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符地,你这个该死的家伙,我一定要杀了你!”符天发出愤怒之极的嘶吼。

    “腐符灭天掌!”符地身形爆闪追上,手一挥,再次大喝,丝毫不放过这种先机,穷追猛打。

    “五行天火掌!”失控状态的符天大吃一惊,急忙强行爆发,紫金光芒一闪,身形一扭转身,暴喝,挥出一掌。

    一只五十余米的猩红无比大手掌出现在空中,迎向符地的巨大绿色手掌,砰的一声爆响,强大的恐怖炙热之气和腐尸之气四溢。

    噗……符天毕竟是仓促迎战,加上本身实力并未完全恢复,自是吃亏不小,符天再次飞射而出,空中留下喷出大口鲜血形成血雾,受伤了,而符地也被震得倒退十余米,立在那面色十分惊讶了。

    我靠,这种情况下符地竟然都没占到绝对的优势,符地好会吹牛皮啊,还说只差一点点,这分明至少比符天差一到两筹的实力!藏在地下窥视的江帆顿时看出了门道,十分的鄙视了。

    咦,五行天火掌,五行?不会是五行元素法则中的技能吧,呃,不可能,符天怎么会五行元素法则呢,只是带上五行二字而已,别听风就是雨,江帆猛的一愣,有些狐疑,但很快便不在意了。

    符地被震退一些,是个绝好的机会,符天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时机,虽然受伤了,人飞出上百里后还是强行稳住身形站定,不过面色却是一变,愤愤的骂道:“腐符尸气!符地,你好卑鄙!”

    符天正好退到了双头裂体碾碎符地给的那颗白色球范围,三百里内充斥着强烈的腐符尸气,被符地采用了特殊手段处理,无色无味,故此符天并没察觉出这片区域存在腐符尸气,着道了。

    符天骂完,急忙一闪身便移出五百里摆脱腐符尸气区域,身体再次闪动紫金光芒,面色通红,头顶生出些许雾气,接着额头眉心处出现些许绿色印记。

    符地短暂的失神后又追上了,这次没急切的扑上攻击,符天已经缓过气来了,知道再袭击不容易得手,符地眼珠叽里咕噜乱转,得意洋洋道:“嘻嘻,谢谢夸奖,只要能对付你,再卑鄙也无所谓!”

    “哼,符地,你这样偷袭了我又能怎样?你是杀不了我的,你等着,半个月左右,绝对不超过一个月,等我恢复了,就是你的死期!”符天气的咬牙切齿道。

    “是吗,可是我不会让你活那么长的时间的,对了,接下来我会去灭了你的那些手下,让你成为光杆司令,然后再找你,慢慢的折磨死你!”符地不以为然的阴笑道。

    符天擦了擦嘴角的血,十分怨毒的瞥了符地一样,忽然身体闪动一道紫金光芒,瞬间消失不见,符地立在那发了会呆,接着眉头皱起摇摇头,神情似乎有些沮丧失望之意。

    江帆带着双头裂体兽立刻钻出地面,顿时大吃一惊,我靠,不是吧,这怎么全成了焦土!只见周围数百里山头全是一层焦黑色,碧绿的丛林草丛没了,而且地面一米厚的泥土层变成火灰层。

    江帆瞬间又想到了符天的那招五行天火掌了,不禁心悸不已,这招也太厉害了!唏嘘了一会后,想了想骑上双头裂体兽指挥着飞向远处丛山,一边给符地发出讯息要求见面。

    江帆来到一座山头上,很快符地也赶来了,江帆立刻小心的问道:“我有些不明白,符天吐血了,又中了你的腐符尸气,为何不趁热打铁再发动进攻杀了他,让他轻松的离去了?”

    “谈何容易,符天是被我偷袭打伤了,也中了腐符尸气,即是这样我也还没能力杀他,不是说现在他的实力比我强,而是他还有逃生的秘术,再动手也是枉然!”符地摇头叹道。

    “是啊,那我怎么感觉似乎符天不止比你强上一点点哦!”江帆皱皱眉,犹豫了下尽量缓和语气小心的说道。

    “其实我的实力也没完全真正恢复,目前只恢复了八层,不然还能再重的打击一下符天!”符地对江帆的质疑没有生气,没心情生气,感慨的透露道。

    “我一直是这么认为的,现在符天不止比我强上一点点,要强上一到两筹,符天这个该死的东西竟然突破了,实力比以前更加强大了!”符地又道。

    “突破了,什么意思?”江帆恍然,原来符地这家伙只恢复了八层实力,有些诧异道。

    “符天这么些年应该是领悟了一种新的功法,因此比以前更强大了!”符地叹道。

    “刚才符天发出的那招什么五行天火掌,是不是新领悟的功法?你了解这种功法吗?”江帆点点头,心中一动试探的问道。

    “应该是,以前从未见他会这种功法,五行天火掌真的很厉害,也从未听说过这种功法!”符地双眉紧锁道。

    “呃,这么说还能对付得了他吗?”江帆沉默了会问道。

    “现在出现新情况了,按照原来的想法真的没多大把握灭了符天!”符地叹道,神情萧索起来。

    “那赶紧想想办法啊,你这么强大,见多识广,应该能用办法的吧!”江帆脑筋转了转激励道。

    符地没说话,背着手踱着步子沉思起来,转悠了十几圈,符地忽然停下,喃喃自语道:“看来要对付符天要费些事了,幸好有那么些时间准备,应该能成!”

    “想到对付符天的办法了?”江帆急忙问道。

    “江帆,两件事,第一,你要联系黑皮仆兽,全力的打探符天的相关信息和那些手下的去向信息,第二,去找两颗珠子,一阴一阳,叫做符阳珠和符阴珠!”符地神情严肃的叮嘱道。

    “打探消息好办,这找两颗珠子是怎么回事?符阳珠和符阴珠是什么样的东西?这两颗珠子能对付符天?”江帆一愣,狐疑的问道。

    “符阳珠是黑色的,符阴珠是白色的,阳珠拿在手有微微炙热感,阴珠拿在手中有微微阴寒之感,至于其他的你就不必知道了!”符地想了想交代道。

    “哦,一黑一白,一有热感,一有阴寒之感,好吧,我全力去找,只要符合这个特点的都收集过来给你看!”江帆有些郁闷,前车之鉴不好多问,只得煞有介事的应道。

    “嗯,你这种找法也行,正好发动你的手下去全力的找,记住了,这两种珠子十分危险,不管是不是找到了立刻交给我看看,不要妄动研究,不然小命不保!”符地眼珠转了转严肃的告诫道。

    “江帆,记住了,我只给你二十天,不,顶多十五天的时间,必须找到两颗珠子,不然你就不用活了!”符地忽然眼中露出凶光恶狠狠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71符地袭击符天    >

    好在符地飞行的速度极快,几分钟便到了符神界的西山洲境内,符地忽然停下悬在空中,带在后面二十余米远的江帆也随之骤然刹车停下。

    呕……这一停下,难受无比几乎要晕厥过去的江帆顿时发作了,软哒哒的趴在那狂吐起来,这一吐顿时舒服了许多。

    “怎么样,滋味如何?”符地毫无同情心,幸灾乐祸的阴笑问道。

    我靠,滋味如何,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江帆窝火不已,十分不满道:“你不地道啊,不就问你个问题吗,不说就算了,怎么还这样折腾人?现在我难受,没法做事了!”

    “没法做事了?你这是威胁我吗,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是什么吗?那是生不如死!”符地见江帆不服气的神态,顿时眼中闪动凶光,恶狠狠道。

    “你……!”江帆气结,真想冲上去与符地拼命,不过自然不会莽撞,纯粹的螳臂当车之事,我忍!你等着,一定会让你好看!江帆心中愤怒之极,不动声色的取出一颗符神丹服下。

    “江帆,我再次警告你,你已经是我的仆人了,你得有这个觉悟,不该问的别问,不能知道的就别想着知道,主人的事不是你一个仆人可以知道的!”符地严厉的教训道。

    江帆郁闷至死,心中告诫自己,今后要小心了,还是少做这种自讨苦吃的事了,想从这家伙这里知道些什么情况很难。

    不过更是迷惑了,符地对问到符天之事似乎非常敏感,这是为何?看来符地与符天之间肯定关联,至少他们的名字上就能说明些什么,总不至于是种巧合吧。

    “有没有符神界和符魔界的地图?”符地见江帆不做声了,比较满意,语气一缓道。

    江帆没说什么,取出两份地图,符地意念发出,两份地图脱手飞到他的面前,符地看了看后,两份地图自动飞回,接着转身再次飞行,不过这次没再折腾江帆了。

    不一会,符地带着江帆落在一座山头上,指了指前方道:“江帆,你去吧,安排好一切立刻给我信息!”

    “这是不是太远了,五万里啊!”江帆皱皱眉道。

    “不能再近了,符天对我极为敏感,再近了有可能引起他的警觉!”符地皱皱眉犹豫了下道。

    “那我离着符天神殿几百里,捏破白色球,难道符天不会警觉?”江帆问道。

    “不会,那个白球我花了大力气,设下了封印,三百里外他还察觉不到!”符地自信道。

    “嗯,你这么去是有些慢,我来送你一程!”符地想了想道,双手划了一个圆球,一个绿色光球出现悬浮在空中。

    符地伸出一手,照着江帆虚空一抓一送,江帆顿时凌空飞入绿色光球中,符地抬手按在绿色光球上狠狠一推。

    绿色光球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江帆再次震惊,我靠,这是什么手段?速度好快!

    绿色光球带着江帆高速飞行,五分钟的样子便飞行了两万余里,忽然速度骤然下降,江帆明白绿色光球应该是力竭了,等了一会感觉速度不够快了,稍一犹豫诛神剑取出,抬手就是一劈。

    砰的一声爆响,绿色光球顿时炸开消散,江帆迅速的下坠,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唤出双头裂体兽骑上全速贴近地面飞行。

    一个多小时,江帆辨别了的下位置,距离符天神殿的位置还有三千余里,开始全力隐藏气息,过了阵子来到接近到千余里,江帆令双头裂体兽停下,呃,该在附近找个地方藏身了。

    不对,到时相隔着近千里,还怎么看符地袭击符天?江帆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疏忽了一个问题,不禁郁闷了,忽的心中一动,对了,五行元素法则算是有大的突破,风之眼的能力应该也提升才对。

    江帆想到这,立刻风之眼朝着符天神殿方向全力遥视,顿时感觉到视线像是闪电般的延伸而去,秒秒钟便看到空中一大团十余里范围大的一团金色雾气。

    我靠,风之眼能力果然随之水涨船高大幅提升了,竟然可以遥视千里之外了,这个距离起码有一千三四百里远!

    江帆大喜,立刻朝着地下透视,视线顿时穿透泥土层,岩石层延伸而下,最终力竭,一测算,竟是能透视地下五百余米了!

    太好了,不用躲那么远了,直接土遁到地下深处,就在地下两百余米的位置用风之眼观战!江帆爽歪歪的打定主意,对双头裂体兽交代一阵,将白色球交给它,便钻入地下,这样前去更安全。

    双头裂体兽分出一个双头裂体带着白色球贴着地天迅速前进,双头裂体兽尾随江帆钻入地下,二十几分钟,江帆和双头裂体兽潜行到符天神殿的下方地下两百米停下。

    江帆身体一晃挤出一个数米大小空间待着,双头裂体兽立刻给双头裂体发出指令,江帆接着取出绿色球给符地发送讯息。

    江帆风之眼透视,接着将遥视能力发挥至极限,观察着空中的动向,一切似乎非常平静,只有包裹着符天神殿的那一大团金色雾气不时的微微涌动着。

    十几秒种过去了,忽然空中那团金色的雾气旁七八里地远的空中便骤然出现一人,正是符地,符地一双大眼暴睁,绿色眼珠闪动着凶狠光芒,惨白色的脸上变得妖异般的艳红。

    符地一出现,那团金色的雾气顿时躁动起来,呼的狂涌,符地丝毫不耽搁,身体猛的闪出绿色光芒,爆闪的撞入那团金色的雾气中。

    砰……嗤嗤……一声爆响,原本禁制悬停在空中的金色雾团顿时剧烈摇晃起来,遭到强大的撞击,迅速的移动,同时爆发出异响,火花四溅。

    砰砰……接着两声沉闷爆响从狂躁涌动的金色的雾团中传出,金色的雾团顿时四散飞逸,符天神殿显露出来,加速在空中飞行,符天神殿外表出现众多蛛网似的裂痕。

    “你,你是符地,你竟然没死!”符天神殿中传来无比惊骇的声音,也没忘记防守,符天神殿爆发出夺目的金光,恐怖的能量气息四溢,迅速的结出防御罩。

    “嘿嘿,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腐符灭天掌!”紧追着飞行中的符天神殿的符地狞笑不已,猛的大喝,浑身爆发强烈的绿光,手一挥,空中出现一只百余米大的绿色手掌狂暴的拍向符天神殿。

    轰……巨大的绿色手掌拍在符天神殿上,一声巨响,符天神殿顷刻崩溃,狂暴的气劲四溢形成飓风冲击波扩散。

    一个三米高大的人出现,不过似乎处于失控状态,在空中翻滚顺着势头飞出像一道流星闪过,正是符天,但浑身闪动着紫金色光芒护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