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呃,我该怎么去?符地出溶洞不会破坏这里的符魔阵吧!江帆随即想到两个现实问题,脑筋转了转立刻用绿色球给符地传输信息。

    符地出来了,神器闪星最好不要轻易使用,不如搭下顺风车,溶洞入口和溶洞通道不少关节处都设有机关禁制,肯定难不倒符地,但这家伙会不会随手破坏了难说。

    很快收到符地的回复,倒是满足了江帆的请求,江帆立刻招来白刚的手下,发下命令,所有人暂时进入溶洞不得出来,十分钟后便可自由活动,清空通道,免得有人遇上符地惹出麻烦。

    江帆站在通道中,给符地发出讯息,很快符地出现,符地此时不再是光溜溜的,已是穿上了衣服,鄙夷道:“溶洞中设置的机关封印实在太差劲了!”

    “呵呵,对你来说肯定差劲,但对那些符魔神来说还是不易对付的!”江帆笑道。

    符地没说什么,不见动作,人就虚空飘起前飞,瞬间就出了五六十米远,江帆一愣,我靠,不是答应捎带一程的吗,这家伙是出尔反尔还是忘了?

    江帆正待提醒,忽然身体被一道强大恐怖的力量给摄住,人随即腾空而起被拽着飞向符地方向,江帆顿时大吃一惊,我靠,这么厉害!呃,原来是要显摆一下他的强大啊!

    符地在前面飞,江帆被带着跟随在后面,一路经过不少封印机关禁制,可不论是符地还是被带着的江帆通过,那些封印机关禁制似乎都失效了,竟是一点反应也没有。

    江帆心头震撼不已,符地太变态了,同时心中又是沮丧不已,自己相比符天、符地,实在差太多了,更是担心起来,这种情况感觉既是修炼成功四种元素,能不能敌得过都很难说了。

    符地凌空飞行的速度看似不快,其实很快,分分钟就带着江帆出了溶洞口,符地站在山崖上似乎在思索着什么,江帆已是落地,上前不解的问道:“怎么不飞了?”

    符地看也不看江帆,更没搭理,凝视着远方,江帆郁闷,值得悻悻的等待着,分分钟后,符地忽然说道:“江帆,你要做一件事!”

    “做一件什么事?”江帆一愣奇道。

    “待会我们很快就能到达符天所在的位置,我会在五万里远的地方停下,你先去符天神殿所在位置,不需要太近,在符天神殿正下方三百里远的地方就行!”符地说道。

    “呃,这是为什么?”江帆愕然。

    符地一只大手伸出,惨白的脸上现出一片妖异的猩红,接着掌心泛起莹莹的绿光,很快一个鸡蛋大小的白色透明球出现,接着符地眉心飞出一滴灵魂精血落在白色透明球上。

    灵魂精血迅速的被白色透明球吸收干净,符地将白色球递给江帆叮嘱道:“这个拿好,等到了后立刻捏破它,然后后撤五百里,再立刻通知我!”

    “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江帆没去接,眉头皱起问道,什么情况都不知道,自是不愿意去做,心中隐隐的有些明白了,这白色球肯定有名堂,还有些担心对自己不利。

    “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来的那么多废话?”符地顿时不悦斥道。

    我靠,还真把我当仆人使唤啊!江帆恼火,但又发作不得,脑筋转了转推脱道:“这事我去做不妥,会暴露的,符天肯定会知道我的存在,后面还怎么做内应去对付符天?”

    “我觉得一些事情最好能让我知道,别忘了我是人类,智慧方面人是最强大的,别看异形虫,黑皮仆兽什么的,它们毕竟是兽类,相比它们,许多事我能做得更好的!”江帆强调道。

    “嗯,那倒是,兽类的思维肯定是比不过人的!”符地面色缓和不少赞同道,他也是人类,自然偏向人了,这也是他为何想收江帆做仆人,虽然实力远差异形虫。

    “符天虽然很强大,但在符天神殿中恢复元气,感应能力会大大削弱,所以让你不要太近,三百里的位置他应该是感应不到的!”符地解释道。

    “呃,那我能不能指挥神兽去做这事?这样岂不是更保险?”江帆点点头,想了想提议道。

    “那样也行!”符地怔了怔赞同道,他也没完全的把握符天会不会感应到江帆的存在。

    “我想这白色球应该是有名堂吧,后撤五百里,一定不会影响到我?还有你动手了,符天从符天神殿中出来了,是不是就发现我了?”江帆试探的问道。

    “这点你放心,白色球捏碎后有效范围是三百里,你撤出五百里绝对安全!”符地答道,并没解释白色球到底有什么名堂的询问。

    “正常情况下符天出来了肯定能发现你,不过那时他没心思去注意你,他首先要做的事是逃,因此也不用担心,当然你要藏好,别主动的去让符天发现你就成!”符地又道。

    “这我就放心了,嘻嘻,这个白色球中的透明物质到底是什么啊,透露一点点吧,不会是毒吧,或者是你的腐符尸气?”江帆这才拿过白色球,看了看套话的问道。

    “呵呵,你倒是蛮聪明的,白球中确实是腐符尸气,是我的十层威力的腐符尸气,嘿嘿,符天中招后,没有十天时间是无法消除腐符尸气干扰的!”符地赞赏了句后十分得意的阴笑道。

    我靠,符地好卑鄙!江帆释然,收起白色球,忽然心中又有些疑惑的问道:“为何不先去将符天的手下灭掉,再来袭击符天不好吗?”

    “那不行,符天复活了,立刻就与黑皮仆兽它们建立起了连魂感应,我只要一动手灭了黑皮仆兽它们,就等于暴露了自己!”符地摇头道。

    “符天之所以敢公然的将空中神殿封印暴露在外,就是认为不会有威胁,也不知道我的存在,我才有发动突然袭击的机会,否则他隐逸起来,我是很难找到他的!”符地又道。

    “当年是谁导致了符天重伤?似乎不会是你吧?”江帆恍然,略一沉吟忽然问道。

    符地顿时面色一变,重重的哼了声不知是否,忽的身形徐徐飞向空中,江帆随即被强大的力道摄住带上空中,江帆郁闷,不死心的追问道:“喂,你怎么不说话了?透露一点没什么关系吧!”

    符地回头狠狠的瞪了江帆一眼,忽的一加速,化作流光消失,江帆可就苦不堪言了,身形不受控的猛然狂暴旋转起来,天旋地转头痛欲裂,腹中翻江倒海,我靠,该死的符地,垃圾小人!

    江帆不敢说出来,只能心中诅咒符地无数遍,问候了符地的所有祖宗女人,也不敢催动元神中符印释出符咒能量护体,只能硬着头皮硬抗着。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269该去看热闹了    >

    “白老哥,那些人什么情况了?”江帆一见到白刚就问道。

    “很好,他们全身的溃烂状态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估计顶多半天时间就能痊愈!”白刚很是欣慰道,接着问道:“对了,老杨呢?”

    “外面魔神主正派几个战将找他呢,杨老哥还是暂时修养一段时间避避风头吧!”江帆解释道。

    “兄弟,我现在的实力太弱小了,老杨给了我一块魔神帝符印,我想修炼一段时间!”白刚点点头赞同,略一沉吟道。

    江帆深以为然的点头应下,白刚唤来几个得力手下,交代了一些事情,江帆将白刚带路符咒世界安排到修炼场进行修炼。

    白刚的话倒是提醒了江帆,目前手头上有四块魔神帝符印,留着作为符印引爆对付符神主或者魔神主,似乎太多了,还不一定会用上,闲置在那是种浪费,也该利用起来才对。

    魔神帝符印只能是符魔神吸收,杨爽是魔神主,白刚自己有,那符魔神就只有魔女飞飞和刘茜了,干脆给她们一人一块,一个是魔神王,一个是魔神皇,正好用上。

    江帆找到魔女飞飞,魔女飞飞早已从修炼场中出来,已经修炼到了魔神皇后期顶峰了,江帆拿出魔神帝符印,魔女飞飞顿时激动的不行,抱住江帆就是一阵疯啃,用另类的方式伺候了江帆一通。

    江帆在青龙族领地逍遥了几年,经常与魔女飞飞在一起戏耍,感情是飞速直线上升,遗憾的是因为还无法解除飞飞身上的那件魔神器护身内衣,一直没能推到,其他该做的都做全了。

    江帆爽歪歪了,魔女飞飞这才进入修炼场中修炼去了,江帆意念发出寻找刘茜,顿时笑了,闫帅这小子正和刘茜在河边草丛中打野战,忙得不亦乐乎。

    刘茜的父亲刘志忠获得自由恢复神智,心病一去,刘茜自是欢天喜地心情大好,闫帅自然趁机猛攻,本就有意的刘茜很快便沦陷沉醉在幸福之中,彻底的与闫帅把关系确定下来了。

    两人在办事,江帆自是不好去打扰,只得悄悄来到草丛外等待,终于草丛中两人办完了事,江帆正待喊叫,忽然听到闫帅贼兮兮道:“茜茜,你嫁给我的事和你父亲说了没有?”

    “帅帅,这事不应该是我说吧,你去说才对!”刘茜却道。

    “呃,你是要我去提亲啊!”闫帅一愣,问道。

    “对啊,难道不应该吗?”刘茜应了声反问道。

    “应该,应该,只是这提亲得送上聘礼啊,茜茜,你说该送什么做聘礼好呢?”闫帅忙应承,想了想有些犯难的问道。

    闫帅在符元界本就是将军门第的少爷,这套礼节还是蛮看中的,何况刘茜也算是大户人家的小姐,自然要弄得体面一下,既能讨好老丈人也能博得女人欢心。

    “那是你的事,问我干什么?我不掺和,反正你既要我父亲满意,也要让我满意才行!”刘茜却是嗲声要求道。

    “帅帅,你千万别那钱出来,那样肯定不行的,不但我父亲,就是我也不会稀罕的!”刘茜做出要求提醒道。

    “我知道,拿钱做聘礼太俗气了,可是我真的想不出那什么做聘礼好呢!”闫帅讪讪道。

    “那我不管,你自己去想,从现在起,想不出来不许碰我!”刘茜立刻施压道。

    “啊,不是吧,茜茜,办法可以慢慢想嘛,不碰你怎么成,晚上会睡不着觉的!”闫帅惊愕,急忙央求道。

    “嘻嘻,帅帅,没有压力就没有动力的,你就忍着吧!”刘茜贼兮兮的拒绝道。

    “喂,你怎么又趴上来了,你要干嘛,不是才弄完吗?”刘茜忽然叫道。

    “茜茜,再来一次吧,算是给我思考的动力,不然真的想不出来的!”闫帅无耻的说道。

    “不行,刚才说了,不想出来不许碰我的,你下去!”刘茜拒绝道,接着咕噜噜滚动的响声发出,闫帅被野蛮的推开了。

    “茜茜,你好绝情啊,要是我十天想不出好办法,一个月想不出好办法呢,那岂不是要憋死了!”闫帅惨兮兮的哀嚎道。

    “你尽可能的想,真要那样,我,我五天让你弄弄就是了!”刘茜有些不忍心,其实自己也憋不住,对男女办事的乐趣已是食之入味喜欢上了,只得退一步安慰道。

    “五天啊,能不能改成两天?”闫帅心中欢喜,急忙讨价还价道。

    “你……不理你了!”刘茜顿时气结,气呼呼道。

    我靠,帅帅、茜茜,好肉麻恶心啊!江帆听的鸡皮疙瘩立起受不了,更是好笑不已,眼珠转了转立刻传音给闫帅。

    “茜茜,你先穿衣服,我去茅厕一下!”闫帅收到江帆的传音,怔了怔,忙借口道,接着抓起一件衣服缠在腰上钻出,身后传来刘茜的叮嘱声,“走远些,别污染了这块办事的好地方!”

    “老大,你来了,你刚才说有好事,什么好事?”闫帅见到江帆欣喜道。

    “你说这个魔神帝符印做聘礼怎么样?”江帆取出符印笑道。

    “哇,魔神帝符印!呃,老大,你真的给我拿去做聘礼?”闫帅惊讶,接着大喜,又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已经知道了江帆听到他和刘茜的谈话了,不过并不在意。

    “当然,谁叫我们是兄弟呢?”江帆笑道。

    “太好了,谢谢老大,你帮大忙了,爱死你了!”闫帅兴奋了,一把抓过魔神帝符印,激动的抱住江帆,吧嗒吧嗒就在江帆脸上啃了几口,随即转身飞奔向草丛。

    我靠,这也恶心了吧!江帆愕然无语,更是一阵恶寒郁闷,狠狠的擦了擦脸上闫帅留下的口水,接着又有些好笑。

    “哇,魔神帝符印,绝对的满意,帅帅,我爱死你了,我要狠狠的奖励你!”江帆正待离去,忽然草丛中传来刘茜惊讶欢呼声。

    “啊,茜茜,你,你轻点,这么野蛮干啥,哦……!”接着是闫帅痛呼,很快哼哼起来。

    我靠,刘茜有这么彪悍!江帆有些汗颜,没看出来刘茜会这么热情奔放,没事了自是不会去听墙根,兄弟高兴,江帆心中也很高兴,闪身出了符咒世界。

    江帆想了想取出符讯球联系李子豪,询问几个魔神主的动静,顿时吃了一惊,魔神主们已经想到入侵符神界的办法了。

    没有空间传送场地,便使用魔兽替代,正在符魔界四处大量征集飞奔速度快和能飞的魔兽,江帆不禁眉头皱起,为符神界担心了,用魔兽替代也是种股过得去的办法,虽然速度慢了不少。

    忽然符宝袋中的绿色球闪动,是符地留给自己的,江帆忙取出查看,笑道:“呵呵,该去看热闹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