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江帆将身上的血衣换下,看了看墙壁不敢再试了,虽然有不超强的自愈能力,不会致命,但那种强烈的痛苦感受实在不好受,想从墙壁上找出办法是不行了。

    江帆觉得彻底的束手无策,那盏五行灵火灯就在眼前,只有几百米,但就是过不去拿不到,看来真的要被困在这里了。

    算了,不要浪费时间了,还是去专心修炼五行元素法则,等修炼成功火元素再来说,也许那时能有办法,江帆绝望,最后看了一眼那盏五行灵火灯,就要进入符咒世界。

    江帆猛然愣住了,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再一打量,又惊又喜,“我靠,从池子顶部不断密集滴落的褐色液体停止了,不滴了!”

    “是自动停止了还是因为刚才敲打墙壁的缘故?”江帆脑筋急转,但却无法判断,管他,不滴了是好事,至少去凉亭取灯的难度减轻不少。

    “呃,好像过去也不容易,虽然没了来自上方的威胁,但这池子中的褐色液体会主动发出攻击。”江帆又是眉头皱起。

    忽然心中一动,上方不滴了,说明这里的情况发生立刻变化,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是不是也停止攻击了呢?江帆想到这里立刻取出绳索再试一试。

    江帆没多做别的准备,意念发出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涌出,手一甩绳索飞射向池子中央的凉亭,江帆瞪大眼睛看着。

    绳索末端迅速飞到凉亭,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没有反应,江帆顿时大喜,急忙手一抖,绳索猛然收回,接着再次甩出,谨慎的连试了几次,确定池子中的褐色液体真的没反应。

    哈哈,真是绝处逢生啊!江帆兴奋的手舞足蹈,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取出一块数百斤大石放在地上,将绳索拴住石头,又取出一大爪勾系在绳索末端甩出,绳索爪勾缠住一根凉亭的柱子。

    江帆拉紧绳索,拽了拽觉得挺牢固的,立刻风无影身法使出,全速奔行,人化作一道残影从绳索上掠过,两秒钟不到便到了凉亭中。

    呃,总算过来了!江帆长长出了口气,来到桌子前看了看五行灵火灯,抬手抓住灯座拿起,却是一楞,没拿动,忙加大力气拿,依旧拿不动。

    “我靠,不是吧,怎么拿不起来?这灯不会是和桌子连为一体的吧!”江帆惊讶,急忙看灯座底部,“呃,有缝隙,不是一体的。”这才放心不少,因为桌子是与凉亭地面一体的,否则难办了。

    江帆立刻全力的拽着五行灵火灯,但灯却是纹丝不动,江帆想了想意念催动元神中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释出注入手腕发力,当然控制着力道,防止用力过猛出现意外。

    令江帆郁闷不已的是依旧拿不起来,五行灵火灯似乎生根了,江帆急了,不断的加力,最后是全力施展,竟然还是无法把灯从桌子上拿起来。

    “我靠,这力道何止十万斤,怎么就拿不起来?难道灯座下面有机关?”江帆狐疑,抓着灯座不松继续全力的拔着,同时尝试着手腕转动,但很快失望了,灯根本就转不动。

    “完了,好不容易过来了,灯取拿不起了,岂不是前功尽弃?”江帆恼火不已,再次全力爆发拼命的拽着,僵持了会,脸红脖子粗,还是不能拿起。

    江帆沮丧,更是气愤难当,好啊,拿不起来生根了是吧,干脆把你塞进桌子里面算了!江帆不再拔,反而大力的将灯往桌子中按下。

    忽然灯座下发出咔吧一声响,灯座竟是陷入桌面半寸深,江帆怔了怔,随即狂喜,猛然反应过来,果然有机关,有反应了,光想着拿起,转动,没想到往下按。

    江帆继续发力将灯往下按,咔吧又是一声响,灯再次陷入桌面半寸,再按,发现按不动了,江帆脑筋急转,改为拔,顿时手上一轻,灯被拿起来离开桌面。

    江帆看了看原先灯座桌面的位置,果然有个暗钩,再看了看灯的底座,底座凹陷部位有卡住的挂钩,“呵呵,原来是这样的,心中暴爽。”

    是非之地得赶紧离开,江帆拿着灯正打算施展风无影身法通过绳索回去,一看顿时惊愕郁闷致死,“我靠,不是吧,回不去了!”

    江帆这才发现绳索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没了,池子顶部又开始滴着褐色水珠像是下雨一样的密集,又恢复的原装,似乎被困在凉亭中了。

    这可怎么办?江帆拿着五行灵火灯在凉亭中转悠几圈,仔细的打量凉亭,希望能发现什么,但很失望,似乎什么都没有,最后江帆把目光落在那张放置五行灵火灯的桌子上。

    江帆忽然心中一动,从拿起五行灵火灯来看,这张圆桌有机关存在,不知道是不是仅仅用来固定五行灵火灯的,取出一根短棒抵在那凹陷里面的暗钩上,用力捣了捣。

    那暗钩动了动,呃,是活动了,有戏,似乎可以按下去,江帆立刻加大力道,咔吧一声,暗钩忽然收缩起来没了,紧接着整个凉亭忽然发出隆隆爆响发,凉亭动了,骤然下沉。

    江帆只觉得像在一部高速下降运行的电梯,脑袋眩晕不已,很快停下,江帆再看愣住了,凉亭停在了一个十字路口,前后左右有四条通道的中央,呃,这是什么意思?

    “呃,难道是暗示另有出?”江帆正狐疑着,忽然手中的五行灵火灯嗖的一下挣脱朝着左边一条通道飞去,“我靠,什么情况,灯怎么跑了?”江帆大吃一惊,也顾用不了许多,急忙追去。

    五行灵火灯是目前唯一看到发光发亮的东西,符天要自己找的就是它了,可不能丢了,不然前功尽弃出不去,要困在这里。

    江帆一追,五行灵火灯似乎有灵性,故意作对似的,加速飞行,江帆急忙也加速追赶,五行灵火灯却是再次加速飞行,最后江帆只得施展风无影身法闪电般的追赶。

    通道很复杂,五行灵火灯左弯右拐的狂飞,江帆将风无影身法施展到极限,还是保持着十米距离,就是追不上,十几分钟了,也不知道追过多少条通道。

    江帆憋屈窝火,气得要吐血,“我靠,耍我啊!咦,不对,我一加速五行灵火灯也加速,就是不让追上,好像是故意。”江帆脑筋急转,忽然放慢速度,果然,五行灵火灯也放慢了速度飞行。

    江帆再放慢速度,五行灵火灯跟着放慢速度,依旧在不停的飞行,忽前行,忽拐弯,但没有重复绕弯,同时,不管多快的速度飞行,五行灵火灯的那金色火苗却是动都不动,丝毫不受影响。

    “这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五行灵火灯在给自己带路不成?”江帆一边追着一边猜测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神医天下-4336过不去    江帆看了看水池和下雨似的褐色水滴,自然不会傻到跳入池中游过去,褐色莫名液体,估计不一般,想了想绝对绝对还是试探一下,取出一块玉花石扔入池中。

    玉花石落入池中,江帆大吃一惊,却是丝毫无响声,更是没有捡起水花和波纹,玉花石一入池便化作一道烟雾消散,我靠,这褐色液体是什么?这么厉害!

    江帆又取出一块符神师符印扔入池中,嗤的一声终于有响动了,但依旧没溅起水花和波纹,符印立刻化作一道烟雾消散,不过却是能感觉到不太强烈的符咒能量释放出来。

    “呃,这褐色液体占不得!”江帆看得心悸,忽然面色一变,“坏了!这里无法使用穿越石位移,怎么进入到池子中央的凉亭,几百米的距离啊,飞又飞不得,怎么才能取到那盏灯?”

    江帆犯难了,想了想决定再试试用穿越石位移看看,这是最好的办法,已经过了机械齿轮通道区,不知这里能不能使用。

    江帆看了看池中凉亭的位置,立刻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位移,人瞬间消失,砰的一声爆响,江帆一声痛呼,人栽倒在池子边缘,翻滚两圈,险些掉入池子。

    “我靠,这里还是不能使用啊!”江帆沮丧的爬起,叹了口气十分郁闷,其实心中已是感觉到没用,但还是不死心的抱着一丝希望试试。

    怎么过去呢,不能从池子中过去,风无影身法从空中越过,可是几百米的距离远了些,应该是会掉到池子中,而且也会淋到大房间顶上的那些褐色雨滴。

    这里的限制太多,可以使用的手段很少,江帆头痛了,这真是个大难题,江帆绕着池子边缘转悠,眉头紧皱一边思索着办法。

    呃,使用飞爪之类的玩意射到那凉亭中抓住支撑的柱子,施展风无影身法,举着特殊材料的伞状物,通过飞爪绳索过去?不行啊,上面在下褐色的莫名雨点呢。

    也不一定,把遮挡的伞状物弄得厚厚的,多弄几层,飞爪绳索多弄几股,那褐色的雨点落在上面,溶解起来应该会慢些,只要一点点空隙时间,也就进入凉亭了。

    江帆立刻鼓捣起来,还好符咒世界的使用不受影响,江帆从符咒世界中找到最为坚硬的材料作为绳索,用六股缠在一起,爪勾外带上三层防护罩子,毕竟爪勾飞入凉亭就成,有凉亭挡着雨滴。

    又制作出六层的伞状物,觉得差不多了,江帆摆好有大碗口粗的绳索,抓着大爪勾瞄了瞄几百米外的凉亭的一根柱子,意念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狂暴的符咒能量注入手臂,狠狠甩出爪勾。

    爪勾带着绳索闪电般飞向凉亭,爪勾直飞过池子上空百余米,忽然池子中发出哧的异响,池子中的褐色液体竟是飞射而起袭向飞行中的大爪勾和绳索。

    爪勾和绳索瞬间被褐色液体射中,瞬间化作烟雾消散,随后飞出的绳索只要已进入池子上空,立刻被褐色液体攻击消散。

    江帆惊呆了,傻愣愣的看着,都忘了抓紧余下的绳索,绳索全部飞入池子上空,被褐色液体消融,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消停平静下来,这才缓过神来。

    我靠,白折腾了,这还怎么过去?池子中的褐色液体竟然会主动攻击进入池子上空的事物!这根本就是不让任何东西过去嘛!该死的符天,混蛋!江帆沮丧了,更是愤怒窝火了。

    江帆有气无力的坐下,盯着池子中央凉亭中的那一盏五行灵火灯发呆,也不用想办法了,脑袋中一片空白,不知如何是好了。

    十几分钟过去,江帆情绪这才冷静下来,长长的叹了口气,喃喃道:“难道真的要在这里困上一年?可一年之后呢,一年以之后又如何拿到一盏灯?不还是出不去吗?”

    “不行,一定不能这样,再想想看还有什么办法,必须拿到灯出去,不到最后绝不放弃,符天既然让自己来那灯,肯定是有道理的,不会瞎折腾!”过了一会江帆忽然坚定道。

    “该死的符天,一点也不把这里面的情况说明一下,害死人啊!”江帆愤愤的发了句牢骚,便站起身围着池子转悠起来,苦思冥想着办法,各种办法从脑海中生出,但很快又被否决,

    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江帆又开始变得烦躁起来,真的想不出什么认为有效的办法,视线无意中扫过周围的墙壁,忽然心中一动露出了笑意,猛的一拍额头自嘲道:“真是笨蛋啊!”

    江帆急忙仔细打量起周围的墙壁,觉得既然硬闯行不通,那应该是有机关之类的什么控制了,找到控制池子中褐色液体的机关,或许能关闭褐色雨点,甚至能让池子中的褐色液体排空。

    看了一圈,江帆眉头皱起,四壁是不知名的材料制成的,光滑的很,风之眼无法透视,精神意念力也无法渗透感应出什么名堂,既没发现什么按钮,花纹,缝隙之类的东西,整一个完美的墙壁。

    “嗯,敲打一下四壁看看,或许某个部位是空的也说不定。”谨慎起见江帆没敢用手直接去触碰墙壁,取出一根木棒敲打起来,敲打了一圈,江帆郁闷了,似乎都是实心的没有空洞部位。

    “呃,还是直接用手去敲打吧。”那样感觉更为真切准确,江帆实在不耐烦了,也顾不了许多,扔掉木棒,抬手照着墙壁敲去。

    咚咚……手敲在墙壁上,发出沉闷的响声,江帆正在要去触摸一下,忽然面色一变,暗道不好,接触墙壁的手忽然变得奇痛无比。

    江帆急忙看去,顿时大骇,只见敲打墙壁手的部位变得猩红,迅速溃烂扩散,脓血呼呼直流,并感觉到一股细流蔓延向臂膀,猛然想起黑皮仆兽说的不能触碰任何东西。

    咔嚓,江帆反应极快,一发狠当机立断,另一手举起,金元素汇聚贴着肩部切下,已经溃烂到肘部的臂膀应声落在地面,鲜血喷溅。

    啊……江帆疼的险些晕死过去,额头暴汗,面部扭曲大口吸凉气,手连点封住穴道止血,掉在地上的臂膀不到两秒中便剩下森森白骨,又是两秒钟过去,森森白骨消融,最后剩下一滩猩红液体。

    “我靠,好厉害,这是毒还是什么?不像是毒,自己可是百毒不侵的,而且感觉上也不是毒。”江帆心惊不已,倒不担心伤势,因为三秒钟后,疼痛停止,切断的部位开始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这就是修炼成水元素的好处,身体具备了超强的自愈能力,皮肤、肌肉、经脉、骨骼等等组织在疯长出来,约莫三分钟的样子,一条完好的手臂重新长出来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