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靠,该死的禽兽!”江帆顿时大怒,眼中寒光闪动杀机涌现,脑筋急转对双头裂体兽吩咐道:“双头,现在来不及谋划了什么了,你赶紧去城南,将来那几百只魔兽放出!”

    双头裂体兽立刻领命闪身钻入地下消失,江帆一边风之眼盯着城主府中情况,一边从符咒世界唤出金甲蛮虫,交代几句,金甲蛮虫立刻飞向城南方向,并故意释放出较为强大的气息。

    才出地牢的申魔神主立刻察觉到金甲蛮虫的气息,一脸惊讶,这种兽息挺陌生的,抬头看了看二十余里空中的金甲蛮虫,立刻取出飞蜥魔兽骑上升空扑去。

    江帆见申魔神主离开城主府十余里了,这才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瞬间出现在地牢中的一角落。

    “美女,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们实在无法判断,你只有做了我的女人,我们才会信你!”秦魔帝已是走到被时间丝网束缚住的盛凌云面前,无耻的笑道,手中拿着一个小瓶倒出了一颗红色丹丸。

    “你,你不是人,你是牲口,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倒在床上动弹不得的盛凌云看着秦魔帝手中红色丹丸,意识到那是什么,十分绝望的骂道。

    “嘻嘻,你就死劲的骂吧,待会保管你大喊很舒服,我还要,大力些呢!”秦魔帝一脸阴笑道,走向盛凌云,就要给她服下丹丸,已是被邪念冲昏头脑,丝毫没察觉到江帆的出现。

    江帆怒火中烧,全力施展风无影技能,瞬间便到了秦魔帝身旁,快如闪电的一指点在他的肋下,秦魔帝顿时动弹不得了。

    “江帆!“盛凌云顿时惊呼,面色先是大喜,随即阴晴不定起来,心情十分的复杂了,江帆再次救了她。

    江帆一把将秦魔帝揪到面前,抬手就是狠狠的两个大耳光煽去,打得秦魔帝牙齿和鲜血乱飞,接着狠狠一记撩阴脚踢在他的胯下,人飞出老远到底昏死过去,蛋蛋碎了,下身鲜血呼呼的渗出。

    江帆意念催动头顶金轮,一挥手,金元素骤然形成一把金色的刀芒划过,盛凌云身上的时空丝网瞬间被划断解除。

    “你也该打!”江帆一把将恢复自由的盛凌云扒拉过来,将人一翻身照着她的屁屁就是狠狠几巴掌抽下,啪啪啪……

    啊……盛凌云先是痛呼一声,接着便紧咬牙关不吭声,眼中泪水打转,忽然脑袋一扬,狠狠的一口咬在江帆的手臂上。

    哦……江帆顿时吃疼,急忙手捏住女人的下颌,一用力便让盛凌云不得不松口,一把推开女人,凶狠的斥道:“你真的很让我失望!”

    “失望又怎样,要么你杀了我,不然我一定要杀了你!”盛凌云眼中充满泪水十分倔强的尖叫道。

    “你……这个人就交给你处理!”江帆气结,不过还是压下恼火,吸了口气指了指地上昏死过去的秦魔帝道。

    盛凌云怔了怔,还没等说什么,便被江帆一指点晕,江帆将盛凌云和秦魔帝收入符咒世界,送到青龙族,随后将两人弄醒,交代几句便出了符咒世界,得更紧去看看金甲蛮虫和双头裂体兽。

    江帆正待离开地牢,忽然感觉手臂有些痒痒的,看了看正是被盛凌云咬的地方,咬的还挺狠的,鲜血渗出衣服,衣服上夜破了几个小洞。

    江帆撸起袖子一看,怔了怔,不是吧,怎么没有疤痕?连被咬过的痕迹都没有,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咬破了,不然怎么会出血,还那么疼?

    江帆脑筋急转,忽然想到什么,意念发出,手中多了把符刀,照着手臂划下,顿时破皮血流出,但仅两秒钟不到,只见那条七八公分长,半公分深的伤口迅速自动止血愈合,丝毫不留疤痕。

    “呵呵,修炼成功水元素真好,竟然还具备了强大的自愈能力!”江帆确定下来,惬意的笑道,抬手又划下一条更深的伤口,很快伤口依旧自动止血迅速愈合,不留一点疤痕。

    江帆一个位移出了地牢,立刻风之眼扫视,很快看到城南混乱的不成样子,几百只魔兽能飞的升空,不能飞的狂奔逃散,申魔神主正在咆哮着,战将已是释出,正在四处抓捕逃出的魔兽。

    “呵呵,小蛮和双头还蛮机灵的!”江帆欣慰的笑道,接着一个位移消失,双头裂体兽和金甲蛮虫已是及时的钻地逃了。

    江帆连续数次位移出千余里,等了会,双头裂体兽和金甲蛮虫赶到会合,立刻将金甲蛮虫收入符咒世界,骑着双头裂体兽飞离。

    双头裂体兽飞出两三千里后,江帆想了想还是觉得该去看看盛凌云,这事不想再拖,必须解决了,让双头裂体兽落在一片树林中,带着双头裂体兽进入符咒世界。

    江帆来到青龙族领地,老远的便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江帆皱皱眉,知道这是盛凌云在惩罚秦魔帝,悄悄过去一看,不由的到底口凉气,头皮发麻了。

    秦魔帝被一根长矛穿过肩膀,牢牢的固定在地上,浑身哆嗦着,手脚已是露出森森带血的白骨,地上掉落许多带血的肉片,血流一地,盛凌云手中抓着一把刀疯狂的挥舞不断的削着。

    我靠,这盛凌云还真狠啊,典型的屠夫啊!江帆感慨不已,站在女人身后三十余米远的地方呆呆的看着,自然不会去阻止,秦魔帝该死,该受到惩罚,该下地狱。

    不一会,秦魔帝的手脚成了骷髅手脚了,但人并没死更没晕厥过去,应该是应了盛凌云的要求,青龙族人给秦魔帝服下了什么特殊的丹药了,让他感受着生不如死的滋味。

    秦魔帝不断的惨叫哀嚎,还不时的求饶,但盛凌云丝毫不理会,只管有些疯狂的笑着挥舞着手中的刀,几分钟后,江帆都不忍看了,盛凌云的拿着刀开始削起秦魔帝的躯干部位了,太残忍了。

    十几分钟后,秦魔帝惨叫哀嚎的声音忽然停止了,江帆这才看去,呃,人终于死了!

    盛凌云看着眼前的尸骸发起呆来,江帆犹豫了,该不该上前?呃,还是等等的好,便静静的站在那,几分钟后,忽然盛凌云似乎发狂的大叫起来,啊……

    江帆吓一跳,眉头皱起,有些担心,不会是疯了吧?略一沉吟正要上前,忽然盛凌云扬起手中的刀照着地上的尸骸狂砍起来,口中尖叫道:“江帆,我杀了你,江帆,我要杀了你……!”

    江帆顿时面色大变,神情沮丧不已,哎,才杀了秦魔帝就想着杀我,这岂不是把我和秦魔帝等同起来了!

    “你真的那么想杀我,好,我成全你,来杀吧!”江帆想了想做出痛苦的决定,说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86再给最后一次机会    申魔神主怔了怔,急忙扫视了下周围没见踪迹,意念发出感应江帆和双头裂体兽,却是没有任何收获。

    江帆服了隐息符神丹,一次位移就是三百余里,已是超出有效范围,双头裂体兽的气息本身就极难感觉到,更是无法察觉双头裂体兽的踪迹。

    “怎么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逃到哪里去了?”申魔神主立刻询问战将,战将非常强大,感知能力远超魔神主,还是清晰的察觉到江帆的逃跑轨迹,不过却是心悸了,没吭声。

    “主人,那个被神兽带着的人醒过来了,那人很诡异,逃窜的方式类似闪移手段,不过一次距离很短,只有三百余里,现在已经逃出千里之外了!”见询问,战将不得不答道。

    “那赶赶紧带我去追!”申魔神主有些惊讶,但不怎么在意,忙命令道。

    “呃,主人,那个人身上有东西能让属下相当难受,属下无法接近他!”战将讪讪道,心中不乐意去追,那种眩晕无力感真的很难受。

    “主人,属下看还是算了吧,那人的实力估计也不弱,现在又醒过来了,既是追上了也不好对付!”战将建议道。

    申魔神主皱皱眉,战将说的没错,但又十分的不甘心,正在犹豫之际,忽然符魔讯球有异动,忙取出查看,顿时心中欢喜,是秦魔帝发来的讯息,抓住了一个同党。

    申魔神主眼珠转了转,催动飞蜥魔兽落在战将肩膀上,申魔神主收起飞蜥魔兽,坐下说道:“那就算了,我们回丰城!”战将闪身飞离。

    江帆连续十余次的位移,骑上双头裂体停下,回头风之眼遥视查看,发现战将并没追来,这才落在一座山头上,等双头裂体兽过来会合,双头裂体兽虽不低战将,但钻地的技能让战将无可奈何。

    “主人,小的不明白,您为何不让吃蛋出来对付战将?吃蛋应该可以对付得了战将的!”双头裂体忍不住疑惑道。

    “这个我知道,真要灭了战将,或者打败战将,这事要是符天或者符地知道了,对我们绝对不利!”江帆解释道。

    “哦,这样啊,主人您想得真周全,小的鲁莽了!”双头裂体恍然,讪讪道。

    江帆笑了笑没说话,忽然想起什么,面色一变忙问道:“盛凌云她人呢?”

    “呃,主人,盛凌云那女人太可恶了!”双头裂体顿时恼火了,把江帆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后的事详细的介绍一遍。

    “主人,您都为盛凌云做了那么多,她竟然还要杀您,小的实在看不过眼,便任由她被秦魔帝抓走,自生自灭,主人,您不过怪小的吧?”最后双头裂体有些忐忑道。

    江帆听完后心情复杂,面色阴晴不定,好半晌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时已经回来的双头裂体兽才急忙道:“主人,快救命啊,小的的裂体元神碎裂了,小的在用内丹之力维持着,小的快撑不住了!”

    江帆心中一惊,这才想起双头裂体被战将击碎元神的事,因为烦恼盛凌云的事一时疏忽了,急忙取出一颗神品符神丹,说道:“呃,赶紧服下修养一下!”

    双头裂体兽吞下神品符神丹,将双头裂体收归位,钻入江帆的腰际,江帆凝视着远方,沉思一会喃喃的叹道:“凌云啊凌云,你真的有些让我失望啊,再给最后一次机会,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这个符地真是该死,差点被腐符尸气封印球害死人了,发作一次了,下一次应该要些时间,幸好符天给的眩晕封印项链还真管用,战将不再有太大的威胁了,江帆既是恼火又是欣慰。

    江帆辨别了下方向,召出飞翼银龙骑上,飞向丰城方向,秦魔帝既然来到丰城,估计一时半会应该不会离开,而且他的手下竟然认出了几个围攻盛凌云的大汉是城主府的,与城主肯定熟悉。

    江帆有些不解,丰城不算太大,勉强算是个中等城市,不怎么起眼,秦魔帝、关魔帝,还有申魔神主带着战将都来到丰城,这是为了什么?

    飞翼银龙飞行千余里,江帆便取出地图查看了下丰城周围的地形,发现有条大河经过,顿时欢喜,从水底潜行向丰城,尽量掩饰气息,战将太强大,虽然不怕了,但打草惊蛇就难救盛凌云了。

    不过有一点江帆挺放心的,战将是被申魔神主控制的,战将那么巨大,应该不可能随时的杵在那,肯定要收起来,这样势必影响战将的感应能力,不过这个要确认一下才行。

    江帆潜行到距离丰城两百余里停下,问了问缠在腰际的双头裂体兽,还好一般的行动还是不受影响,交代几句,双头裂体兽顺着河底游向丰城方向。

    先让双头裂体兽打探一下情况,已经与秦魔帝,申神主,战将周旋了一阵子,对他们的气息还有盛凌云已是熟悉,灵敏的嗅觉加上超强的听觉,侦察情况还是没问题的。

    二十分钟的样子,双头裂体兽回来了,一见面就道:“主人,小的已经查明情况了,申魔神主和秦魔帝,还有盛凌云都在丰城,战将的气息倒是没有发现!”

    “小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申魔神主和秦魔帝正在审问盛凌云,盛凌云一直在强调与你有仇,弄得两人很为难呢!”双头裂体兽又道。

    “哦,那有没有听出盛凌云遭罪了?”江帆皱皱眉有些郁闷,略一沉吟问答。

    “这倒没听出来,对了,小的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得出,那个地方应该是丰城城主府的地牢!”双头裂体兽想了想道。

    “还有,小的感觉到了丰城城南至少有三四百只比较强大的魔兽气息!”双头裂体兽又道。

    “三四百只较为强大的魔兽气息,难怪魔神帝和魔神主来到了丰城,估计是为了收集魔兽入侵符神界的事了!”江帆恍然。

    “看来申神主已经把战将收起来了,很好,走,我们这就进城去救人,顺便把他们收来的几百只魔兽给弄走!”江帆想了想道。

    十几分钟后,江帆接近到丰城三十余里,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兽出现在丰城中的一座高达建筑的顶端。

    江帆风之眼透视搜寻,很快找到了二十余里外的城主府,扫视了下找到地牢的位置,不由得眉头皱起,申神主和秦魔帝正在对着盛凌云说着什么,两人的神情显得非常的不善。

    很快申神主冷笑着转身出地牢,秦魔帝却是神情下作的盯着盛凌云,盛凌云一脸惊恐在喊叫着什么。

    江帆正待让双头裂体兽听听里面情况,双头裂体兽主动的说道:“主人,要坏事,秦魔帝要祸害盛凌云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