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江帆迷惑不解,但丝毫不敢放松继续追赶,这一追就是半个多小时,江帆累了,气喘吁吁,额头见汗,担心起来,要是五行灵火灯总这样飞,岂不是要被累死!

    又是几分钟过去了,五行灵火灯拐过一个弯进入另一条通道,江帆紧随其后拐弯,一看惊讶了,几百米的通道尽头豁然开朗,似乎是个不小的地方。

    很快五行灵火灯进入一个非常宽敞的地方,随即一拐弯不见,江帆追入,一看,顿时大喜,五行灵火灯悬停在那不动了。

    “呃,终于不跑了!”江帆欣慰,急忙上前去抓,那知一接应,五行灵火灯顿时便后退,江帆怔了怔,猛的爆发窜去,五行灵火灯也跟着暴闪躲避。

    “我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就不让靠近?’江帆愕然,索性停下,五行灵火灯停下,江帆一动就跟着动,江帆郁闷不已,叹了口子没再动,视线环顾周围环境,顿时目瞪口呆了。

    “哇,这么多能量石!”那一堆是符魔玉石,那一堆是符玉石,每一堆数量至少在十万块以上!不是吧,那边不是符神主符印和符魔神主符印吗,这么多,至少上千块!

    “我靠,炼制神品符神丹和神品魔神丹的顶级灵草,堆积如山!呃,炼器的材料,符灵磁石,蓄能石,隐符灵石……卧槽,这不是穿越石嘛,好大的一颗,有了这颗穿越石,足以一次位移出万里!”江帆喜悦地道。

    江帆嘴巴张得大大,眼睛瞪的铜铃大,眼珠都快掉出来了,心中激动无比,环视着周围堆放着大量各种各样齐全的宝贝,全都是珍贵无比的宝贝,这里是个巨大的宝藏。

    明白了,五行灵火灯这是在给自己带路,将自己带到这个宝藏的位置,发财了,发大财了!江帆兴奋的手舞足蹈,收了,全部都收了,呵呵吗,赚大发了,给符天找灯,也算没白冒险一趟!

    江帆欣喜若狂,就要意念发出将各种宝贝全部收入符咒世界,忽然江帆面色一僵,想到什么,呃,不对,黑皮仆兽叮嘱了,除了能拿发光发亮的东西,其他任何东西都不得触碰,不得夹带!

    将这些宝贝全部收了会有什么后果?江帆双眉紧锁,想到了手敲打墙壁导致迅速溃烂奇痛无比的遭遇,幸好反应快及时断壁,不然还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虽然身体具有超强的自愈功能,但要是整个身体被消融溃烂成一滩血水,还能不能恢复自愈?呃,会不会连元神也消融了?江帆无法确定,也不敢去尝试,这可是用生命做代价。

    “我靠,这个五行灵火灯真是给自己出来个难题,让人难受无比。”江帆纠结不已,不拿太可惜了,拿的话心中实在没底。

    江帆烦躁的转悠两圈,忽的脑中灵光一闪,笑道:“呵呵,不如找个人来试试,看看到底会有什么后果!”

    江帆略图一沉吟想到了抓来的那个圭城工厂的监工,李子豪说了,这家伙死有余辜罪不可赦,就用他做实验品。

    那个监工被江帆施展了摄魂术,元神外表的防护符膜已经被破坏,遭到重大创伤,虽然是符魔神灵境界,但此时已是十分虚弱像是生了大病蔫头耷脑浑身无力。

    江帆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将那监工带出,交代叮嘱几句,许诺听话就能获得自由,并给神品魔神丹帮助重新恢复元神的防护符膜。

    监工意识到危险,但也觉得是个机会,现在情况是生不如死,尤其是看着一屋子的宝贝,眼睛贼亮莫名的激动,一咬牙便去拿符魔神主符印,这也是他最感兴趣的东西。

    监工只能勉强站立行走,颤巍巍的抓起一块符魔神主符印,竟是直接的抵向额头,想着吸纳符魔神主符印,到底是贪婪,想着好事。

    江帆盯着监工的举动,喜上心头,呃,拿起符印似乎没什么反应嘛!但随即面色大变一脸惊讶,监工手拿着符印还没抵到额头,人竟是定住了,呼的一声浑身出现金色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

    才五六秒钟的时间,监工便被金色的火焰烧没了,连渣滓都没剩下,地上只有那块符魔神主符印,“我靠,这么厉害,这绝对不是一般的火!”江帆看得心惊肉跳心悸不已。

    幸好没有去动这些宝贝,不然真说不清要死翘翘了!江帆唏嘘不已,心中拔凉拔凉,那份贪心化为乌有,东西是好,但贪心不得。

    “我靠,该死的五行灵火灯什么意思?难道是故意引诱自己来这,置自己于死地?”江帆忽然怀疑了,看着那盏五行灵火灯愤怒了,十分的想发出攻击泄愤,但还是压制住怒火不敢轻举妄动。

    忽然悬停在那的五行灵火灯嗖的一下快速的飞走,飞向另一个出口,江帆吓一跳,“我靠,又跑了,这又要把自己带到哪去?”现在丝毫不留恋一屋子的宝贝,急忙追去。

    江帆追着五行灵火灯,三转两转穿过十几条通道,江帆忽然停下,眉头皱起,这条通道是个死胡同,尽头没路了。

    这次江帆停下,但五行灵火灯却依旧飞行,直奔通道尽头墙壁飞去,江帆犹豫了下还是闪身上前一些,但没敢靠太近,隔着三四十米要看看五行灵火灯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要撞墙?

    眼看着五行灵火灯撞墙了,江帆心中一紧,全神戒备,催动元神空间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遍布全身护体。

    哗的一下,就在五行灵火灯撞到墙壁的刹那,墙壁猛然两边一分开出一道门,五行灵火灯进入了,里面像是个大厅,江帆急忙爆发追去闪身进入里面。

    哗的一下,身后墙壁合拢封住了退路,江帆无所谓,反正没有灯出不去,管他到了那里,绝不能让灯从视线中消失。

    里面果真是个大厅,江帆迅速的扫视了下大厅,七八十平米,座椅茶具屏风等等用具齐全,像是人居住的,但江帆没细看,重点是关注五行灵火灯。

    五行灵火灯依旧在飞行,只是速度慢了许多,飞向大厅的一个角落,是个走廊,江帆追去,很快五行灵火灯穿过走廊来到一房门前,房门自动大开,五行灵火灯进去了。

    江帆赶到房门口往里一看,怔住了,房间不大,十几平米,是个书房,里面两边墙壁摆着书架,塞满书本,而五行灵火灯却是落在一张书桌上不动了。

    “呃,这又是什么意思,带自己来书房干什么?咦,这是谁的书房,符天的?”江帆暗自疑惑。

    江帆迷惑,反正五行灵火灯不走了,江帆也不急,随意的观看起书房来,书房不复杂,挺简单的,一张椅子,一张空的书桌,两边是书架和书,其他的似乎没什么东西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337灯跑了    >

    江帆将身上的血衣换下,看了看墙壁不敢再试了,虽然有不超强的自愈能力,不会致命,但那种强烈的痛苦感受实在不好受,想从墙壁上找出办法是不行了。

    江帆觉得彻底的束手无策,那盏五行灵火灯就在眼前,只有几百米,但就是过不去拿不到,看来真的要被困在这里了。

    算了,不要浪费时间了,还是去专心修炼五行元素法则,等修炼成功火元素再来说,也许那时能有办法,江帆绝望,最后看了一眼那盏五行灵火灯,就要进入符咒世界。

    江帆猛然愣住了,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再一打量,又惊又喜,“我靠,从池子顶部不断密集滴落的褐色液体停止了,不滴了!”

    “是自动停止了还是因为刚才敲打墙壁的缘故?”江帆脑筋急转,但却无法判断,管他,不滴了是好事,至少去凉亭取灯的难度减轻不少。

    “呃,好像过去也不容易,虽然没了来自上方的威胁,但这池子中的褐色液体会主动发出攻击。”江帆又是眉头皱起。

    忽然心中一动,上方不滴了,说明这里的情况发生立刻变化,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是不是也停止攻击了呢?江帆想到这里立刻取出绳索再试一试。

    江帆没多做别的准备,意念发出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涌出,手一甩绳索飞射向池子中央的凉亭,江帆瞪大眼睛看着。

    绳索末端迅速飞到凉亭,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没有反应,江帆顿时大喜,急忙手一抖,绳索猛然收回,接着再次甩出,谨慎的连试了几次,确定池子中的褐色液体真的没反应。

    哈哈,真是绝处逢生啊!江帆兴奋的手舞足蹈,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取出一块数百斤大石放在地上,将绳索拴住石头,又取出一大爪勾系在绳索末端甩出,绳索爪勾缠住一根凉亭的柱子。

    江帆拉紧绳索,拽了拽觉得挺牢固的,立刻风无影身法使出,全速奔行,人化作一道残影从绳索上掠过,两秒钟不到便到了凉亭中。

    呃,总算过来了!江帆长长出了口气,来到桌子前看了看五行灵火灯,抬手抓住灯座拿起,却是一楞,没拿动,忙加大力气拿,依旧拿不动。

    “我靠,不是吧,怎么拿不起来?这灯不会是和桌子连为一体的吧!”江帆惊讶,急忙看灯座底部,“呃,有缝隙,不是一体的。”这才放心不少,因为桌子是与凉亭地面一体的,否则难办了。

    江帆立刻全力的拽着五行灵火灯,但灯却是纹丝不动,江帆想了想意念催动元神中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释出注入手腕发力,当然控制着力道,防止用力过猛出现意外。

    令江帆郁闷不已的是依旧拿不起来,五行灵火灯似乎生根了,江帆急了,不断的加力,最后是全力施展,竟然还是无法把灯从桌子上拿起来。

    “我靠,这力道何止十万斤,怎么就拿不起来?难道灯座下面有机关?”江帆狐疑,抓着灯座不松继续全力的拔着,同时尝试着手腕转动,但很快失望了,灯根本就转不动。

    “完了,好不容易过来了,灯取拿不起了,岂不是前功尽弃?”江帆恼火不已,再次全力爆发拼命的拽着,僵持了会,脸红脖子粗,还是不能拿起。

    江帆沮丧,更是气愤难当,好啊,拿不起来生根了是吧,干脆把你塞进桌子里面算了!江帆不再拔,反而大力的将灯往桌子中按下。

    忽然灯座下发出咔吧一声响,灯座竟是陷入桌面半寸深,江帆怔了怔,随即狂喜,猛然反应过来,果然有机关,有反应了,光想着拿起,转动,没想到往下按。

    江帆继续发力将灯往下按,咔吧又是一声响,灯再次陷入桌面半寸,再按,发现按不动了,江帆脑筋急转,改为拔,顿时手上一轻,灯被拿起来离开桌面。

    江帆看了看原先灯座桌面的位置,果然有个暗钩,再看了看灯的底座,底座凹陷部位有卡住的挂钩,“呵呵,原来是这样的,心中暴爽。”

    是非之地得赶紧离开,江帆拿着灯正打算施展风无影身法通过绳索回去,一看顿时惊愕郁闷致死,“我靠,不是吧,回不去了!”

    江帆这才发现绳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池子顶部又开始滴着褐色水珠像是下雨一样的密集,又恢复的原装,似乎被困在凉亭中了。

    这可怎么办?江帆拿着五行灵火灯在凉亭中转悠几圈,仔细的打量凉亭,希望能发现什么,但很失望,似乎什么都没有,最后江帆把目光落在那张放置五行灵火灯的桌子上。

    江帆忽然心中一动,从拿起五行灵火灯来看,这张圆桌有机关存在,不知道是不是仅仅用来固定五行灵火灯的,取出一根短棒抵在那凹陷里面的暗钩上,用力捣了捣。

    那暗钩动了动,呃,是活动了,有戏,似乎可以按下去,江帆立刻加大力道,咔吧一声,暗钩忽然收缩起来没了,紧接着整个凉亭忽然发出隆隆爆响发,凉亭动了,骤然下沉。

    江帆只觉得像在一部高速下降运行的电梯,脑袋眩晕不已,很快停下,江帆再看愣住了,凉亭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前后左右有四条通道的中央,呃,这是什么意思?

    “呃,难道是暗示另有出?”江帆正狐疑着,忽然手中的五行灵火灯嗖的一下挣脱朝着左边一条通道飞去,“我靠,什么情况,灯怎么跑了?”江帆大吃一惊,也顾用不了许多,急忙追去。

    五行灵火灯是目前唯一看到发光发亮的东西,符天要自己找的就是它了,可不能丢了,不然前功尽弃出不去,要困在这里。

    江帆一追,五行灵火灯似乎有灵性,故意作对似的,加速飞行,江帆急忙也加速追赶,五行灵火灯却是再次加速飞行,最后江帆只得施展风无影身法闪电般的追赶。

    通道很复杂,五行灵火灯左弯右拐的狂飞,江帆将风无影身法施展到极限,还是保持着十米距离,就是追不上,十几分钟了,也不知道追过多少条通道。

    江帆憋屈窝火,气得要吐血,“我靠,耍我啊!咦,不对,我一加速五行灵火灯也加速,就是不让追上,好像是故意。”江帆脑筋急转,忽然放慢速度,果然,五行灵火灯也放慢了速度飞行。

    江帆再放慢速度,五行灵火灯跟着放慢速度,依旧在不停的飞行,忽前行,忽拐弯,但没有重复绕弯,同时,不管多快的速度飞行,五行灵火灯的那金色火苗却是动都不动,丝毫不受影响。

    “这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五行灵火灯在给自己带路不成?”江帆一边追着一边猜测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