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的速度极快,但纳兰飞向符阴珠的速度更快,江帆眼睁睁的看着纳兰射入符阴珠消失,江帆急了,手一扬就要发动攻击,此时符阴珠却是再次闪出一道金光。

    砰……江帆还没来的及发出攻击,金光便射道,江帆虽然释出了金缕战衣,也早已催动符咒能量遍布全身护体,但还是犹如遭到万斤重锤重击,人被击飞,噗的喷出大口鲜血,随即晕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江帆忽然睁开双眼醒过来了,稍稍有些迷惑,这时就听到旁边有声音呼唤:“主人,主人,您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吓死小的了!”是裂体在叫唤。

    江帆怔了怔,随即清醒过来,呼的一下爬起,一看周围顿时惊愕了,“我靠,这不是那个海底洞穴嘛,又被扔出来了!”

    “纳兰呢,纳兰呢?”接着江帆大急起来。冲着裂体吼问道。

    “呃,主人,纳兰主母被符阴珠给吞了!”裂体弱弱的答道。

    “被符阴珠吞了!怎么会这样?纳兰完了,那符阴珠太恐怖了,必死无疑啊,是我害了她,都怪我……!”江帆面色一僵,彻底的萎了,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如死灰,目光呆滞口中喃喃自责起来。

    “主人,您别难过啊,纳兰主母应该没死!”裂体急忙道。

    “应该没死?怎么说?”江帆顿时一楞,一把将裂体抓到面前迫切的问道。

    “纳兰主母被吞入符阴珠,很快符阴珠闪动光芒,珠子变成透明状了,小的看到纳兰主母了,她好像是昏迷了,悬浮在符阴珠中,周围出现大量的雾气样东西渗入她的体内!”裂体答道。

    “哦,这样啊,那后来呢?”江帆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又问道。

    “呃,后来小的就不知道了!”裂体讪讪道。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不知道了?你不是看见了吗?”江帆怔了怔,一时没反应过来,有着责怪的质问道。

    “您被金光击中,小的接住您,很快宫殿中就出现之前那种恐怖的力量,将小的和您甩出宫殿,接着小的就晕过去了,等醒来就出现在这,自然看不到后面情况了!”裂体悻悻解释道。

    “主人,那个黑漆漆一团的东西又关闭了,进不去了!”裂体又道。

    “呃,对,对,我们又被扔出来了,你不可能看到后面的情况了!”江帆顿时恍然,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松开裂体。

    看来纳兰不会有危险,说明靠纳兰去获得符阴珠的办法还是正确的,虽然人被吸入符阴珠中,但符阴珠变成透明的,而且符阴珠中有雾气渗入她的身体,应该是在吸取符阴珠。

    只是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不是纳兰吸取符阴珠,而是符阴珠把纳兰吸进去了,呃,纳兰要多久才能出的来?江帆有些郁闷,更是有些担心。

    估计人是不会有事,但要是来个一年半载,三年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可就麻烦了,无法利用符阴珠也就罢了,但扣着人呢。

    对了,算算时间进入无名宫殿的通道似乎是两天左右的时间开通,等再次开通要去看看才好,江帆瞅了瞅一旁大石上那黑漆漆的东西,对裂体叮嘱道:“你还守在这,通道开启了立刻通知我!”

    只是一个裂体留下没关系,双头裂体兽在修炼提升实力,等成功了裂体再归位,可以进行传功,效果是一样的。

    没必要守在这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江帆想了想使用风之眼遥视,心中惬意,风之眼的能力果然倍增了,视线看出了近五千里远,扫视了下周围,没发现异常情况,可以使用神器闪星了。

    江帆取出神器闪星进入,女仆闪星顿时惊讶道:“主人,您的实力好像又有不小的提升,您并没有修炼成第四种火元素啊,这是怎么回事?”刚在在封印空间里面受到极大限制,并没察觉到。

    江帆十分得意,将获得新版五行元素法则和五行元素相生相克之法的经过简单讲述一遍,最后问道:“闪星,你可知道那个修改五行元素法则,研究出五行元素相生相克之法的人是谁吗?”

    “呃,难怪主人的实力强大了!五行元素法则竟然有缺陷啊,竟然还有五行元素相生相克之法,这人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那可是绝顶的高手!”女仆闪星听的眼冒星星,十分震惊了。

    “主人,真抱歉,在下的记忆中并无此类的记忆,不知道那人是谁!”好半晌女仆闪星才淡定下来,想了想讪讪答。

    “那你知道五行茧房,五行炉,五行兽吗?还有,我帮符天找到的那个五行灵火灯又是什么回事?”江帆也没介意,毕竟达菲亚才修炼成功三种元素,不知道也正常,又期待的问道。

    “五行茧房、五行炉、五行兽?五行灵火灯?呃,主人,这些在下也不知道!”女仆闪星怔了怔,死劲的想了想子想,歉意道。

    “呃,不是吧,这些也不知道啊!”江帆愕然,迷糊了,达菲亚是那个世界的人,神器闪星是他制造的,怎么会没有一点那个世界的相关记忆呢?

    “主人,在下的记忆中枢中有一块记忆屏蔽区,或许您问的问题的答案在那里面吧!”女仆闪星犹豫了会透露道。

    “什么,你的记忆中枢中有一块区域被屏蔽了,这是怎么回事?”江帆顿时惊愕了。

    “主人,这是老主人故意屏蔽的!”女仆闪星爆料道。

    “呃,达菲亚故意屏蔽的!为什么要故意屏蔽?”江帆顿时感觉莫名其妙了。

    “具体原因在下也不清楚,老主人有交代,在这里很单纯,许多事情您还是不需要知道的好,只有您把五行元素法则修炼到四中元素的时候,便可以打开屏蔽记忆区了!”女仆闪星答道。

    “哦,原来是这样的,看来屏蔽记忆区中一定有什么秘密了!”江帆释然,猜测道。

    “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在下觉得老主人这么做肯定是为您好!”女仆闪星笑道。

    “嗯,也许,不管了,等修炼成功四种元素的时候再说!”江帆也不在意道,告诉要去的位置,女仆闪星立刻启动神器闪星,进入隐形状态,化作一道流光消失。

    几分钟后神器闪星便到了符魔界圭城附近七八十里的山中,江帆出了神器闪星,接着将神器闪星收起,就赶往工厂,路程不远,正好试试速度倍增的风无影技能。

    忽然江帆停下,十分警惕的打量周围情况,似乎感觉有一双脚眼睛在监视着自己,好像没什么情况,正待施展风之眼查看,忽然大骇大呼不妙,因为猛然间被一股强大的意识锁定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神医天下-4353有感觉了    战将的内丹太强大,没有江帆的帮助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吸取起来一时无法承受,得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江帆花去一年的时间才算稳住情况,便立刻出了符咒世界。

    “呃,还好,符地那边还没动静!”江帆看了看绿色球松了口气,符地一旦知道异形虫出事,极有可能要来查看现场。

    虽然现场很混乱,江帆也做了处理,但符地毕竟那么强大,难保不会发现什么什么,解释起来费事,因此时间拖得越长,符地越难以察觉破绽。

    江帆忽然心中一动,立刻联系纳甲土尸,还好,纳甲土尸没离开太远,也就一万余里远的深山中,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一时无法调出,只得使用穿越石位移赶去。

    很快江帆与纳甲土尸会合,江帆立刻将神火不灭分身收起,纳甲土尸有些惊讶的提醒道:“主人,您把分身收了,符地那家伙岂不是会察觉情况不对了吗?”

    “异形虫出事了,索**情就弄大些,现在符地那家伙还没察觉到,那干脆把分身收了,符地无法对分身定位,彻底的切断符地与我的联系,暂时不理他,省得麻烦!”江帆笑道。

    “呃,主人,那符地找到您不会对您不利吧?”纳甲土尸想了想担心道。

    “没关系,战将失踪了一个,符天大怒,把我带走调查情况说得过,也合情理,到时我再给出点有价值的情报,符地那里应该能糊弄过去的!”江帆不在意道。

    “那您现在和小的一起去找能量石?”纳甲土尸没再说什么,问道。

    “暂时不找能量石了,我要修炼一下,现在谁也不理,估计很快黑皮仆兽会找我的!”江帆道,想着把五行元素相生相克之法的另外两项完成,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实力。

    江帆正要进入符咒世界,忽然符讯球有异动,江帆忙取出查看,顿时大喜道:“呵呵,在海底洞穴中的裂体来消息了,那团黑漆漆的东西开启了,可以进入了,我们赶紧过去!”

    江帆也顾不得修炼了,得去取符阴珠,既是失败也没关系,至少得把神器闪星取回,神器闪星被困无法利用,实在是一大损失。

    纳甲土尸驮着江帆全速飞向海洋方向,江帆郁闷了,纳甲土尸飞行的速度比起飞翼银龙,双头裂体兽真的很慢,只得不时的使用穿越石连续的位移,加快速度,江帆真的很着急。

    五个多小时后江帆才赶到海洋边缘,还在海底洞穴不远,也就六七万里,又花去一个多小时终于赶到,江帆将纳甲土尸收入符咒世界,里面纳甲土尸帮不上忙。

    至于裂体江帆还要借助,便让裂体钻入腰际,闪身进入那团黑漆漆的东西里面,一进入江帆便晕厥过去,不一会醒来一看,已在封印空间中的那巨大无名宫殿前的地面上了。

    紧接着江帆便看到了神器闪星,顿时大喜,一骨碌身爬起,意念发出进入神器闪星,女仆闪星竟是喜极而泣扑到江帆怀中道:“主人,在下还认为再也见不到您了呢!”

    女仆闪星虽然不是真人,但触碰感和真人几乎没有区别,惹得江帆心中一荡漾,忍不住在前凸后翘的女仆闪星身上抓抓捏捏起来,戏谑道:“嘻嘻,我怎么舍得丢下你呢,你可是大美女啊!”

    “哎呀,主人,您真坏!”女仆闪星立刻起身摆脱江帆的骚扰,一脸羞红嗔怪道,看着风情万种的女仆闪星,江帆呆了呆,暗呼妖精,可惜不是真人,不然真的要收入房中了。

    “怎么,神器闪星还是无法正常工作吗?”江帆干笑几声,不再戏弄女仆闪星,看了看已是打开的屏幕,但白花花一片,皱皱眉问道。

    “主人,对不起啊,在下已是想尽办法,但真的没办法了,神器闪星所有系统正常没毛病,就是不知道为何无法工作!”女仆闪星顿时一脸郁闷,愧疚道。

    “呃,没什么,这不怪你,这里的封印禁制太厉害了,你没事就好!”江帆也不在意,笑着安慰道。

    “主人,您还要进那个无名宫殿吗?”女仆闪星问道。

    “那是自然,必须想办法拿到无名宫殿中的那颗符阴珠!”江帆肯定道。

    “主人,您进去前一定要把在下带上啊!”女仆闪星忙要求道。

    “肯定带上,上次是我疏忽了!”江帆深以为然道,出了神器闪星,立刻将神器闪星收起,免得一失败又将神器闪星落下。

    江帆走向无名宫殿,拍了拍腰际的裂体,裂体这才苏醒过来,钻出变身巨大,江帆骑上,裂体爬进无名宫殿来到悬在宫殿中央空中的符阴珠底下。

    裂体再次变身成五六十米长,就要立起将江帆送到十米直径大的球面前,江帆忙道:“等一会!”

    “呃,主人,小的不把您顶起来,怎么够着大球?也不好研究吧!”裂体奇道。

    “再像上次那样是收不了这颗符阴珠的!”江帆道,接着意念发出将符咒世界的圣女蒙纳兰带出,笑道:“纳兰,这次就要看你的了!”上次已经推到了,发生实质性关系,江帆便把称呼也改了。

    江帆已经提过符阴珠的事,纳兰应了声,看了看周围惊讶道:“呃,好大的宫殿啊,哇,这可珠子真大!”

    “江帆,我有感觉了!”接着纳兰盯着空中的大球,脸上露出欣喜之色道。

    “有感觉了,什么感觉?”江帆一愣,忙问道。

    “我感觉到这可珠子似乎很有亲切感,很舒服!”纳兰道。

    “是啊,那太好了,快,快骑上裂体上去看看!”江帆兴奋了,纳兰是符灵体,确切的说是符灵阴体,她既然对符阴珠有感觉,说明方法对路了。

    纳兰立刻骑上裂体,裂体不用吩咐,便身体缓缓立起,将纳兰送向符阴珠,江帆坐在纳兰身后,隔着一米远,防止万一有意外情况出现,好及时出手。

    “江帆,我的身体了好像出现躁动,血液沸腾,元神出现颤动,脑袋中嗡嗡的响呢!”纳兰忽然神色凝重道。

    “是啊,可能是符阴族与你有感应,出现的异像吧!”江帆怔了怔,猜测道。

    “呃,感觉越来越厉害了,脑袋晕晕的!”还有十几米远了,纳兰心悸道。

    “裂体赶紧停下!”江帆惊讶,脑筋急转,急忙喝道,但是已经晚了,纳兰距离符阴珠还有十米远,啊……符阴珠忽然闪出金光,纳兰惊叫,人嗖的一下闪电般飞射向符阴珠。

    自己的想法不对?江帆顿时大吃一惊,下意识的手一捞却是落空,急忙爆发人腾空射出,追向纳兰,顾不了许多了,纳兰已是自己的女人,可千万别出事。

    给读者的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