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主人,您怎么了,不是没事了吗?”双头裂体兽并不知道江帆分身面对符地发生的一切,见江帆在发呆,不解的问道。

    江帆将情况讲述一遍,双头裂体兽惊讶,想了想不在意道:“主人,只是将腐符尸气封印球植入您的分身元神,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就让分身在外面,找个地方去转悠就是!”

    “关系大了,神火不灭分身不能收,就无法随时使用了,领悟五行元素法则也无法进行了,腐符尸气封印球一天三次的发作,我这真身会感同身受,这岂不是天天受刑嘛!”江帆十分郁闷道。

    “呃,也是哦,这可怎么办?”双头裂体兽呆了呆,意识到问题的严重,十分难过道,无法使用分身,耽搁修炼,双头倒是觉得无所谓,只是江帆要遭罪,心中很不舒服。

    “哎,我也不知道,至少暂时不知道怎么办!”江帆沮丧道。

    “主人,您说符天会帮着解除腐符尸气封印球吗?”双头裂体兽想了想问道。

    “符地说的有道理,应该是不会,符天其实也是在利用我而已,哪会真的帮助我,估计就是符天的手下中招,符天也不会为了它们而延迟恢复实力的!”江帆冷笑道。

    “那找符天帮忙压制住也不错啊!”双头裂体兽悻悻道。

    “这倒是可以,不过现在还不行,才与黑皮仆兽分开,就找它说这事,不太好,得过些时间,估计很快它也会找我的,那时再来提这个问题!”江帆想了想道。

    “那您的分身怎么安排?”双头裂体兽觉得有道理,问道。

    “只有找点事做做了,其他的做不了,收集一下符印打发时间还是可以的,也顺便找找符阳珠和符阴珠!”江帆想了想无奈道。

    不好两个一摸一样的人同时出现,江帆立刻易容,追上分身,找到空间传送场,几次传送来到露瑶洲的一个小城。

    江帆找到僻静无人之处,从符咒世界唤出黄富、赵辉、代杰、江小邪、蛮牛六兄弟等人,将情况说了说,又配给一百青龙族人,交代叮嘱一阵这才离去。

    虚无极已死,虚天子和两个符神主在西山洲,一心考虑与符魔界开战之事,基本无暇刻意顾及自己,距离这里有事十几万里,大家又是悄悄行事,也想不到会在这里出现,安全不是问题。

    江帆来到大宇洲与符魔界交界的一处镇子,唤出双头裂体兽道:“双头,我们去符魔界!”

    “主人,不是说在符神界待着吗,怎的要回符魔界?”双头裂体兽一边全速飞行一边不解的问道。

    “黑皮仆兽肯定要联系我的,符天估计也在符魔界,这样见面也快些,到时去见符天也方便些!”江帆答道,一边思考着见到黑皮仆兽怎么说被符地植入腐符尸气封印球之事。

    江帆心中其实挺急切的,恨不得黑皮仆兽能马上联系自己,可不想遭受腐符尸气封印球发作的折磨,符地那家伙说的轻飘飘,什么狗屁有点痛苦,估计是相当的痛苦。

    双头裂体兽一路飞行,江帆也终于想到了说辞,不过还是没等到黑皮仆兽的信息,十分郁闷,只得耐着性子,几个小时后终于来到符魔界的一个镇子。

    “主人,已经到了符魔界了,接下来该去哪?”双头裂体兽问道。

    “不能深入符魔界太多,什么时候黑皮仆兽来了,我们都是刚到,这样吧,随便找个城市转悠吧!”江帆想了想道。

    双头裂体兽应下,飞了一会来到一座中等城市郊外的一片树林落下,江帆穿过树林就往大路上去,双头裂体兽依旧钻入江帆腰际缠上待着。

    眼看还有几十米就要上通往城中的大路了,忽然江帆怔了怔眉头皱起,郁闷道:“我靠,不会吧,这个时候要出关啊!”符咒世界一山洞中的盛凌云完成修炼了,正在拼命攻击洞口的封印禁制。

    “哎,这段时间疏忽了,忘了看看她的情况,这还没到一个月啊,就提前完成修炼了,现在哪有心思应付她,又来一个麻烦,真是!”江帆悻悻道,也有些佩服盛凌云的资质不错。

    江帆无奈,只得进入符咒时间来到山洞前,只见洞口的封印禁制在盛凌云的攻击下,不断的发出砰砰爆响摇晃着。

    江帆强大精神,略一沉吟易容成原来在蒙克族族长特使的面貌,挥手撤出洞口的封印禁制,顿时盛凌云冲了出来,看了看江帆不悦道:“蒙特使,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还把出口封起来了?”

    “凌云啊,那是为了避免你被打扰,真是恭喜啊,终于达到了符神圣境界了!”江帆打了个哈哈笑道。

    “那还得谢谢你了,没有你的成全我没有现在的成就!”盛凌云虽然不满,但也没多说什么,客气道。

    “没事,为美女效劳我乐意,饿了吧,走,我带你出吃好东西!”江帆笑道。

    “我不饿,也不想吃,外面什么情况了,早点带我出去吧,我要找那个该死的混蛋江帆报仇!”盛凌云摇摇头恨恨道。

    我靠,还记着找我报仇!江帆顿时脑袋一眩晕,险些摔倒,郁闷致死,面色有些难看道:“凌云啊,都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报仇报仇的?其实你那事不能都责怪江帆!”

    “咦,蒙特使,当时是你建议我强大了实力再找江帆报仇的,现在怎么这么说了?”盛凌云怔了怔奇道。

    “凌云,此一时彼一时,都这么久了,该是放下本就不应该有的所谓仇恨了,不要再固执了!”江帆一时语塞,顿了顿叹道,真的没那时的耐心去做思想工作了。

    “你到底站在那一边?”盛凌云顿时面色拉下来了,十分不快的质问道。

    “我那一边都不站,我站在道理的一边!”江帆严肃的答道。

    “你什么意思,你就是说我不讲理了?是我不对了?”盛凌云顿时有些激动道。

    “我实话实说,你确实有些不讲理,有些不对!”江帆郑重道。

    “你……好,那请你带我离开这里!”盛凌云气结,不过很快淡定下来,冷若冰霜的要求道。

    “你还要去找江帆报仇?”江帆眉头皱起不悦的问道。

    “废话,赶紧的带我出去,你对我的帮助我会记在心里的,只要我活着,一定报答,要是死了,只能说抱歉了!”盛凌云冷冷道,此时找江帆的心思十分迫切,也充满信心,毕竟实力强大了太多。

    “你知道外面现在什么情况吗?外面很乱很乱,你出去就是死!”江帆有些恼火的严厉警告道。

    “那不用你操心,死了拉倒,赶紧带我出去!”盛凌云十分不满江帆的语气,变得强硬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279被定位了    江帆分身站在那了会呆,正待唤出符咒世界中的真身离去,忽然符地又出现在面前,把江帆分身吓一跳,符地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紧盯着江帆分身,上下打量着。

    “呃,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说吧!”江帆分身被看得心中毛,忍不住问道。

    “江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个分身在这骗我,立刻把真身给我喊来,不然我立刻到那个溶洞中去,把你的手下全部灭了!”符地硕大的眼睛一瞪凶狠的道。

    我靠,异形虫还真是事无巨细,连这个也和符地说了!江帆分身郁闷,同时脑筋急转,符地看出来了?不应该啊,一定是诈我,绝对不能承认。

    “你这么强大,难道连我是真身还是分身都看不出来?不至于吧!”江帆分身故作惊讶道。

    “符天是我的仇人,我们联手对付敌人,是统一战线上的,是自己人,连符天的绝密信息告诉你了,还有使用分身骗你的必要吗?”接着江帆分身不悦道。

    “呵呵,跟你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符地怔了怔,觉得似乎有道理,脑筋转了转打了个哈哈笑道。

    符地确实没看出面前的江帆是分身,只是异形虫提到了,心生警惕,刚才被江帆提供的信息给搅乱了心情,一时忘了这事,一离开便想起来,故此回头再看看。

    虽然没看出来,但符地心中依旧有些怀疑,异形虫可是将江帆的分身的厉害吹得神乎其神,不过不好承认自己看不出来真假,那样太没面子。

    “江帆,刚才走的匆忙,忘了件事,你要想办法给我查查符天的下落,查到了立刻告诉我!”符地要求道。

    “好,我会尽全力的!”江帆分身信誓旦旦的应下,接着有些不解道:“怎么,知道了符天的下落你要直接对付符天?”

    “符天是很难找的,但还是要尽快找到,因此我得助理一臂之力!”符地不答,而是阴笑道。

    “助我一臂之力?什么意思?”江帆分身一愣不解道。

    符地坏笑了笑,一指伸出,闪出一道绿色光芒,一个蚕豆大小的绿色球出现,接着符地的那颗露在外面的獠牙尖端忽然渗出一滴莹白色露珠,露珠徐徐飞出落在绿色小球上。

    小球立刻吸收了莹白色露珠,小球迅的也变成莹白色了,江帆分身看得迷惑,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符地忽然手指一弹,嗖的一下,莹白色小球瞬间射入江帆的眉心,度太快,距离太近,江帆根本来不及反应,莹白色小球瞬间进入元神。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对我做什么了?”江帆分身大吃一惊,厉声质问道。

    “我在你的元神中植入了一颗腐符尸气封印球,每天作三次,时间不长,每次持续十分钟,有些痛苦,但不致命,除非是我要你死!”符地阴险的笑道。

    “你,你混蛋,我们联手合作,你竟然害我,你……!”江帆分身大怒,气愤难当的骂道。

    “住口,你记住了,我们不是联手合作,你是我的仆人,你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效力,当然也顺便帮你报仇!”符地冷笑着打断纠正道。

    “你……!”江帆分身气结,险些晕倒,这个符地太卑鄙无耻了,竟然用这种手段来控制自己,还说符天多疑,这家伙比符天更多疑!

    “刚才我说助你一臂之力,这也是给你植入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一个因素,符天看重你,要你给他做事,这很好,你联系黑皮仆兽,要求符天给你解决,这样你就能见到符天了!”符地又道。

    “五天,五天后腐符尸气封印球的每天作三次的设置便失效,会全天候的作,因此你要在五天之内见到符天,想尽办法要求黑皮仆兽引见!”符地提醒道。

    “那要是符天不见我不管呢,我岂不是会死?还怎么做事?”江帆分身虽然愤怒之极,但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再怎么愤怒也没用,愤愤的反问道。

    江帆心中并不害怕,这是神火不灭分身,不是真身,这种手段无效,更是暗暗庆幸不已,幸好是用了神火不灭分身,要是真身的话,可就麻烦了。

    “呵呵,这个你放心,符天那家伙真要不管,我会给你解决的,不会让你死的,而且就是我一时没处理,你也不会死,只是受罪罢了,何况我还没想让你死呢!”符地笑道。

    “我想符天不会真的给你解除这种腐符尸气封印球,应该会设法压制住暂时不让作,不影响你找符阳珠和符阴珠!”符地又道。

    “符天不给我解除,只是压制,为什么?”江帆分身一愣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符天真要解除腐符尸气封印球,消耗会很大的,他要恢复实力就得延迟好几天了,我想他应该很迫切的尽快恢复实力,因此只会给你压制住!”符地答道。

    “那也不一定吧,符天或许为了拉拢我就帮着解除了呢,不就延迟几天嘛,符天那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这几天?”江帆分身皱皱眉,脑筋转了转提出异议。

    “呵呵,真要那样就更好了,只要腐符尸气封印球一解除,我会立刻知道的!”符地怔了怔,期待道。

    “这么说腐符尸气封印球在我你的元神中,你就能随时的监视我了?”江帆分身顿时郁闷致死,忽想起一个问题,忐忑的问道。

    “不是监视,只是一种定位,我能随时感应到你在什么方位,就可以及时的找到你!”符地也不隐瞒道,说开了也是种威慑,到底还是不信江帆,除非江帆下元神死咒,否则不会完全信任。

    “不过这腐符尸气封印球怎么进入你的元神,你得想好说辞,不要让符天起疑,以你的聪明,我相信你能想到说法的!”符地又告诫道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江帆分身十分无奈道,我靠,被定位了,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好了,你抓紧做事吧,等大功告成了,会给你赏赐的!”符地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道,符地十分的惬意,觉得完全控制了江帆。

    至于眼前的江帆是不是分身,腐符尸气封印球进入元神,就感受到了那种元神的真切环境,便有答案了,这就是真身,符地并不知道神火不灭分身的神奇。

    江帆分身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符地出一串的大笑消失不见,江帆分身想了想等了会,确定符地不会再返回,不过谨慎起见还是先行离去。

    十分钟后,江帆从符咒世界出来,双眉紧锁,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分身是无法再收回了,否则符地会察觉到,肯定又要起疑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