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明白了,符地那老东西与符天一样也是个书童,都是从同一个主人那里逃出来的!”江帆想到这里试探的冲异形虫说道。

    “符地老东西绝不是书童!”异形虫下意识的否认。

    “符地是什么?”江帆盯着异形虫逼问道。

    “呃,我不能说,我不想死!”异形虫不敢与江帆对视,急忙移开视线,惶恐畏惧道。

    “那你怎么知道符地不是书童的身份?”江帆只得迂回的问道。

    “我曾经也这么想符地老东西是书童,不过有一次我给符地捶腿,符地睡着了,我守在一旁,符地做恶梦说梦话了,透露出了身份,因此他原先并不是书童身份!”异形虫讪讪的爆料道。

    “那次我很惨,没一会符地老东西从梦中惊醒,看到我在一旁,十分愤怒,将我暴打一顿,差点被打死了!”异形虫心有余悸道。

    “那后来呢?”江帆追问道,心中好笑,符地竟然做恶梦暴露骷髅身份,有意思。

    “符地那老定西打完后,竟是主动的讲述了许多自己以前的许多事情,足足讲了两个小时,不过讲完后便让我发下元神死咒,但符地老东西不放心,又在我的元神中设下死禁!”异形虫叹道。

    “死禁?符地老东西在你元神中设下什么样的死禁?”江帆顿时心中一紧,忙问道。

    “设下记忆毁灭死禁制,要是被更加强大的敌人抓住搜魂,那我知道主人来历的记忆便立刻自动被抹灭,因此不管是谁,都不可能从我这得到符地老东西的来历!”异形虫讪讪道。

    “我靠,不是吧,这么说让混沌神兽吞噬搜魂也无法获得符地的来历了!”江帆愕然,十分郁闷,心中拔凉。

    “符天知道符地的来历吧,那么符天手下的那些家伙是不是也知道符地的来历?”江帆脑筋急转期待的问道。

    “呃,符天是知道符地老东西的来历,不过他的手下是不是知道就不清楚了!”异形虫怔了怔,先是肯定,接着又不确定的答道。

    “符地老东西交代过,让我不得到外面去说符天的事情,因为符天也知道符地的事情,互相约定了,免得让外人看笑话!”异形虫犹豫了下补充道。

    “哦,还有这样的交代,呵呵,符天是书童,这个身份很卑微,传出去却是不好听,嗯,看来符地的身份也好不到哪里去了!”江帆皱皱眉有些失望,随即好笑道。

    “你和符天的战将相比,谁的实力更强大一些?”江帆想了想问道。

    “我要比战将强上一点,不过也只能勉强打败它,杀死它还是很难做到,除非凭着重伤大伤元气!”异形虫沉吟片刻答道。

    江帆点点头,既然这样那还是让混沌神兽吞噬异形虫了,又询问了些情况,不过很失望,异形虫知道的不多,得到的信息价值不大。

    江帆抬手发出一道金光击中异形虫的脑袋,异形虫顿时晕死过去,问道:“吃蛋,吞噬异形虫的时候试着摄取一下它的记忆,能做到吗?”

    “呃,要窃取异形虫的记忆的,可以做到,只是有些麻烦,但也没关系,十几分钟就成!”混沌神兽想了想道。

    “那就好,不要怕麻烦,获得异形虫的记忆对妈妈很重要,一定要得到它的记忆!”江帆严肃郑重的叮嘱道。

    混沌神兽应下,江帆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吃蛋,吞噬了异形虫你真的不再睡觉了?这段时间很紧张的,可能会随时唤你帮忙打坏人的!”

    “呃,妈妈,您怎么变得这么罗嗦了,吃蛋不骗妈妈的,吞了异形虫进行炼化吸收,只会进入打盹状态,你只要召唤,吃蛋可以立刻醒来,停止吸收炼化异形虫就是!”混沌神兽悻悻道强调道。

    “好,那就好,你开始吧,一得到异形虫的记忆立刻告诉妈妈!”江帆这才彻底放心,笑道。

    混沌神兽小舌头舔一舔小嘴巴,稀溜溜的轻轻一吸,异形虫顿时飞入它的口中咽下,混沌神兽闭上双眼,身体开始闪动起紫蓝色和火红色光芒。

    江帆站在一旁等待,过了一会,混沌神兽忽然睁开双眼道:“妈妈,这个异形虫的记忆中出现不少断片空白呢!”已是完成记忆的窃取。

    “嗯,没关系,有多少说多少!”江帆皱皱眉道,明白那是符地设下的记忆毁灭死禁制造成的,抹掉了异形虫的部分记忆。

    混沌神兽便开始讲述起来,江帆觉得有用的就细细的听一下,没用的略过,比如异形虫自身的事情江帆就不感兴趣,半小时后结束,混沌神兽进入真正炼化吸收状态。

    江帆理了理得到的信息,没得到什么太大的重要信息,只是对已知的了解的更为详细了,但有两件事让江帆有些惊讶,刚才讯问异形虫还真忘了问,当然不可能想得那么全面。

    异形虫有阴阳二体,那个阴体分身已经死了,这个是阳体,阴体被符地用来释放符佩中的腐符死咒时做了牺牲品,不然腐符死咒无法定向释放植入封印罩,也就是那个五行茧房

    再有就是异形虫阴体分身的内丹被符地取走,给炼制新的异形打基础,提升实力,江帆便猜测符地一定是觉得手下数量太少,开始寻找新的异形基体,不过也无所谓,知道了就成。

    江帆来到还处在昏死中的战将老三面前,狠狠的踹了几脚,战将老三这才醒来,缓了会神想起什么,一骨碌爬起。

    战将老三看到江帆便大怒道:“该死的江帆,你耍诈,我宰了你!”随即震惊了,发现身体被封住了,无法施展本领,连变身都不成了,看了看周围环境,感觉到可能处在某种特殊封印空间中。

    “我靠,怎么一点也没做俘虏的觉悟,还敢嚣张!”江帆顿时火了,上前就是狠狠几拳,将战将老三打得鼻青脸肿,不过江帆有些手疼,有些郁闷,战将是身体还真结实。

    “江帆,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我放了,我既往不咎!”战将老三却是强硬得很,恶狠狠的凶道。

    “我靠,还敢嘴硬,我打不死你!”江帆气结,立刻取出一件符神鞭,照着战将老三没头没脑的就是猛抽,这下战将老三吃不消了,皮开肉绽鲜血飞溅满地打滚惨叫不已,不过就是不讨饶。

    不一会战将老三被打的奄奄一息了,四肢被打断,血肉模糊,躺在地上直哼哼,但还是不求饶,江帆惊讶郁闷了,呦呵,还真坚强啊,没想到符天手下还真有不怕死的!

    “战将老三,我问你,想死还是想活?”江帆无奈,悻悻的作罢,喝问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4349符天是书童    “五行茧房、五行炉、五行兽,怎么又是五行?五行兽能达到符地的七层实力!……五行兽是什么兽类?”江帆震惊了,好半晌才问道。

    “呃,我也不知道五行兽是什么兽类,从未见过,也是头一次从主人那里听说!”异形虫弱弱的答道。

    “我靠,又是不知道,符地对自己的手下口风都紧的很!”江帆皱眉有些郁闷,愤愤的警告道:“虫子,在我面前不得再称呼符地主人了字,只能说符地老东西!”

    “是,是,不说了,只说符地老东西!”异形虫忙应承。

    “符地老东西知道符天得到五行灵火灯有什么反应?为何急着要我五天找到珠子?要符阳珠和符阴珠做什么用?”江帆沉吟片刻道。

    “符地老东西知道符天得到五行灵火灯显得很奇怪,开始挺高兴的,但很快又变得十分焦急,琢磨了一阵子便要我告诉您必须五天内找到珠子!”异形虫答道。

    “符地老东西要符阳珠和符阴珠到底到底做什么用不清楚,但模模糊糊的听到他自言自语过几句,好像是用来封住什么通道,驯服什么兽!”异形虫想了想又道。

    “用符阳珠和符阴珠封住什么通道,驯服什么兽?通道,什么通道,什么兽?是驯服五行兽吗?”江帆错愕,既惊讶又狐疑,原本还以为符天或者符地是要吸收两颗珠子强大实力。

    “呃,具体的不知道,我也只是模模糊糊的听到了两句,没搞懂什么意思!”异形虫讪讪道。

    “关于符地的情况不能说,那关于符天的情况总可以说吧,知道什么就说什么,越详细越好!”江帆皱着眉思索了会不得其解,叹了口气道。

    “其实符天的情况我知道的也很少,您也知道我不是符天的手下,是符地老东西的手下,符地那老东西极少谈到符天的情况,我也只是从只言片语中得到一些信息!”异形虫点点头说明道。

    “那有多少说多少!”江帆皱皱眉道。

    “符天以前的身份是某个人的书童,符天好像偷了他主人的东西逃出来的,被追杀了好一段时间才摆脱,他的那些手下,什么黑皮仆兽,婴灵等等都是后来收服的!”异形虫爆料道。

    “什么,符天是某人的书童!”江帆顿时惊愕了,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异形虫,严厉的喝道:“你不要胡说八道,有半句假话就杀了你!”

    “呃,我说的都是真的,除非符地那老东西说谎!”异形虫急忙辩解道。

    “哦,符天真的是书童啊!符天是谁的书童?符天是在什么地方做书童的这个没听符地老东西提起过?”江帆怔了怔,信了,脑筋急转提醒的问道。

    “这个还真没印象,没听符地老东西提起过!”异形虫死劲的想了半天才摇头道。

    “符地老东西和符天很熟悉吧,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吗?”江帆想了想问道。

    “他们是很熟悉,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也不知道,反正符地老东西炼制出我之前就认识符天了,怎么认识的不清楚,符地老东西不喜欢做手下的问东问西的!”异形虫略一沉吟答道。

    “符天出来会符咒技能,还会什么功夫?”江帆很失望,看来符天的具体来历是问不出来了,不再纠缠,又问道。

    江帆同时心中担心起来,黑皮仆兽那些家伙是符天后来收服的,很可能黑皮仆兽它们也不知道符天的真正来历了。

    “符天还会什么功夫?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主人也没提起过!”异形虫一愣,茫然道。

    “那符地老东西除了腐符尸气,还会什么?”江帆盯着异形虫,从神情上看似乎不像说谎,悻悻的继续问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符地老东西另外还有一种特殊的本领,会炼制异形,像我原本是魔虫,经过符地老东西的改造炼制,便成了异形虫!”异形虫也不隐瞒的透露道。

    “还有那个正在被符地老东西唤醒并提升实力的三尸凶,也是符地老东西用三具特殊的尸体炼制成功的异形!”异形虫又道。

    “符地老东西能炼制异形!”江帆惊讶了,忙进一步问道:“符地老东西是怎么炼制异形的?”

    “呃,具体的炼制办法我就不知道了,他从不让我看,也不提及,我只知道他手中有样特殊的东西,炼制异形必不可少,就是异形精元丹,大约有拳头大小!”异形虫悻悻道。

    “我靠,这么说符地老东西岂不是可以不断的炼制出异形来?”江帆大吃一惊,忧虑道。

    “那倒不会,炼制异形必须找到合适的炼制基体,不是随便的找到兽类或者人就能炼制,异形精元丹十分怪异,蕴含的异形精元不易被吸收!”异形虫肯定道。

    “就算炼制的基体成功的吸收了异形精元,但最终还要看资质是否优良,资质不好的,炼制成功了,实力也是不济,没什么大作用的,符地老东西炼制出不少的异形,但都不成功!”异形虫又道。

    “哦,这就好,那你算是很成功的?三尸凶是不是更成功的?”江帆顿时欣慰,松了口气,想了想问道。

    “呃,我算是中低档次的,离真正顶级的异形还有很大差距,三尸凶其实也就比我高出一点,算是中档次的异形,符地老东西这次再给它们提升实力,也就勉强达到中高档次的!”异形虫解释道。

    “符地老东西有没有成功的炼制出过顶级的异形?顶级的异形又是什么实力境地?”江帆点点头,深入的问道。

    “顶级的异形很强大,可以达到主人的七成实力境地,也就是与那个五行茧中的五行兽实力相当,不过至今符地老东西还没能成功的炼制出顶级异形!”异形虫答道。

    “当然不是符地老东西炼制不出来,而是这种顶级异形对基体的资质要求很好,符地老东西一直没遇上真正十分优良的基体!”异形虫强调道。

    “符地老东西这种炼制异形的技能是从哪里学来的?那什么异形精元丹又是从哪里得来的?”江帆恍然,喃喃自语的困惑道。

    “呃,符地老东西的炼制异形的本领是从一本书上学来的,至于那颗异形精元丹怎么来的就不知道了!”异形虫倒是主动的说道,竭力的做到表现良好,希望江帆能放它一条生路。

    江帆点点头,又问了些情况,异形虫知道的极少,得到的信息也没多大价值了,江帆便作罢不再询问,开始细细的思索从异形虫这里得到的信息,不禁怀疑起来。

    符天是书童,符天与符地的名字又这么接近,符天与符地很熟悉,符地不会也是书童吧?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