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我靠,这家伙也是个阴险之辈,果然是要玩偷袭,不过也好,反正符天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们去打个你死我活!

    呃,不会偷袭之下就把符天干掉了吧,那样也不成,符神界和符魔界岂不是被他控制了,这家伙也不是好鸟啊,江帆又有些担心了,想了想问道:“你偷袭就能杀了符天?”

    “那倒不能,符天可不好对付,不过可以重创符天,接下来再对付符天就容易不少,那样玩起来多有意思,打得他到处乱乱跑东躲西藏,慢慢的弄死他!”怪异老头阴狠道。

    嗯,这样还差不多,江帆欣慰的点点头,忽然想起什么,又担心起来,犹豫了下问道:“对付完符天后你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这是你能问的吗,你有什么资格问这个?”怪异老头一愣,忽然恼火的呵斥道。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跪下认主?”接着怪异老头命令道。

    “你…………!”江帆顿时气结,更是郁闷之极,我靠,扯了半天还是重新回到原话了,这下真有些麻烦了。

    “这个认主有什么讲究没有?”江帆脑筋急转,试探的问道。

    “当然有,你要发下元神死咒,而且我还要在你们的元神中植入连魂印记,这样不论你们在哪里,我都能及时知道你们的去向!”怪异老头倒是不隐瞒答道。

    “这么说强者是不是能发现我认主了?比如黑皮仆兽这类的!”江帆心中一喜又问道。

    “你的实力太弱,元神太弱小,黑皮如果对你的元神进行检查,还是可以发现的!”怪异老头想了想道。

    “那我就不能认你为主了!”江帆心头一松笑道。

    “为什么?”怪异老头愕然。

    “我不认你为主,你是不是打算杀了我?”江帆不答反问道。

    怪异老头毫不客气,更不掩饰道:“那是自然,我说的话谁敢不听就是死!”

    “我坚决不做你的仆人,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我也活不成了,我知道打不过你,我也不过反抗,来吧,杀我呀,动手吧!”江帆顿时强硬起来,脑袋一扬冷笑道。

    “不过你杀了我,你就少了个对付符天的极好帮手了!”接着江帆又补上一句,强硬过头是找死,并不真想死,得留下余地。

    “你敢不从?你找死!……呃,你怎么就活不成了?你还能帮我对付符天?”怪异老头先是大怒,忽然想起什么,奇道。

    “我这人的运气不好,与异形虫有矛盾,阴差阳错的与符天的手下黑皮仆兽,婴灵扯上关系了,便联手对付异形虫,异形虫不会放过我的!”江帆略一沉吟道。

    “哦,你与异形虫结仇了!”怪异老头有些诧异了,想了想道:“那也没关系,你做了我的仆人,我可以让异形虫不找你的麻烦,不过你与黑皮仆兽是不能再联手了!”

    “看似不错,不过这样做还是不妥!”江帆笑道。

    “不妥!这倒是新鲜,怎么说?”怪异老头怔了怔奇道。

    “我与人形骷髅虫也有仇,人形骷髅虫手与符天不对付,与黑皮仆兽自然也不对付,异形虫与人形骷髅虫本有协议,只是最近两者也闹翻成仇敌了!”江帆继续说道。

    “小子,你别扯那么多,说重点,那些乱七八糟的我不想听!”怪异老头顿时没了耐心喝道。

    “呃,你耐心点,基本情况总要说的吧,不然你不明白的!”江帆讪讪道。

    “那你简单点说!”怪异老头皱皱眉道。

    “我与黑皮仆兽联手对付异形虫、人形骷髅虫,应该是盟友了,但这家伙太可恶太该死了,他其实是知道符天并没有死,等待机会复活!”江帆点点头,略一沉吟开始忽悠道。

    “符天留下了符天神印,得到符天神印需要几样东西,我和虚无极符神主是最亲密的朋友,我是符神王,他是符神主,他是我的大哥,实力远超过我,自然他拿到符天神印最合适!”江帆乱扯道。

    “我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最近得到所有拿到符天神印的必须物品,结果我大哥虚无极进入符天神殿,在拿符天神印的时候,符天的元神和骸骨出现了!”江帆一副十分愤恨的神态道。

    “我大哥虚无极被符天吞噬死了,我恨符天,我一定要为虚无极大哥报仇,还有黑皮仆兽,这个该死的家伙一直在利用我!”江帆咬牙切齿道。

    “哦,这么回事,那很好啊,不过你找符天报仇那是自寻死路,正好做我的仆人,我顺便帮你把仇报了就是!”怪异老头恍然,更是欢喜道,找到了同仇敌忾的感觉了。

    “符天是个什么样的人?”江帆问道。

    “符天这个家伙凶狠,坏透了,狡猾多疑,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不好对付!”怪异老头评价道。

    “难怪黑皮仆兽是那么个德行,我帮助黑皮仆兽做了不少事,又与异形虫有仇,它挺看重我,在符天复活后,它说要把我介绍给符天,让我打理符神界,这是个机会!”江帆点点头贼贼的笑道。

    “机会,什么意思?”怪异老头迷糊的问道。

    “你要去偷袭符天,只能重创,符天势必要躲起来疗伤,再加上他有那么多的手下,我想你找到他也不容易吧,不如我借着黑皮仆兽的关系做内应,对付符天不就容易多了!”江帆提议道。

    “有我的帮助,不时的向你透露消息,你可以不时的灭掉符天的手下,我想对符天是个不小的打击,他肯定很难受,让他不断的失去得力的手下,你不觉得是件很惬意的事吗?江帆煽动道。

    “等你把符天的手下全都灭光了,符天就成了光杆一个了,最后你要与他对决灭掉他的时候,把情况说出来,让他也尝尝上当的滋味,让他痛苦,再杀了他!”江帆描绘蓝图道。

    “我要是现在就做了你的仆人,到时还怎么见符天,怎么接近他,你都说了他很多疑的,一旦被察觉了,岂不是计划落空了?”江帆分析道。

    “符天刚愎自用,又有那么多手下,加上我和黑皮仆兽合作的还不错,他应该不屑去控制我的,你在明处,我在暗处,咱们合力对付符天,这样不好吗?”江帆又道。

    “符天在符神界和符魔界留下了许多封印空间禁制,也不知道留有什么样的宝贝玩意,有我与黑皮仆兽的接近,就能及时让你知道符天的事情和动向,这样掌握一切玩死他多好!”江帆补充道。

    “嗯,这个主意不错,符天诈死,我就来个内应弄他,很好,呵呵,符天最后知道了事情真相,肯定会气得要吐血!”怪异老头听完想了想不禁欢喜期待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261符天的对头    >

    “怎么,你不愿意?”江帆没吭声,怪异老头十分不悦地道。

    “你在这待了多久?”江帆眼珠转了转不答反问道,显然不是他的对手,激怒他不明智,但做他的仆人那是不可的能的,先掰扯一下转移注意力。

    不过并不真的害怕,这怪异老头似乎很自恋,此时并没有锁定自己,可以随时进入符咒世界,或者使用穿越石位移逃走,不过暂时还不急着这么做。

    刚才怪异老头就能杀了傻蛋,但最终还是主动停手,说明并不一定非要杀人,说道说道事情可能有转机,或许还能利用一下这个强大的老头也说不定。

    “小子,你别废话,先回答我的问题!”怪异老头倒是不上当,沉声喝道。

    “我要是不答应你会怎样?”江帆皱皱眉道。

    “哼,不答应就是死,你们都得死!”怪异老头冷笑道。

    “呵呵,反正现在我们也没几天活路,死之前干嘛要做你的仆人,岂不是有毛病?你要杀我们无非就是早死几天而已!”江帆心中一沉,脑筋急转,面上装作无所谓的说道。

    “你们活不了几天了?”怪异老头愕然,有些诧异了。

    “哼,不要认为自己很厉害,你也活不了几天的,还在我们面前逞威风,你不觉得很可笑吗?!江帆讽刺道。

    “我也活不了几天?嘎嘎嘎……小子,你才可笑,更无知,我怎么就活不了几天?谁能杀得了我?在这里我是最强大的!”怪异老头一愣,随即爆发一阵怪笑,觉得十分滑稽,更是充满自信。

    “你是最强大的?既然是最强大的,怎么还待在这里不出来?我想你在这里待了很久了吧,你别告诉我你是在泡澡休闲哦,很让人怀疑你是在吹牛啊!”江帆一副不相信的神态试探道。

    “以前不是,有个对头也很强大,不过他已经死了,我也受重伤了,在这里疗伤了很多年,现在我很快就恢复能出来了,当然是最强大的了!”怪异老头怔了怔,略微沉默了会道。

    “你和符天大神相比谁厉害?”江帆心中一动,问道。

    “符天!呃,那家伙稍微比我厉害一点,就一点而已,不过他已经死了!”怪异老头一惊有些底气不足,随即欣慰道。

    “你怎么知道符天死了?”江帆反问道,心中感叹,又一个被骗的。

    “废话,我当然知道,我亲眼看到的!”怪异老头不悦道,接着有些不解的问道:“小子,你说你们活不了几天,这是怎么回事?你有很强大的对头?”

    “老头,你上当了,我们大家都上当了!”江帆瞥了怪异老头一眼叹道。

    “我上当了,大家都上当了,什么意思?”怪异老头一愣,奇道,一时没注意江帆呼他老头的不敬了。

    “因为符天没死!”江帆爆料道。

    “什么,符天没死!”怪异老头大吃一惊,接着透明大球猛的绿色光芒一闪,呼的一下透明大球竟是骤然出现在江帆身前三米远。

    我靠,这么快!江帆和杨爽都吓一大跳,根本来不及反应,怪异老头眼中杀气腾腾的喝道:“小子,你知道我和符天不对路,故意胡说八道是吧,我弄死你!”顷刻锁定江帆和杨爽,大有动手之势。

    “我靠,老头,你别激动,符天真的没死,符天之前那是假死,所有人都上当了,我亲眼见到他复活了!”江帆大惊,没想到怪异老头反应这么大,郁闷的是被锁定了,动弹不得,急忙叫道。

    “你亲眼见到符天复活了?你说说看怎么回事,要是你敢骗我,你会死得很惨的!”透明大球外层渗出一尺厚的浓烈绿气,怪异老头怔了怔,碧绿眼珠转了转凶狠的叫道。

    被锁定了,江帆不敢轻举妄动,急忙将看到虚无极进入符天神殿,符天忽然复活的情况讲述一遍,包括黑皮仆兽、婴灵、人形骷髅虫、异形虫、空间兽等等的存在都全盘托出。

    “这件事发生到现在也就一个小时的样子,当时黑皮仆兽、人形骷髅虫、异形虫,还有几个符神主和魔神主在场!”江帆最后道。

    “原来如此,符天没死,符天竟然诈死,符天这个家伙好狡猾啊,混蛋,可恶!”怪异老头听完后极度失望更是愤怒不已,说的那么言辞凿凿,过程详细清晰,又有证人,不得不信了。

    “呃,空间兽就要出来了,人形骷髅虫释出了空间封印符,情况蛮复杂的!”怪异老头又是咆哮几句后消停下来,喃喃自语道。

    “呵呵,异形虫也在,太好了!”怪异老头忽然又高兴起来了,此时已经解除对江帆和杨爽的锁定,同时透明大球渗出的浓烈绿气也收回大球之内,江帆和杨爽都是长长的松了口气。

    “你认识异形虫?”江帆心中一动忙问道,

    “呵呵,魔虫其实是我的兽宠,现在魔虫王变异成异形虫,还是我的兽宠!”怪异老头有些得意的透露道。

    “是啊,异形虫很危险了,符天已经命令黑皮仆兽、婴灵、六盅、一妖二怪去盯着异形虫呢,符天一出来,就会灭掉异形虫的!”江帆大吃一惊,眼珠转了转提醒道。

    “哼,我马上就能出来了,想杀死我的异形虫,做梦!”怪异老头怒气冲冲道。

    “老头,你不是说比符天差一点点吗,你打得过符天吗?还是不要出去了,免得被符天知道你在这里,会对你不利的!”江帆一副好心的劝道。

    “嘿嘿,以前实力是差符天一点,不过现在有异形虫在,我就不怕符天了,至少我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怪异老头不以为然的笑道。

    “不是吧,异形虫能帮你对付符天?”江帆怀疑道。

    “异形虫当然不是符天的对手,不过,嘿嘿,这么些年我除了养伤也没闲着,终于在前一段时间领悟到了!”怪异老头有些兴奋道,不过说的很含糊,也有些莫名其妙。

    “对了,符天亲口说了还还要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出来?符天神殿还悬浮在空中?”怪异老头忽然想起什么,忙确认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江帆奇道。

    “符天神殿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怪异老头没有理会江帆的问话,而是继续问道。

    “符天神殿在符神界的西山洲靠北,接近符魔界的位置,你要做什么?你不会是趁符天还没彻底恢复实力出来,去攻击他吧?”江帆心中一动,试探的问道。

    “小子,你猜对了!呵呵,符天竟然复活了,也好,他一定也想不到我还活着,也在这里,忽然出现必然打得他措手不及,杀他的把握性就更大了!”怪异老头坦然的认下,十分期待的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