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申魔神主怔了怔,急忙扫视了下周围没见踪迹,意念发出感应江帆和双头裂体兽,却是没有任何收获。

    江帆服了隐息符神丹,一次位移就是三百余里,已是超出有效范围,双头裂体兽的气息本身就极难感觉到,更是无法察觉双头裂体兽的踪迹。

    “怎么没有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逃到哪里去了?”申魔神主立刻询问战将,战将非常强大,感知能力远超魔神主,还是清晰的察觉到江帆的逃跑轨迹,不过却是心悸了,没吭声。

    “主人,那个被神兽带着的人醒过来了,那人很诡异,逃窜的方式类似闪移手段,不过一次距离很短,只有三百余里,现在已经逃出千里之外了!”见询问,战将不得不答道。

    “那赶赶紧带我去追!”申魔神主有些惊讶,但不怎么在意,忙命令道。

    “呃,主人,那个人身上有东西能让属下相当难受,属下无法接近他!”战将讪讪道,心中不乐意去追,那种眩晕无力感真的很难受。

    “主人,属下看还是算了吧,那人的实力估计也不弱,现在又醒过来了,既是追上了也不好对付!”战将建议道。

    申魔神主皱皱眉,战将说的没错,但又十分的不甘心,正在犹豫之际,忽然符魔讯球有异动,忙取出查看,顿时心中欢喜,是秦魔帝发来的讯息,抓住了一个同党。

    申魔神主眼珠转了转,催动飞蜥魔兽落在战将肩膀上,申魔神主收起飞蜥魔兽,坐下说道:“那就算了,我们回丰城!”战将闪身飞离。

    江帆连续十余次的位移,骑上双头裂体停下,回头风之眼遥视查看,发现战将并没追来,这才落在一座山头上,等双头裂体兽过来会合,双头裂体兽虽不低战将,但钻地的技能让战将无可奈何。

    “主人,小的不明白,您为何不让吃蛋出来对付战将?吃蛋应该可以对付得了战将的!”双头裂体忍不住疑惑道。

    “这个我知道,真要灭了战将,或者打败战将,这事要是符天或者符地知道了,对我们绝对不利!”江帆解释道。

    “哦,这样啊,主人您想得真周全,小的鲁莽了!”双头裂体恍然,讪讪道。

    江帆笑了笑没说话,忽然想起什么,面色一变忙问道:“盛凌云她人呢?”

    “呃,主人,盛凌云那女人太可恶了!”双头裂体顿时恼火了,把江帆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后的事详细的介绍一遍。

    “主人,您都为盛凌云做了那么多,她竟然还要杀您,小的实在看不过眼,便任由她被秦魔帝抓走,自生自灭,主人,您不过怪小的吧?”最后双头裂体有些忐忑道。

    江帆听完后心情复杂,面色阴晴不定,好半晌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这时已经回来的双头裂体兽才急忙道:“主人,快救命啊,小的的裂体元神碎裂了,小的在用内丹之力维持着,小的快撑不住了!”

    江帆心中一惊,这才想起双头裂体被战将击碎元神的事,因为烦恼盛凌云的事一时疏忽了,急忙取出一颗神品符神丹,说道:“呃,赶紧服下修养一下!”

    双头裂体兽吞下神品符神丹,将双头裂体收归位,钻入江帆的腰际,江帆凝视着远方,沉思一会喃喃的叹道:“凌云啊凌云,你真的有些让我失望啊,再给最后一次机会,我也算仁至义尽了!”

    这个符地真是该死,差点被腐符尸气封印球害死人了,发作一次了,下一次应该要些时间,幸好符天给的眩晕封印项链还真管用,战将不再有太大的威胁了,江帆既是恼火又是欣慰。

    江帆辨别了下方向,召出飞翼银龙骑上,飞向丰城方向,秦魔帝既然来到丰城,估计一时半会应该不会离开,而且他的手下竟然认出了几个围攻盛凌云的大汉是城主府的,与城主肯定熟悉。

    江帆有些不解,丰城不算太大,勉强算是个中等城市,不怎么起眼,秦魔帝、关魔帝,还有申魔神主带着战将都来到丰城,这是为了什么?

    飞翼银龙飞行千余里,江帆便取出地图查看了下丰城周围的地形,发现有条大河经过,顿时欢喜,从水底潜行向丰城,尽量掩饰气息,战将太强大,虽然不怕了,但打草惊蛇就难救盛凌云了。

    不过有一点江帆挺放心的,战将是被申魔神主控制的,战将那么巨大,应该不可能随时的杵在那,肯定要收起来,这样势必影响战将的感应能力,不过这个要确认一下才行。

    江帆潜行到距离丰城两百余里停下,问了问缠在腰际的双头裂体兽,还好一般的行动还是不受影响,交代几句,双头裂体兽顺着河底游向丰城方向。

    先让双头裂体兽打探一下情况,已经与秦魔帝,申神主,战将周旋了一阵子,对他们的气息还有盛凌云已是熟悉,灵敏的嗅觉加上超强的听觉,侦察情况还是没问题的。

    二十分钟的样子,双头裂体兽回来了,一见面就道:“主人,小的已经查明情况了,申魔神主和秦魔帝,还有盛凌云都在丰城,战将的气息倒是没有发现!”

    “小的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申魔神主和秦魔帝正在审问盛凌云,盛凌云一直在强调与你有仇,弄得两人很为难呢!”双头裂体兽又道。

    “哦,那有没有听出盛凌云遭罪了?”江帆皱皱眉有些郁闷,略一沉吟问答。

    “这倒没听出来,对了,小的从他们的谈话中听得出,那个地方应该是丰城城主府的地牢!”双头裂体兽想了想道。

    “还有,小的感觉到了丰城城南至少有三四百只比较强大的魔兽气息!”双头裂体兽又道。

    “三四百只较为强大的魔兽气息,难怪魔神帝和魔神主来到了丰城,估计是为了收集魔兽入侵符神界的事了!”江帆恍然。

    “看来申神主已经把战将收起来了,很好,走,我们这就进城去救人,顺便把他们收来的几百只魔兽给弄走!”江帆想了想道。

    十几分钟后,江帆接近到丰城三十余里,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兽出现在丰城中的一座高达建筑的顶端。

    江帆风之眼透视搜寻,很快找到了二十余里外的城主府,扫视了下找到地牢的位置,不由得眉头皱起,申神主和秦魔帝正在对着盛凌云说着什么,两人的神情显得非常的不善。

    很快申神主冷笑着转身出地牢,秦魔帝却是神情下作的盯着盛凌云,盛凌云一脸惊恐在喊叫着什么。

    江帆正待让双头裂体兽听听里面情况,双头裂体兽主动的说道:“主人,要坏事,秦魔帝要祸害盛凌云呢!”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284让她自生自灭    一只双头裂体守在江帆和盛凌云身旁,另一只双头裂体飞上空中,拦在追来骑着飞鹰魔兽的秦魔帝四十余米面前,冷笑道:“大禽兽,你这是自己找死啊,正好可以去陪你的小禽兽了!”

    “哼,手下败将休要逞口舌之快,上次被被你跑了,这次一定要杀了你!”秦魔帝不以为然,凶狠道。

    “时间丝网!”秦魔帝抬手挥出喝道,刚才就是这招拿住了双头裂体兽,认为管用,并没看到双头裂体兽随后挣脱的场景,不然也不敢追了。

    双头裂体兽刚才被时空丝网束缚住,也是一时不小心,距离也太近,只有十几米,现在情况不同了,双头裂体也不躲闪,那边的情况它随时能感应得到,自是丝毫不惧。

    双头裂体爆发了,全力催动兽丹,强大的能量暴涌而出,身上瞬间生出无数的长刺,长刺上分泌出墨绿色液体,猛扑向秦魔帝。

    一张莹白色的丝网出现,束缚住双头裂体,不过时间丝网一触碰到满身分泌着墨绿色液体的长刺,瞬间被侵蚀的破败不堪,随着强大的能量外释,破渔网似的时空丝网顿时崩溃消散。

    双头裂体只是在空中稍微滞缓了下,依旧极快的扑到秦魔帝面前,巨大的身躯猛扫向秦魔帝,一边叫道:“你的时空丝网就是个垃圾,去死吧你!”

    秦魔帝大吃一惊,没想到时空丝网竟是失效,脑筋急转意识到不妙,这神兽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反应也不忙,剩下的飞鹰魔兽暴退躲过,急忙取出一飞盘往空中一扔,喝道:“暴雨连环斩!”

    飞盘入空,顿时化作一百零八片金光闪闪极薄锋利无比的一米大小圆片,蜂拥斩向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嘴巴张开喷出毒气,嗤嗤……锋利薄片顿时升腾起烟雾,速度大大下降遭到侵蚀。

    双头裂体身体一颤,体表数十根一米余长的尖锐利刺飞射而出,秦魔帝大惊,催动飞鹰魔兽躲避,一边挥手大喝:“时间静止!”

    顿时几十根飞刺在空中顿了顿,但随即继续飞出,飞刺上的粘满了墨绿色液体的破除符咒功能发挥作用,不过势头却是被削弱不少。

    秦魔帝躲过几十根飞刺,彻底震惊了,这只神兽比当初遇见时强大太多,现在不论是符技还是符魔神器都无法奏效,这还怎么打?忽然心中想起什么,顿时急切起来,坏了,关老弟那里有危险!

    秦魔帝也不傻,意识到不妙,抬手射出数把符魔飞刀,催动飞鹰魔兽掉头就逃,双头裂体一看哈哈大笑,既然遇上了那有放过的道理,此时拼杀了几下信心满满,立刻爆射追去。

    不过双头裂体追出数百米却是猛然停下,一脸惊骇,此时正好收到双头裂体兽那边传递来的消息,有无法抗衡的强大的恐怖来了。

    盛凌云看着空中的双头裂体明显占了上风,顿时心中大定,这才看向身旁一直在痛苦哼哼的江帆,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惊愕,颤声道:“这,这怎么回事,不是蒙特使的吗,怎么成了江帆!?”

    原来江帆与神火不灭分身具有感同身受的联系,腐符尸气封印球一发作,江帆这边乐子大了,浑身无力,脑中一片浆糊,并且头痛欲裂,意识也变得模糊,只有一个念头,痛,巨痛!

    这意识不清,加上巨痛,元神犹如要被撕裂,原先施展的易容术不知不觉的自动消除,已是显露出本来面目,盛凌云太紧张了,一心关注双头裂体和秦魔帝的打斗,没注意江帆这边的变化。

    “呃,本来就是主人嘛,蒙特使只是主人易容的!盛小姐,主人一直都很惦记着你,保护着你,为你做了许多,他……!”一旁的双头裂体急忙解释道,知道江帆与盛凌云的不少事。

    “住口,江帆该死!”震惊中的盛凌云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江帆一直就在身边,骗自己啊!顿时激动的喝道,嗖的一下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

    “盛小姐,你要干什么?你敢对主人不利我就杀了你!”双头裂体一看大惊,急忙身子一摆将盛凌云手中的匕首打落,怒喝道。

    “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我杀了江帆!”盛凌云怔了怔,但很快尖叫道,扑向地上的匕首。

    “你,你疯了你!”双头裂体大怒,扬起的身体却是没有发动,知道江帆是不会杀盛凌云的,十分无奈的放弃,只是身体一甩,将盛凌云给掀出数米远,接着卷起匕首,一发力,碾得粉碎。

    双头裂体正要呵斥盛凌云,忽然收到双头裂体兽那边遇到强大恐怖的信息,顿时惊骇,急忙卷起江帆飞起,随即停下,看了看地面的盛凌云,有些犹豫了。

    “你带着主人快走,魔神主正和战将过来了,我留下拖延一下!”追赶秦魔帝折返的双头裂体出现,喝道。

    “好的,那这个女人呢?”卷着江帆的双头裂体立刻应下,接着问道。

    “算了,不管她了,主人为她做了那么多,竟然还要杀主人,让她自生自灭,她该死!”另一只双头裂体愤愤道,已是知道这边发生的事。

    双头裂体立刻带着江帆闪身飞走,另一只双头裂体看了看盛凌云吼道:“你的事我也知道,本来那就不能怪主人,主人为了你费尽心思,不然你早就死了,就算真的有恨,也应该补偿够了!”

    “这次主人不是为了再次救你,能出这事吗?你竟然还要杀他,你太不是人了!”双头裂体又愤恨的指责道。

    双头裂体狠狠的瞪了盛凌云一眼,闪身飞上高空,故意爆发出强大的气息,盛凌云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口中喃喃自语:“我太不是人了?难道我错了?”双头裂体的怒吼让她忽然之间有些迷茫了。

    “傀儡战将,我在这呢!”空中双头裂体忽然大喝道。

    盛凌云一愣,下意识的抬头,惊骇了,被空中出现的战将给吓到了,接着秦魔帝的声音响起,“申神主,不要理会这只神兽,主要是抓住人要紧!”他正好遇上战将,胆气来了,又折返了。

    “战将,把这玩意灭了,去追逃跑的!”战将肩上的申神主已是察觉到双头裂体带着江帆逃了,立刻吩咐道。

    “小东西,去死吧!”战将冲着双头裂体喝道,手中巨大的金属链一甩,化作一道流光从双头裂体身边掠过,不过巨大的金属链却是狂暴的扫向双头裂体。

    战将的速度太快了,双头裂体虽然全力的做出反应,但还是被巨大的金属链给刮到,砰的一声爆响,被砸的像是闪电般的飞射入一座山头,嵌入了地面十几米深。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