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只双头裂体守在江帆和盛凌云身旁,另一只双头裂体飞上空中,拦在追来骑着飞鹰魔兽的秦魔帝四十余米面前,冷笑道:“大禽兽,你这是自己找死啊,正好可以去陪你的小禽兽了!”

    “哼,手下败将休要逞口舌之快,上次被被你跑了,这次一定要杀了你!”秦魔帝不以为然,凶狠道。

    “时间丝网!”秦魔帝抬手挥出喝道,刚才就是这招拿住了双头裂体兽,认为管用,并没看到双头裂体兽随后挣脱的场景,不然也不敢追了。

    双头裂体兽刚才被时空丝网束缚住,也是一时不小心,距离也太近,只有十几米,现在情况不同了,双头裂体也不躲闪,那边的情况它随时能感应得到,自是丝毫不惧。

    双头裂体爆发了,全力催动兽丹,强大的能量暴涌而出,身上瞬间生出无数的长刺,长刺上分泌出墨绿色液体,猛扑向秦魔帝。

    一张莹白色的丝网出现,束缚住双头裂体,不过时间丝网一触碰到满身分泌着墨绿色液体的长刺,瞬间被侵蚀的破败不堪,随着强大的能量外释,破渔网似的时空丝网顿时崩溃消散。

    双头裂体只是在空中稍微滞缓了下,依旧极快的扑到秦魔帝面前,巨大的身躯猛扫向秦魔帝,一边叫道:“你的时空丝网就是个垃圾,去死吧你!”

    秦魔帝大吃一惊,没想到时空丝网竟是失效,脑筋急转意识到不妙,这神兽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反应也不忙,剩下的飞鹰魔兽暴退躲过,急忙取出一飞盘往空中一扔,喝道:“暴雨连环斩!”

    飞盘入空,顿时化作一百零八片金光闪闪极薄锋利无比的一米大小圆片,蜂拥斩向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嘴巴张开喷出毒气,嗤嗤……锋利薄片顿时升腾起烟雾,速度大大下降遭到侵蚀。

    双头裂体身体一颤,体表数十根一米余长的尖锐利刺飞射而出,秦魔帝大惊,催动飞鹰魔兽躲避,一边挥手大喝:“时间静止!”

    顿时几十根飞刺在空中顿了顿,但随即继续飞出,飞刺上的粘满了墨绿色液体的破除符咒功能发挥作用,不过势头却是被削弱不少。

    秦魔帝躲过几十根飞刺,彻底震惊了,这只神兽比当初遇见时强大太多,现在不论是符技还是符魔神器都无法奏效,这还怎么打?忽然心中想起什么,顿时急切起来,坏了,关老弟那里有危险!

    秦魔帝也不傻,意识到不妙,抬手射出数把符魔飞刀,催动飞鹰魔兽掉头就逃,双头裂体一看哈哈大笑,既然遇上了那有放过的道理,此时拼杀了几下信心满满,立刻爆射追去。

    不过双头裂体追出数百米却是猛然停下,一脸惊骇,此时正好收到双头裂体兽那边传递来的消息,有无法抗衡的强大的恐怖来了。

    盛凌云看着空中的双头裂体明显占了上风,顿时心中大定,这才看向身旁一直在痛苦哼哼的江帆,这不看还好,一看顿时惊愕,颤声道:“这,这怎么回事,不是蒙特使的吗,怎么成了江帆!?”

    原来江帆与神火不灭分身具有感同身受的联系,腐符尸气封印球一发作,江帆这边乐子大了,浑身无力,脑中一片浆糊,并且头痛欲裂,意识也变得模糊,只有一个念头,痛,巨痛!

    这意识不清,加上巨痛,元神犹如要被撕裂,原先施展的易容术不知不觉的自动消除,已是显露出本来面目,盛凌云太紧张了,一心关注双头裂体和秦魔帝的打斗,没注意江帆这边的变化。

    “呃,本来就是主人嘛,蒙特使只是主人易容的!盛小姐,主人一直都很惦记着你,保护着你,为你做了许多,他……!”一旁的双头裂体急忙解释道,知道江帆与盛凌云的不少事。

    “住口,江帆该死!”震惊中的盛凌云一听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江帆一直就在身边,骗自己啊!顿时激动的喝道,嗖的一下从身上掏出一把匕首。

    “盛小姐,你要干什么?你敢对主人不利我就杀了你!”双头裂体一看大惊,急忙身子一摆将盛凌云手中的匕首打落,怒喝道。

    “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我杀了江帆!”盛凌云怔了怔,但很快尖叫道,扑向地上的匕首。

    “你,你疯了你!”双头裂体大怒,扬起的身体却是没有发动,知道江帆是不会杀盛凌云的,十分无奈的放弃,只是身体一甩,将盛凌云给掀出数米远,接着卷起匕首,一发力,碾得粉碎。

    双头裂体正要呵斥盛凌云,忽然收到双头裂体兽那边遇到强大恐怖的信息,顿时惊骇,急忙卷起江帆飞起,随即停下,看了看地面的盛凌云,有些犹豫了。

    “你带着主人快走,魔神主正和战将过来了,我留下拖延一下!”追赶秦魔帝折返的双头裂体出现,喝道。

    “好的,那这个女人呢?”卷着江帆的双头裂体立刻应下,接着问道。

    “算了,不管她了,主人为她做了那么多,竟然还要杀主人,让她自生自灭,她该死!”另一只双头裂体愤愤道,已是知道这边发生的事。

    双头裂体立刻带着江帆闪身飞走,另一只双头裂体看了看盛凌云吼道:“你的事我也知道,本来那就不能怪主人,主人为了你费尽心思,不然你早就死了,就算真的有恨,也应该补偿够了!”

    “这次主人不是为了再次救你,能出这事吗?你竟然还要杀他,你太不是人了!”双头裂体又愤恨的指责道。

    双头裂体狠狠的瞪了盛凌云一眼,闪身飞上高空,故意爆发出强大的气息,盛凌云坐在地上目光呆滞,口中喃喃自语:“我太不是人了?难道我错了?”双头裂体的怒吼让她忽然之间有些迷茫了。

    “傀儡战将,我在这呢!”空中双头裂体忽然大喝道。

    盛凌云一愣,下意识的抬头,惊骇了,被空中出现的战将给吓到了,接着秦魔帝的声音响起,“申神主,不要理会这只神兽,主要是抓住人要紧!”他正好遇上战将,胆气来了,又折返了。

    “战将,把这玩意灭了,去追逃跑的!”战将肩上的申神主已是察觉到双头裂体带着江帆逃了,立刻吩咐道。

    “小东西,去死吧!”战将冲着双头裂体喝道,手中巨大的金属链一甩,化作一道流光从双头裂体身边掠过,不过巨大的金属链却是狂暴的扫向双头裂体。

    战将的速度太快了,双头裂体虽然全力的做出反应,但还是被巨大的金属链给刮到,砰的一声爆响,被砸的像是闪电般的飞射入一座山头,嵌入了地面十几米深。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85艰难的十分钟    “呃,太恐怖了!”骑着飞鹰魔兽的秦魔帝远远的看着倒吸口凉气,知道战将强大,但还是第一次见战将动手,震撼无比,稍稍愣了会神,便急忙催动飞鹰魔兽追向战将方向。

    秦魔帝忽然止住飞鹰魔兽的飞行,猛的折返,一脸欣喜,他无意间视线正好看到了山头上还在发呆的盛凌云,也被战将的强悍给惊呆了。

    盛凌云见秦魔帝骑着飞鹰魔兽扑来,这才缓过神来,大惊失色,急忙狂奔起来,只是才跑出十几步,飞鹰魔兽便飞到头顶了,秦魔帝手一挥,时间丝网将盛凌云给网住了。

    秦魔帝抓住了盛凌云,骑着飞鹰魔兽正待继续追赶战将,忽然面色大变,正好看到了双头裂体兽,双头裂体兽钻入地下躲过战将的攻击,迅速的从二十余里外钻出,尾随着战将。

    战将攻击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兽在几十里外看得真切,心中大骇,意识到差距太大,阻拦基本无效,稍一犹豫便没及时冲出,而是赶紧去救双头裂体,感觉极不好。

    双头裂体的伤势太重了,已经昏死过去,元神碎裂,生命正在流逝,双头裂体兽将嵌入地下十几米深的双头裂体扒拉出来,收回双头裂体,催动内丹强行稳固住正在消散的元神。

    双头裂体兽其实并不担心战将对江帆的威胁,江帆脖子上戴着眩晕封印项链,而是担心魔神主,对付魔神主还是没多大把握,只是希望能尽量的拖延时间,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要持续十分钟。

    另一只双头裂体应该能缠住魔神主一会,故此双头裂体兽赶紧救援双头裂体,不然很快就会死去,是个很大的损失,至于盛凌云要杀江帆的事已是知晓,愤怒不已。

    双头裂体兽察觉到秦魔帝抓了盛凌云,懒得援手,但有些担心秦魔帝跟去,实力也不错,或许会成为威胁,立刻对着秦魔帝一呲牙发出嘶吼,接着追赶战将而去,不过却是分出一个裂体留下。

    裂体扑向秦魔帝,秦魔帝顿时心悸,急忙催动飞鹰魔兽掉头就逃,彻底放弃了尾随战将了,这只神兽太诡异了,丢了性命划不来,反正抓到了个同党,也算有收获。

    裂体见秦魔帝逃走,也没去追,追是肯定能追上,只是那样等于救了盛凌云,心中排斥救她,稍稍停留了会看着秦魔帝远逝,转身追向战将方向,那边已经被战将追上情况紧急了。

    双头裂体带着江帆贴着树梢全速飞逃,一旦不对可就立即钻入树林,这样多少能影响一下对方的攻击,战将的速度自是双头裂体无法比拟的,很快便比追上了。

    战将一个加速,顷刻出现在双头裂体身后百余米,一抖手中的粗大金属链就待攻击,忽然脑袋一眩晕,浑身乏力,挥动金属链的动作一滞缓,双头裂体便又逃出了数里远。

    战将为之一清醒,急忙再次加速追上,可是眩晕感觉再次出现,双头裂体又逃了,战将肩头上的申神主发现了这种不正常现象,恼火的喝道:“为什么不攻击?”

    “那个人的身上好像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我一靠近就感觉很不舒服!”战将继续追,但这次没敢靠太近,已是察觉出异常了。

    “哦,还有这种事!”申神主顿时惊讶,脑筋转了转道:“那就不管死活了,展开远距离攻击!”

    战将应了声,加速飞行,追近到五六里远,大手一挥一道金光闪出,袭向前方的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吃了一惊,急忙躲避,轰的一声,金光击中地面,出现一个十几米的大坑。

    战将见金属链挂在脖子上,双掌连挥不断的发出金光袭击,双头裂体只得左躲右闪,心中叫苦不迭,战将的攻击速度太快了,地面像是遭到炮击一样不断爆出巨响。

    双头裂体忽然心中一动,闪过一道金光猛然掉头朝着战将飞去,弄得战将一愣,双头裂体顷刻便接近到两里远,战将顿时脑袋眩晕不已,双掌也发不出攻击了。

    申神主大吃一惊,看着冲来的双头裂体急忙取出一根缚魔绳,一道金光闪动飞向双头裂体,双头裂体立刻感觉到这根缚魔绳的不同,应该是神品符魔神器,急忙折返飞逃。

    “你保持一定距离,给我展开远距离攻击拖住它逃走!”申神主收起缚魔绳,取出一头飞蜥魔兽骑上,呼喝道,开始亲自动手了。

    战将应了声,一个加速便拦在双头裂体前面,双掌挥动发出数道金光攻击,申神主手持缚魔绳,骑着飞蜥魔兽扑去。

    我靠,腹背受敌!双头裂体十分郁闷,一时慌乱起来疲于应付,险象环生,这时双头裂体兽及时出现,当然不是去对付战将,不断释出无数锋利的尖刺干扰申神主,只是远距离攻击,不敢靠近。

    在低空一时形成僵持局面,战将不断的袭击带着江帆的双头裂体,但不敢太接近,你退我进,你进我退,双头裂体也逃不远,战将总能及时追上攻击,战将偶尔还会攻击一下双头裂体兽。

    申神主骑着飞蜥魔兽不断的追逐,同时还要不时的应付双头裂体兽的袭击骚扰,此时双头裂体兽不敢再分出裂体,多分出一个裂体,自身的实力就要下降一分,一旦被战将击中,后果很严重。

    而且双头裂体兽也是叫苦不迭,受到不小的牵制,要不断的催动兽丹稳固那只平陵死亡的双头裂体碎裂的元神,苦苦支撑着,只要挨过了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时间,江帆缓过劲就没事了。

    最为郁闷的是双头裂体不断的呼唤江帆,希望江帆能从符咒世界中放出帮手,混沌神兽是最好的帮手,已经苏醒了,一醒来就饥饿,有青龙族人稍微喂食了些东西垫底,正在和其他神兽戏耍。

    已经进入成熟期的混沌神兽是可以对付战将了,哪知道双头裂体怎么呼唤,江帆都是没有反应,意识不清,根本不知外面发生的危机。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终于印堂发绿,浑身哆嗦面部扭曲,浑身都被汗水浸透的江帆忽然平静下来,印堂绿色消失,双头裂体顿时大喜,终于熬过艰难的十分钟。

    几秒中后,江帆睁开双眼,双头裂体急切唤道:“主人,这里一个战将和一个魔神主,小的快支撑不住了,您快让吃蛋出来对付战将吧!”

    江帆怔了怔,想起发生的事,看了看战将和骑着飞蜥魔兽的魔神主,皱皱眉,脑筋急转传音发出,让双头裂体兽赶紧撤离。

    双头裂体兽收到信息,立刻放心的钻入地下,江帆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位移消失。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