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什么,你把魔虫王给了虚无极那个家伙了?之前你怎么没和我说这事?你是在骗我的吧!”符地惊讶,脑筋急转,眼中闪动凶狠的绿光喝道。

    “呃,那是四五天前的事了,也是帮助我兄弟虚无极得到符天神印其中的一个小环节,什么金色的鼎、巨神族的牙齿、亡灵之卵等等,这里面很多事呢,都要和你说个详细?”江帆辩解道。

    “我骗你有什么好处?退一步说就算我骗你,魔虫王在我手中捂着有什么作用?根本没必要嘛!”江帆又振振有词道。

    “那混沌神兽呢?”符地怔了怔,想了想没在纠缠,问道,觉得有道理,魔虫王在江帆手中却是没用处,而且魔虫王一旦出来便会立刻被异形虫感应到,应该不会为这事惹自己不高兴。

    “这就是我正要向你汇报的情况之一呢,混沌神兽索要,故此被黑皮仆兽拿去了!”江帆松了口气,这第一关算是揭过,神情淡定的答道。

    “什么,混沌神兽被黑皮仆兽拿去了!混蛋,该死!”符地顿时跳了起来,大怒的骂道,抬手一道绿色光芒发出,砰的一声,速度太快,江帆来不及反应便被击飞,噗的一声大口鲜血喷出。

    “你怎么动手打人,你太令人失望了!”江帆摔倒在地滚出老远,哼哼几声费力的爬起,怒喝道。

    “失望?对,你太令我失望了,混沌神兽你早就应该上交给我才对,竟然隐瞒不交,你这种仆人我不需要了!”符地狞笑道,走向江帆,一只手虚空的朝着江帆抓去,似乎要下死手了。

    “符地,我把混沌神兽给黑皮仆兽可是为了你!”江帆大吃一惊,急忙叫道。

    “为了我?你把混沌神兽交给了黑皮仆兽还是为了我?你在胡说八道,你该死!”符地怔了怔,虚抓的手停下,但很快恶狠狠道,手继续抓去,显然不信。

    “我靠,你怎么这么笨?预先取之必先予之,这个道理你都不懂?”江帆质问道。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你什么意思,那你说说,要是说不服我,我让你生不如死!”符地皱皱眉,想了想喝道,虚抓的手放下,暂时不动手了,对他来说要杀江帆轻而易举可以随时动手。

    “混沌神兽的事黑皮仆兽早就知道了,这点异形虫可以作证!”江帆道。

    “嗯,这个我知道,你捡重点说!”符地点点头道。

    “符天复活后,黑皮仆兽找到我,说是符天那家伙要我交出,是我对符天表示忠心的机会,我觉得是个取信符天狗贼的很好机会,便把混沌神兽交给黑皮仆兽!”江帆胡扯道。

    “这不,我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你看这个项链!”江帆接着又道,并从脖子上摘下眩晕封印项链扔向符地,要引开符地的注意力,免得他追寻字眼发现破绽挑漏洞。

    符地接住眩晕封印项链,顿时被吸引了,诧异的问道:“好强大的封印禁制,这里面含有灵魂精血的气息,这是怎么回事?”

    “这便是换取到了符天的信任,这个是符天让黑皮仆兽转交给我的眩晕封印项链,专门克制符天的手下七战将用的,七战将便无法对我构成威胁了!”江帆答道。

    “克制七战将用的,这是为什么?七战将不是被人形骷髅虫控制了吗?”符地愕然,迷惑的问道。

    “我说过,我和黑皮仆兽的关系很好,黑皮仆兽果然向符天推荐了我,符天要我给他办事,因此为了办事方便,便给我这个眩晕封印项链!”江帆解释道。

    “符天让你办事?办什么事?详细的说说!”符地顿时大感兴趣,追问道。

    “符天也在让我找符阳珠和符阴珠!”江帆爆料道。

    “什么,符天让你找符阳珠和符阴珠!……这该死的符天反应好快啊!”符地大吃一惊,呆滞了几秒钟后双眉紧皱郁闷的叹道。

    “你放心,我与符天有仇,找到符阳珠和符阴珠肯定是交给你!”江帆忙信誓旦旦道。

    “嗯,很好!”符地听得满意的点头。

    “明天,应该是明天,空间兽就要出来了,黑皮仆兽会带着婴灵、符妖、二怪、六盅,联手人形骷髅虫去对付空间兽!”江帆透露道。

    “呃,符天竟然与人形骷髅虫联手了!”符地怔了怔有些惊讶,随即不以为然道:“联手也无所谓,人形骷髅虫翻不出什么大浪!”

    “那你去不去杀黑皮仆兽它们?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江帆试探的问道。

    “不,这次不能去杀黑皮仆兽,空间兽与我也不对对付,就让它们安安心心的对付空间兽!”符地想了想摇头道。

    “还得到什么情报?”符地问道。

    “倒是有个情报,不过与你没关系,是我套话问出来的!”江帆略一沉吟道。

    “快说说是什么?”符地忙问道,只要是符天那边的情况,他都感兴趣。

    “这个情报很奇怪,黑皮仆兽说等符天对付完了你,灭了异形虫,解决了空间兽,就要将所有的符神和符魔神变成奴隶苦力!”江帆道,觉得符地或许能知道其中的情况。

    “哦,要将所有的符神和符魔神变成奴隶苦力!这是为什么?符天疯了吗?”符地惊愕,一时神色变得迷惑起来。

    “你也不知道符天为什么要这么做吗?”江帆见符地的神情顿时大失所望,但还是不甘心的问道。

    “你对符天应该是比较了解的吧,想想符天这么做对他会有什么好处,需要那么多人做苦力,是做什么东西呢,还是要得到什么?”江帆又提醒帮助符地思考的说道。

    “做什么东西,得到什么……难倒是……不能吧,应该不可能吧!”符地口中难拿喃喃自语着思索着,忽然心中一动想到什么,面色大变,眼中透出一丝恐惧之意。

    “什么不可能?你想到什么了?”江帆十分惊讶符地的表情,急忙问道。

    “要是不可能符天这么做就没任何意义了,难道是未雨绸缪以防万一?如果要是真的成为可能,我该怎么办?”符地似乎没听到江帆的问话,还是在自语思索着,神情显得焦虑起来,

    “你到底想到什么了,什么该怎么办?说来听听,我或许能帮你分析分析的!”江帆郁闷,再次说道,这次把说话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符地的思绪被江帆成功的打断,符地瞥了江帆一眼阴沉着脸斥道:“闭嘴,不是你该问的别问!”接着一闪身消失了。

    “我靠,不是吧,这就走了?”江帆愕然,四处瞅了瞅,皱着眉迷惑道:“符地好像是想到了什么,非常的不正常,似乎很害怕,符地害怕什么?”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77魔虫另有用途    >

    “黑皮兄弟,据我所知,还有魔虫流落在符魔界呢,它们将来不会成为祸患吧?”江帆想了想试探的问道。

    “还有魔虫存在?你确定?”黑皮仆兽怔了怔,反问道。

    “肯定,不过数量极少了,以前的符神界和符魔界之间的封印屏障就是人形骷髅虫曾经命令几个魔神主解除的,魔神主去符神界,没有魔虫是去不成的!”江帆道。

    自是不会说自己有魔虫王,干脆把注意力引向人形骷髅虫,反正它本来就抓住过魔虫,既是现在没有了魔虫也无所谓。

    “嗯,有道理,这事得和主人汇报一下!”黑皮仆兽应道。

    “这事还要和符天大神说?难道几只魔虫还能起什么威胁不成?”江帆怔了怔,奇道。

    “魔虫自然不能成为威胁,而是另有用处,以前主人不在,也就不做想法,现在主人复活了,那就另当别论了!”黑皮仆兽笑道。

    “魔虫还能另有用处?魔虫实力其实很弱小的,这也能有用?”江帆惊讶道。

    “那是,这和实力强弱无关,主人这次被符地偷袭,中了符地的腐符尸气,虽然不会成为大问题,但也挺麻烦的,主人说了,要是有魔虫,就能很快的解决腐符尸气之害了!”黑皮仆兽透露道。

    “是啊,那该怎么做?”江帆顿时来精神了,忙问道,腐符尸气是符地的一大依仗,能有破解之法或许能起到自我保护的作用,符地对自己也是很大的一个威胁。

    “这就不知道了,只有主人清楚!”黑皮仆兽答道。

    江帆有些失望,忽的心中一动道:“那魔虫的尸体有没有作用?”

    “魔虫的尸体?有啊,当然有用,哪里有魔虫的尸体?”黑皮仆兽怔了怔,随即肯定的问道。

    “呃,这我得好好的想想了,很久以前,在遇见你之前,曾经看到过魔虫的尸体,还不少呢!”江帆贼贼的敷衍道,这可不能说出来,如果真的又有,也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呃,那你得好好的想想在哪里看到了,我想主人应该是感兴趣的,我回去会把这事禀告给主人的!”黑皮仆兽叮嘱道。

    江帆应了声,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和黑皮仆兽搭讪闲聊,不知不觉的便进入到符神界,黑皮仆兽有些不耐烦,连续几次闪移降落到一个镇子外十几里的山头。

    “这里有空间传送场,就送你到这里吧,抓紧时间找那两颗珠子,有什么事再联系!”黑皮仆兽道。

    “好的,对了,你回去问问符天大神,要是找到一颗,是不是能有什么办法通过找到的珠子去找另外一颗,这样能大大节省时间的!”江帆从黑皮仆兽背上跳下,想了想建议道。

    既然符天和符地两个家伙都这么看重符阳珠和符阴珠,绝对是宝贝,应该具有意想不到的功用,估计被自己吸收入元神,与符印融合了的那颗珠子很可能就是符阳珠,要是再得到符阴珠,暴爽啊。

    既是不知道怎么用,或者作用不很大也没关系,至少也不能让符天和符地得到,哪怕是毁掉也成,反正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

    “好的,我会问的!”黑皮仆兽应下,接着一个闪移消失,江帆立刻下山赶往小镇的空间传送场,这时符宝袋中的绿色球有异动,江帆忙取出查看,顿时大吃一惊,眉头皱起脑筋急转思索起来。

    “主人,您怎么了?”缠在腰际的双头裂体兽察觉到江帆情绪的变化,奇道。

    “符地要立刻与我见面!”江帆心中忐忑道。

    “符地要见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双头裂体兽怔了怔,有些不以为然道。

    “不,肯定有问题,符地与我们分开,必然是去找异形虫了,这家伙与异形虫会面,必然知道我的不少事!”江帆神情凝重道。

    “呃,是说与异形虫为敌,异形虫请求符地来报复,不会下杀手吧?”双头裂体兽担心道。

    “肯定不会是为异形虫来出气的,我现在担心符地知道了混沌神兽会有想法,还有魔虫王的事,估计符地会索要的,我早该想到这事,是我疏忽了!”江帆摇头叹道。

    “主人,吃蛋和魔虫王可不能交给符地,那还是赶紧的逃吧,或者进入符咒世界不理符地!”双头裂体兽恍然,想了想建议道。

    “逃避那是万不得已的办法,现在应该还没到那一步,再说了我躲起来,符地要是找白族撒气把人杀光了怎么办?”江帆悻悻道。

    “主人要把吃蛋和魔虫王交出去?这样好像也不妥吧!”双头裂体兽讪讪的问道。

    “不,吃蛋和魔虫王都有大作用,都不能交给他!”江帆坚定道。

    “呃,主人,不能躲避,又不能交出去,这可就难办了,符地要是动手搜查,岂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双头裂体兽弱弱的提醒道。

    “嗯,这点倒是要防备,只有抛出些有用的起情报唬住他,毕竟符地还指望我帮他找符阳珠和符阴珠,应该能敷衍过去吧!”江帆想了想迅速做出决定,一边给符地回复讯息。

    江帆取出大号符宝袋,从符咒世界装入大量的玉花石,大量的符灵草,上万块符印,又把符丹宝鼎,一颗神品符神丹放入,还有几个通信球也装入,得拿出些珍贵的玩意才能让人信服。

    “主人,您这是要做什么?”双头裂体兽奇道。

    “要骗过符地也不容易的,风险不小,那家伙喜怒无常,得做好充分的准备,万一骗不过符地,至少也要做到自保才行,其他的到时再说!”江帆解释道。

    江帆意念发出,神火不灭分身出现,将符宝袋交给分身,从脖子上取下眩晕封印项链给分身戴上,带着双头裂体兽进入符咒世界,符咒世界化作一颗尘埃飘落在不远处的一块大岩石缝隙中。

    江帆分身便站在那等待符地,几分钟后,符地忽然出现在江帆分身面前,江帆分身立刻笑道:“你来了,太好了,我正要向你通报情况呢!”

    “情况通报的事稍后再说,你赶紧把混沌神兽和魔虫王交给我,我的异形虫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不要跟我耍花招!”符地却是生硬的命令警告道。

    呃,果然所料不错,符地这家伙真的是冲着魔虫王和混沌神兽来的!江帆欣慰,幸好已经想到了,立刻先是一副吃惊道神态,接着沮丧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什么意思?”符地一愣质问道。

    “魔虫王在我兄弟虚无极进入魔沼洞取魔神之骨的时候,就交给他了,已经不再我手上了,他被符天杀死了,估计魔虫王也死了吧!”江帆一副伤感的神态叹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