帆,那种是治疗刀伤的符神丹?”

    “凌云,你真的不恨我了?真的不要报仇了?”江帆不答,而是盯着盛凌云问道。

    “不,不恨了,真的不恨了,我不要报仇了,过去了,都过去了!江帆,快说啊,是哪个瓶子啊!”盛凌云泪哗哗梗咽道。

    “凌云,你还爱我吗?愿做我的女人吗?”江帆很是满意,又问道。

    “爱,我爱你,我愿意做你的女人,只要你不嫌弃!”盛凌云头点的像鸡啄米似的说道。

    “太好了,凌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呵呵,就是再刺我几刀,流上一大缸血都值了!”江帆大喜,十分欣慰的笑道,终于雨过天晴,圆满解决。

    “江帆,不要说了,快点告诉我,那种治疗刀山的符神丹啊!”盛凌云急的不行的哀求道。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江帆竟是耍赖似的笑道。

    “快点告诉我啊,你流了好多血啊!”盛凌云毫不犹豫的在江帆脸上亲上几口,随即焦急地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今天出去办事去了,就两更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