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透明球似乎还在原来你的位置上,只是升腾起淡淡的绿色雾气,浸泡在绿色液体中的奇怪老头蜷缩着身体,面对着江帆、杨爽、纳甲土尸,只是两只大眼睛却是睁开的,碧绿色眼珠闪动着寒光。

    江帆、杨爽、纳甲土尸盯着透明球中的怪异老头看了半晌,怪异老头也是盯着江帆三人,不时的还眨动着眼睛。

    对视了足足三十秒钟,江帆传音道:“既然这人苏醒了,我们过去问问话看看,不过要当心了,透明大球散发着绿色雾气,只怕有诡异,注意他发动攻击!”

    杨爽和纳甲土尸点点头应下,江帆率先走向透明大球,纳甲土尸和杨爽一左一右,互相保持三米的距离,高度戒备着,同时心中都比较紧张。

    江帆走到透明大球面前四十余米的位置停下,略一沉吟大声问道:“请问你是谁?”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等了会不见动静,江帆皱皱眉又问道。

    透明大球中的奇怪老头依旧不时的眨着眼睛盯着江帆三人,但没有反应,江帆有些郁闷,又道:“你是不是不能说话,还是听不到我说话?”但问完后觉得有些好笑,听不到自己岂不是在废话了。

    “呃,主人,这该死的老头在透明大球里面,大球似乎密封性非常好,没看出哪里有分析孔洞的,应该听不到吧!”纳甲土尸忍不住道。

    “你是什么东西,竟然骂我,你该死!”纳甲土尸的话才落音,忽然溶洞中出现阴冷之极愤怒的声音。

    忽然出声,把江帆、纳甲土尸、杨爽三人吓一跳,纳甲土尸惊讶道:“我靠,他竟然能听见说话啊!”

    “咦,好像不对,里面的老头没见嘴巴动,应该不是他在说话吧!”纳甲土尸忽然又道,这一点江帆和杨爽也发现了,急忙四处查看。

    嗡的一声响动,透明大球忽然出现轻微的晃动,里面绿色莫名液体涌动,透明大球表面散发着的绿色雾气瞬间浓烈起来,在大球的顶端聚集成一个足球大小的绿色气球。

    “大家小心了,注意那个绿色气球,估计要发动攻击了!”江帆急忙看向透明大球,吃了一惊,急忙传音示警道。

    江帆的话才说完,那绿色气球猛然绿色幽光闪动,哧的一声微响,一道碗口粗的绿色光球爆射向纳甲土尸,速度快似闪电。

    纳甲土尸急忙闪身躲开,啪的一声,碗口粗的绿色光束射在纳甲土尸身后五六百米的溶洞坚硬的岩石墙壁上,坚硬的岩石墙壁顿时出现一个至少十米深的碗口大的洞,再深看不清楚了。

    嗤嗤……接着坚硬的岩石发出异响,一片十余米大小范围,深达二十米的岩石墙壁瞬间消失,气化了,出现一个大凹洞,绿色烟雾弥漫。

    我靠,这么强大的威力,绿色光束还带有恐怖的腐蚀性,太恐怖了,绝对比双头裂体兽的毒气的侵蚀性强大好几倍!江帆大吃一惊,被震撼了。

    哧的一声,绿色气球再次射出碗口粗的绿色光球,纳甲土尸再次闪避,但绿色气球似乎没完了,哧哧……竟是连续射出碗口粗的绿色光球。

    砰砰……纳甲土尸身后墙壁被连续击中,烟雾缭绕,出现七八个大凹洞,纳甲土尸左躲右闪有些招架不住,速度太快了。

    纳甲土尸一咬牙,五行玄变甲释出,忽然手中的裂空夺魄枪一挥,全力催动元神中后黑色墓碑,狂暴的黑色气芒暴涌而出,大吼道:“螺旋碎裂杀!”迎上了射来的碗口粗大光球。

    “傻蛋不要!”江帆大惊叫道,可惜已经晚了,轰……一声爆响,纳甲土尸的螺旋碎裂杀根本敌不过绿色光球,瞬间被摧枯拉朽的瓦解,裂空夺魄枪脱手飞出出。

    不过绿色光球也小了一圈,消耗不少,射在纳甲土尸凶前五行玄变甲上,纳甲土尸顿时觉得似乎被万斤重锤捶中,咔吧一声脆响,人子弹似的飞出数百米,哧的一声嵌入墙壁中了。

    强大的撞击力,让纳甲土尸嵌入溶洞墙壁一米多深,纳甲土尸嘴巴一张,噗噗的喷出两口鲜血,接着脑袋一歪歪昏死过去。

    事情还没完,绿色光球击在五行玄变甲上,五行玄变甲出现一尺范围的蛛网似的裂痕,凹陷半寸深,五行玄变甲表面出现嗤嗤的异响,绿色幽光闪动,雾气升腾。

    大约两秒钟,五行玄变甲上的绿色幽光消失,哗啦一下,五行玄变甲脱落一层薄薄的碎屑,接着气化消失,五行玄变甲被硬生生的被腐蚀掉一层。

    “傻蛋你怎么了?”江帆大骇,急忙用上穿越石位移,闪身来到纳甲土尸身边唤道,杨爽也是惊骇,不过没敢掉头就走,一边快速后退着,一边取出雷电锥神品魔神器在手戒备防范。

    “呃,这身护甲倒是件不错的天灵地宝,体内好像也有宝贝护体!”透明大球中的怪异老头眼神中闪出一丝惊讶之色,有些意外纳甲土尸竟然抗住,没有被击的灰飞烟灭而亡。

    “呵呵,有点意思!”怪异老头眼神中出现一丝兴趣,接着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怪异老头也感觉到江帆有些奇特,没见施展符技,五六百米的距离竟然瞬间到达,快到连轨迹都没能看出来,一时竟是停止攻击,透明大球顶上的绿色气球自动渗入透明大球。

    江帆一查看,松了口气,纳甲土尸受了极重的伤,命还在,胸骨碎裂,内脏粉碎,五行玄变甲遭到大的损坏,急忙取出诛神剑削掉周围的岩石,将纳甲土尸从岩石中救出,喂下符神丹。

    好在有五行玄变甲护身,还有元神空间中的黑色墓碑也及时提供保护,不然绝对死翘翘。

    江帆将纳甲土尸收入符咒世界,这才拎着诛神剑回身看向透明大球中的怪异老头,愤怒的质问道:“我们无冤无仇,你为何要下如此死守?”虽然怒极,但心中明白,根本不是怪异老头的对手。

    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说话的声音就是这怪异老头,虽然嘴巴没见动,但肯定使用了秘术发声说话。

    “哼,敢骂我就是这个下场!小子,我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他死定了,就是你们两个也休想活!”怪异老头依旧不见嘴巴动,一个声音在溶洞中想起,十分的不以为意。

    “你到底是谁?”江帆恨恨的问道,知道怪异老头的话不假,没再纠缠。

    “我是谁你们还不配知道,小子,我看你们三个就做我的仆人吧,虽然实力差了些,但也能勉强够格!”怪异老头十分傲气道。

    我靠,竟然要我们做他的仆人,这老东西也真能想!江帆惊愕,又气又好笑,更是无语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神医天下-4258血腥尸气再现    “呃,老白,你先别急,江兄弟这不是有进展了嘛,说不定有办法解决的!”杨爽忙安慰道,一边挥手示意将人抬过来。

    “对,对,兄弟,这些人可是我白族的后起之秀,都很不错的,你既然能发现问题,赶紧的帮忙救治他们吧!”白刚顿时眼睛一亮,急忙抓住江帆的手恳求道。

    “白老哥,我会尽全力的,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处理,这种现象是在太奇怪了!”江帆皱皱眉讪讪道,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尤其是这种元神出问题的情况。

    “啊,兄弟,你也救不了?兄弟,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白刚顿时大急起来,用力摇晃着江帆的手再次央求道。

    “呃,白老哥,你先别急,让我好好想想!”江帆见白刚那副极为期待焦急的神情,不好打击他,只得安慰道。

    “老白,你就别激动了,冷静些,你这么拉着江帆兄弟,他还怎么办法?”杨爽提醒道,白刚怔了怔急忙松开江帆不敢再打扰,江帆有些无奈,只能赶鸭子上架的思考起来。

    “两位老哥,现在只是找到出问题的地方,但还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导致元神中符印变色,只有彻底弄清楚原因,或许能办法救治!”江帆略一沉吟谨慎道,不敢打包票,其《长〈风《文学 实还真没把握。

    “呃,弄清楚原因只怕很难吧,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就发生这种奇怪诡异的事了!”白刚皱皱眉讪讪道。

    “还是有些线索的,老白,半小时前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出现短暂的难受吗,可能和那事有关!”杨爽倒是不白刚要冷静些,想了想道。

    “说说怎么个难受法吧!”江帆点点头,觉得有道理,忙问道。

    “这事当时大家都很诧异,我的情况要好很多,只觉得脑袋稍稍的有些晕而已,老白是觉得头晕目眩的,他的手下情况也不一致,有的头晕目眩,有的觉得脑袋刺疼!”杨爽点了点回忆了下道。

    “哦,这么说就是每个人的修为不一样,那种难受程度也不一样,而且难受都集中在头部了!”江帆点头道。

    “族长,族长,又有五十余人忽然倒下,浑身抽搐,脸部开始溃烂了!”这时一个手下慌张跑来哭丧着脸道,白刚顿时眼前一黑直接倒下,幸好杨爽在一旁急忙扶住这才没摔在地上。

    “把人都抬过来!”江帆只得吩咐道,纳甲土尸忽然道:“呃,不会这里的人都要到倒地溃烂了吧!”

    正在查看混到的白刚情况的杨爽,白刚的几个手下顿时面色大变,江帆恼火的照着纳甲土尸就是一记爆栗子喝道:“少在这胡说八道!”虽然也怀疑这种情况出现,但可不能说出来。

    纳甲土尸吃疼的咧咧嘴没敢吭声,很快几十个人被抬过来,江帆忙检查了几个人的元神情况,还是一个情况,元神中的符印变成灰黑色的。

    “这些人都是分四批次倒下发作的,前面两批是符魔神灵初期和中期境界,那后面两批人是什么修为境界?”江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百多人,问道。

    “江先生,后面两批次先后是魔神灵后期境界和魔神神初期境界!”白刚的一个手下答道。

    “修为境界弱的先发作,强一些的后发作,正好和大家那短暂的难受情况吻合,傻蛋,你四处检查一下,看看溶洞中有什么不对劲的!”江帆点点头吩咐道。

    纳甲土尸应下,凝神静气的现在溶洞中仔细的嗅起来,江帆想了想问道:“半小时前最先感觉难受的人是在什么位置?”

    “呃,最先感觉到难受的人在前方两百余里的溶洞中,对了,好像是从哪里开始,接着过来,大家都感觉到难受!”白刚的手下指这一个方位道。

    “主人,这里小的没发现什么情况,小的去其他地方看看!”纳甲土尸很快检查完说道。

    “你带傻蛋去最先感觉难受的位置去!”江帆点点头,对白刚的手下要求道。

    那人应下,纳甲土尸展开翅膀,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后领拎起,腾空飞离,江帆忽的心中一动,问道:“那个方向是不是之前发生几十人被吸成干尸的方向?”

    “是的,你怀疑现在的奇怪现象与那底下溶洞中的透明球体有关?”杨爽怔了怔,猛然想起什么,神情凝重的问道。

    “有些怀疑,毕竟那个透明球中的古怪老头十分诡异!”江帆答道,杨爽没再说话,等待纳甲土尸检查的结果,纳甲土尸实力不弱于他,最关键的是那神奇的鼻子具有强大的感应能力。

    十分钟后,纳甲土尸出现,一脸担忧道:“主人,小的又嗅到了,在前面嗅到了之前发现的那种血腥尸气!”

    “不过这种气息并不是在最先感觉难受的人所在的位置,小的四处检查,发现之前封死的通道部位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洞,这血腥尸气是动那洞中散发出来的!”纳甲土尸说明道。

    “看来这事与十有八九与那底部溶洞中的奇怪透明球有关了!”江帆忧虑道。

    “不对啊,当时封住通道封的很严实,我还特意的看了,根本就没有碗口大小的洞,而且在封住的地方往后,至少二十米的通道路段是完全堵死的!”这时已经醒来的白刚接假话狐疑道。

    “还是去看看吧!”江帆建议道,白刚、杨爽均是点头赞同,不敢带手下去,白刚叮嘱交代几句,与杨爽骑上飞鹤魔兽,纳甲土尸驮着江帆顺着通道赶去查看。

    “我靠,真的有个碗口大小的洞!”两分钟的样子,一行四人赶到,江帆一看惊讶道。

    “呃,洞口那边好像有昏暗的亮光,后面似乎是空的,似乎可以看得蛮深的!“杨爽上前瞄了瞄洞口里面诧异道。

    “那肯定是被人动过了!”白刚看了看肯定道,江帆风之眼透视,果然被堵死的通道被扒开了,表面上看只有碗口大的洞,但越往后面越宽敞。

    “看来就是之前底部溶洞中的透明球作怪了,这溶洞已经很不安全了!”江帆想了想叹道。

    白刚心悸纠结了,有种立马掉头折返,然后带着手下离去的冲动,放弃秘密溶洞,也后悔了,不该舍不得,现在好,两百多白族人出问题,可是一走了之,那些人又该怎么处理?

    “主人,血腥尸气变得浓重了些!”纳甲土尸忽然耸了耸鼻子道,江帆、杨爽、白刚都是一惊,急忙嗅了嗅,却是丝毫没有发现,与纳甲土尸的超级灵敏的嗅觉相比还是差太远。

    “呃,既然被封住的通道被动过了,那透明球中光溜溜的老头不会是已经出来了吧?”白刚犹豫了下怀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