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傻蛋,你觉得那人会已经出来了?”江帆有些不安的问道,这还真不好说,纳甲土尸的鼻子灵,这人被分在透明球里面和在外面晃悠应该是不一样的,或许能嗅得出来。

    杨爽和白刚都是紧张的看着纳甲土尸,纳甲土尸凑到洞口,鼻子仔细的嗅着,几秒钟后说道:“应该还没出来,只是血腥尸气浓重了些,并无其他气息存在,真要是出来了,气息应该不同的!”

    “呃,没出来就好,那怪异老头只怕很恐怖,我们根本对付不了!”江帆顿时松了口气道,还是十分相信纳甲土尸的嗅觉的,杨爽和白刚也是轻松不少,不是说怕死,但死得不明不白划不来。

    白刚忽然感觉到符讯球有异动,急忙取出查看,顿时面色极为难看道:“这次有近两百人倒下了,都是魔神圣中期修为!”

    “兄弟,这该怎么办才好?”白刚可怜巴巴的看着江帆问道,他是彻底没辙,也知道杨爽不可能有办法,唯一的希望就寄托在江帆身上。

    “白老哥,真抱歉,这种情况我真的没办法处理!”江帆无奈的歉意道,不好再含糊的说什么。

    “天啊,四百多白族的精英啊,就都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我有何面目去见族人?”白刚顿时绝望了,悲切的$长$风$文学..泪水哗哗流下,内疚万分,这些人是他命令到秘密溶洞来的,不然哪会有事。

    “呃,白老哥,人不是还都活着的嘛,并没死啊,或许还有救也说不定!”江帆看着白刚伤心欲绝的样子心中不忍,想了想道。

    “兄弟,你是说他们全身溃烂不会死去?”白刚怔了怔,忙期待的问道,心中已是乱如麻了。

    “这个,这个我可说不准!”江帆汗颜,讪讪道,那种情况谁知道会不会死,不过感觉上似乎是活不了。

    “江帆兄弟,我,我求求你一定要帮忙想办法救救他们啊!”白刚顿时面如死灰,呆了呆忽然噗通一下跪在江帆面前,哀求道。

    “白老哥,你这是干什么,我们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么还这样了,你太见外了吧,赶紧起来!”江帆吓一跳,十分郁闷道,一边急忙拉扯白刚。

    “老白,你这就不对了,江帆兄弟是我们自己人,只要有一分希望,他肯定会百分百的去努力救人的,你用得着这样吗,起来,赶紧起来!”杨爽眉头皱起劝说道,一边去搀扶白刚。

    “呃,老杨,江兄弟,不好意思,我实在是太焦急了,哎,真是没想到事情会这样,都怪我,为什么非要来这溶洞呢,该死啊该死!”白刚被说的不好意思,悻悻站起,接着顿足捶胸懊悔起来。

    “问题出在底部溶洞的那个透明球上,去看看什么情况或许能得到点什么,也许还能救那些白族的兄弟吧!”江帆叹了口气,想了想一咬牙道。

    “呃,兄弟,那是不是太危险了?”杨爽犹豫了下提醒道,知道江帆说的有道理,但不想江帆去,不过老白这边又实在没辙,不好反对。

    “兄弟,算了,你还是别去了,老杨说的没做,真的很危险,要是再搭上你,那我就真的没法活了!”白刚眼睛一亮,不过很快还是反对道,不能因为自己的事害了兄弟。

    “没关系,反正透明球中的人又没出来,再说之前不是已经去了一次,应该能应付的,再说了我这人也很好奇,弄不明白会睡不着觉的!”江帆笑道。

    “还是不要了!”白刚怔了怔,似乎有道理,犹豫了下一咬牙还是反对道,让江帆数次为自己冒险很不好意思,杨爽没吭声,也觉得江帆说的有道理,只是不好发表意见。

    “难道你们还不相信我的能力?我可是经历过太多的大风大浪的,这不算什么的!”江帆知道他们是为自己好,一副轻松的神态安慰道。

    “我和你一起去看看!”杨爽这才道,毕竟是魔神主一代枭雄,在眼皮底下发生这么大的事却束手无策,自是不甘心。

    “那就大家一起去看看!”白刚也不再反对,十分感动道,有这两个兄弟一生无憾了。

    “呃,白老哥,你就不要去了,不是说你,以你的实力实在不妥,真要有事,说不好你还会成为大家的累赘的,我有傻蛋,杨老哥陪着去就成!”江帆急忙反对道。

    “是的老白,你就不要去了,真的不起作用的,只会有害处!”杨爽也是劝阻道。

    “这怎么成,你们为了我的事去冒险,我却在这里等着,那有这种道理!”白刚顿时不干了,气呼呼道。

    “老白,你怎么意气用事?你什么实力?难道你要耽误事不成?说不定到时因为我们要保护你反而送了命,难道你要害我们不成?”杨爽顿时面色一沉,责备道。

    “不是,我哪会害你们,为了你们我命都可以豁出去的,我……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白刚急忙辩解,但见江帆和杨爽两人都瞪着自己,最后只得悻悻道。

    “这才对嘛,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回来的!”江帆拍了拍白刚的肩膀笑道。

    “傻蛋,将封住的洞口凿大些!”江帆吩咐道。

    纳甲土尸立刻裂空夺魄枪在手,一颤抖出一片枪影挥出,砰的一声爆响,碎石乱飞,碗口大的洞顿时变成一米大小的洞。

    江帆,纳甲土尸,杨爽跃起穿过洞口进入封住的通道中,这时白刚叮嘱的喊道:“老杨,江兄弟,情况不对就撤,不要硬抗!”

    江帆和杨爽冲着白刚摆摆手示意明白,江帆从符咒世界中唤出绿剑龙兽,江帆和杨爽骑上狂奔而去,纳甲土尸展开翅膀在上空飞行,到底部溶洞入口还有三百里的样子。

    几分钟的样子到达通道尽头,一看,只见原来被封住的通往底部溶洞的洞口已是被打开,而且从洞中徐徐升起淡淡的绿色烟雾。

    “主人,这里的血腥尸气更加的重了,对了,之前这绿色烟雾是没有的,而且那绿色烟雾的血腥尸气更加明显浓烈!“纳甲土尸耸了耸鼻子道。

    “嗯,透明球中的奇怪老头虽然没出来,但下面情况有变化了,大家小心些!”江帆神情凝重的点点头,此时也感觉到了血腥尸气的气息了。

    江帆收起绿剑龙兽,纳甲土尸展开翅膀,带着江帆和杨爽跳入洞口,千斤坠使出,加速下坠,临近洞的底部,翅膀忽闪几次减速,轻轻落地。

    江帆,纳甲土尸,杨爽十分小心的打量起来,似乎没什么变化,依旧碎石散落着,很快都看到那个透明球,顿时大吃一惊,纳甲土尸脱口而出道:“我靠,不好,那个光溜溜的老头醒过来了!”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

4260怪异老头的强大    >

    透明球似乎还在原来你的位置上,只是升腾起淡淡的绿色雾气,浸泡在绿色液体中的奇怪老头蜷缩着身体,面对着江帆、杨爽、纳甲土尸,只是两只大眼睛却是睁开的,碧绿色眼珠闪动着寒光。

    江帆、杨爽、纳甲土尸盯着透明球中的怪异老头看了半晌,怪异老头也是盯着江帆三人,不时的还眨动着眼睛。

    对视了足足三十秒钟,江帆传音道:“既然这人苏醒了,我们过去问问话看看,不过要当心了,透明大球散发着绿色雾气,只怕有诡异,注意他发动攻击!”

    杨爽和纳甲土尸点点头应下,江帆率先走向透明大球,纳甲土尸和杨爽一左一右,互相保持三米的距离,高度戒备着,同时心中都比较紧张。

    江帆走到透明大球面前四十余米的位置停下,略一沉吟大声问道:“请问你是谁?”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等了会不见动静,江帆皱皱眉又问道。

    透明大球中的奇怪老头依旧不时的眨着眼睛盯着江帆三人,但没有反应,江帆有些郁闷,又道:“你是不是不能说话,还是听不到我说话?”但问完后觉得有些好笑,听不到自己岂不是在废话了。

    “呃,主人,这该死的老头在透明大球里面,大球似乎密封性非常好,没看出哪里有分析孔洞的,应该听不到吧!”纳甲土尸忍不住道。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骂我,你该死!”纳甲土尸的话才落音,忽然溶洞中出现阴冷之极愤怒的声音。

    忽然出声,把江帆、纳甲土尸、杨爽三人吓一跳,纳甲土尸惊讶道:“我靠,他竟然能听见说话啊!”

    “咦,好像不对,里面的老头没见嘴巴动,应该不是他在说话吧!”纳甲土尸忽然又道,这一点江帆和杨爽也发现了,急忙四处查看。

    嗡的一声响动,透明大球忽然出现轻微的晃动,里面绿色莫名液体涌动,透明大球表面散发着的绿色雾气瞬间浓烈起来,在大球的顶端聚集成一个足球大小的绿色气球。

    “大家小心了,注意那个绿色气球,估计要发动攻击了!”江帆急忙看向透明大球,吃了一惊,急忙传音示警道。

    江帆的话才说完,那绿色气球猛然绿色幽光闪动,哧的一声微响,一道碗口粗的绿色光球爆射向纳甲土尸,速度快似闪电。

    纳甲土尸急忙闪身躲开,啪的一声,碗口粗的绿色光束射在纳甲土尸身后五六百米的溶洞坚硬的岩石墙壁上,坚硬的岩石墙壁顿时出现一个至少十米深的碗口大的洞,再深看不清楚了。

    嗤嗤……接着坚硬的岩石发出异响,一片十余米大小范围,深达二十米的岩石墙壁瞬间消失,气化了,出现一个大凹洞,绿色烟雾弥漫。

    我靠,这么强大的威力,绿色光束还带有恐怖的腐蚀性,太恐怖了,绝对比双头裂体兽的毒气的侵蚀性强大好几倍!江帆大吃一惊,被震撼了。

    哧的一声,绿色气球再次射出碗口粗的绿色光球,纳甲土尸再次闪避,但绿色气球似乎没完了,哧哧……竟是连续射出碗口粗的绿色光球。

    砰砰……纳甲土尸身后墙壁被连续击中,烟雾缭绕,出现七八个大凹洞,纳甲土尸左躲右闪有些招架不住,速度太快了。

    纳甲土尸一咬牙,五行玄变甲释出,忽然手中的裂空夺魄枪一挥,全力催动元神中后黑色墓碑,狂暴的黑色气芒暴涌而出,大吼道:“螺旋碎裂杀!”迎上了射来的碗口粗大光球。

    “傻蛋不要!”江帆大惊叫道,可惜已经晚了,轰……一声爆响,纳甲土尸的螺旋碎裂杀根本敌不过绿色光球,瞬间被摧枯拉朽的瓦解,裂空夺魄枪脱手飞出出。

    不过绿色光球也小了一圈,消耗不少,射在纳甲土尸凶前五行玄变甲上,纳甲土尸顿时觉得似乎被万斤重锤捶中,咔吧一声脆响,人子弹似的飞出数百米,哧的一声嵌入墙壁中了。

    强大的撞击力,让纳甲土尸嵌入溶洞墙壁一米多深,纳甲土尸嘴巴一张,噗噗的喷出两口鲜血,接着脑袋一歪歪昏死过去。

    事情还没完,绿色光球击在五行玄变甲上,五行玄变甲出现一尺范围的蛛网似的裂痕,凹陷半寸深,五行玄变甲表面出现嗤嗤的异响,绿色幽光闪动,雾气升腾。

    大约两秒钟,五行玄变甲上的绿色幽光消失,哗啦一下,五行玄变甲脱落一层薄薄的碎屑,接着气化消失,五行玄变甲被硬生生的被腐蚀掉一层。

    “傻蛋你怎么了?”江帆大骇,急忙用上穿越石位移,闪身来到纳甲土尸身边唤道,杨爽也是惊骇,不过没敢掉头就走,一边快速后退着,一边取出雷电锥神品魔神器在手戒备防范。

    “呃,这身护甲倒是件不错的天灵地宝,体内好像也有宝贝护体!”透明大球中的怪异老头眼神中闪出一丝惊讶之色,有些意外纳甲土尸竟然抗住,没有被击的灰飞烟灭而亡。

    “呵呵,有点意思!”怪异老头眼神中出现一丝兴趣,接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怪异老头也感觉到江帆有些奇特,没见施展符技,五六百米的距离竟然瞬间到达,快到连轨迹都没能看出来,一时竟是停止攻击,透明大球顶上的绿色气球自动渗入透明大球。

    江帆一查看,松了口气,纳甲土尸受了极重的伤,命还在,胸骨碎裂,内脏粉碎,五行玄变甲遭到大的损坏,急忙取出诛神剑削掉周围的岩石,将纳甲土尸从岩石中救出,喂下符神丹。

    好在有五行玄变甲护身,还有元神空间中的黑色墓碑也及时提供保护,不然绝对死翘翘。

    江帆将纳甲土尸收入符咒世界,这才拎着诛神剑回身看向透明大球中的怪异老头,愤怒的质问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下如此死守?”虽然怒极,但心中明白,根本不是怪异老头的对手。

    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说话的声音就是这怪异老头,虽然嘴巴没见动,但肯定使用了秘术发声说话。

    “哼,敢骂我就是这个下场!小子,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他死定了,就是你们两个也休想活!”怪异老头依旧不见嘴巴动,一个声音在溶洞中想起,十分的不以为意。

    “你到底是谁?”江帆恨恨的问道,知道怪异老头的话不假,没再纠缠。

    “我是谁你们还不配知道,小子,我看你们三个就做我的仆人吧,虽然实力差了些,但也能勉强够格!”怪异老头十分傲气道。

    我靠,竟然要我们做他的仆人,这老东西也真能想!江帆惊愕,又气又好笑,更是无语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