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呃,老白,你先别急,江兄弟这不是有进展了嘛,说不定有办法解决的!”杨爽忙安慰道,一边挥手示意将人抬过来。

    “对,对,兄弟,这些人可是我白族的后起之秀,都很不错的,你既然能发现问题,赶紧的帮忙救治他们吧!”白刚顿时眼睛一亮,急忙抓住江帆的手恳求道。

    “白老哥,我会尽全力的,不过现在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处理,这种现象是在太奇怪了!”江帆皱皱眉讪讪道,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尤其是这种元神出问题的情况。

    “啊,兄弟,你也救不了?兄弟,你一定要想想办法啊!”白刚顿时大急起来,用力摇晃着江帆的手再次央求道。

    “呃,白老哥,你先别急,让我好好想想!”江帆见白刚那副极为期待焦急的神情,不好打击他,只得安慰道。

    “老白,你就别激动了,冷静些,你这么拉着江帆兄弟,他还怎么办法?”杨爽提醒道,白刚怔了怔急忙松开江帆不敢再打扰,江帆有些无奈,只能赶鸭子上架的思考起来。

    “两位老哥,现在只是找到出问题的地方,但还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导致元神中符印变色,只有彻底弄清楚原因,或许能办法救治!”江帆略一沉吟谨慎道,不敢打包票,其《长〈风《文学 实还真没把握。

    “呃,弄清楚原因只怕很难吧,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就发生这种奇怪诡异的事了!”白刚皱皱眉讪讪道。

    “还是有些线索的,老白,半小时前不是我们所有人都出现短暂的难受吗,可能和那事有关!”杨爽倒是不白刚要冷静些,想了想道。

    “说说怎么个难受法吧!”江帆点点头,觉得有道理,忙问道。

    “这事当时大家都很诧异,我的情况要好很多,只觉得脑袋稍稍的有些晕而已,老白是觉得头晕目眩的,他的手下情况也不一致,有的头晕目眩,有的觉得脑袋刺疼!”杨爽点了点回忆了下道。

    “哦,这么说就是每个人的修为不一样,那种难受程度也不一样,而且难受都集中在头部了!”江帆点头道。

    “族长,族长,又有五十余人忽然倒下,浑身抽搐,脸部开始溃烂了!”这时一个手下慌张跑来哭丧着脸道,白刚顿时眼前一黑直接倒下,幸好杨爽在一旁急忙扶住这才没摔在地上。

    “把人都抬过来!”江帆只得吩咐道,纳甲土尸忽然道:“呃,不会这里的人都要到倒地溃烂了吧!”

    正在查看混到的白刚情况的杨爽,白刚的几个手下顿时面色大变,江帆恼火的照着纳甲土尸就是一记爆栗子喝道:“少在这胡说八道!”虽然也怀疑这种情况出现,但可不能说出来。

    纳甲土尸吃疼的咧咧嘴没敢吭声,很快几十个人被抬过来,江帆忙检查了几个人的元神情况,还是一个情况,元神中的符印变成灰黑色的。

    “这些人都是分四批次倒下发作的,前面两批是符魔神灵初期和中期境界,那后面两批人是什么修为境界?”江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两百多人,问道。

    “江先生,后面两批次先后是魔神灵后期境界和魔神神初期境界!”白刚的一个手下答道。

    “修为境界弱的先发作,强一些的后发作,正好和大家那短暂的难受情况吻合,傻蛋,你四处检查一下,看看溶洞中有什么不对劲的!”江帆点点头吩咐道。

    纳甲土尸应下,凝神静气的现在溶洞中仔细的嗅起来,江帆想了想问道:“半小时前最先感觉难受的人是在什么位置?”

    “呃,最先感觉到难受的人在前方两百余里的溶洞中,对了,好像是从哪里开始,接着过来,大家都感觉到难受!”白刚的手下指这一个方位道。

    “主人,这里小的没发现什么情况,小的去其他地方看看!”纳甲土尸很快检查完说道。

    “你带傻蛋去最先感觉难受的位置去!”江帆点点头,对白刚的手下要求道。

    那人应下,纳甲土尸展开翅膀,上前一把抓住那人的后领拎起,腾空飞离,江帆忽的心中一动,问道:“那个方向是不是之前发生几十人被吸成干尸的方向?”

    “是的,你怀疑现在的奇怪现象与那底下溶洞中的透明球体有关?”杨爽怔了怔,猛然想起什么,神情凝重的问道。

    “有些怀疑,毕竟那个透明球中的古怪老头十分诡异!”江帆答道,杨爽没再说话,等待纳甲土尸检查的结果,纳甲土尸实力不弱于他,最关键的是那神奇的鼻子具有强大的感应能力。

    十分钟后,纳甲土尸出现,一脸担忧道:“主人,小的又嗅到了,在前面嗅到了之前发现的那种血腥尸气!”

    “不过这种气息并不是在最先感觉难受的人所在的位置,小的四处检查,发现之前封死的通道部位出现一个碗口大小的洞,这血腥尸气是动那洞中散发出来的!”纳甲土尸说明道。

    “看来这事与十有八九与那底部溶洞中的奇怪透明球有关了!”江帆忧虑道。

    “不对啊,当时封住通道封的很严实,我还特意的看了,根本就没有碗口大小的洞,而且在封住的地方往后,至少二十米的通道路段是完全堵死的!”这时已经醒来的白刚接假话狐疑道。

    “还是去看看吧!”江帆建议道,白刚、杨爽均是点头赞同,不敢带手下去,白刚叮嘱交代几句,与杨爽骑上飞鹤魔兽,纳甲土尸驮着江帆顺着通道赶去查看。

    “我靠,真的有个碗口大小的洞!”两分钟的样子,一行四人赶到,江帆一看惊讶道。

    “呃,洞口那边好像有昏暗的亮光,后面似乎是空的,似乎可以看得蛮深的!“杨爽上前瞄了瞄洞口里面诧异道。

    “那肯定是被人动过了!”白刚看了看肯定道,江帆风之眼透视,果然被堵死的通道被扒开了,表面上看只有碗口大的洞,但越往后面越宽敞。

    “看来就是之前底部溶洞中的透明球作怪了,这溶洞已经很不安全了!”江帆想了想叹道。

    白刚心悸纠结了,有种立马掉头折返,然后带着手下离去的冲动,放弃秘密溶洞,也后悔了,不该舍不得,现在好,两百多白族人出问题,可是一走了之,那些人又该怎么处理?

    “主人,血腥尸气变得浓重了些!”纳甲土尸忽然耸了耸鼻子道,江帆、杨爽、白刚都是一惊,急忙嗅了嗅,却是丝毫没有发现,与纳甲土尸的超级灵敏的嗅觉相比还是差太远。

    “呃,既然被封住的通道被动过了,那透明球中光溜溜的老头不会是已经出来了吧?”白刚犹豫了下怀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神医天下-4257符印变质?    “可就过了几分钟,这百余人忽然个个倒地,浑身哆嗦,接着脸上开始溃烂,开始认为是中毒,但我们检查了多次,似乎根本就不是中毒,实在查不出原因,真是太诡异了!”杨爽沮丧道。

    “我和老白先后给他们服下三种符魔神丹,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实在是束手无策!”杨爽十分郁闷的叹道。

    “兄弟,你快帮着看看吧,再找不出原因,这个秘密溶洞只有放弃了,这里太不吉利了,先是几十人被吸成干尸,现在又是百余人出事,接下俩还不知道会怎样呢!”白刚道。

    “我来看看!”江帆听到直皱眉,点头应下,上前蹲在一人面前开始检查起来,精神意念力释出,风之眼透视,双管齐下。

    “我靠,他不仅仅是脸上溃烂,身体所有部位都溃烂了!”江帆惊讶道。

    “身体所有部位都溃烂了?”白刚和杨爽都是一楞,白刚狐疑道:“不能吧,几分钟前我和老杨还检查了一次,只是脸上溃烂呢!”

    江帆取出一把匕首在那人身上划了几下,挑动几下,露出那人的手臂,大腿,上身,杨爽和白刚一看果然真的都出现溃烂,只是还没脸上溃烂程度严重。

    “这才几分钟啊,怎么就发展到这种地步!?”*长*风*文*学白刚惊愕,接着让身边的几个手下去查看其他人的情况,很快发现所有人全身都出现溃烂。

    “兄弟,这到底是不是中毒?”杨爽心情沉重的问道。

    “现在还不能确定,既像中毒又不像,我要查一下他的内脏组织,还有元神的情况!”江帆上上下下的仔细查看着溃烂部位,答道,接着精神意念力渗透入那人体内,风之眼也透视入内检查。

    “呃,肌肉组织都溃烂了,经脉也出现溃烂,内脏器官也溃烂了,就连骨骼也出现霉腐的症状,不过很奇怪,并没有发现毒素存在的迹象,似乎都是自发的溃烂!”江帆双眉紧锁,狐疑了。

    杨爽和白刚听的心惊肉跳,杨爽忍不住问道:“这么说不是中毒?”

    “现在还不确定,毕竟毒有千千万万种,或许是什么奇特从未见过的毒也说不定,我检查一下他的元神看看什么情况!”江帆想了想道。

    “我靠,不是吧,他的元神都成灰黑色的了!”江帆精神意念力和风之眼开始查看元神,顿时惊愕了。

    “什么,元神成灰黑色的!?”杨爽和白刚愕然,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态。

    江帆没吭声,仔细的查看元神,忽然惊讶道:“应该是元神出了问题,从元神中顺着两条经脉有奇怪的细流流向全身经脉!”

    “嗯,现在可以肯定就是元神出问题了,经脉溃烂的程度最严重,而且那细流顺着经脉走西向渗入身体其他组织,导致其他组织跟着也出现溃烂!”江帆又仔细的对比观察完后才完全确定道。

    “既然是元神出问题了,那是不是可以给他服下修复元神的魔神丹?”白刚急忙问道。

    “我再看看!”江帆想了想道,精神意念力包裹住那灰黑色元神,一边风之眼透视开始查看元神里面情况。

    这时白刚的一名手下惊慌的跑来,一边大喊道:“族长,族长,不好了,不好了,又有二十多人倒下了,身体抽搐,脸上开出迅速的出现溃烂!”

    啊……杨爽、白刚顿时大吃一惊,白刚忙道:“赶紧把人抬到这边来!”神情变得越发的焦急了。

    “老白,这里太诡异太邪门了,你还是把溶洞中的人全部集中起来吧!”杨爽脑筋急转建议道。

    “你去,让所有人立刻停下手头的事,全都到隔壁的溶洞中集合,没有我的命令不得离开!”白刚点点头对身边的一人吩咐道。

    元神成了灰黑色,比价影响视线的清晰度,好在元神总的还是呈现透明状态,江帆风之眼视线依旧能看的清楚,只是有些模糊。

    江帆盯着看了阵,吓一跳,元神中有个巴掌大小的东西悬浮在那,不停的释放着灰黑色雾气,呃,那玩意是什么?江帆盯着看了阵,顿时惊呼起来,“不是吧,竟然是符印!”

    符印?杨爽,白刚听得一愣,杨爽忍不住奇道:“兄弟,你什么意思,什么符印?”

    “是符印,问题算是找到了,他元神中的符印释放出黑色雾气,导致元神变成灰黑色,黑雾雾气又从连接两条经脉化作细流流出,导致全身溃烂!”江帆又仔细看了看确定下来,解释道。

    “什么,符印释放出黑色雾气!这,这怎么可能?”杨爽和白刚面面相觑去傻眼了。

    “是啊,真奇怪,完全不正常啊,符印怎么会释放出黑色雾气?符印被吸入元神后,一般是看不到了,与元神融为一体才对!”江帆迷惑了。

    “不对,他元神中的符印好像也是灰黑色的!”江帆思索着,忽然心中一动,急忙再看,顿时惊讶道:“我靠,他元神中的符印真的是灰黑色的!”

    “灰黑色的?不能吧,他是符魔神灵境界,符印应该是橙色才对!”白刚顿时一阵眩晕,讪讪的怀疑道。

    “符印只有红、黄、橙、绿、青、蓝、紫、金这几种颜色,符天的符天神印是无色的,哪来的灰黑色符印?”杨爽也是质疑道。

    “呃,两位老哥,这个我知道,但我看他元神中符印确实是灰黑色的,绝对不会错的!”见两人一副不信的神态,悻悻的强调道。

    “这是怎么回事,符魔神灵符印在他元神中怎么成了灰黑色了?”白刚和杨爽这才不得不信,杨爽十分不解道。

    “主人,不会是符印变质了吧?”一旁的纳甲土尸忽然插话道。

    “符印变质?符印还能变质?不可能吧!”江帆怔了怔狐疑道。

    “不是变质那怎么成了灰黑色的?”纳甲土尸问道。

    “这……我再看看其他人的情况!”江帆顿时语塞,想了想道,开始查看躺在地上的其他人,连续查看了十几人的元神情况,这才说道:“两位老哥,他们的元神中的符印全成了灰黑色符印了!”

    “呃,真是奇了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刚傻眼茫然了。

    “这些人都是什么修为?”江帆沉思了会问道。

    “这些人全都是符魔神灵境界,对了,这百余人是魔神灵初期境界,这边才抬过来的二十余人是魔神灵中期境界!”白刚看了看地上的人答道。

    “族长!族长!不好了,又有三十余人忽然的就倒下了,也是浑身抽搐,面部开始出现溃烂情况!”这时一个人惊慌的跑来道。

    “天啊,才几分钟啊,又有人倒下了,这到底怎么回事啊!”白刚欲哭无泪哀嚎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