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呃,太恐怖了!”骑着飞鹰魔兽的秦魔帝远远的看着倒吸口凉气,知道战将强大,但还是第一次见战将动手,震撼无比,稍稍愣了会神,便急忙催动飞鹰魔兽追向战将方向。

    秦魔帝忽然止住飞鹰魔兽的飞行,猛的折返,一脸欣喜,他无意间视线正好看到了山头上还在发呆的盛凌云,也被战将的强悍给惊呆了。

    盛凌云见秦魔帝骑着飞鹰魔兽扑来,这才缓过神来,大惊失色,急忙狂奔起来,只是才跑出十几步,飞鹰魔兽便飞到头顶了,秦魔帝手一挥,时间丝网将盛凌云给网住了。

    秦魔帝抓住了盛凌云,骑着飞鹰魔兽正待继续追赶战将,忽然面色大变,正好看到了双头裂体兽,双头裂体兽钻入地下躲过战将的攻击,迅速的从二十余里外钻出,尾随着战将。

    战将攻击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兽在几十里外看得真切,心中大骇,意识到差距太大,阻拦基本无效,稍一犹豫便没及时冲出,而是赶紧去救双头裂体,感觉极不好。

    双头裂体的伤势太重了,已经昏死过去,元神碎裂,生命正在流逝,双头裂体兽将嵌入地下十几米深的双头裂体扒拉出来,收回双头裂体,催动内丹强行稳固住正在消散的元神。

    双头裂体兽其实并不担心战将对江帆的威胁,江帆脖子上戴着眩晕封印项链,而是担心魔神主,对付魔神主还是没多大把握,只是希望能尽量的拖延时间,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要持续十分钟。

    另一只双头裂体应该能缠住魔神主一会,故此双头裂体兽赶紧救援双头裂体,不然很快就会死去,是个很大的损失,至于盛凌云要杀江帆的事已是知晓,愤怒不已。

    双头裂体兽察觉到秦魔帝抓了盛凌云,懒得援手,但有些担心秦魔帝跟去,实力也不错,或许会成为威胁,立刻对着秦魔帝一呲牙发出嘶吼,接着追赶战将而去,不过却是分出一个裂体留下。

    裂体扑向秦魔帝,秦魔帝顿时心悸,急忙催动飞鹰魔兽掉头就逃,彻底放弃了尾随战将了,这只神兽太诡异了,丢了性命划不来,反正抓到了个同党,也算有收获。

    裂体见秦魔帝逃走,也没去追,追是肯定能追上,只是那样等于救了盛凌云,心中排斥救她,稍稍停留了会看着秦魔帝远逝,转身追向战将方向,那边已经被战将追上情况紧急了。

    双头裂体带着江帆贴着树梢全速飞逃,一旦不对可就立即钻入树林,这样多少能影响一下对方的攻击,战将的速度自是双头裂体无法比拟的,很快便比追上了。

    战将一个加速,顷刻出现在双头裂体身后百余米,一抖手中的粗大金属链就待攻击,忽然脑袋一眩晕,浑身乏力,挥动金属链的动作一滞缓,双头裂体便又逃出了数里远。

    战将为之一清醒,急忙再次加速追上,可是眩晕感觉再次出现,双头裂体又逃了,战将肩头上的申神主发现了这种不正常现象,恼火的喝道:“为什么不攻击?”

    “那个人的身上好像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我一靠近就感觉很不舒服!”战将继续追,但这次没敢靠太近,已是察觉出异常了。

    “哦,还有这种事!”申神主顿时惊讶,脑筋转了转道:“那就不管死活了,展开远距离攻击!”

    战将应了声,加速飞行,追近到五六里远,大手一挥一道金光闪出,袭向前方的双头裂体,双头裂体吃了一惊,急忙躲避,轰的一声,金光击中地面,出现一个十几米的大坑。

    战将见金属链挂在脖子上,双掌连挥不断的发出金光袭击,双头裂体只得左躲右闪,心中叫苦不迭,战将的攻击速度太快了,地面像是遭到炮击一样不断爆出巨响。

    双头裂体忽然心中一动,闪过一道金光猛然掉头朝着战将飞去,弄得战将一愣,双头裂体顷刻便接近到两里远,战将顿时脑袋眩晕不已,双掌也发不出攻击了。

    申神主大吃一惊,看着冲来的双头裂体急忙取出一根缚魔绳,一道金光闪动飞向双头裂体,双头裂体立刻感觉到这根缚魔绳的不同,应该是神品符魔神器,急忙折返飞逃。

    “你保持一定距离,给我展开远距离攻击拖住它逃走!”申神主收起缚魔绳,取出一头飞蜥魔兽骑上,呼喝道,开始亲自动手了。

    战将应了声,一个加速便拦在双头裂体前面,双掌挥动发出数道金光攻击,申神主手持缚魔绳,骑着飞蜥魔兽扑去。

    我靠,腹背受敌!双头裂体十分郁闷,一时慌乱起来疲于应付,险象环生,这时双头裂体兽及时出现,当然不是去对付战将,不断释出无数锋利的尖刺干扰申神主,只是远距离攻击,不敢靠近。

    在低空一时形成僵持局面,战将不断的袭击带着江帆的双头裂体,但不敢太接近,你退我进,你进我退,双头裂体也逃不远,战将总能及时追上攻击,战将偶尔还会攻击一下双头裂体兽。

    申神主骑着飞蜥魔兽不断的追逐,同时还要不时的应付双头裂体兽的袭击骚扰,此时双头裂体兽不敢再分出裂体,多分出一个裂体,自身的实力就要下降一分,一旦被战将击中,后果很严重。

    而且双头裂体兽也是叫苦不迭,受到不小的牵制,要不断的催动兽丹稳固那只平陵死亡的双头裂体碎裂的元神,苦苦支撑着,只要挨过了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时间,江帆缓过劲就没事了。

    最为郁闷的是双头裂体不断的呼唤江帆,希望江帆能从符咒世界中放出帮手,混沌神兽是最好的帮手,已经苏醒了,一醒来就饥饿,有青龙族人稍微喂食了些东西垫底,正在和其他神兽戏耍。

    已经进入成熟期的混沌神兽是可以对付战将了,哪知道双头裂体怎么呼唤,江帆都是没有反应,意识不清,根本不知外面发生的危机。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终于印堂发绿,浑身哆嗦面部扭曲,浑身都被汗水浸透的江帆忽然平静下来,印堂绿色消失,双头裂体顿时大喜,终于熬过艰难的十分钟。

    几秒中后,江帆睁开双眼,双头裂体急切唤道:“主人,这里一个战将和一个魔神主,小的快支撑不住了,您快让吃蛋出来对付战将吧!”

    江帆怔了怔,想起发生的事,看了看战将和骑着飞蜥魔兽的魔神主,皱皱眉,脑筋急转传音发出,让双头裂体兽赶紧撤离。

    双头裂体兽收到信息,立刻放心的钻入地下,江帆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位移消失。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283战将出现    “发作了?什么发作了?呃,怎么会中毒了!”盛凌云一楞,看了看江帆,发现印堂发绿,双眼紧闭,浑身哆嗦,面色扭曲十分痛苦,大吃一惊,想当然的惊呼道。

    “呃,不是中毒,是……哎呀,一时说不清楚,我们赶紧走!”双头裂体兽急切道,正待变身巨大卷起江帆走人。

    这时三辆符魔兽车已赶到,远远的便看到这边情况,尤其是地上死了几个人,还有双头裂体兽的奇特模样,十分惊讶,到了近前,三辆车子停下,下来几个人围住盛凌云,江帆和双头裂体兽。

    一个赶车的人看了看地上的死人,顿时面色一变,冲着盛凌云喝问道:“你们竟然杀了城主府的侍卫,你们是谁?”

    盛凌云心中一沉,刚才几个大汉竟是城主府的侍卫,这下似乎麻烦大了,看了看周围几个神色不善的人,一咬牙申辩道:“他们要对我不利,所以杀了他们!”

    双头裂体兽看了看几个陌生人,并不害怕,也没立刻跑,而是有些惊讶狐疑起来,感觉到一辆符魔兽车有人未出来,那人的气息有些熟悉,似乎以前应该在哪见过。

    “哦,有人杀了城主府的侍卫?怎么回事?”符魔兽车中的人听到了,顿时惊讶道,车辆一挑出来一个人,看了看盛凌云和地上的江帆,不认识,等看到双头裂体兽时却是怔住了。

    “哈哈,真是巧了,终于遇上了!”那人盯着双头裂体兽欣喜道。

    “秦大寿!”双头裂体兽一看那人顿时惊讶道,想起来了,正是当初刘茜带着大家进入符魔界便遇上的秦魔帝,被杀死的那个秦寿的父亲,这可是死对头啊。

    呃,有些麻烦,这家伙是魔神帝,现在主人分身元神中的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了,安全起见还是赶紧带着主人和盛凌云离开!

    双头裂体兽反应迅速,立刻分出两个双头裂体,变身巨大,卷起江帆和盛凌云嗖的飞向附近树林,同时双头裂体兽也没闲着,先发制人,爆射向秦魔帝,长大的身躯一甩狠狠砸去。

    呃,变得强大了!秦魔帝吃了一惊,急忙闪身逃开,轰的一声,符魔兽车被砸了个粉碎,更是大怒,还没找它算账竟是先动手了,手一挥喝道:“时间丝网!”空间法则被封,时间法则还能利用。

    双头裂体兽顿时被一张莹白色丝网给束缚住了,秦魔帝看了看两只双头裂体逃走的方向,冲着另外一辆符魔兽车打招呼道:“关老弟,请出来帮忙看着,我遇上仇人了,需要处理一下!”

    秦魔帝说完迅速取出一只飞鹰魔兽,接着骑上腾空而起追去,符魔兽车上立刻出来一个中年大汉,大喝道:“秦兄,需不需要帮忙?”这人也是一位魔神帝,否则秦魔帝也就不放心让他看着了。

    “不必了,帮着看住那只神兽即可!”远处空中传来秦魔帝声音,随即骑着飞鹰魔兽追进树林中消失,整个过程也就两秒钟的样子。

    双头裂体兽被时空丝网缚住,但仅仅是滞了滞,猛的催动兽丹,强大的能量暴涌,浑身一颤,砰的一声,时空丝网竟是被蹦断毁去。

    “咦,这只神兽还蛮厉害的嘛!”关魔帝吃了一惊,忙取出一只暗红色的软鞭一抖,软鞭暴涨成十几米长,幻出一片鞭影抽向双头裂体兽。

    双头裂体兽才挣脱时空丝网,一看一片鞭影袭来,急忙闪身躲闪,啪的一声响,还是被抽中了一鞭火星四射,力道奇大,双头裂体兽被抽的在空中翻滚一圈便稳住身形。

    噗……毕竟是极品符魔神器,威力不小,双头裂体兽顿时吃疼,大怒,脑袋扬起,照着关魔帝就喷出一口毒气狂暴涌去。

    关魔帝大吃一惊,急忙暴退,手一抬,手指上的一个莹白色戒指爆发出一道金光,顿时出现一道一尺厚十余米大的防护盾。

    嗤嗤……毒气一触道防护盾,顿时烟雾大作一片异响,防护盾瞬间被侵蚀崩溃,双头裂体兽一声嘶吼,体内七八根碗口粗大的藤蔓伸出暴窜而出。

    哧哧……符魔兽车下来的几个侍卫顿时被粗大的藤蔓给袭的脑袋暴碎而亡,符魔兽车也被抽的粉碎,当然也不会放过关魔帝,一根粗大的藤蔓狂暴的抽去。

    关魔帝大骇,没想到双头裂体兽喷出的雾气那么厉害,符魔神器的防御竟然不堪一击,更没想到双头裂体兽体内竟然伸出这么多的粗大藤蔓。

    “三重防御!”关魔帝大喝,急忙全力催动手中戒指,金光爆闪,三道一尺厚的防护盾将自己包围的严严实实。

    砰砰……粗大的藤蔓抽在防护盾上,一串爆响,防护盾顷刻崩溃瓦解,关魔帝的后背结结实实的被抽中,骨裂声发出,人顿时飞出,并噗的大口鲜血喷出,重伤了。

    幸好防护盾化解不少力道,不然要被抽的暴体而亡了,关魔帝飞出二十余米掉地上滚出七八圈,趴在地上又是连续吐了几口血,一脸惨白。

    关魔帝看着双头裂体兽,双眼中露出恐惧之色,拼命挣扎,却是爬不起来了,伤势太重,没想到双头裂体兽这么厉害,当然这是空间法则被封了,空间符技无法施展,实力上也被削弱不少。

    “小样,魔神帝就了不起嘛,照样灭了你!”双头裂体兽得意洋洋道,正待过去灭了关魔帝,忽然一道恐怖的气息出现,瞬间被锁定,顿时大骇,想也不想立刻钻入地下消失。

    轰……双头裂体兽才钻入地下,接着原处地面上出现爆响,山摇地动,一根粗大的金属链将地面砸出一个深达二十几米的大坑。

    接着一个五六十米高大的巨人徐徐落地,正是七战将之一,而战将肩膀上坐着个人,关魔帝费力的抬头看了看战将肩上的人,欣喜不已的叫道:“谢谢申神主大人的搭救!”

    “这是怎么回事?”战将肩上的申神主神色凝重的问道。

    “申神主,秦魔帝遇到仇人,在那个方向,您快去看看吧,估计秦魔帝会有危险!”关魔帝猛的想起什么,顾不得多解释,急忙指了指树林方向道,他与秦大寿的关系十分好。

    申神主皱皱眉,立刻命令战将飞向树林方向,关魔帝这才松了口气,忙取出一颗魔神丹塞入口中,很快精神为之一振,意念发出,取出一只飞狼魔兽爬山它的背上,飞狼魔兽立刻飞向城中。

    两只双头裂体卷着江帆和盛凌云飞出两百余里落在一山头山,其实并不惧怕秦魔帝,只是大路上,离着城中又近,免得生出意外,这才带着人撤入山中,觉得差不多了,便停下解决秦魔帝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