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既然东西都齐了,该吸收符天神印了,虚无极再次释出一滴灵魂精血在符天神印上,脑袋凑近意念发出去吸纳,却是一愣,还是无法吸收。

    什么情况?虚无极有些急了,再次尝试,依旧无法吸收,一气之下前额直接触在符天神印上,又连续试了几次,还是无法吸收,虚无极傻眼了。

    符天神殿中的情况,地面上的江帆、纳甲土尸、黑皮仆兽,还有那些符神主,魔神主等都看得一清二楚,见虚无极竟然无法吸收符天神印十分高兴,更是迷惑不解。

    “黑皮兄弟,那家伙怎么无法吸纳符天神印?”江帆忍不住轻声问道。

    “不知道,这种情况似乎不正常!”黑皮仆兽也是十分诧异道。

    虚无极不知所措,此时魔神之骨释放出来强烈的紫金之气已是将金色的鼎整个包裹住,魔神之骨停止释放紫金之气,忽然金色的鼎中的金鼎符箓升空,一道幽光闪出,接着迅速的吸收紫金之气。

    虚无极愕然,这又是什么情况?直愣愣的看着金鼎符箓将紫金之气吸收完毕,啪的一声爆响,金鼎符箓忽然炸了,变成一团紫金雾气。

    虚无极吓一跳,下意识后退几步,紧张的盯着紫金雾气,紫金雾气涌动,迅速的形成一个人形-长-风-文-学–虚影形态,虚影忽的甩出一道紫金光芒闪电般射入虚无极体内,接着便钻入了魔神之骨中消失不见。

    虚无极大骇,急忙检查身体,却是没发现什么异常,这才放心下来,但还是狐疑不已。

    几秒钟后,魔神之骨浑身闪动着奇异的电流,从金色的鼎中徐徐升空十米高,随即魔神之骨呼呼的开始长大。

    虚无极大吃一惊,这,这到底怎么怎么回事?江帆、纳甲土尸、黑皮仆兽、婴灵等面面相觑迷惑不已。

    空中的魔神之骨一直长大到三米高才停下,忽然一直骨架手臂抬起,骨手爪朝着傻愣愣的虚无极招了招手,虚无极手中的那颗巨神族牙齿猛然挣脱飞向魔神之骨的骨手。

    魔神之骨的骨手一把抓住巨神族的牙齿,骷髅眼洞中一闪,两道紫金光芒射在巨神族的牙齿上,巨神族的牙齿表面顿时出现裂纹,接着像是一层牙质骨痂脱落掉下,变成紫金色的牙齿。

    魔神之骨骨手拿着小了一圈的巨神族牙齿送线骷髅头骨的口中,这时虚无极才注意到魔神之骨的颌骨中满口牙齿中正好有有一个空位!

    巨神族的牙齿牙根按在空位上,牙齿闪动一道幽光,顿时像是立刻生根似的,成了口中的一颗獠牙,魔神之骨的颌骨立刻张了张,咬了咬,似乎在试探舒不舒服,。

    哈哈哈……接着魔神之骨颌骨大张忽然爆发出狂笑,笑声如巨雷惊天动地的恐怖。

    看得目瞪口呆的虚无极这才缓过神来,太近了,声音太巨大了,立刻脑中嗡嗡作响刺痛无比,面色扭曲痛苦不堪,踉跄着倒退数步,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接着一头栽倒在地,被震成重伤了。

    地面的江帆、纳甲土尸、司空无妄、陆飘羽,还有四个魔神主都是难受不已,黑皮仆兽、婴灵、战将、变种金毛犼倒是没觉得怎样,毕竟非常强大,不受到影响,毕竟离着也有二十里远。

    倒在地上重伤的虚无极又喷出一口血,感觉不妙,急忙打开符宝袋,勉力的意念发出,嗖的一下从符宝袋中飞出一只变种金毛犼,虚无极颤声喝道:“把空中的骷髅给我击毁!”

    空中大小的魔神之骨顿时戛然止住大笑,空洞的骷髅眼看了看已经变成二三十米巨大的变种金毛犼,有些惊讶,瓮声瓮气炸雷般道:“咦,变种金毛犼!”

    虚无极虽然发出指令,但变种金毛犼却没有按照指令发动攻击,而是有些瑟瑟发抖不断的后退,朝着台阶下退去。

    虚无极惊骇,魔神之骨不但能笑还说话了!此时也顾不得多想,焦急的对变种金毛犼发出死命令道:“快,快杀了空中的骷髅,不然我要你死!”说完手哆哆嗦嗦的取出一块残片。

    变种金毛犼顿时止住后退,眼中露出恐惧之色,看了看空中的魔神主骨,发出一串呜呜的声响,接着猛然跳起扑向魔神之骨,虽然感觉到魔神之骨的可怕,但不上就是死。

    “就凭你米粒之珠也敢杀我?”魔神之骨不屑道,骨手一抬伸出一指点向扑来的变种金毛犼,一道紫金光芒从手指射出,变种金毛犼被紫金光芒射中,变种金毛犼顿时惨嚎掉落地上翻滚起来。

    “你,你,你是什么东西?”虚无极惊的魂飞魄散,面色惨白,指着空中的魔神之骨颤声问道。

    “你才是东西,还是该死的东西,也敢打我神印的主意,不知死活!我是符天!”魔神之骨顿时恼火呵斥,接着主动报出姓名。

    “什么,你,你是符天!”虚无极顿时惊呆了。

    看着符天神殿中发生的一切,地面的江帆、纳甲土尸、黑皮仆兽、婴灵、司空无妄、陆飘、,四个魔神主、四个战将、两只变种金毛犼都是惊呆了,听到魔神之骨自报是符天,顿时骇然了。

    我靠,符天复活了!江帆脑筋急转恍然大悟,随之又是困惑不已,符天不是死了多少年了吗,怎么还复活了?

    好像也不对啊,这说话的不是魔神之骨吗,应该是一具具有封印着元神意识的骨架,真的要复活,那肉身呢,没有肉身怎么叫复活?

    “不可能,你不是符天,符天早就死了!”江帆想到的,虚无极同样也想到了,不信地道。

    “呵呵,所有人都上当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死,当年只是身受重伤,元神受损极为严重,修复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我有强大的敌人,没办法只有假装死去,骗过敌人!”符天得意的笑道。

    “不过这种假死,骗过强大的敌人也让我损失巨大,消耗了好几样顶级的天灵地宝,真是可惜,但总算度过劫难,从此应该就能逍遥自在了!”符天既是惋惜又是欣慰道。

    “这么说什么金色的鼎、九眼灵珠、巨神族的牙齿、魔神之骨等等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设置的?”虚无极沮丧至极,面如死灰,愤恨的问道。

    “魔神之骨是我的骨架,巨神族的牙齿是我的獠牙,金色的鼎中有重塑肉身的基因组织,金鼎符箓藏着元神,三颗九眼灵珠能唤醒沉睡的元神,加上各种封印设制,一切太完美了!”符天炫耀道。

    “符天大神,您太厉害了,太伟大了,小的太崇拜您了!小的是虚无极符神主,小的要做您的奴仆,还请符天大神收下小的吧!”虚无极脑筋急转忽然伏在地上磕头,哀求道,此时只有保命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神医天下-4250符天神印    金色的关罩瞬间消失,虚无极和身旁金色的鼎顿时徐徐升起,随即加速飞向空中符天神殿,嘎吱吱……符天神殿大门缓缓自动大开。

    嗷……就在这时,躲在在七八十里外的人心骷髅虫忽然爆发了,一声怪叫瞬间窜到空中光束面前五百米位置,身形暴涨成十余米大,暴喝道:“灭世黑洞!”小憨也无出现在它身旁警戒着。

    人形骷髅虫身躯一颤,骷髅嘴一张,一道黑光芒闪出罩住光束中正飞向符天神殿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光束顿时出现扭曲,里面上飞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停止飞行。

    光束像是橡皮糖一样被吸的弯曲拉扯着飞向人心骷髅虫的嘴巴,里面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也随之飞去,但速度并不快,虚无极本来无比得意的老脸顿时出现惊骇惶恐之色。

    “我靠,被人心骷髅虫抢先了!”黑皮仆兽顿时懊悔,接着身体一抖喝道:“符妖,哼哈二怪出来,去拦住人心骷髅虫和小憨,杀死那个老头,婴灵和六盅警戒,防止异形虫那些玩意捣乱!”

    黑皮仆兽腹部猛然飞出一团黑漆漆粘稠液体似的玩意,两个憨厚无比的大汉,只是浑身长着青色鱼鳞,六盅也随即出现,纷纷应了声正在发动,黑皮仆兽忽然喝止道:“等等,看看再说!”

    “呃,黑皮兄弟,怎么不赶紧行动?”江帆看了看空中快被人心骷髅虫吞噬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只差百米距离了,忍不住问道。

    “你没看人心骷髅虫吞噬的速度越来越慢了?没见符天神殿中出现异常?”黑皮仆兽道。

    江帆怔了怔,看了看飞向人心骷髅虫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速度是慢下来了,再去看已经打开大门的符天神殿里面,顿时吃了一惊,不是黑皮仆兽说,还真没注意,一心看虚无极被吞噬去了。

    符天神殿里面模模糊糊看不清楚,但此时却是有一道紫色的光芒涌出,罩住虚无极和金色的鼎的光束开始从上端迅速变成紫金色,蔓延向虚无极这边。

    紫金色蔓延过来,虚无极和金色的鼎飞向人心骷髅虫嘴巴的速度变得越慢,我靠,黑皮仆兽观察的还真仔细,看来光束变成紫金色是有情况了。

    很快紫金色蔓延到虚无极和金色的鼎的位置,飞向人心骷髅虫口中的距离只有四五十米了,却是猛然停下,不再前飞。

    人心骷髅虫似乎也发现这种异状,顿时身躯一颤,嘴巴一鼓强化吞噬之力,停止前飞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颤动几下,接着紫金色光束忽然闪出一道紫金光芒袭向人形骷髅虫。

    人心骷髅虫身旁负责警戒的小憨动了,一声厉吼,两只巨大的拳头击出两道金光迎去,啪的一声,小憨发出的两道金光顷刻被紫金光芒击溃,继续袭向人形骷髅虫。

    人形骷髅虫大吃一惊,急忙发出呜呜声,小憨明白主人的意图,毫不犹豫闪身挡在人形骷髅虫身前,六只兽交织在一起,释出一道光球防御。

    砰的一声爆响,紫金光芒袭中小憨全力结出的光球,光芒四射,小憨似乎遭到万斤巨锥猛击,哇的一声喷出大口鲜血,五六十米巨大的身躯倒飞而出,嘭的一声撞在人形骷髅虫身上。

    人形骷髅虫本就是强弩之末,吞噬光束中的虚无极和金色的鼎遇到极大阻力,僵持着,被这么一撞那里吃得消,嗷的一声随之飞出,吞噬之势瓦解,紫金光束带着虚无极和金色的鼎回归原位。

    虚无极和金色的鼎猛然加速飞向符天神殿,同时紫金光束暴闪出,出现无数铺天盖地的紫金光芒爆射向空中失控的人形骷髅虫和小憨。

    人形骷髅虫大惊,嘶吼一声,一颗黑色内丹吐出含在口中,呼的释放出巨大的防御罩将自己和小憨护住。

    噗噗……数百道紫金光芒袭在巨大的防御罩上,防御罩瞬间崩溃瓦解,紫金光芒势势头减弱不少,但速度极快,人形骷髅虫来不及做其他反应,也顾不上小憨了。

    人形骷髅虫巨大骷髅骨节似的身躯一鼓,光芒四射硬抗,砰砰……人形骷髅虫被击中飞出数百米,小憨就惨了,哧哧……巨大的身躯被紫金光芒洞穿出几十个碗口粗的血洞。

    一只虎头颈脖更是被击断,虎头掉落,小憨惨叫一声昏死过去,人形骷髅虫惊骇不已,强行稳住身形,一闪身骷髅手捞住下坠的小憨,一个闪移落荒而逃消失。

    “我靠,好险啊,幸好没冒然出动,不然就惨了!”黑皮仆兽看的心惊肉跳唏嘘庆幸不已,江帆和纳甲土尸是目瞪口呆。

    虚无极和金色的鼎嗖的一下终于进入符天神殿,顿时发出一声轰响,原本模糊不清的符天神殿顿时清晰无比起来。

    符天神殿中很大,里面几乎没有东西显得非常空荡,只有中间一个数十米的高台,周围是台阶,高台中央一个两米直径一米高的圆台,圆台中间有个无色的一米大小符印,符天神印!

    符天神殿大门是朝地面的,虚无极被吸入符天神殿后,人似乎受到某种奇怪的力道,瞬间落在符天神殿的地面上,但这种落地让江帆,纳甲土尸,黑皮仆兽等看得很诡异。

    虚无极就像是站在侧立的的前面上一样,相对符天神殿是正常的站在地面上,但对江帆,纳甲土尸们来说,虚无极人是横着的。

    金色的鼎似乎有感应,自动的飞到高台上落在圆台下方,开始在颤抖着,放置在鼎中的魔神之骨也在摇晃着。

    虚无极看着百余米外高台圆台上的符天神印十分激动,双手哆嗦着,急忙意念发出想飞过去,却是怔了怔,没飞起来,又试了试,还是飞不起来,也懒得多想,急忙飞跑登上高台。

    虚无极迫不及待的双手抓住符天神印就拿,却是没拿动,虚无极怔了怔,再次用力,还是拿不动,最后用尽全力也撼不动符天神印丝毫。

    怎么回事?虚无极愕然,想了想手指在眉心一点,意念发出,一滴灵魂精血飞落在符天神印上,想直接吸纳进入元神。

    让虚无极大跌眼镜的是灵魂精血落在符天神印上,随即像是遇到弹力飞出老远落到地上,虚无极惊愕了,这是万万没想到的,正常收符印的办法竟然失效。

    “哎呀,太激动了,都忘记了巨神族的牙齿了,少了一样东西呢!”虚无极发了会呆,忽然想起什么,猛的一拍额头笑道。

    虚无极立刻从符宝袋中取出巨神族的牙齿,巨神族的牙齿一出,顿时嗡的一声,符天神殿出现异响,金色的鼎金光大作,立在鼎中的魔神之骨忽然紫色光芒大盛,释放出强烈的紫金之气。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