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say51,藤井lena,4288圆满解决

已有 31 阅读此文人 - - np肉文推荐 -

    在狂砍的盛凌云顿时身躯一震,缓缓的转过身来,眼睛通红一片的盯着江帆,却是半响没吭声,眼神十分复杂。

    “凌云,在你身上发生的那事我真的很抱歉,很遗憾,很痛心,我有一定责任,但事情已过去那么久了,你不能总活在过去的阴影中吧!”江帆见盛凌云不说话,没激动,心中一喜,忙柔声劝道。

    “回到我身边吧,我从来都没忘记过你,我一定会给你补偿的,从现在起,你会有个崭新的开始,苦尽甘来……!”江帆又道。

    “住口,那些事没有过去,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你!”盛凌云忽然尖声喝道,拎着刀大步走向江帆。

    我靠,还要杀!江帆顿时心中拔凉拔凉透心凉,看着走来的盛凌云彻底的绝望了,忽然感觉对待盛凌云这事很累很累了,彻底的没了信心。

    “凌云,不要用你手中的那把刀,那是杀了牲口的刀,用这把吧,我绝不反抗!”江帆看着走到面前的盛凌云有气无力的说道,意念发出,手中多了一把刀,递过去。

    盛凌云怔了怔,咣当扔掉手中的刀,接过江帆手中的刀就抡起,瞪着江帆,手中的刀缓缓举起,江帆瞥了盛凌云一眼,微微一笑接着缓缓的闭上双眼。

    江帆心中清楚,盛凌云杀不了自己,但只要盛凌云这一刀劈下来,意味着将劈掉了一切,自己也会彻底的放弃她,两人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了,以后也不会再管她了,再纠缠下去真的没意思了。

    江帆等了会,却不见动静,睁开眼一看,只见盛凌云眼中尽是眼中泪水在打转,举着刀的手在哆嗦着,眼神中似乎在犹豫。

    呃,好像有戏,有挽回的余地!江帆心中顿时生出希望,脑筋急转,心一横,只有来一剂猛药了,这次必须了断!

    “怎么不下手了?你尽管下手报仇就是,这两次我救你可以不必当回事!”江帆说道。

    “既然成全你了,那就好事做到底吧,我来帮你!”江帆又道,抓住盛凌云握住刀的手扯下,让刀尖对着自己的胸膛,手一发力,盛凌云手中的刀哧的一声刺入一公分,顿时鲜血哗哗流下。

    江帆闷哼一声,一脸痛苦,盛凌云下意识的身体一颤,惊呆了,握住刀的手顿时松开了,没想到江帆竟然真的拿着自己的手把刀刺入身体,开始还怀疑江帆是故意的,只要刀劈下去肯定会躲。

    “凌云,现在是不是很开心?来吧,狠狠的用力吧,然后再把刀拔出,再照着这里来一刀,我的元神就破裂了,彻底的死了!”感觉到盛凌云的手松懈,江帆心中欣喜,另一手指了指眉心道。

    盛凌云看着江帆逼视的眼神,心中莫名的慌乱起来,竟是没有一丝开心的念头,那一刀下去刺在江帆你身上,却仿佛也是刺在自己身上,心中没来由得一痛,很想收回手,但被江帆抓得紧紧。

    “不,不,我,我……!”盛凌云眼中泪水哗哗流得更凶猛,下意识的说道,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什么,我什么,下不去手吗?你不是一直想杀我吗,我现在你成全你,来啊,怎么,难道你想像对待这个家伙那样杀我吗?”江帆指着地上秦魔帝的尸骸逼问道。

    “不,不是,我……!”盛凌云急忙否认想解释什么,江帆却打断道:“不是那就好,下不了手,好啊,我再帮你!”握住盛凌云的手再次发力,刀尖哧的一下再次刺入一公分。

    “凌云,再见了,我会让刀把我刺穿的,记得用刀刺我的眉心,那样才死得彻底!”江帆惨惨的一笑决绝道,握住盛凌云的手抓紧,做出发大力的姿态。

    盛凌云面色大变,心中痛的更厉害,顿时尖叫道:“不要,不要!”握住刀的手下意识猛然发力回抽,挣脱江帆的手,刀也从江帆的胸膛拔出,嗤的一下,一道血箭射出。

    啊……江帆发出痛呼,砰的一声,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同时意念发动,阻止伤口自愈,否则就可能白折腾了。

    此时盛凌云忽然觉得脑中轰然一声响,一切对江帆的怨恨豁然随着那道血箭射出,江帆倒地而消失,心中剧痛不已。

    盛凌云一直以来把仇恨当成了一种习惯,全力绞尽脑汁的与江帆作对,要杀他,多次未果,江帆又屡次放过她,救她,对她的打击很大,尤其是盛凌君离她而去投入江帆的怀抱。

    在蒙克族被江帆假扮的蒙特使开导,其实是有效果的,曾经反思,但又不敢深入的想下去,因为找江帆报仇是精神寄托,而内心潜意识中已是化解不少,但心结最终没有解开。

    这次又被江帆几次相救,感触很大,虽然还叫嚷着还要报仇,已是外强中干,依旧是习惯的延续,现在主动让她动手,却是犹豫了,下不去手。

    江帆抓住她的手把刀扎入,让盛凌云忽然感觉到心痛,刀再深刺入,盛凌云神经顿时要崩溃,最后诀别,喷血倒下,让盛凌云再也扛不住,心结轰然倒塌,埋藏在内心深处的爱狂涌而出。

    “对不起,江帆,对不起,我,我,你的符宝袋呢,符神丹呢?”盛凌云顺手扔掉手中的刀,猛窜上前抱住倒下的江帆放在得上,一手按住汩汩出血的伤口,泣不成声的叫道。

    “你不是要杀我吗?不是想让我死的吗?”江帆知道差不多成功了,但还是不放过的问道。

    “不,不,我不杀你了,我不要你死!你忍一下,我这就给你上药!”盛凌云哭喊着,一手摸出江帆的符宝袋,手忙脚乱的取出五六个小瓶,急切的问道:“江帆,那种是治疗刀伤的符神丹?”

    “凌云,你真的不恨我了?真的不要报仇了?”江帆不答,而是盯着盛凌云问道。

    “不,不恨了,真的不恨了,我不要报仇了,过去了,都过去了!江帆,快说啊,是哪个瓶子啊!”盛凌云泪哗哗梗咽道。

    “凌云,你还爱我吗?愿做我的女人吗?”江帆很是满意,又问道。

    “爱,我爱你,我愿意做你的女人,只要你不嫌弃!”盛凌云头点的像鸡啄米似的说道。

    “太好了,凌云,我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呵呵,就是再刺我几刀,流上一大缸血都值了!”江帆大喜,十分欣慰的笑道,终于雨过天晴,圆满解决。

    “江帆,不要说了,快点告诉我,那种治疗刀山的符神丹啊!”盛凌云急的不行的哀求道。

    “亲我一下就告诉你!”江帆竟是耍赖似的笑道。

    “快点告诉我啊,你流了好多血啊!”盛凌云毫不犹豫的在江帆脸上亲上几口,随即焦急地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今天出去办事去了,就两更了

4287我成全你!    “我靠,该死的禽兽!”江帆顿时大怒,眼中寒光闪动杀机涌现,脑筋急转对双头裂体兽吩咐道:“双头,现在来不及谋划了什么了,你赶紧去城南,将来那几百只魔兽放出!”

    双头裂体兽立刻领命闪身钻入地下消失,江帆一边风之眼盯着城主府中情况,一边从符咒世界唤出金甲蛮虫,交代几句,金甲蛮虫立刻飞向城南方向,并故意释放出较为强大的气息。

    才出地牢的申魔神主立刻察觉到金甲蛮虫的气息,一脸惊讶,这种兽息挺陌生的,抬头看了看二十余里空中的金甲蛮虫,立刻取出飞蜥魔兽骑上升空扑去。

    江帆见申魔神主离开城主府十余里了,这才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瞬间出现在地牢中的一角落。

    “美女,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实在无法判断,你只有做了我的女人,我们才会信你!”秦魔帝已是走到被时间丝网束缚住的盛凌云面前,无耻的笑道,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倒出了一颗红色丹丸。

    “你,你不是人,你是牲口,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倒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盛凌云看着秦魔帝手中红色丹丸,意识到那是什么,十分绝望的骂道。

    “嘻嘻,你就死劲的骂吧,待会保管你大喊很舒服,我还要,大力些呢!”秦魔帝一脸阴笑道,走向盛凌云,就要给她服下丹丸,已是被邪念冲昏头脑,丝毫没察觉到江帆的出现。

    江帆怒火中烧,全力施展风无影技能,瞬间便到了秦魔帝身旁,快如闪电的一指点在他的肋下,秦魔帝顿时动弹不得了。

    “江帆!“盛凌云顿时惊呼,面色先是大喜,随即阴晴不定起来,心情十分的复杂了,江帆再次救了她。

    江帆一把将秦魔帝揪到面前,抬手就是狠狠的两个大耳光煽去,打得秦魔帝牙齿和鲜血乱飞,接着狠狠一记撩阴脚踢在他的胯下,人飞出老远到底昏死过去,蛋蛋碎了,下身鲜血呼呼的渗出。

    江帆意念催动头顶金轮,一挥手,金元素骤然形成一把金色的刀芒划过,盛凌云身上的时空丝网瞬间被划断解除。

    “你也该打!”江帆一把将恢复自由的盛凌云扒拉过来,将人一翻身照着她的屁屁就是狠狠几巴掌抽下,啪啪啪……

    啊……盛凌云先是痛呼一声,接着便紧咬牙关不吭声,眼中泪水打转,忽然脑袋一扬,狠狠的一口咬在江帆的手臂上。

    哦……江帆顿时吃疼,急忙手捏住女人的下颌,一用力便让盛凌云不得不松口,一把推开女人,凶狠的斥道:“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失望又怎样,要么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要杀了你!”盛凌云眼中充满泪水十分倔强的尖叫道。

    “你……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理!”江帆气结,不过还是压下恼火,吸了口气指了指地上昏死过去的秦魔帝道。

    盛凌云怔了怔,还没等说什么,便被江帆一指点晕,江帆将盛凌云和秦魔帝收入符咒世界,送到青龙族,随后将两人弄醒,交代几句便出了符咒世界,得更紧去看看金甲蛮虫和双头裂体兽。

    江帆正待离开地牢,忽然感觉手臂有些痒痒的,看了看正是被盛凌云咬的地方,咬的还挺狠的,鲜血渗出衣服,衣服上夜破了几个小洞。

    江帆撸起袖子一看,怔了怔,不是吧,怎么没有疤痕?连被咬过的痕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咬破了,不然怎么会出血,还那么疼?

    江帆脑筋急转,忽然想到什么,意念发出,手中多了把符刀,照着手臂划下,顿时破皮血流出,但仅两秒钟不到,只见那条七八公分长,半公分深的伤口迅速自动止血愈合,丝毫不留疤痕。

    “呵呵,修炼成功水元素真好,竟然还具备了强大的自愈能力!”江帆确定下来,惬意的笑道,抬手又划下一条更深的伤口,很快伤口依旧自动止血迅速愈合,不留一点疤痕。

    江帆一个位移出了地牢,立刻风之眼扫视,很快看到城南混乱的不成样子,几百只魔兽能飞的升空,不能飞的狂奔逃散,申魔神主正在咆哮着,战将已是释出,正在四处抓捕逃出的魔兽。

    “呵呵,小蛮和双头还蛮机灵的!”江帆欣慰的笑道,接着一个位移消失,双头裂体兽和金甲蛮虫已是及时的钻地逃了。

    江帆连续数次位移出千余里,等了会,双头裂体兽和金甲蛮虫赶到会合,立刻将金甲蛮虫收入符咒世界,骑着双头裂体兽飞离。

    双头裂体兽飞出两三千里后,江帆想了想还是觉得该去看看盛凌云,这事不想再拖,必须解决了,让双头裂体兽落在一片树林中,带着双头裂体兽进入符咒世界。

    江帆来到青龙族领地,老远的便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江帆皱皱眉,知道这是盛凌云在惩罚秦魔帝,悄悄过去一看,不由的到底口凉气,头皮发麻了。

    秦魔帝被一根长矛穿过肩膀,牢牢的固定在地上,浑身哆嗦着,手脚已是露出森森带血的白骨,地上掉落许多带血的肉片,血流一地,盛凌云手中抓着一把刀疯狂的挥舞不断的削着。

    我靠,这盛凌云还真狠啊,典型的屠夫啊!江帆感慨不已,站在女人身后三十余米远的地方呆呆的看着,自然不会去阻止,秦魔帝该死,该受到惩罚,该下地狱。

    不一会,秦魔帝的手脚成了骷髅手脚了,但人并没死更没晕厥过去,应该是应了盛凌云的要求,青龙族人给秦魔帝服下了什么特殊的丹药了,让他感受着生不如死的滋味。

    秦魔帝不断的惨叫哀嚎,还不时的求饶,但盛凌云丝毫不理会,只管有些疯狂的笑着挥舞着手中的刀,几分钟后,江帆都不忍看了,盛凌云的拿着刀开始削起秦魔帝的躯干部位了,太残忍了。

    十几分钟后,秦魔帝惨叫哀嚎的声音忽然停止了,江帆这才看去,呃,人终于死了!

    盛凌云看着眼前的尸骸发起呆来,江帆犹豫了,该不该上前?呃,还是等等的好,便静静的站在那,几分钟后,忽然盛凌云似乎发狂的大叫起来,啊……

    江帆吓一跳,眉头皱起,有些担心,不会是疯了吧?略一沉吟正要上前,忽然盛凌云扬起手中的刀照着地上的尸骸狂砍起来,口中尖叫道:“江帆,我杀了你,江帆,我要杀了你……!”

    江帆顿时面色大变,神情沮丧不已,哎,才杀了秦魔帝就想着杀我,这岂不是把我和秦魔帝等同起来了!

    “你真的那么想杀我,好,我成全你,来杀吧!”江帆想了想做出痛苦的决定,说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