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呃,对,对,你说的没错,我怎么可能是偷窃的书童?你千万不要相信符地的话,该死的符地就是在诋毁我,嫉妒我,他和我有仇,我们是死敌!”符天怔了怔,急忙顺着江帆的话道。

    “我知道,我只当符地在放屁,当时我一听心中就怒火万丈,可惜我实力差太远丝毫没有机会,不然凭着两败俱伤也要杀了他不可!”江帆符合着说道。

    “江帆,符地说我是偷窃的书童可别乱传,对我名声不好,很丢面子的,知道吗?”符天点点头,很是满意江帆的表态,想了想郑重的叮嘱道。

    “大神尽管放心,这种话我怎么会乱传?谁要敢说你坏话,我就杀了他,你可是我心中的偶像,我非常崇拜你的!”江帆笑道,大大的拍上一记马屁。

    “符天大神,你看我是不是把符地是个掏粪工传一传?让符地丢丢脸?报复一下他诋毁你你是偷窃的书童!”江帆忽的贼贼的笑问道,试探一下,看看符天说的是不是真话。

    “呃,算了,这话不要去乱说,我可不像符地那么卑劣下作,我很正派的,不屑去做这种无聊的烂事!”符天犹豫了下,大义凛然的叮嘱道。

    我靠,你还正派,那天下没正派的人了!江帆顿时觉得恶心作呕,鄙夷之际,但面上还是恭敬的点头应下,夸赞道:“哇,大神就是大神,气度都是那么的顶级啊,能为大神做事真是荣幸无比啊!”

    “不过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恶气,我来说,不是大神你指使的,与你无关,我要在符地当面说他,说他以前是大户人家养的掏粪工!”接着江帆坏坏笑道。

    “不可,你一说符地肯定知道是我告诉你的!”符天顿时皱皱眉道。

    “我靠,符地果然是个掏粪工了,不可思议,这么说符天还真是个偷窃的书童!江帆顿时恍然,确认了符天和符地原来的身份,异形虫说了,符天和符地有约定,不透露出互相的原来身份的。”江帆暗自道。

    “好吧,那要不要找机会继续打击符地那个掏粪工?”江帆悻悻作罢,转而问道。

    “继续打击符地?怎么打击?“符天一愣,来兴趣的问道。

    “符天大神,我是这么想的,符地没有你对符神界和符魔界熟悉,手下没你多,过一两天,一些事肯定还是要找我帮忙的,到时找个机会拿下三尸凶多好?”江帆提议道。

    “呃,三尸凶可不容易对付,拿下不易!”符天想了想道,显然心动了,没有拒绝。

    “没关系,只要计划得好就没事,这次拿下异形虫是因为空间兽横插一杠子,不然绝对的成功了,下次我会充分考虑周全的,保证不出问题,要是出问题了你只管拿我是问!”江帆信誓旦旦道。

    “嗯,那你看着安排,一定不能再出问题了,不然我真的要拿你是问了!”符天点点头,严厉的警告道。

    “对了,亡灵竟然出现了,你给我派人找找,看看能不能遇上,遇上了不要动手,盯住了,立刻召唤黑皮它们相助!”符天略一沉吟道。

    “找亡灵?找亡灵做什么?不好找吧,以前从未遇上过亡灵的,而且我能怀疑亡灵是不是被空间兽控制了呢,到时你抓住空间兽审问就能找到亡灵!”江帆一愣,脑筋急转逮着机会试探道。

    刚才符天说要过两天收拾空间兽,心中有些担心,要是符天拿住了空间兽,搞不好拿下异形虫和战将的事就暴露了。

    “空间兽不好收拾,一时无法杀死它们,抓住更别谈了,只能想办法封住它们不在作怪,先从空间兽那里得知亡灵在哪,基本不可能!”符天摇头道。

    “而且空间兽控制亡灵我很怀疑,空间兽没这个头脑去控制亡灵,顶多是逼迫亡灵做些事罢了,出现就奥达规模的亡灵,应该会有个头的,我要找的是亡灵的头,对我大用作用!“符天又道。

    “呃,亡灵的头能起作用?你不会想着控制亡灵的头吧?”江帆惊讶道,心头一松,呵呵,符天抓不住空间兽审问就好办了。

    “亡灵的头实力虽然不咋样,但要是控制住亡灵的头,用来号召亡灵去对付海洋中的出现的无数虫子怪物十分有效的!”符天也不隐瞒的解释道。

    呃,原来是要用亡灵对付虫子怪物!江帆恍然,暗暗提醒自己,以后动用白骨亡灵千万主意不能暴露了,不然符天这家伙又要打主意了。

    “好的,没问题,我会发动手下全力的找!”江帆信誓旦旦拍着胸脯道。

    “亡灵可不好找,亡灵都是藏在地下的,一般都寄身在埋在地下的兽类或者人类的骸骨中,亡灵不出现很难发现的!”符天瞥了江帆一眼道。

    “是啊,那该怎么办?”江帆故作为难道。

    “这也是我来的另一个目的,这个拿着,有他就能探测出周围千里范围有没有亡灵了!”符天道,从怀中摸出一颗干巴惨白的眼珠递给江帆。

    “呃,这是个干巴的眼珠子嘛,这东西能探测到千里范围内的亡灵?”江帆吃了一惊,接过干巴惨白的眼珠打量着,好奇的问道。

    “这是亡灵之眼,找亡灵的时候,只要在亡灵之眼上滴上一滴灵魂精血,亡灵之眼吸收后会变得光洁滑润,千里范围有亡灵的话,你就能感觉到并找到具体的位置!”符天解释道。

    “是啊,那真是奇妙了,亡灵之眼还有没有别的功能?”江帆惊讶,随口问道。

    “当然有,不过无法起作用,亡灵之眼要是安放再枯骨亡灵上,就能复活枯骨亡灵,枯骨亡灵十分强大,实力几乎达到我的七成境地!”符天透露道。

    “我靠,枯骨亡灵!枯骨亡灵不就在我这嘛!亡灵之眼安放在枯骨亡灵上,能复活达到符天的七层实力,乖乖,这岂不是赚大发了!”江帆顿时震惊了,心中狂喜不已。

    “大神,那我就帮你找到枯骨亡灵,有了枯骨亡灵你的势力又会大增的!”江帆压制着激动的情绪,脑筋急转试探道:

    “我也想啊,不过枯骨亡灵应该不在这,不用想好事了!”符天摇头皱眉道。

    江帆心中十分好笑,“狗屁,枯骨亡灵已经被我收了,怎么不在这里?呃,奇怪,明明在这,符天为何说应该不在这?”不禁迷惑了,但不敢表露,装作不解的问道:“那枯骨亡灵在哪里?”

    “这你不用管,反正应该不在这里,做好我交代的事就行!”符天不耐烦道,不愿多解释。

    “是,我一定全力以赴的做好其他工作,大神,你把人形骷髅虫带来了做什么?”江帆悻悻的应下,随即问道,不问白不问,有机会就问,了解的越多越好。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

4355符地是掏粪工?    “谁,是谁?”江帆大叫道,一边四处张望,心中紧张起来,放弃了风之眼搜查,来人太强大了,不是符地就是符天。

    忽然面前十余米处出现一个三米高大的人,身后跟着黑皮仆兽,人形骷髅虫,江帆顿时紧张起来,反应迅速不亢不卑道:“呃,原来是符天大神啊!”脑筋急转思索符天露面的意图。

    “江帆,那珠子找到没有?”符天一脸阴沉,撇撇嘴直接问道,语气显得不善。

    “我正在找,你别这么急啊,要知道符神界和符魔界这么大,可不容易找的,再说立刻这才几天时间?”江帆忙道。

    “对了,正好我刚刚找到了五千块符魔玉石,里面还有二十余个魔虫尸体!”接着江帆取出一个符宝袋道,这是早就准备好的,要一直显示自己在努力的工作,显出自己的作用。

    符天阴沉的面色略微缓和一些,摆摆手,黑皮仆兽上前接过符宝袋收起,符天道:“战将老三是怎么回事?”

    “我靠,果然是因为战将老三的事了!”江帆心中一紧,立刻露出一副痛心的神情叹道:“符天大神,黑皮应该说了吧,实在是意外情况啊,没想到都快得手了,空间兽去忽然冒出,导致悲剧啊!”

    “这些情况黑皮已经说了,但是我怀疑你有阴谋,你为何要把抓异形虫的地点放在魔沼附近?难道你不会知道空间兽在哪吗?”符天皱皱眉质问道。

    “哎呀呀,符天大神,你这可冤枉死我了,我干嘛要阴谋?耍阴谋对我有什么好处?不把地点放在魔沼附近,拿下异形虫后,该死的符地那边怎么交代?”江帆顿时一副十分委屈的神态辩解道。

    “符地不是你的对手,你比符地势力强大很多,识时务为俊杰,我自然是站在你这边了,再说了符地在我的元神中植入了腐符死咒,可见符地的阴险恶毒……!”江帆开始滔滔不绝的表明立场。

    “好了,我时间不多,没空听你啰嗦,我们去现场看看!”符天不耐烦摆手打断道,这次战将老三失踪,符天有些怀疑江帆搞鬼,故此亲自出来看看。

    符天说完,手划出一个圆,顿时出现一道金光将江帆、黑皮仆兽、人形骷髅虫框在其中,接着符天大手一挥,顿时消失不见,现场空荡荡的了。

    江帆只觉得脑袋一晕乎,再看已是处在一片群山之中的一座山头上,符天瞬间意识散出万余里,搜寻起来。

    “呃,气息很混乱了,亡灵,果真出现了亡灵,三只空间兽,咦,怎么一些气息显得怪怪的?”符天一边感觉着一边喃喃自语。

    “符天大神,您真好来了,不如趁机狠狠的打击一下空间兽吧,空间兽留着是祸害呢!”江帆忙建议道,虽然处理过了现场,但还是担心符天察觉出什么,只有故意干扰符天的注意力。

    “空间兽暂时留着,再等两天我会收拾它们的!”符天道。

    “不对,这里的现场被人动过了,有神兽出现的痕迹,江帆,是不是你动的?”符天忽然眼中闪动凶光厉声问道。

    “是我动的,不得不动,这是非常必要的,预防万一符地来查看!”江帆知道隐瞒不过去,索性承认,并振振有词道。

    “不得不动?哼,那你释一下,要是说不过去,你就是耍了阴谋,后果很严重的!”符天怔了怔,有些意外,没想到江帆会这么爽快的认下,拉着脸威胁道。

    “是这样的,异形虫被空间兽杀了,符地自然也会追究,你与符地暂时讲和了,自然不能让符地怀疑到黑皮兄弟它们对异形虫不利了,只有动现场了!”江帆说道。

    “符地找过你了?符地还想没来这里吧!”符天想了想不置可否,问道。

    “黑皮兄弟走后没多久,符地就找来了,符地非常恼火,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解释过去了!”江帆瞎掰道。

    “哦,符地会相信你的解释?符地到底来没来现场查看?”符天皱皱眉追问道,觉得不信江帆说的,对符地是不是出现也没把握,毕竟过去好几个小时了,现场也被破坏。

    “怎么和符地解释黑皮兄弟是知道的,按理符地会怀疑,也会来现场查看,不过符地并没来,因为现在情况不同了,符地并不是十分看重异形虫了,而且符地很慢没有时间耽搁!”江帆笑道。

    “符地没来!符地怎么就不看重异形虫了,符地在忙什么?说的详细些!”符天先是惊讶,随即被吸引住了,问道。

    “异形虫的实力太弱了,符地正在唤醒并提升他的手下三尸凶的实力,这才是符地真正倚重的力量!”江帆透露道。

    “什么,符地的三尸凶没死!”符天顿时惊讶了。

    “是的,三尸凶没事,就这一两天的时间会出来,另外符地很快会利用他的宝贝异形精元丹炼制出新的更为强大的手下,符地的实势力进一步提升的!”江帆又道。

    “呃,符地竟然把异形精元丹带出来了,难怪那么爽快的答应动用符佩中的腐符死咒了,原来另有后手!”符天又是一惊,面色变得阴性不定了。

    “另外符地还说了你的坏话呢!”江帆眼珠一转道。

    “符地说我的坏话?什么意思,说我什么了?”符天一愣,顿时好奇的问道,已是放弃了对现场的勘察了,相信了江帆的解释,三尸凶的实力比异形虫强大不少,看不上异形虫也很正常。

    “呃,符天大神,不好说吧,说出来了你会生气的!”江帆故意为难道。

    “我不生气,你快说!”符天不耐的催道。

    “那就让黑皮兄弟和虫兄弟回避一下吧,毕竟不是什么好话的!”江帆提醒的要求道。

    符天觉得有道理,手一挥,一道金色的光罩罩住了江帆和符天自己,说道:“现在你说吧,它们听不见的!”

    “说好了,你不能生气的,符地说战将老三死得好,还说你是个卑微的只会偷窃的书童,不该有这么多手下,不该比他强大,不会有好下场!”江帆强调一句后忽悠道。

    “混蛋,该死!我呸,符地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掏粪工而已,垃圾都不如的家伙,凭什么笑话我?他才不会有好下场!”符天顿时大怒,面色变得十分的难看了,

    我靠,不是吧,符地是掏粪工?江帆愕然,十分的惊讶了,但没忘记安抚符天,这家伙正在恼火,别殃及池鱼才好。

    “符天大神,我是不会相信符地说的,你英明神武强大无比,创造十界,哪里是符地可以比拟的?怎么可能是偷窃的书童?该死的符地这是嫉妒,故意诋毁你!”江帆急忙愤愤道,给符天找台阶。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