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对了,据我所知异形虫是要把符神界和符魔界变成虫界的,这事你可知道?”江帆见怪异老头赞同了,心中大大松了口气,这被逼做仆人的事至少算是暂时揭过,想了想问道。

    “什么,虫界!异形虫这个混蛋老毛病又犯了,看来是真当我死了,可恶,见到它非揍一顿不可!”怪异老头一惊,顿时不悦的斥骂道,显然是不乐意了。

    “呃,那得赶紧找到它,千万别把拿东西给祸害了!”怪异老头忽然想到什么,有些急切起来。

    “把什么东西祸害了?”江帆一愣,忙趁机问道。

    “不关你的事,不要多问!”怪异老头呵斥道,接着道:“你们两个叫什么名字?”

    “我叫江帆,这位也是我的兄弟,是符魔界的魔神主杨爽!”江帆郁闷,老家伙口风倒是挺紧的,只得悻悻答道。

    “嗯,就按照你的计划,你出去后联系黑皮仆兽,一定要给我准确的情报!”怪异老头接着命令道。

    “等消灭了符天,你们再进行认主仪式,我会带你们走的!”怪异老头又道。

    我靠,这家伙果然还不忘这事,不过这事以后再说吧,江帆没去反对,问道:“以后打算带我们去哪?”

    “你们长-风-文学离开这里绝对不得泄露我的事,知道吗?否则一定要你们死!”怪异老头懒得搭理江帆的问话,严厉的叮嘱道。

    “那是肯定的,不然还怎么联手对付符天?”江帆信誓旦旦道。

    “对了,以后我怎么联系你?现在总能告诉我你是谁了吧,不然以后怎么称呼你?”江帆问道。

    怪异老头没吭声,浸泡在透明大球绿色液体中的身体发出一道绿色幽光,大球的表面渗出一个晶莹剔透的鸡蛋大小的绿色圆球,徐徐飞向江帆,怪异老头道:“拿着这个球,相当于符讯球!”

    江帆借助绿色小球收起,怪异老头又道:“我叫符地,虽然现在还没认主,但你们已经算是我的仆人了,给我信息的时候称呼我主人就是!”

    “符地?符天,符地?你和符天不会有什么关系吧?”江帆一楞,念叨一句问道。

    “多嘴!记住了,以后和我说话,开头都要称呼主人!”符地斥了句便命令道。

    “呃,还是不要了,等灭了符天再说吧,一旦成了习惯,万一什么时候说漏了嘴,岂不是暴露了,别忘了以后我会经常与黑皮仆兽他们打交道的!”江帆郁闷,眼珠一转推脱道。

    “等你偷袭符天后,你也就暴露公开了,那时符天和他的手下肯定要商议对付你的事,我与黑皮肯定也会谈到你,说不定我会假装咒骂你几句迎合他们呢,你可不别介意啊!”江帆分析提醒道。

    “嗯,有道理,好吧,那暂时就不称呼主人了,不过你们心中要记住就是,至于在他们面前骂我几句,这也是取信与他们,没关系!”符地略一沉吟作罢。

    “对了,溶洞中的那些人忽然浑身溃烂,元神中的符印变成灰黑色的,是不是你的缘故?”江帆窃喜,又搪塞过去了,想了想问道。

    该是说正事的时候了,江帆没忘记来这的目的,现在与这个符地扯上关系,忽悠住了,一些事情应该好办了。

    “不错,是我干的,我是试试实力恢复了情况怎样,就拿他们做作试验了!“符地怔了怔,随即不在意道。

    我靠,这家伙真该死,竟然拿人练手!江帆愤怒,但不敢表露出来,忙要求道:“能不能让他们恢复正常?其实他们都是我的手下,暗中发展的势力,现在我的手下都惶恐不已,人心不稳啊!”

    “这个溶洞是我的手下一次无意间发现的,很隐秘,觉得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处,现在外面那么乱,我便让手下开发这里准备作为秘密据点的!”江帆解释道。

    “我是这么想的,等你把符天打的抱头鼠窜狼狈不堪很虚弱的时候,我会伺机建议他藏到这里来,到时不就可以打死老鼠了,因此这个溶洞还是可以利用的!”江帆眼珠一转又道。

    “要利用这个溶洞,就得一直有人在打理,想现在手下都不敢在这待了,这哪成?你把他们恢复正常了,大家安心了,再把溶洞整的舒适享受些,以后符天就有可能进来了嘛!”江帆劝说道。

    “好吧,让他们恢复正常很简答,不过绝对不能告诉他们我的存在!”符地觉得有些道理,应下并叮嘱道,现在只要是能打击符天的事,他都愿意去做。

    “呃,不然他们知道你的存在没问题,不过这就不能见你,是不是影响让他们恢复正常?”江帆点点头,质疑道。

    “你命人把他们抬到上面入口旁边放下,让无关的人离开,我就能让他们恢复正常!”符地道。

    “好,那我就上去了!”江帆欣喜道,想了想谨慎的问道:“来的时候有四百多人出问题,其他暂时还没出问题,那些人以后会不会也出问题?”

    “我只是小试了下,发出的威力很小,一小时内不发作,就没问题了,你可以等等,等过了一小时再把人抬过来!”符地想了想道。

    “对了,你还要多久才能出来?”江帆和杨爽往出口走去,江帆忽然想起什么,转身问道。

    “很快,顶多一天的时间!”符地答道。

    “太好了,你要去袭击符天的时候能不能跟我说一声,我想看看你大发神威的雄姿!”江帆点点头,忙要求道,不忘拍上一记马屁,真的很好奇,想看看符地的实力。

    “没问题,不过到时你要躲远些,藏好了,不要被殃及小命不保!”符地到时不介意让未来的仆人见识自己的手段,爽快的应下,并告诫道。

    江帆应下,和杨爽来到出溶洞的通道口,纳甲土尸重伤,江帆不想在符地面前表现穿越石的位移本领,传音给杨爽,杨爽立刻取出符兽宝癞蛤蟆魔兽,两人骑着癞蛤蟆魔兽上去。

    “兄弟,你们总算出来了,我都快急死了,你们没事吧,咦,傻蛋呢?”在堵住的通道处等待的白刚一见江帆和杨爽欢喜不已,接着奇道。

    “我们没事,傻蛋累了,休息去了,那边人员情况怎样?”江帆敷衍一句问道,符地的情况还是不说了,免得白刚担心。

    “没事就好,那边又有百余人倒下了!”白刚悻悻道,接着焦急的问道:“下面到底什么情况,可找到了治疗的办法?”

    “白老哥,放心吧,已经找到治疗的办法了,下面没什么情况,一切挺好的,我们先回去!”江帆笑道,接着传音道:“白老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也别问,以后再告诉你!”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262忽悠怪异老头    >

    我靠,这家伙也是个阴险之辈,果然是要玩偷袭,不过也好,反正符天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去打个你死我活!

    呃,不会偷袭之下就把符天干掉了吧,那样也不成,符神界和符魔界岂不是被他控制了,这家伙也不是好鸟啊,江帆又有些担心了,想了想问道:“你偷袭就能杀了符天?”

    “那倒不能,符天可不好对付,不过可以重创符天,接下来再对付符天就容易不少,那样玩起来多有意思,打得他到处乱乱跑东躲西藏,慢慢的弄死他!”怪异老头阴狠道。

    嗯,这样还差不多,江帆欣慰的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又担心起来,犹豫了下问道:“对付完符天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这是你能问的吗,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个?”怪异老头一愣,忽然恼火的呵斥道。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跪下认主?”接着怪异老头命令道。

    “你…………!”江帆顿时气结,更是郁闷之极,我靠,扯了半天还是重新回到原话了,这下真有些麻烦了。

    “这个认主有什么讲究没有?”江帆脑筋急转,试探的问道。

    “当然有,你要发下元神死咒,而且我还要在你们的元神中植入连魂印记,这样不论你们在哪里,我都能及时知道你们的去向!”怪异老头倒是不隐瞒答道。

    “这么说强者是不是能发现我认主了?比如黑皮仆兽这类的!”江帆心中一喜又问道。

    “你的实力太弱,元神太弱小,黑皮如果对你的元神进行检查,还是可以发现的!”怪异老头想了想道。

    “那我就不能认你为主了!”江帆心头一松笑道。

    “为什么?”怪异老头愕然。

    “我不认你为主,你是不是打算杀了我?”江帆不答反问道。

    怪异老头毫不客气,更不掩饰道:“那是自然,我说的话谁敢不听就是死!”

    “我坚决不做你的仆人,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我知道打不过你,我也不过反抗,来吧,杀我呀,动手吧!”江帆顿时强硬起来,脑袋一扬冷笑道。

    “不过你杀了我,你就少了个对付符天的极好帮手了!”接着江帆又补上一句,强硬过头是找死,并不真想死,得留下余地。

    “你敢不从?你找死!……呃,你怎么就活不成了?你还能帮我对付符天?”怪异老头先是大怒,忽然想起什么,奇道。

    “我这人的运气不好,与异形虫有矛盾,阴差阳错的与符天的手下黑皮仆兽,婴灵扯上关系了,便联手对付异形虫,异形虫不会放过我的!”江帆略一沉吟道。

    “哦,你与异形虫结仇了!”怪异老头有些诧异了,想了想道:“那也没关系,你做了我的仆人,我可以让异形虫不找你的麻烦,不过你与黑皮仆兽是不能再联手了!”

    “看似不错,不过这样做还是不妥!”江帆笑道。

    “不妥!这倒是新鲜,怎么说?”怪异老头怔了怔奇道。

    “我与人形骷髅虫也有仇,人形骷髅虫手与符天不对付,与黑皮仆兽自然也不对付,异形虫与人形骷髅虫本有协议,只是最近两者也闹翻成仇敌了!”江帆继续说道。

    “小子,你别扯那么多,说重点,那些乱七八糟的我不想听!”怪异老头顿时没了耐心喝道。

    “呃,你耐心点,基本情况总要说的吧,不然你不明白的!”江帆讪讪道。

    “那你简单点说!”怪异老头皱皱眉道。

    “我与黑皮仆兽联手对付异形虫、人形骷髅虫,应该是盟友了,但这家伙太可恶太该死了,他其实是知道符天并没有死,等待机会复活!”江帆点点头,略一沉吟开始忽悠道。

    “符天留下了符天神印,得到符天神印需要几样东西,我和虚无极符神主是最亲密的朋友,我是符神王,他是符神主,他是我的大哥,实力远超过我,自然他拿到符天神印最合适!”江帆乱扯道。

    “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最近得到所有拿到符天神印的必须物品,结果我大哥虚无极进入符天神殿,在拿符天神印的时候,符天的元神和骸骨出现了!”江帆一副十分愤恨的神态道。

    “我大哥虚无极被符天吞噬死了,我恨符天,我一定要为虚无极大哥报仇,还有黑皮仆兽,这个该死的家伙一直在利用我!”江帆咬牙切齿道。

    “哦,这么回事,那很好啊,不过你找符天报仇那是自寻死路,正好做我的仆人,我顺便帮你把仇报了就是!”怪异老头恍然,更是欢喜道,找到了同仇敌忾的感觉了。

    “符天是个什么样的人?”江帆问道。

    “符天这个家伙凶狠,坏透了,狡猾多疑,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不好对付!”怪异老头评价道。

    “难怪黑皮仆兽是那么个德行,我帮助黑皮仆兽做了不少事,又与异形虫有仇,它挺看重我,在符天复活后,它说要把我介绍给符天,让我打理符神界,这是个机会!”江帆点点头贼贼的笑道。

    “机会,什么意思?”怪异老头迷糊的问道。

    “你要去偷袭符天,只能重创,符天势必要躲起来疗伤,再加上他有那么多的手下,我想你找到他也不容易吧,不如我借着黑皮仆兽的关系做内应,对付符天不就容易多了!”江帆提议道。

    “有我的帮助,不时的向你透露消息,你可以不时的灭掉符天的手下,我想对符天是个不小的打击,他肯定很难受,让他不断的失去得力的手下,你不觉得是件很惬意的事吗?江帆煽动道。

    “等你把符天的手下全都灭光了,符天就成了光杆一个了,最后你要与他对决灭掉他的时候,把情况说出来,让他也尝尝上当的滋味,让他痛苦,再杀了他!”江帆描绘蓝图道。

    “我要是现在就做了你的仆人,到时还怎么见符天,怎么接近他,你都说了他很多疑的,一旦被察觉了,岂不是计划落空了?”江帆分析道。

    “符天刚愎自用,又有那么多手下,加上我和黑皮仆兽合作的还不错,他应该不屑去控制我的,你在明处,我在暗处,咱们合力对付符天,这样不好吗?”江帆又道。

    “符天在符神界和符魔界留下了许多封印空间禁制,也不知道留有什么样的宝贝玩意,有我与黑皮仆兽的接近,就能及时让你知道符天的事情和动向,这样掌握一切玩死他多好!”江帆补充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符天诈死,我就来个内应弄他,很好,呵呵,符天最后知道了事情真相,肯定会气得要吐血!”怪异老头听完想了想不禁欢喜期待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