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分身站在那了会呆,正待唤出符咒世界中的真身离去,忽然符地又出现在面前,把江帆分身吓一跳,符地也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紧盯着江帆分身,上下打量着。

    “呃,你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话就说吧!”江帆分身被看得心中毛,忍不住问道。

    “江帆,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个分身在这骗我,立刻把真身给我喊来,不然我立刻到那个溶洞中去,把你的手下全部灭了!”符地硕大的眼睛一瞪凶狠的道。

    我靠,异形虫还真是事无巨细,连这个也和符地说了!江帆分身郁闷,同时脑筋急转,符地看出来了?不应该啊,一定是诈我,绝对不能承认。

    “你这么强大,难道连我是真身还是分身都看不出来?不至于吧!”江帆分身故作惊讶道。

    “符天是我的仇人,我们联手对付敌人,是统一战线上的,是自己人,连符天的绝密信息告诉你了,还有使用分身骗你的必要吗?”接着江帆分身不悦道。

    “呵呵,跟你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而已!”符地怔了怔,觉得似乎有道理,脑筋转了转打了个哈哈笑道。

    符地确实没看出面前的江帆是分身,只是异形虫提到了,心生警惕,刚才被江帆提供的信息给搅乱了心情,一时忘了这事,一离开便想起来,故此回头再看看。

    虽然没看出来,但符地心中依旧有些怀疑,异形虫可是将江帆的分身的厉害吹得神乎其神,不过不好承认自己看不出来真假,那样太没面子。

    “江帆,刚才走的匆忙,忘了件事,你要想办法给我查查符天的下落,查到了立刻告诉我!”符地要求道。

    “好,我会尽全力的!”江帆分身信誓旦旦的应下,接着有些不解道:“怎么,知道了符天的下落你要直接对付符天?”

    “符天是很难找的,但还是要尽快找到,因此我得助理一臂之力!”符地不答,而是阴笑道。

    “助我一臂之力?什么意思?”江帆分身一愣不解道。

    符地坏笑了笑,一指伸出,闪出一道绿色光芒,一个蚕豆大小的绿色球出现,接着符地的那颗露在外面的獠牙尖端忽然渗出一滴莹白色露珠,露珠徐徐飞出落在绿色小球上。

    小球立刻吸收了莹白色露珠,小球迅的也变成莹白色了,江帆分身看得迷惑,问道:“这是要做什么?”

    符地忽然手指一弹,嗖的一下,莹白色小球瞬间射入江帆的眉心,度太快,距离太近,江帆根本来不及反应,莹白色小球瞬间进入元神。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对我做什么了?”江帆分身大吃一惊,厉声质问道。

    “我在你的元神中植入了一颗腐符尸气封印球,每天作三次,时间不长,每次持续十分钟,有些痛苦,但不致命,除非是我要你死!”符地阴险的笑道。

    “你,你混蛋,我们联手合作,你竟然害我,你……!”江帆分身大怒,气愤难当的骂道。

    “住口,你记住了,我们不是联手合作,你是我的仆人,你做的一切都是在为我效力,当然也顺便帮你报仇!”符地冷笑着打断纠正道。

    “你……!”江帆分身气结,险些晕倒,这个符地太卑鄙无耻了,竟然用这种手段来控制自己,还说符天多疑,这家伙比符天更多疑!

    “刚才我说助你一臂之力,这也是给你植入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一个因素,符天看重你,要你给他做事,这很好,你联系黑皮仆兽,要求符天给你解决,这样你就能见到符天了!”符地又道。

    “五天,五天后腐符尸气封印球的每天作三次的设置便失效,会全天候的作,因此你要在五天之内见到符天,想尽办法要求黑皮仆兽引见!”符地提醒道。

    “那要是符天不见我不管呢,我岂不是会死?还怎么做事?”江帆分身虽然愤怒之极,但还是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毕竟再怎么愤怒也没用,愤愤的反问道。

    江帆心中并不害怕,这是神火不灭分身,不是真身,这种手段无效,更是暗暗庆幸不已,幸好是用了神火不灭分身,要是真身的话,可就麻烦了。

    “呵呵,这个你放心,符天那家伙真要不管,我会给你解决的,不会让你死的,而且就是我一时没处理,你也不会死,只是受罪罢了,何况我还没想让你死呢!”符地笑道。

    “我想符天不会真的给你解除这种腐符尸气封印球,应该会设法压制住暂时不让作,不影响你找符阳珠和符阴珠!”符地又道。

    “符天不给我解除,只是压制,为什么?”江帆分身一愣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符天真要解除腐符尸气封印球,消耗会很大的,他要恢复实力就得延迟好几天了,我想他应该很迫切的尽快恢复实力,因此只会给你压制住!”符地答道。

    “那也不一定吧,符天或许为了拉拢我就帮着解除了呢,不就延迟几天嘛,符天那么多年都等了,还在乎这几天?”江帆分身皱皱眉,脑筋转了转提出异议。

    “呵呵,真要那样就更好了,只要腐符尸气封印球一解除,我会立刻知道的!”符地怔了怔,期待道。

    “这么说腐符尸气封印球在我你的元神中,你就能随时的监视我了?”江帆分身顿时郁闷致死,忽想起一个问题,忐忑的问道。

    “不是监视,只是一种定位,我能随时感应到你在什么方位,就可以及时的找到你!”符地也不隐瞒道,说开了也是种威慑,到底还是不信江帆,除非江帆下元神死咒,否则不会完全信任。

    “不过这腐符尸气封印球怎么进入你的元神,你得想好说辞,不要让符天起疑,以你的聪明,我相信你能想到说法的!”符地又告诫道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江帆分身十分无奈道,我靠,被定位了,这可是个不小的麻烦。

    “好了,你抓紧做事吧,等大功告成了,会给你赏赐的!”符地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态道,符地十分的惬意,觉得完全控制了江帆。

    至于眼前的江帆是不是分身,腐符尸气封印球进入元神,就感受到了那种元神的真切环境,便有答案了,这就是真身,符地并不知道神火不灭分身的神奇。

    江帆分身面无表情的点点头,符地出一串的大笑消失不见,江帆分身想了想等了会,确定符地不会再返回,不过谨慎起见还是先行离去。

    十分钟后,江帆从符咒世界出来,双眉紧锁,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分身是无法再收回了,否则符地会察觉到,肯定又要起疑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278符地害怕什么?    >

    “什么,你把魔虫王给了虚无极那个家伙了?之前你怎么没和我说这事?你是在骗我的吧!”符地惊讶,脑筋急转,眼中闪动凶狠的绿光喝道。

    “呃,那是四五天前的事了,也是帮助我兄弟虚无极得到符天神印其中的一个小环节,什么金色的鼎、巨神族的牙齿、亡灵之卵等等,这里面很多事呢,都要和你说个详细?”江帆辩解道。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退一步说就算我骗你,魔虫王在我手中捂着有什么作用?根本没必要嘛!”江帆又振振有词道。

    “那混沌神兽呢?”符地怔了怔,想了想没在纠缠,问道,觉得有道理,魔虫王在江帆手中却是没用处,而且魔虫王一旦出来便会立刻被异形虫感应到,应该不会为这事惹自己不高兴。

    “这就是我正要向你汇报的情况之一呢,混沌神兽索要,故此被黑皮仆兽拿去了!”江帆松了口气,这第一关算是揭过,神情淡定的答道。

    “什么,混沌神兽被黑皮仆兽拿去了!混蛋,该死!”符地顿时跳了起来,大怒的骂道,抬手一道绿色光芒发出,砰的一声,速度太快,江帆来不及反应便被击飞,噗的一声大口鲜血喷出。

    “你怎么动手打人,你太令人失望了!”江帆摔倒在地滚出老远,哼哼几声费力的爬起,怒喝道。

    “失望?对,你太令我失望了,混沌神兽你早就应该上交给我才对,竟然隐瞒不交,你这种仆人我不需要了!”符地狞笑道,走向江帆,一只手虚空的朝着江帆抓去,似乎要下死手了。

    “符地,我把混沌神兽给黑皮仆兽可是为了你!”江帆大吃一惊,急忙叫道。

    “为了我?你把混沌神兽交给了黑皮仆兽还是为了我?你在胡说八道,你该死!”符地怔了怔,虚抓的手停下,但很快恶狠狠道,手继续抓去,显然不信。

    “我靠,你怎么这么笨?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你都不懂?”江帆质问道。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你什么意思,那你说说,要是说不服我,我让你生不如死!”符地皱皱眉,想了想喝道,虚抓的手放下,暂时不动手了,对他来说要杀江帆轻而易举可以随时动手。

    “混沌神兽的事黑皮仆兽早就知道了,这点异形虫可以作证!”江帆道。

    “嗯,这个我知道,你捡重点说!”符地点点头道。

    “符天复活后,黑皮仆兽找到我,说是符天那家伙要我交出,是我对符天表示忠心的机会,我觉得是个取信符天狗贼的很好机会,便把混沌神兽交给黑皮仆兽!”江帆胡扯道。

    “这不,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你看这个项链!”江帆接着又道,并从脖子上摘下眩晕封印项链扔向符地,要引开符地的注意力,免得他追寻字眼发现破绽挑漏洞。

    符地接住眩晕封印项链,顿时被吸引了,诧异的问道:“好强大的封印禁制,这里面含有灵魂精血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这便是换取到了符天的信任,这个是符天让黑皮仆兽转交给我的眩晕封印项链,专门克制符天的手下七战将用的,七战将便无法对我构成威胁了!”江帆答道。

    “克制七战将用的,这是为什么?七战将不是被人形骷髅虫控制了吗?”符地愕然,迷惑的问道。

    “我说过,我和黑皮仆兽的关系很好,黑皮仆兽果然向符天推荐了我,符天要我给他办事,因此为了办事方便,便给我这个眩晕封印项链!”江帆解释道。

    “符天让你办事?办什么事?详细的说说!”符地顿时大感兴趣,追问道。

    “符天也在让我找符阳珠和符阴珠!”江帆爆料道。

    “什么,符天让你找符阳珠和符阴珠!……这该死的符天反应好快啊!”符地大吃一惊,呆滞了几秒钟后双眉紧皱郁闷的叹道。

    “你放心,我与符天有仇,找到符阳珠和符阴珠肯定是交给你!”江帆忙信誓旦旦道。

    “嗯,很好!”符地听得满意的点头。

    “明天,应该是明天,空间兽就要出来了,黑皮仆兽会带着婴灵、符妖、二怪、六盅,联手人形骷髅虫去对付空间兽!”江帆透露道。

    “呃,符天竟然与人形骷髅虫联手了!”符地怔了怔有些惊讶,随即不以为然道:“联手也无所谓,人形骷髅虫翻不出什么大浪!”

    “那你去不去杀黑皮仆兽它们?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江帆试探的问道。

    “不,这次不能去杀黑皮仆兽,空间兽与我也不对对付,就让它们安安心心的对付空间兽!”符地想了想摇头道。

    “还得到什么情报?”符地问道。

    “倒是有个情报,不过与你没关系,是我套话问出来的!”江帆略一沉吟道。

    “快说说是什么?”符地忙问道,只要是符天那边的情况,他都感兴趣。

    “这个情报很奇怪,黑皮仆兽说等符天对付完了你,灭了异形虫,解决了空间兽,就要将所有的符神和符魔神变成奴隶苦力!”江帆道,觉得符地或许能知道其中的情况。

    “哦,要将所有的符神和符魔神变成奴隶苦力!这是为什么?符天疯了吗?”符地惊愕,一时神色变得迷惑起来。

    “你也不知道符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江帆见符地的神情顿时大失所望,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你对符天应该是比较了解的吧,想想符天这么做对他会有什么好处,需要那么多人做苦力,是做什么东西呢,还是要得到什么?”江帆又提醒帮助符地思考的说道。

    “做什么东西,得到什么……难倒是……不能吧,应该不可能吧!”符地口中难拿喃喃自语着思索着,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什么,面色大变,眼中透出一丝恐惧之意。

    “什么不可能?你想到什么了?”江帆十分惊讶符地的表情,急忙问道。

    “要是不可能符天这么做就没任何意义了,难道是未雨绸缪以防万一?如果要是真的成为可能,我该怎么办?”符地似乎没听到江帆的问话,还是在自语思索着,神情显得焦虑起来,

    “你到底想到什么了,什么该怎么办?说来听听,我或许能帮你分析分析的!”江帆郁闷,再次说道,这次把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符地的思绪被江帆成功的打断,符地瞥了江帆一眼阴沉着脸斥道:“闭嘴,不是你该问的别问!”接着一闪身消失了。

    “我靠,不是吧,这就走了?”江帆愕然,四处瞅了瞅,皱着眉迷惑道:“符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的不正常,似乎很害怕,符地害怕什么?”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