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好在符地飞行的速度极快,几分钟便到了符神界的西山洲境内,符地忽然停下悬在空中,带在后面二十余米远的江帆也随之骤然刹车停下。

    呕……这一停下,难受无比几乎要晕厥过去的江帆顿时发作了,软哒哒的趴在那狂吐起来,这一吐顿时舒服了许多。

    “怎么样,滋味如何?”符地毫无同情心,幸灾乐祸的阴笑问道。

    我靠,滋味如何,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江帆窝火不已,十分不满道:“你不地道啊,不就问你个问题吗,不说就算了,怎么还这样折腾人?现在我难受,没法做事了!”

    “没法做事了?你这是威胁我吗,你知道威胁我的后果是什么吗?那是生不如死!”符地见江帆不服气的神态,顿时眼中闪动凶光,恶狠狠道。

    “你……!”江帆气结,真想冲上去与符地拼命,不过自然不会莽撞,纯粹的螳臂当车之事,我忍!你等着,一定会让你好看!江帆心中愤怒之极,不动声色的取出一颗符神丹服下。

    “江帆,我再次警告你,你已经是我的仆人了,你得有这个觉悟,不该问的别问,不能知道的就别想着知道,主人的事不是你一个仆人可以知道的!”符地严厉的教训道。

    江帆郁闷至死,心中告诫自己,今后要小心了,还是少做这种自讨苦吃的事了,想从这家伙这里知道些什么情况很难。

    不过更是迷惑了,符地对问到符天之事似乎非常敏感,这是为何?看来符地与符天之间肯定关联,至少他们的名字上就能说明些什么,总不至于是种巧合吧。

    “有没有符神界和符魔界的地图?”符地见江帆不做声了,比较满意,语气一缓道。

    江帆没说什么,取出两份地图,符地意念发出,两份地图脱手飞到他的面前,符地看了看后,两份地图自动飞回,接着转身再次飞行,不过这次没再折腾江帆了。

    不一会,符地带着江帆落在一座山头上,指了指前方道:“江帆,你去吧,安排好一切立刻给我信息!”

    “这是不是太远了,五万里啊!”江帆皱皱眉道。

    “不能再近了,符天对我极为敏感,再近了有可能引起他的警觉!”符地皱皱眉犹豫了下道。

    “那我离着符天神殿几百里,捏破白色球,难道符天不会警觉?”江帆问道。

    “不会,那个白球我花了大力气,设下了封印,三百里外他还察觉不到!”符地自信道。

    “嗯,你这么去是有些慢,我来送你一程!”符地想了想道,双手划了一个圆球,一个绿色光球出现悬浮在空中。

    符地伸出一手,照着江帆虚空一抓一送,江帆顿时凌空飞入绿色光球中,符地抬手按在绿色光球上狠狠一推。

    绿色光球顿时化作一道流光消失,江帆再次震惊,我靠,这是什么手段?速度好快!

    绿色光球带着江帆高速飞行,五分钟的样子便飞行了两万余里,忽然速度骤然下降,江帆明白绿色光球应该是力竭了,等了一会感觉速度不够快了,稍一犹豫诛神剑取出,抬手就是一劈。

    砰的一声爆响,绿色光球顿时炸开消散,江帆迅速的下坠,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唤出双头裂体兽骑上全速贴近地面飞行。

    一个多小时,江帆辨别了的下位置,距离符天神殿的位置还有三千余里,开始全力隐藏气息,过了阵子来到接近到千余里,江帆令双头裂体兽停下,呃,该在附近找个地方藏身了。

    不对,到时相隔着近千里,还怎么看符地袭击符天?江帆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疏忽了一个问题,不禁郁闷了,忽的心中一动,对了,五行元素法则算是有大的突破,风之眼的能力应该也提升才对。

    江帆想到这,立刻风之眼朝着符天神殿方向全力遥视,顿时感觉到视线像是闪电般的延伸而去,秒秒钟便看到空中一大团十余里范围大的一团金色雾气。

    我靠,风之眼能力果然随之水涨船高大幅提升了,竟然可以遥视千里之外了,这个距离起码有一千三四百里远!

    江帆大喜,立刻朝着地下透视,视线顿时穿透泥土层,岩石层延伸而下,最终力竭,一测算,竟是能透视地下五百余米了!

    太好了,不用躲那么远了,直接土遁到地下深处,就在地下两百余米的位置用风之眼观战!江帆爽歪歪的打定主意,对双头裂体兽交代一阵,将白色球交给它,便钻入地下,这样前去更安全。

    双头裂体兽分出一个双头裂体带着白色球贴着地天迅速前进,双头裂体兽尾随江帆钻入地下,二十几分钟,江帆和双头裂体兽潜行到符天神殿的下方地下两百米停下。

    江帆身体一晃挤出一个数米大小空间待着,双头裂体兽立刻给双头裂体发出指令,江帆接着取出绿色球给符地发送讯息。

    江帆风之眼透视,接着将遥视能力发挥至极限,观察着空中的动向,一切似乎非常平静,只有包裹着符天神殿的那一大团金色雾气不时的微微涌动着。

    十几秒种过去了,忽然空中那团金色的雾气旁七八里地远的空中便骤然出现一人,正是符地,符地一双大眼暴睁,绿色眼珠闪动着凶狠光芒,惨白色的脸上变得妖异般的艳红。

    符地一出现,那团金色的雾气顿时躁动起来,呼的狂涌,符地丝毫不耽搁,身体猛的闪出绿色光芒,爆闪的撞入那团金色的雾气中。

    砰……嗤嗤……一声爆响,原本禁制悬停在空中的金色雾团顿时剧烈摇晃起来,遭到强大的撞击,迅速的移动,同时爆发出异响,火花四溅。

    砰砰……接着两声沉闷爆响从狂躁涌动的金色的雾团中传出,金色的雾团顿时四散飞逸,符天神殿显露出来,加速在空中飞行,符天神殿外表出现众多蛛网似的裂痕。

    “你,你是符地,你竟然没死!”符天神殿中传来无比惊骇的声音,也没忘记防守,符天神殿爆发出夺目的金光,恐怖的能量气息四溢,迅速的结出防御罩。

    “嘿嘿,你都没死我怎么能死!腐符灭天掌!”紧追着飞行中的符天神殿的符地狞笑不已,猛的大喝,浑身爆发强烈的绿光,手一挥,空中出现一只百余米大的绿色手掌狂暴的拍向符天神殿。

    轰……巨大的绿色手掌拍在符天神殿上,一声巨响,符天神殿顷刻崩溃,狂暴的气劲四溢形成飓风冲击波扩散。

    一个三米高大的人出现,不过似乎处于失控状态,在空中翻滚顺着势头飞出像一道流星闪过,正是符天,但浑身闪动着紫金色光芒护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270卑鄙的符地    >

    呃,我该怎么去?符地出溶洞不会破坏这里的符魔阵吧!江帆随即想到两个现实问题,脑筋转了转立刻用绿色球给符地传输信息。

    符地出来了,神器闪星最好不要轻易使用,不如搭下顺风车,溶洞入口和溶洞通道不少关节处都设有机关禁制,肯定难不倒符地,但这家伙会不会随手破坏了难说。

    很快收到符地的回复,倒是满足了江帆的请求,江帆立刻招来白刚的手下,发下命令,所有人暂时进入溶洞不得出来,十分钟后便可自由活动,清空通道,免得有人遇上符地惹出麻烦。

    江帆站在通道中,给符地发出讯息,很快符地出现,符地此时不再是光溜溜的,已是穿上了衣服,鄙夷道:“溶洞中设置的机关封印实在太差劲了!”

    “呵呵,对你来说肯定差劲,但对那些符魔神来说还是不易对付的!”江帆笑道。

    符地没说什么,不见动作,人就虚空飘起前飞,瞬间就出了五六十米远,江帆一愣,我靠,不是答应捎带一程的吗,这家伙是出尔反尔还是忘了?

    江帆正待提醒,忽然身体被一道强大恐怖的力量给摄住,人随即腾空而起被拽着飞向符地方向,江帆顿时大吃一惊,我靠,这么厉害!呃,原来是要显摆一下他的强大啊!

    符地在前面飞,江帆被带着跟随在后面,一路经过不少封印机关禁制,可不论是符地还是被带着的江帆通过,那些封印机关禁制似乎都失效了,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江帆心头震撼不已,符地太变态了,同时心中又是沮丧不已,自己相比符天、符地,实在差太多了,更是担心起来,这种情况感觉既是修炼成功四种元素,能不能敌得过都很难说了。

    符地凌空飞行的速度看似不快,其实很快,分分钟就带着江帆出了溶洞口,符地站在山崖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江帆已是落地,上前不解的问道:“怎么不飞了?”

    符地看也不看江帆,更没搭理,凝视着远方,江帆郁闷,值得悻悻的等待着,分分钟后,符地忽然说道:“江帆,你要做一件事!”

    “做一件什么事?”江帆一愣奇道。

    “待会我们很快就能到达符天所在的位置,我会在五万里远的地方停下,你先去符天神殿所在位置,不需要太近,在符天神殿正下方三百里远的地方就行!”符地说道。

    “呃,这是为什么?”江帆愕然。

    符地一只大手伸出,惨白的脸上现出一片妖异的猩红,接着掌心泛起莹莹的绿光,很快一个鸡蛋大小的白色透明球出现,接着符地眉心飞出一滴灵魂精血落在白色透明球上。

    灵魂精血迅速的被白色透明球吸收干净,符地将白色球递给江帆叮嘱道:“这个拿好,等到了后立刻捏破它,然后后撤五百里,再立刻通知我!”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江帆没去接,眉头皱起问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自是不愿意去做,心中隐隐的有些明白了,这白色球肯定有名堂,还有些担心对自己不利。

    “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符地顿时不悦斥道。

    我靠,还真把我当仆人使唤啊!江帆恼火,但又发作不得,脑筋转了转推脱道:“这事我去做不妥,会暴露的,符天肯定会知道我的存在,后面还怎么做内应去对付符天?”

    “我觉得一些事情最好能让我知道,别忘了我是人类,智慧方面人是最强大的,别看异形虫,黑皮仆兽什么的,它们毕竟是兽类,相比它们,许多事我能做得更好的!”江帆强调道。

    “嗯,那倒是,兽类的思维肯定是比不过人的!”符地面色缓和不少赞同道,他也是人类,自然偏向人了,这也是他为何想收江帆做仆人,虽然实力远差异形虫。

    “符天虽然很强大,但在符天神殿中恢复元气,感应能力会大大削弱,所以让你不要太近,三百里的位置他应该是感应不到的!”符地解释道。

    “呃,那我能不能指挥神兽去做这事?这样岂不是更保险?”江帆点点头,想了想提议道。

    “那样也行!”符地怔了怔赞同道,他也没完全的把握符天会不会感应到江帆的存在。

    “我想这白色球应该是有名堂吧,后撤五百里,一定不会影响到我?还有你动手了,符天从符天神殿中出来了,是不是就发现我了?”江帆试探的问道。

    “这点你放心,白色球捏碎后有效范围是三百里,你撤出五百里绝对安全!”符地答道,并没解释白色球到底有什么名堂的询问。

    “正常情况下符天出来了肯定能发现你,不过那时他没心思去注意你,他首先要做的事是逃,因此也不用担心,当然你要藏好,别主动的去让符天发现你就成!”符地又道。

    “这我就放心了,嘻嘻,这个白色球中的透明物质到底是什么啊,透露一点点吧,不会是毒吧,或者是你的腐符尸气?”江帆这才拿过白色球,看了看套话的问道。

    “呵呵,你倒是蛮聪明的,白球中确实是腐符尸气,是我的十层威力的腐符尸气,嘿嘿,符天中招后,没有十天时间是无法消除腐符尸气干扰的!”符地赞赏了句后十分得意的阴笑道。

    我靠,符地好卑鄙!江帆释然,收起白色球,忽然心中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何不先去将符天的手下灭掉,再来袭击符天不好吗?”

    “那不行,符天复活了,立刻就与黑皮仆兽它们建立起了连魂感应,我只要一动手灭了黑皮仆兽它们,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符地摇头道。

    “符天之所以敢公然的将空中神殿封印暴露在外,就是认为不会有威胁,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才有发动突然袭击的机会,否则他隐逸起来,我是很难找到他的!”符地又道。

    “当年是谁导致了符天重伤?似乎不会是你吧?”江帆恍然,略一沉吟忽然问道。

    符地顿时面色一变,重重的哼了声不知是否,忽的身形徐徐飞向空中,江帆随即被强大的力道摄住带上空中,江帆郁闷,不死心的追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了?透露一点没什么关系吧!”

    符地回头狠狠的瞪了江帆一眼,忽的一加速,化作流光消失,江帆可就苦不堪言了,身形不受控的猛然狂暴旋转起来,天旋地转头痛欲裂,腹中翻江倒海,我靠,该死的符地,垃圾小人!

    江帆不敢说出来,只能心中诅咒符地无数遍,问候了符地的所有祖宗女人,也不敢催动元神中符印释出符咒能量护体,只能硬着头皮硬抗着。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