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真的?”江帆怔了怔,有些不信的问道。

    “真的,我保证!”黑皮仆兽忙道。

    “不过我无法相信符天了,符天这是缓兵之计,既然提出来,我不给,符天一定不放过我,应该很快会对我下手!”江帆脑筋急转再次退出数百米,沉声道,要试探一下符天到底什么态度。

    “兄弟,主人没这意思,绝不是缓兵之计,只是提提而已,交出来更好,不交也没什么,只是麻烦些而已,主人会另想办法的,不会杀你的,主人还指望你干活呢!”黑皮仆急忙解释道。

    “你别介意,刚才其实是我自作主张强烈要求了一下,不是主人的意思,我也想办好主人交代的每件事,希望你能理解!”黑皮仆兽又道。

    “我发誓行不,我发元神死咒!”黑皮仆兽见江帆不吭声,似乎还不相信,无奈之下只得一咬牙发狠道。

    “好吧,我信你,不过你也太可恶了,你这样真的无法做我朋友了,竟然假借符天的名义威胁要杀我!”江帆眼珠转了转愤愤的指责道。

    既然黑皮仆兽态度软化下来,就坡下驴,没必要现在真的翻脸,否则会很麻烦,估计还能拖延些时间,但心中堤防之心大盛,可以看出,符天是遇到难题了。

    “呃,兄弟,不好意思,都是我的错,我实在太想帮助主人了!”黑皮仆兽讪讪的辩解道。

    “哼,那你说说符天想要我的混沌神兽要做什么?怎么就麻烦些?”江帆冷笑了声问道,要搞清楚符天的意图。

    “是这样的,主人想想用混沌神兽来提升我的实力,你不交出那只有另想办法了!”黑皮仆兽犹豫了下道。

    “你的实力不是已经很强大了吗,怎么还要提升实力,难道是指望你能抗衡符地?”江帆吃了一惊,追问道。

    “呃,既是我吞噬了混沌神兽也无法达到抗衡符地的境地,是另有打算!”黑皮仆兽悻悻道。

    “哦,这样啊,那也不用打我的混沌神兽的主意的,不是还有三只空间兽嘛,抓空间兽不行吗?”江帆皱皱眉,眼珠一转建议道,也懒得去追问另做打算是要做什么,估计问了也不会说。

    “空间兽不行,它很特殊,主人都无法杀它,还怎么用它来提升我的实力?”黑皮仆兽摇头道。

    “那异形虫也不行吗?”江帆笑问道。

    “异形虫当然可以,只是现在与符地暂时讲和了,怎么好对异形虫下手,何况异形虫跟着符地的,也无法下手啊!”黑皮仆兽继续摇头道。

    “那不一定,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异形虫现在并不与符地在一起,它落单了!”江帆贼贼的说道。

    “来暗的?怎么来暗的,你知道异形虫的在哪?”黑皮仆兽顿时心动了,十分感兴趣的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符地正在某处闭关,暂时不会出现,我可以想办法把异形虫吸引出来,另外我也大概的知道空间兽在什么地方,是异形虫告诉我的!”江帆笑道。

    “呃,兄弟,既是你把异形虫约出来,我也不好下手,符地会知道的,这有什么用?你提空间兽又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些!”黑皮仆兽没狐疑道。

    “我靠,黑皮,你怎么这么笨,这还不明白?我把异形虫约到空间兽藏身地方的附近,你带着符妖,二怪埋伏在附近,设计得好,就是异形虫遇上了空间兽,结果被杀了!”江帆大喇喇地教训道。

    “兄弟,我还是不明白,空间兽杀了异形虫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异形虫知道空间兽在哪,会去吗?好像这办法不行吧!”黑皮仆兽想了想讪讪道。

    “黑皮,和你说话真的好费劲啊!通常情况异形虫是不会去的,但如果借口要找的珠子在附近,你说异形虫会不会冒险去?”江帆鄙视道。

    “嗯,不错,要是说珠子在附近,异形虫应该会冒险去,那接下来又怎么办?”黑皮仆兽顿时恍然,顿时有些急切的追问道,没心思理会江帆的讥讽。

    “空间兽藏在那恢复实力,现在应该还对你们构不成威胁,你带着符妖、二怪,再调来两三个战将,足以把它们赶走,然后找谁易容化作空间兽的模样,与异形虫相遇!”江帆说道。

    “异形虫对空间兽忌惮,一时肯定惊慌,短时间内肯定反应不过来不是真的空间兽,这时对它发动袭击,应该容易得手!”江帆又道。

    “这里讲究速战速决,尽快的重创异形虫再抓住,至于符地那里好办,就说是被空间兽杀了,符地肯定怀疑,但我可以作证,符地不就没办法了!”江帆继续道。

    “当然计划比较冒险,但只要好好的策划一下,让整个过程天衣无缝,造成异形虫被空间兽杀死是个意外事故,符地也就无法怪罪到你们头上!”江帆最后道。

    黑皮仆兽听完思索起来,江帆顿了顿劝说道:“黑皮,符天与符地因为畏惧同一件事才暂时的讲和,但本质上还是死敌,而且杀死异形虫也无关大局!”

    “异形虫是符地的左膀右臂十分依仗,杀了它对符地的一个重大打击,你也达到再次提升实力的目的,两全其美,你可以回报给符天,我想符天应该会同意的!”江帆进一步说道。

    “嗯,说的很有道理,这件事很大,我会请示主人的!”黑皮仆兽心动了。

    “很好,那你赶紧去找符天说说,告诉符天,我会进一步完善计划全力以赴,当然你也要劝说一下!!”江帆欣喜催促道。

    “好,我这就回去!”黑皮仆兽应下,一闪身消失,江帆心中惬意,说动黑皮仆兽了,脑筋急转开始思索实施细节,既然冒险了最好做到利益最大化。

    “兄弟,我差点忘了,还有一件事没说呢!”忽然黑皮仆兽的声音传来,它折返回来了。

    “什么事?”江帆皱皱眉道。

    “主人要你转告符地,现在局势非常危急,他也逃脱不了干系,该是他出把力的时候了,让他动用符佩,半天后必须要到位,但是不得危急符神和符魔神!”黑皮仆兽郑重的说道。

    “要符地使用符佩?……符地知道怎么做?符佩可是件宝贝啊,符地会答应吗?使用符佩会危急符神和符魔神?符佩有这么厉害?用符佩干什么?”江帆怔了怔,脑筋急转问出一串的问题。

    “这个你不用管,只要转告符地就成,符地知道什么意思,他应该会答应的!”黑皮仆兽道。

    “好吧,我待会就联系符地!”江帆悻悻道,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道:“是不是使用符佩对付海洋中的封印罩或者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322贪婪的符天    “八千余块也不错,三十余只魔虫尸体,很好!符妖,你立刻把这些符玉石送过去!”黑皮仆兽道赞了声吩咐道,黑皮仆兽的腹部飞出一物,拿走江帆手中的符宝袋一闪消失。

    “黑皮兄弟,现在情况很严重了,不是说有办法对付虫子怪物的吗,怎么还没行动?”江帆忍不住问道。

    “快了,就等你手中的符玉石呢,三个小时后,就可以很好的对付虫子怪物了!”黑皮仆兽答道。

    “哦,还要三个小时,那时就能全部灭了这些虫子怪物吧!”江帆欣慰的点点头,随口问道。

    “全部灭了虫子怪物!呃,兄弟,你别做梦了,那是不可能的!”黑皮仆兽一怔,随即摇头笑道。

    “什么,不能灭掉虫子怪物?我靠,那拿符玉石去做什么?还要我多多的找,你耍我啊!”江帆顿时险些晕倒,十分不满,恼火的质问道。

    “实话告诉你吧,并无真正能轻松杀死虫子怪物的好办法,主人的办法只是能削弱虫子怪物体外的护身鳞甲,让符魔神更容易杀死虫子怪物而已!”黑皮仆兽道。

    “比如原来十个符魔神杀死十只虫子怪物需要一分钟,损失五个人,现在可以在半分钟内杀死虫子怪物,符魔神指只会损失两到三个人,就这么简单!”黑皮仆兽举例道。

    “这样虫子怪物推进的速度会大大延缓,符魔神的消耗减半,再采用一些防御之法,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虫子怪物的威胁!”黑皮仆兽又道。

    “我靠,这就是符天想出来的办法?这也不怎么样!”江帆恍然,但还是不满意地摇头道。

    “别忘了虫子怪物太多了,相比符魔神总体上很强悍的,能有这种结果已经不错了,要不你来想办法灭掉虫子怪物?”黑皮仆兽有些不悦道。

    “废话,我有办法早就说出来了!”江帆怔了怔,满脸不悦地道。

    “黑皮,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虫子怪物是越来越多无数的,符魔神真正能去阻击迎战的人还是少数,时间长了,精壮的人岂不是要拼光了,剩下的全是老弱病残!”江帆质疑提醒道。

    “符天大神这边还要采矿,岂不是大大影响工作进度?符天大神就不能再想想办法了?”江帆不甘心道。

    “你认为那些虫子怪物那么好杀灭,主人再没有办法了,只能如此,不过也不要太担心,撑过十几天后,主人出来了就好办了!”黑皮仆兽悻悻道。

    “用毒怎么样?”江帆叹了口气,沉吟片刻问道。

    “用毒?呵呵,一般的毒不管用,只有特殊的毒才行,但不管用,虫子怪物实在太多!”黑皮仆兽不以为然道。

    “对了,既然符地与符天大神讲和了,为何不让符地帮助出手?符地既是不行,异形虫不是控制了海洋怪兽吗,发动海洋怪兽对付也行嘛!”江帆觉得也是,皱皱眉脑筋一转提议道。

    “符地不会出手的,也不会让异形虫出手的!”黑皮仆兽否决道。

    “为什么,怎么就不能出手了?符地说了必要时可以联手的吗,你不会说符地像你一样也不也能杀虫子怪物吧!”江帆十分不解的问道。

    “兄弟,还真被你说中了,符地不能对虫子怪物出手,异形虫也是,为什么不能说,或许以后你会知道,也许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黑皮仆兽叹了口气别有深意道。

    “那符天大神就能对虫子怪物动手?”江帆迷糊了,问道。

    “对,只有主人可以对虫子怪物动手!”黑皮仆兽答道。

    “我靠,这也太复杂了吧,真是奇奇怪怪,莫名其妙!”江帆彻底的被搞糊涂了。

    “对了,现在不是控制了符神界的陆飘羽符神主吗,他手中控制着一只变种金毛犼,可以调来作为主力支柱对付虫子怪物!”江帆猛然心中一动,提议道。

    “变种金毛犼也不能杀虫子怪物!”黑皮仆兽道。

    “变种金毛犼也不行?怎么回事,怎么像你这种强者都不能杀虫子怪物?对了,变种金毛犼是什么来历?它好像是**的吧!”江帆顿时失望,狐疑,想了想问道。

    “变种金毛犼不属于主人的手下,也不属于符地的手下,它另有主人,不过它的主人已经死了,现在是无主的,侥幸被符神主收了去而已,不过现在也得效力于主人了!”黑皮仆兽透露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来找你还另有其他的事,你……!”接着黑皮仆兽道,有些不耐烦江帆的问题太多。

    “打住,黑皮兄弟,你千万别跟我又提什么要求,再提要求你干脆杀了我得了,我已经超负荷焦头烂额工作了,你还让我活不活了?”江帆吓一跳,急忙打断坚决道。

    “呃,兄弟,你别急啊,不是给你加任务!”黑皮仆兽好笑道。

    “哦,那你说吧!”江帆这才松了口气道。

    “首先,我猜的没错,不管是符魔玉石还是符玉石,你尽可能的找,越多越好,另外主人答应了,找到珠子可以再宽限三天的时间!”黑皮仆兽说道。

    江帆点头,心中欢喜,多争取三天时间也不错,黑皮仆兽又道:“另外主人要求你把混沌神兽贡献出来!”

    “什么,符天打我混沌神兽的主意!不行,绝对不行!”江帆顿时一跳老高,恼火的叫道。

    “兄弟,你最好是答应,不然主人会不高兴,那可就麻烦了!”黑皮仆兽严肃的道,暗示后果严重。

    “我靠,不行就是不行,绝对的不行,杀了我也不行!”江帆大怒道,接着恶狠狠道:“黑皮,我忍受你主人符天好久了,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绝交,什么珠子、能量石、魔虫尸体,都见鬼去!”

    “我还告诉你,符地也看中我的混沌神兽,想霸占我都没答应,想都别想,来吧,杀我吧,对了,你发来元神死咒,你不行,就叫什么哼哈二怪来杀吧!”江帆强硬咆哮道。

    “兄弟,你真的不要命了?哼哈二怪就在我的腹部附着的!”黑皮仆兽忽然声音变得凶狠道。

    “黑皮,只要哼哈二怪没杀成我,我逃走立刻展开报复,发动几万手下,尽可能破坏符神界和符魔界的空间传送场,既是死了也要步让符天不好过!”江帆风无影使出暴退数百米,毫不示弱道。

    江帆心中暗暗叫苦,没想到危机提前来临,符天太贪婪,但绝不能示弱,绝不能交出混沌神兽,必须强硬,同时高度戒备,随时出手,逃走应该问题不大。

    “呃,兄弟,别这么较真嘛,主人没说一定要你交出,只是提一下而已,不愿意就拉倒!”黑皮仆兽盯着江帆看了半晌,语气一缓干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