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你这个该死的,你想怎样?”战将老三虚弱的恶狠狠道,依旧不改嚣张的气焰,眼中闪动着怨毒的凶光。

    江帆才消停了些的火气腾的又窜上来了,狠狠一脚踹掉战将老三的几颗牙齿,威胁道:“你再不老实我就要用大刑了,让你生不如死!”

    “你到底想干什么?”战将老三怔了怔,口气一软问道。

    “不干什么,把你知道符天混蛋的情况告诉我!”江帆冷笑道,心中一喜,这家伙似乎有服软的迹象。

    “你才是混蛋,你敢诋毁主人,你该死,我死也不会告诉你,你休想从我这得到任何东西!”战将老三顿时暴跳如雷叫起来。

    江帆郁闷了,愤怒道:“我还不信你真的能强硬到底,我要看看你能忍受多少中大刑!”说完意念发出,顿时青龙族中的一堆刑具飞来落到战将老三面前。

    “嘿嘿,任何大刑对我都没作用的,你休想知道任何东西!”战将老三看了看地上各种刑具,瞥了江帆一眼,忽然诡异的笑道。

    “哦,任何大刑对你没作用吗?那刚在打得你怎么还鬼哭狼嚎的?这种殴打是最轻微的,后面会比这个厉害百倍!”江帆怔了怔,但还是撇撇嘴不以为然提醒恐吓道。

    “呵呵,我承认我受不了,但是我要是没了感觉,你说你的什么大刑还会有作用吗?”战将老三神情变得怪异,反问道。

    “你会没感觉?”江帆惊讶了,接着好笑道:“你怎么会没感觉,刚才惨叫的是谁?”

    “哼,我们拭目以待吧!”战将老三冷笑道,接着轻喝道:“僵化,闭魂!”缓缓的闭上双眼,躺在地上不再动弹了。

    僵化,闭魂!这是什么意思?江帆狐疑,抬脚踢了踢战将老三,没动静,皱皱眉,手中的符神鞭抽了两鞭,战将老三的身体顿时出现两道血痕,鲜血汩汩流出,但战将老三却是没丝毫反应。

    忽然对生命的预测感应能力让江帆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战将老三的生机在消散流逝,顿时愕然,不会吧,死了?自杀了?

    江帆急忙查探战将老三身体情况,更是惊讶了,战将老三的元神竟是收缩了,变得干巴巴的一团,没了丝毫光泽,元神的防护符膜起了褶子,像是鲜荔枝脱水后变成干货荔枝。

    干巴巴元神里面成了粘稠柏油似的黑乎乎了,隐隐的还能感觉到一丝生气,呃,没死透!江帆顿时松了口气,没自杀就好,否则费大力气白抓了。

    同时江帆恍然了,战将老三的所谓僵化闭魂,应该是一种特殊的功法,进入假死状态,没了感觉,这样不管你对它干什么,都没感觉,不用担心受刑的痛苦。

    “我靠,这还怎么审问?”江帆郁闷了,没想到战将不但强硬的不得了,还会这么一招!“呃,看来抓错了对象了,应该抓符妖,或者二怪就好了,它们应该没这么坚强吧。”

    只能直接摄魂了,只是不知道会不会像符地对待异形虫那样,符天在战将元神中也设下了记忆毁灭死禁,那样的话真的得不到什么情报了。

    “主人,战将老三审问不成,那就摄魂吧,小的来做这事行吗?”江帆腰际的双头裂体兽忽然提议道,它想吞噬战将老三强大实力。

    “双头,你比战将老三的实力差太远,你也不怕撑死啊!”江帆皱皱眉提醒道,实力悬殊,双头裂体兽的内丹根本无法承受战将老三的内丹的恐怖,会爆裂而亡。

    “呃,主人,那,那怎么办?”双头裂体兽怔了怔顿时意识到自己太贪心急切了,讪讪道。

    “怎么办,你是无法承受的,只能是和谁一起吸纳这个战将了!”江帆道。

    “也好,傻蛋大哥不在,那就让飞翼兄弟来吧!”双头裂体兽略一沉吟建议道。

    “嗯,也只有飞翼来合适了!”江帆想了想道,立刻发出召唤,飞翼银龙迅速赶到,一听要和双头裂体兽一同分享吸纳战将的元神和内丹强大实力,顿时欢呼雀跃不已。

    介于战将的强大,必须有江帆的帮助,对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叮嘱交代一阵,接着强大的精神意念力发出,强行的将战将老三的元神和内丹摄出。

    双头裂体兽立刻身体暴涨嘴巴张开就把战将老三的躯体给吞了,江帆强大的精神意念力穿破干巴巴元神表面的防护符膜,就要开始摄魂。

    那知战将的元神里面忽然出现一道荧光闪动,把江帆吓一跳,但随即没了任何反应,江帆这才松了口气,开始摄魂,却是惊愕了,战将的元神记忆区变得一片空白,没了记忆。

    江帆呆了呆,猛然意识到什么,郁闷之极,也不知道是符天设置的禁制还是战将老三自己的特殊功法,突破元神后,里面的所有记忆全部被抹掉,战将老三成了白痴,不会得到任何信息了。

    “我靠,真的打错主意了,真的不该抓战将了!”江帆沮丧,不过还是欣慰,至少吸纳战将能大幅提升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的实力,它们两个肯定能大大超越符神主和魔神主。

    江帆只得将战将老三的元神强行破成两份,帮助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吸收,既是一半的元神也不不得了,足足持续了三年时间,江帆才放手,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可以自主吸纳了。

    江帆看了看,等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全部吸收战将老三的元神,还得十年,真正炼化彻底的做到为己所用,没有几百年的时间无法完成。

    江帆没时间在符咒世界陪上几百年,虽然外面只是过去个把小时,但就这个把小时最好是要盯着,顺便做点其他的事,谁知道符地什么时候会察觉到异形虫出事了。

    当然等上十年时间还是可以,算起来外面也就是过去十分钟不到,符地联系自己,拖延个十几分钟还是问题不大,因此江帆只等双头裂体兽和飞翼银龙初步吸收后再帮助吸纳战将老三的内丹。

    元神强大了,吸收内丹就容易多了,内丹强大和元神是息息相关的,元神就好像事河床,只有河床宽大变深了,才能容纳更多的水,后面吸纳内丹就不需要像吸纳元神那样耗费太多时间帮衬了。

    十年时间不长,但也不算太短,江帆自然不会傻等,瞅着这个空隙研究修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则,其实也就是重新将之前修炼成功的三种元素的过一遍,对照一下看看存在差异,琢磨为何要修改。

    江帆将旧的修炼之法和改良的修炼之法对照了几遍,有些迷惑了,是存在差异,只是一些细节上不同,但没看出什么不妥,因为修炼速度上并不见加快。

    给读者的话:

    第四更

    !!

4350严审战将    “我明白了,符地那老东西与符天一样也是个书童,都是从同一个主人那里逃出来的!”江帆想到这里试探的冲异形虫说道。

    “符地老东西绝不是书童!”异形虫下意识的否认。

    “符地是什么?”江帆盯着异形虫逼问道。

    “呃,我不能说,我不想死!”异形虫不敢与江帆对视,急忙移开视线,惶恐畏惧道。

    “那你怎么知道符地不是书童的身份?”江帆只得迂回的问道。

    “我曾经也这么想符地老东西是书童,不过有一次我给符地捶腿,符地睡着了,我守在一旁,符地做恶梦说梦话了,透露出了身份,因此他原先并不是书童身份!”异形虫讪讪的爆料道。

    “那次我很惨,没一会符地老东西从梦中惊醒,看到我在一旁,十分愤怒,将我暴打一顿,差点被打死了!”异形虫心有余悸道。

    “那后来呢?”江帆追问道,心中好笑,符地竟然做恶梦暴露骷髅身份,有意思。

    “符地那老定西打完后,竟是主动的讲述了许多自己以前的许多事情,足足讲了两个小时,不过讲完后便让我发下元神死咒,但符地老东西不放心,又在我的元神中设下死禁!”异形虫叹道。

    “死禁?符地老东西在你元神中设下什么样的死禁?”江帆顿时心中一紧,忙问道。

    “设下记忆毁灭死禁制,要是被更加强大的敌人抓住搜魂,那我知道主人来历的记忆便立刻自动被抹灭,因此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从我这得到符地老东西的来历!”异形虫讪讪道。

    “我靠,不是吧,这么说让混沌神兽吞噬搜魂也无法获得符地的来历了!”江帆愕然,十分郁闷,心中拔凉。

    “符天知道符地的来历吧,那么符天手下的那些家伙是不是也知道符地的来历?”江帆脑筋急转期待的问道。

    “呃,符天是知道符地老东西的来历,不过他的手下是不是知道就不清楚了!”异形虫怔了怔,先是肯定,接着又不确定的答道。

    “符地老东西交代过,让我不得到外面去说符天的事情,因为符天也知道符地的事情,互相约定了,免得让外人看笑话!”异形虫犹豫了下补充道。

    “哦,还有这样的交代,呵呵,符天是书童,这个身份很卑微,传出去却是不好听,嗯,看来符地的身份也好不到哪里去了!”江帆皱皱眉有些失望,随即好笑道。

    “你和符天的战将相比,谁的实力更强大一些?”江帆想了想问道。

    “我要比战将强上一点,不过也只能勉强打败它,杀死它还是很难做到,除非凭着重伤大伤元气!”异形虫沉吟片刻答道。

    江帆点点头,既然这样那还是让混沌神兽吞噬异形虫了,又询问了些情况,不过很失望,异形虫知道的不多,得到的信息价值不大。

    江帆抬手发出一道金光击中异形虫的脑袋,异形虫顿时晕死过去,问道:“吃蛋,吞噬异形虫的时候试着摄取一下它的记忆,能做到吗?”

    “呃,要窃取异形虫的记忆的,可以做到,只是有些麻烦,但也没关系,十几分钟就成!”混沌神兽想了想道。

    “那就好,不要怕麻烦,获得异形虫的记忆对妈妈很重要,一定要得到它的记忆!”江帆严肃郑重的叮嘱道。

    混沌神兽应下,江帆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吃蛋,吞噬了异形虫你真的不再睡觉了?这段时间很紧张的,可能会随时唤你帮忙打坏人的!”

    “呃,妈妈,您怎么变得这么罗嗦了,吃蛋不骗妈妈的,吞了异形虫进行炼化吸收,只会进入打盹状态,你只要召唤,吃蛋可以立刻醒来,停止吸收炼化异形虫就是!”混沌神兽悻悻道强调道。

    “好,那就好,你开始吧,一得到异形虫的记忆立刻告诉妈妈!”江帆这才彻底放心,笑道。

    混沌神兽小舌头舔一舔小嘴巴,稀溜溜的轻轻一吸,异形虫顿时飞入它的口中咽下,混沌神兽闭上双眼,身体开始闪动起紫蓝色和火红色光芒。

    江帆站在一旁等待,过了一会,混沌神兽忽然睁开双眼道:“妈妈,这个异形虫的记忆中出现不少断片空白呢!”已是完成记忆的窃取。

    “嗯,没关系,有多少说多少!”江帆皱皱眉道,明白那是符地设下的记忆毁灭死禁制造成的,抹掉了异形虫的部分记忆。

    混沌神兽便开始讲述起来,江帆觉得有用的就细细的听一下,没用的略过,比如异形虫自身的事情江帆就不感兴趣,半小时后结束,混沌神兽进入真正炼化吸收状态。

    江帆理了理得到的信息,没得到什么太大的重要信息,只是对已知的了解的更为详细了,但有两件事让江帆有些惊讶,刚才讯问异形虫还真忘了问,当然不可能想得那么全面。

    异形虫有阴阳二体,那个阴体分身已经死了,这个是阳体,阴体被符地用来释放符佩中的腐符死咒时做了牺牲品,不然腐符死咒无法定向释放植入封印罩,也就是那个五行茧房

    再有就是异形虫阴体分身的内丹被符地取走,给炼制新的异形打基础,提升实力,江帆便猜测符地一定是觉得手下数量太少,开始寻找新的异形基体,不过也无所谓,知道了就成。

    江帆来到还处在昏死中的战将老三面前,狠狠的踹了几脚,战将老三这才醒来,缓了会神想起什么,一骨碌爬起。

    战将老三看到江帆便大怒道:“该死的江帆,你耍诈,我宰了你!”随即震惊了,发现身体被封住了,无法施展本领,连变身都不成了,看了看周围环境,感觉到可能处在某种特殊封印空间中。

    “我靠,怎么一点也没做俘虏的觉悟,还敢嚣张!”江帆顿时火了,上前就是狠狠几拳,将战将老三打得鼻青脸肿,不过江帆有些手疼,有些郁闷,战将是身体还真结实。

    “江帆,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我放了,我既往不咎!”战将老三却是强硬得很,恶狠狠的凶道。

    “我靠,还敢嘴硬,我打不死你!”江帆气结,立刻取出一件符神鞭,照着战将老三没头没脑的就是猛抽,这下战将老三吃不消了,皮开肉绽鲜血飞溅满地打滚惨叫不已,不过就是不讨饶。

    不一会战将老三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四肢被打断,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直哼哼,但还是不求饶,江帆惊讶郁闷了,呦呵,还真坚强啊,没想到符天手下还真有不怕死的!

    “战将老三,我问你,想死还是想活?”江帆无奈,悻悻的作罢,喝问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