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黑皮兄弟,据我所知,还有魔虫流落在符魔界呢,它们将来不会成为祸患吧?”江帆想了想试探的问道。

    “还有魔虫存在?你确定?”黑皮仆兽怔了怔,反问道。

    “肯定,不过数量极少了,以前的符神界和符魔界之间的封印屏障就是人形骷髅虫曾经命令几个魔神主解除的,魔神主去符神界,没有魔虫是去不成的!”江帆道。

    自是不会说自己有魔虫王,干脆把注意力引向人形骷髅虫,反正它本来就抓住过魔虫,既是现在没有了魔虫也无所谓。

    “嗯,有道理,这事得和主人汇报一下!”黑皮仆兽应道。

    “这事还要和符天大神说?难道几只魔虫还能起什么威胁不成?”江帆怔了怔,奇道。

    “魔虫自然不能成为威胁,而是另有用处,以前主人不在,也就不做想法,现在主人复活了,那就另当别论了!”黑皮仆兽笑道。

    “魔虫还能另有用处?魔虫实力其实很弱小的,这也能有用?”江帆惊讶道。

    “那是,这和实力强弱无关,主人这次被符地偷袭,中了符地的腐符尸气,虽然不会成为大问题,但也挺麻烦的,主人说了,要是有魔虫,就能很快的解决腐符尸气之害了!”黑皮仆兽透露道。

    “是啊,那该怎么做?”江帆顿时来精神了,忙问道,腐符尸气是符地的一大依仗,能有破解之法或许能起到自我保护的作用,符地对自己也是很大的一个威胁。

    “这就不知道了,只有主人清楚!”黑皮仆兽答道。

    江帆有些失望,忽的心中一动道:“那魔虫的尸体有没有作用?”

    “魔虫的尸体?有啊,当然有用,哪里有魔虫的尸体?”黑皮仆兽怔了怔,随即肯定的问道。

    “呃,这我得好好的想想了,很久以前,在遇见你之前,曾经看到过魔虫的尸体,还不少呢!”江帆贼贼的敷衍道,这可不能说出来,如果真的又有,也是一个不错的筹码。

    “呃,那你得好好的想想在哪里看到了,我想主人应该是感兴趣的,我回去会把这事禀告给主人的!”黑皮仆兽叮嘱道。

    江帆应了声,开始有一句每一句的和黑皮仆兽搭讪闲聊,不知不觉的便进入到符神界,黑皮仆兽有些不耐烦,连续几次闪移降落到一个镇子外十几里的山头。

    “这里有空间传送场,就送你到这里吧,抓紧时间找那两颗珠子,有什么事再联系!”黑皮仆兽道。

    “好的,对了,你回去问问符天大神,要是找到一颗,是不是能有什么办法通过找到的珠子去找另外一颗,这样能大大节省时间的!”江帆从黑皮仆兽背上跳下,想了想建议道。

    既然符天和符地两个家伙都这么看重符阳珠和符阴珠,绝对是宝贝,应该具有意想不到的功用,估计被自己吸收入元神,与符印融合了的那颗珠子很可能就是符阳珠,要是再得到符阴珠,暴爽啊。

    既是不知道怎么用,或者作用不很大也没关系,至少也不能让符天和符地得到,哪怕是毁掉也成,反正这两个家伙都不是好东西。

    “好的,我会问的!”黑皮仆兽应下,接着一个闪移消失,江帆立刻下山赶往小镇的空间传送场,这时符宝袋中的绿色球有异动,江帆忙取出查看,顿时大吃一惊,眉头皱起脑筋急转思索起来。

    “主人,您怎么了?”缠在腰际的双头裂体兽察觉到江帆情绪的变化,奇道。

    “符地要立刻与我见面!”江帆心中忐忑道。

    “符地要见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双头裂体兽怔了怔,有些不以为然道。

    “不,肯定有问题,符地与我们分开,必然是去找异形虫了,这家伙与异形虫会面,必然知道我的不少事!”江帆神情凝重道。

    “呃,是说与异形虫为敌,异形虫请求符地来报复,不会下杀手吧?”双头裂体兽担心道。

    “肯定不会是为异形虫来出气的,我现在担心符地知道了混沌神兽会有想法,还有魔虫王的事,估计符地会索要的,我早该想到这事,是我疏忽了!”江帆摇头叹道。

    “主人,吃蛋和魔虫王可不能交给符地,那还是赶紧的逃吧,或者进入符咒世界不理符地!”双头裂体兽恍然,想了想建议道。

    “逃避那是万不得已的办法,现在应该还没到那一步,再说了我躲起来,符地要是找白族撒气把人杀光了怎么办?”江帆悻悻道。

    “主人要把吃蛋和魔虫王交出去?这样好像也不妥吧!”双头裂体兽讪讪的问道。

    “不,吃蛋和魔虫王都有大作用,都不能交给他!”江帆坚定道。

    “呃,主人,不能躲避,又不能交出去,这可就难办了,符地要是动手搜查,岂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双头裂体兽弱弱的提醒道。

    “嗯,这点倒是要防备,只有抛出些有用的起情报唬住他,毕竟符地还指望我帮他找符阳珠和符阴珠,应该能敷衍过去吧!”江帆想了想迅速做出决定,一边给符地回复讯息。

    江帆取出大号符宝袋,从符咒世界装入大量的玉花石,大量的符灵草,上万块符印,又把符丹宝鼎,一颗神品符神丹放入,还有几个通信球也装入,得拿出些珍贵的玩意才能让人信服。

    “主人,您这是要做什么?”双头裂体兽奇道。

    “要骗过符地也不容易的,风险不小,那家伙喜怒无常,得做好充分的准备,万一骗不过符地,至少也要做到自保才行,其他的到时再说!”江帆解释道。

    江帆意念发出,神火不灭分身出现,将符宝袋交给分身,从脖子上取下眩晕封印项链给分身戴上,带着双头裂体兽进入符咒世界,符咒世界化作一颗尘埃飘落在不远处的一块大岩石缝隙中。

    江帆分身便站在那等待符地,几分钟后,符地忽然出现在江帆分身面前,江帆分身立刻笑道:“你来了,太好了,我正要向你通报情况呢!”

    “情况通报的事稍后再说,你赶紧把混沌神兽和魔虫王交给我,我的异形虫已经把事情都告诉我了,你不要跟我耍花招!”符地却是生硬的命令警告道。

    呃,果然所料不错,符地这家伙真的是冲着魔虫王和混沌神兽来的!江帆欣慰,幸好已经想到了,立刻先是一副吃惊道神态,接着沮丧道:“现在说这个已经晚了!”

    “已经晚了,什么意思?”符地一愣质问道。

    “魔虫王在我兄弟虚无极进入魔沼洞取魔神之骨的时候,就交给他了,已经不再我手上了,他被符天杀死了,估计魔虫王也死了吧!”江帆一副伤感的神态叹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276符天并非无所不能    >

    “知道了,那我走了!”黑皮仆兽应了声道,正待要离开,江帆忙道:“黑皮兄弟,你稍等等!”

    “还有什么事?”黑皮仆兽不解道。

    “黑皮兄弟,我要从符神界开始寻找那两颗珠子,为了节省时间,你还是送我一程吧,此去符神界很远的,尤其是中途好一段路是没有空间传送场可利用的!”江帆匆忙发完讯息,嬉笑道。

    “这……!”黑皮仆兽顿时犹豫了,送江帆一程来回也得半小时,时间是不算多,但内心还是担心遇上符地,虽然有了符天给的自保手段,但轻易不想浪费了。

    “呃,看来你相当的害怕遇上符地啊,那就算了,你走吧,我自己慢慢赶路,无非就是耽搁几个小时,也没什么关系!”江帆见黑皮仆兽有推托之意,立刻以退为进道。

    “谁说我害怕符地了,我是在考虑会不会耽搁主人交代的事情呢,走吧,我送你!”黑皮仆兽顿时嘴硬道,听着相当害怕的字眼,觉得很刺耳,也很没面子。

    “是啊,那不好意思,我误会了!”江帆心中欢喜,免费的劳力,不用白不用,面上一副歉意的神态干笑道,便跳上黑皮仆兽的背上。

    黑皮仆兽全速飞行,比原来强大了许多,飞行的速度自然大大提升,江帆使唤黑皮仆兽代步只是一个小目的,真正的目的是想多套问一下情况,江帆觉得还有不少疑点需要解答。

    “黑皮兄弟,这一黑一白的珠子是不是符天大神遗失之物?”一阵沉默后,江帆理了理思路,忽然问道。

    “那两颗珠子不是主人的东西!”黑皮仆兽答道,认为这个问题无关紧要。

    “黑皮兄弟,我真是有些奇怪,符天大神既然知道这两颗珠子,为何不知道在哪?符神界和符魔界都是他创造的,应该对两界的任何事物都了然于胸才对”江帆狐疑道。

    “这两颗珠子很特殊,主人也只是知道它们的存在而已,主人是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最初对两界的一切都掌握着,可是两界的无数生命并不是主人创造出来的!”黑皮仆兽不以为然道。

    “是不是说符天大神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最初是一片荒芜,没有任何生命?”江帆怔了怔,进一步问道。

    “最初两界不完全荒芜没有任何生命,还是有一些低等生命存在,比如森林草原,简单的飞禽走兽之类的,只是经过百余万年后自然而然的孕育出人类和其他更多的物种!”黑皮仆兽介绍道。

    “两界由原来的简单变得十分复杂了,变化太大,主人对此便失去了控制,无法再掌握一切了!”黑皮仆兽又道。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符天大神只能创造出一些低等生命了!”江帆这才恍然,对符天的佩服略减了几分,原来符天并非无所不能,还是有得混的。

    “咦,也不对啊,既然符天大神对后来衍生出来的事物不掌握,那怎么知道有这两颗珠子的存在?”江帆眼珠转了转质疑道。

    “那两颗珠子本来就不是符神界和符魔界之物,主人当然知道它们的存在了!”黑皮仆兽随口答道。

    “那两颗珠子是哪来的?”江帆急忙问道。

    “两颗珠子是……你问这个干什么,你只管找到就是,知道多了对你没好处的!”黑皮仆兽顺口作答,却又及时打住警惕起来,有些不悦的告诫道。

    “呃,我也是好奇随口问问而已,再有一天的样子,空间兽就要出来了,符天大神打算怎么处理?黑皮兄弟,你不是约定了要去会回空间兽的吗?”江帆干笑的敷衍一句便转移话题的问道。

    “空间兽自然要对付,不过主人现在不便去,但已经安排好了,到时我会带着符妖、二怪、六盅,联手人形骷髅虫去对付空间兽!”黑皮仆兽答道。

    “杀得了空间兽吗?”江帆点点头问道。

    “虽然空间法则被封了,空间兽的一些恐怖绝招施展不出来了,但杀空间兽还是不可能的,不过可以狠狠的打击它,让它遭到重创,等主人出来了再解决它!”黑皮仆兽悻悻道。

    “等符天大神出来了,灭了符地和异形虫,再解决了空间兽,这符神界和符魔界就完全在符天大神的掌握之下,为何还要所有的符神和符魔神做奴隶苦力?这岂不是莫名其妙嘛!”江帆狐疑道。

    “难道符天大神要建造庞大的宫殿?既是那样也用不着所有符神和符魔神做苦力吧,那可是近两百亿人啊,太不可想象了!”江帆困惑道。

    这次黑皮仆兽却保持沉默不说话,江帆郁闷吗,无奈,想了想又要说什么,黑皮仆兽忽然说道:“兄弟,提醒你一句,以后关于我主人的事你最好不要问,主人要是知道了,你就死定了!”

    “好,好,我不问就是,其实只是好奇而已,那我问些关于异形虫的事总成吧!”江帆想着换种方式问话,见黑皮仆兽这么说只得悻悻作罢,搭讪道,再次转移话题。

    “异形虫啊,你问吧,我要是知道倒是可以告诉你!”黑皮仆兽比较满意江帆的态度,笑道,主人复活,符地出现,一些事情明朗了,有些也就不算是禁忌了。

    “异形虫是符地控制的,可据我所知异形虫的前身是魔虫,怎么还认符地,这是怎么回事?”江帆问道。

    “异形虫是符地鼓捣出的变异物种,不易被杀死,以前异形虫被打死,是死而不僵,有一丝元神逃逸存活,找到寄体退化成魔虫,成长到魔虫王,能再次成为异形虫的!”黑皮仆兽解释道。

    “是啊,那异形虫之前的魔虫王孵下许多魔虫,是不是以后都会成为异形虫?”江帆吃了一惊,脑筋急转道。

    “这不一定,魔虫只有成为魔虫王,才能成为异形虫,否则都是牺牲品,会被魔虫王吸食掉元神用来辅助进化成异形虫,魔虫王成熟了一些记忆苏醒,便知道符地是主人了!”黑皮仆兽答道。

    我靠,符咒世界中已经苏醒过来的魔虫王真的失控了!江帆顿时郁闷致死,担心成为事实了,也明白了为何会出现那么多魔虫莫名其妙的死了。

    “呃,那就奇怪了,为何符天大神设置魔沼洞禁制,要把魔虫王算在里面作为一个环节,只有魔虫王才能进出入口?魔虫王可是符地的手下!”江帆忽的心中一动迷惑道。

    “其实主人是不想让我,婴灵、猩猩巨兽进入,只有我们三个没被封印,而魔虫王是我们的克星,主人不知道符地在这,不然会另作计较,算是无形中冒了极大风险了!”黑皮仆兽犹豫了下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