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凌云,你怎么这么不懂事?早知道当时就不该救你,让你被火烧死拉倒!”江帆火大的喝斥道,本来心情就不好,她还来搅合一下,真的很不高兴了。

    “不错,我的命是你救的,既然后悔了,那好,你现在就杀了我吧,要么就带我出去!”盛凌云凝视着江帆片刻,十分倔强道。

    盛凌云心中十分惊讶,这个蒙特使今天怎么了,以前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什么都顺着自己,现在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十分房反常的与自己唱反调,但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自然不会去多问。

    “你……告诉你吧,外面不是符神界,而是符魔界,现在符神界正和符魔界开战,你一个符神出去了,没活路的,只能白白送死!”江帆大怒,不过很快还是压住了火气,沉默了会,说道。

    想想盛凌云实在是个可怜的女人,遭受到那么大的打击,心理出现扭曲也属正常,还是迁就一下吧,怎不能真的放弃吧。

    “什么,外面是符魔界?……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一直都在符神界的蒙城地区待着的吗?”盛凌云惊愕,脑筋转了转迷惑道,符魔界的存在倒是听说了,但很陌生。

    江帆瞥了盛凌云一眼,叹了口气将局势简单的介绍了一遍,然后说道:“相比以前局势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符神好符魔神开战已经死伤了两百余万人了,局势很紧张,你还是在这待着吧!”

    “两界开战,再怎么乱都不关我你的事,江帆在哪?”盛凌云震惊了,好半晌才消化掉江帆的爆料,面色阴晴不定,沉思了会忽然道。

    “你找到江帆也没用的,江帆现在已经达到了符神王实力了,你根本就威胁不了他,而且他手下聚集了一大批高手,还是在这待着吧,等局势缓和了再说!”江帆想了想道。

    “江帆到了符神王境界了!不可能,不可能,我不相信,你撒谎!”盛凌云惊愕,接着叫嚷道,十分的不愿意相信。

    “你刚才说的什么符神界和符魔界开战是不是骗我的?你是不是就想着把我软禁在这?外面还其实还是在蒙城地区?”盛凌云忽然十分怀疑的盯着江帆喝问道。

    江帆顿时无语了,苦笑了笑没有作答,也懒得去争辩什么了,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这么想,那好,我马上带你出去,你看看就知道了!”

    “不过我现在这副样子出去很打眼,符神界正和符魔界开战,容易招来符魔神的关注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要易容了!”江帆看了看身上的蒙克族打扮说明道。

    江帆易容完毕,看了看盛凌云,她的衣着倒是没什么大问题,意念出带着盛凌云直接出了符咒世界,也懒得再去掩饰什么。

    盛凌云眼前一黑一眩晕,随即便眼前一亮,看了看周围陌生环境,心中既惊讶又狐疑了,之前的修炼场应该是在一个封印空间中的,瞬间就出来了?当初进入的时候挺复杂的。

    而且周围和最初进入修炼场的环境不一样了,嗯,估计是他的本领强大了,这里应该是修炼场的另一个出口吧,盛凌云想当然的问道:“这是蒙城地区哪里?”

    “进城就知道了!”江帆翻了翻白眼郁闷道,不愿多解释。

    江帆带着盛凌云来到大路上,看了看正好没人,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取出一辆符魔兽车,江帆上了车,看了看神情惊讶呆呆愣的盛凌云,催促道:“赶紧上来吧!”

    盛凌云这才缓过神来,急忙上车,没有进入车厢,而是和江帆并排坐在赶车的位置,奇道:“你这车子是从那里弄出来的?”

    “心情不好,不想解释!”江帆淡淡的答道,一甩手中的鞭子,符魔兽车立刻奔行。

    心情不好?盛凌云怔了怔,瞥了江帆一眼没在能说话,有些明白了,肯定是没留住自己不高兴了吧。

    一路无话,七八分钟后符魔兽车便进了城,盛凌云神色却是凝重了,她也现不对劲,一路上遇到不少人,这些人穿着明显的不是蒙克族人的服饰。

    而且看着城门不小,显然也不是蒙克族的蒙城,蒙克族除了蒙城,在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城了,好像真的不再蒙城地区了。

    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江帆赶着符魔兽车来到一档次较好的饭店门前,下车带着盛凌云进入,没选包厢,就坐在大厅中。

    江帆点了菜后,对左顾右盼的盛凌云道:“你注意听一下周围食客的谈话吧!”

    “不是吧,这里果然是符魔界啊!”盛凌云怔了怔,这才留心去听旁边一桌几个食客的谈话,很快面色难看郁闷道,几个食客正在谈论魔神主在大肆收购飞行魔兽和善于奔跑魔兽的事情。

    不一会饭菜上来了,江帆招呼着盛凌云吃饭,一边笑道:“怎么样,没骗你吧,吃晚饭,我陪你逛逛街,买点东西,你还是回到修炼场继续修炼吧,一鼓作气修炼到符神圣后期境界吧!”

    “你什么时候回符神界?江帆应该在符神界吧?”盛凌云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一边吃着一边想着心事,忽然问道。

    “我来符魔界有事要办,起码待个个把月吧,江帆在符神界,你找他的事以后再说,会修炼场安心修炼去吧!”江帆皱皱眉,答道。

    盛凌云没再做声,吃饭的度忽然加快了,两三分钟后放下碗筷起身道:“我吃好了,我去上个茅房!”江帆点点头,盛凌云找到饭店小二问了问便朝饭店后面走去。

    几分钟后,江帆也吃完了,稍微坐了会奇道:“咦,人怎么还没回来?”又等了几分钟坐不住了,起身问了问饭店小二朝后面茅房方向走去。

    江帆来到茅房前一看,茅房门开着的,里面没人,像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郁闷致死恼火道:“我靠,人跑了,这个凌云真混蛋,竟然骗我,真该打屁屁!”

    江帆急忙看了看旁边的饭店后门,跑出后门张望了下,人来人往的根本没看到盛凌云的影子,顿时急了,有些埋怨道:“双头,人都走了,你怎么也不吭一声?”

    “对不起主人,刚在小的在听别人聊天没注意,要是您打个招呼让小的盯住好了!”双头裂体兽先是歉意,接着有些小委屈讪讪道。

    “算了,也不怪你,赶紧找找人吧!”江帆叹了口气道,确实没让双头裂体兽盯着人,也没想到盛凌云会跑,真是大意了,有些焦急,要是人进入空间传送场,再找人就太难了。

    “主人,小的嗅到了盛凌云的气味了,是朝着左边方向去了!”双头裂体兽小鼻子耸动了几下,说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80又是一个麻烦    “主人,您怎么了,不是没事了吗?”双头裂体兽并不知道江帆分身面对符地发生的一切,见江帆在发呆,不解的问道。

    江帆将情况讲述一遍,双头裂体兽惊讶,想了想不在意道:“主人,只是将腐符尸气封印球植入您的分身元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就让分身在外面,找个地方去转悠就是!”

    “关系大了,神火不灭分身不能收,就无法随时使用了,领悟五行元素法则也无法进行了,腐符尸气封印球一天三次的发作,我这真身会感同身受,这岂不是天天受刑嘛!”江帆十分郁闷道。

    “呃,也是哦,这可怎么办?”双头裂体兽呆了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十分难过道,无法使用分身,耽搁修炼,双头倒是觉得无所谓,只是江帆要遭罪,心中很不舒服。

    “哎,我也不知道,至少暂时不知道怎么办!”江帆沮丧道。

    “主人,您说符天会帮着解除腐符尸气封印球吗?”双头裂体兽想了想问道。

    “符地说的有道理,应该是不会,符天其实也是在利用我而已,哪会真的帮助我,估计就是符天的手下中招,符天也不会为了它们而延迟恢复实力的!”江帆冷笑道。

    “那找符天帮忙压制住也不错啊!”双头裂体兽悻悻道。

    “这倒是可以,不过现在还不行,才与黑皮仆兽分开,就找它说这事,不太好,得过些时间,估计很快它也会找我的,那时再来提这个问题!”江帆想了想道。

    “那您的分身怎么安排?”双头裂体兽觉得有道理,问道。

    “只有找点事做做了,其他的做不了,收集一下符印打发时间还是可以的,也顺便找找符阳珠和符阴珠!”江帆想了想无奈道。

    不好两个一摸一样的人同时出现,江帆立刻易容,追上分身,找到空间传送场,几次传送来到露瑶洲的一个小城。

    江帆找到僻静无人之处,从符咒世界唤出黄富、赵辉、代杰、江小邪、蛮牛六兄弟等人,将情况说了说,又配给一百青龙族人,交代叮嘱一阵这才离去。

    虚无极已死,虚天子和两个符神主在西山洲,一心考虑与符魔界开战之事,基本无暇刻意顾及自己,距离这里有事十几万里,大家又是悄悄行事,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安全不是问题。

    江帆来到大宇洲与符魔界交界的一处镇子,唤出双头裂体兽道:“双头,我们去符魔界!”

    “主人,不是说在符神界待着吗,怎的要回符魔界?”双头裂体兽一边全速飞行一边不解的问道。

    “黑皮仆兽肯定要联系我的,符天估计也在符魔界,这样见面也快些,到时去见符天也方便些!”江帆答道,一边思考着见到黑皮仆兽怎么说被符地植入腐符尸气封印球之事。

    江帆心中其实挺急切的,恨不得黑皮仆兽能马上联系自己,可不想遭受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折磨,符地那家伙说的轻飘飘,什么狗屁有点痛苦,估计是相当的痛苦。

    双头裂体兽一路飞行,江帆也终于想到了说辞,不过还是没等到黑皮仆兽的信息,十分郁闷,只得耐着性子,几个小时后终于来到符魔界的一个镇子。

    “主人,已经到了符魔界了,接下来该去哪?”双头裂体兽问道。

    “不能深入符魔界太多,什么时候黑皮仆兽来了,我们都是刚到,这样吧,随便找个城市转悠吧!”江帆想了想道。

    双头裂体兽应下,飞了一会来到一座中等城市郊外的一片树林落下,江帆穿过树林就往大路上去,双头裂体兽依旧钻入江帆腰际缠上待着。

    眼看还有几十米就要上通往城中的大路了,忽然江帆怔了怔眉头皱起,郁闷道:“我靠,不会吧,这个时候要出关啊!”符咒世界一山洞中的盛凌云完成修炼了,正在拼命攻击洞口的封印禁制。

    “哎,这段时间疏忽了,忘了看看她的情况,这还没到一个月啊,就提前完成修炼了,现在哪有心思应付她,又来一个麻烦,真是!”江帆悻悻道,也有些佩服盛凌云的资质不错。

    江帆无奈,只得进入符咒时间来到山洞前,只见洞口的封印禁制在盛凌云的攻击下,不断的发出砰砰爆响摇晃着。

    江帆强大精神,略一沉吟易容成原来在蒙克族族长特使的面貌,挥手撤出洞口的封印禁制,顿时盛凌云冲了出来,看了看江帆不悦道:“蒙特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把出口封起来了?”

    “凌云啊,那是为了避免你被打扰,真是恭喜啊,终于达到了符神圣境界了!”江帆打了个哈哈笑道。

    “那还得谢谢你了,没有你的成全我没有现在的成就!”盛凌云虽然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客气道。

    “没事,为美女效劳我乐意,饿了吧,走,我带你出吃好东西!”江帆笑道。

    “我不饿,也不想吃,外面什么情况了,早点带我出去吧,我要找那个该死的混蛋江帆报仇!”盛凌云摇摇头恨恨道。

    我靠,还记着找我报仇!江帆顿时脑袋一眩晕,险些摔倒,郁闷致死,面色有些难看道:“凌云啊,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报仇报仇的?其实你那事不能都责怪江帆!”

    “咦,蒙特使,当时是你建议我强大了实力再找江帆报仇的,现在怎么这么说了?”盛凌云怔了怔奇道。

    “凌云,此一时彼一时,都这么久了,该是放下本就不应该有的所谓仇恨了,不要再固执了!”江帆一时语塞,顿了顿叹道,真的没那时的耐心去做思想工作了。

    “你到底站在那一边?”盛凌云顿时面色拉下来了,十分不快的质问道。

    “我那一边都不站,我站在道理的一边!”江帆严肃的答道。

    “你什么意思,你就是说我不讲理了?是我不对了?”盛凌云顿时有些激动道。

    “我实话实说,你确实有些不讲理,有些不对!”江帆郑重道。

    “你……好,那请你带我离开这里!”盛凌云气结,不过很快淡定下来,冷若冰霜的要求道。

    “你还要去找江帆报仇?”江帆眉头皱起不悦的问道。

    “废话,赶紧的带我出去,你对我的帮助我会记在心里的,只要我活着,一定报答,要是死了,只能说抱歉了!”盛凌云冷冷道,此时找江帆的心思十分迫切,也充满信心,毕竟实力强大了太多。

    “你知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吗?外面很乱很乱,你出去就是死!”江帆有些恼火的严厉警告道。

    “那不用你操心,死了拉倒,赶紧带我出去!”盛凌云十分不满江帆的语气,变得强硬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