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那以后我用绿色球联系的都是你了?”江帆顿时萎了,一副无奈的样子,沉默半晌问道。

    “对,发送信息接受的是我,有什么事我会联系你,我再说一次,以后在我面前说话要小心些,不要阴阳怪气,要尊重恭敬些,还有少问多做!”异形虫应了声,十分傲气的强调道。

    “好吧,虫大人,那你也不得故意刁难我!”江帆示弱的叹道。

    “虫大人,呵呵,这个称呼我爱听,很好,以后见着我就叫虫大人!”异形虫怔了怔,欢喜道,一时心情不错起来。

    “虫大人,你没与符地在一起就单独出来了,难道不怕吗?”江帆忽然心中一动,试探的问道。

    “怕,我怕什么?黑皮还是人形骷髅虫?它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符天肯定会答应暂时与主人讲和!”异形虫怔了怔,接着不以为然道。

    “哦,这样啊,那空间兽呢,遇上空间兽怎么办?空间兽可是逮谁杀谁的!”江帆点点头,但还是提醒道。

    “没关系,空间兽暂时不会四处活动,它们已经藏起来了,它们元气大伤,至少需要五六天才能恢复!”异形虫笑道。

    “你这么肯定五六天内空间兽不会乱窜?”江帆确认的问道。

    “主人这么说的,没多久前主人跟踪了空间兽,当然不会错!”异形虫信心满满道。

    “符地跟踪了空间兽!那怎么不趁机灭了空间兽?”江帆惊讶,忙问道。

    “你懂个屁,为何要灭空间兽,留着让符天去对付不好吗?”异形虫阴笑道。

    我靠,符地果然阴险,看来这个讲和联手之说还真是暂时的,符地依然想着要将符天置于死地!明白了,符地这是要掌握符天的行动,要是灭了符天,他就能接受过来继续完成符天要做的事了。

    江帆恍然了,对异形虫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十分不满,只得忍着,更坚定了要对异形虫下手。

    “虫大人,你还是要小心点,空间兽虽然藏起来了,但说不定回忽然出来在周围活动一下的,你要是遇上就死翘翘了!”江帆脑筋急转一副好心的提醒道。

    “遇不上,我不会去空间兽藏身的地方,远远的避开就是!”异形虫不在意道。

    “哦,你知道空间兽藏在什么地方了,那也和我说说吧,免得我难于上就完了,我完了没关系,可就没人专心替符地办事了!”江帆急忙要求道。

    “呃,这个你还是不用知道了!”异形虫却是拒绝道。

    “怎么就不能告诉我?我要满世界的去找符魔玉石,还有那珠子,遇上的几率比你大,明白了,你是故意不想说,你是希望我遇上空间兽,你太坏了,还什么替主人办事为大,狗屁!”江帆愤愤道。

    “你不要血口喷人,魔沼中会有符魔玉石?会有要找的珠子?”异形虫火了,大声吼问道。

    “呃,原来空间兽藏在魔沼中啊,那就没事了,呵呵,不好意思,看来我是误会虫大人了,虫大人别生气,别生气!”江帆释然,谄笑的恭维歉意道。

    “你赶紧干活去!”异形虫这才消气不少,冷冷的喝道,接着一闪身消失,走了。

    江帆心中惬意,这次与异形虫相见挺不错的,骑上双头裂体兽飞离,去找空间传送场,双头裂体兽飞行了几分钟后,才传音问道:“主人,您打听空间兽藏身的位置做什么?”

    “吃蛋还要两天的样子就能醒来,那时吃蛋应该比人形骷髅虫还强大了,该是灭了异形虫除害了,空间兽也不能留,正好也能搞清符天奴役符魔神做苦力的意图!”江帆传音解释道。

    “杀不死空间兽也没关系,至少不能让它们恢复实力作怪,而且也可以将异形虫的死推到空间兽头上!”江帆又道。

    “哦,原来这样啊,还是主人想得周全!”双头裂体兽恍然,佩服道。

    不一会,双头裂体兽找到一个镇子,忽然惊讶道:“主人,您看,前面的那个镇子好像没人?”

    “咦,真是怪事,这个镇子不小,这里也没遭灾,似乎挺安全的,距离遭灾的地方几万里,挺远的,怎么会没人?”江帆看了看四十余里外,风之眼查看,有些迷惑道。

    “不管了,我们去空间传送场!”江帆想了想道,连续的巨大灾难,符魔神死伤无数,符神界绝对极度恐慌,可能是这里的人觉得不安全,整体搬迁了吧。

    双头裂体兽应下,很快找到空间传送场,一闪身迅速来到空间传送场前落下,江帆看了看郁闷道:“我靠,不是吧,空间传送场竟然关闭了!”

    “走,去其他地方找空间传送场!”江帆悻悻道,空间传送场要开启,必须得有开启的密码。

    双头裂体兽驮着江帆飞行三四百里,一路上经过十几个村子,发现都是空无一人,很快远远的看到一个小城,双头裂体兽讪讪道:“主人,前面的小城好像也没人!”

    “我靠,不至于吧,几百里范围怎么都没人?”江帆眉头皱起,立刻风之眼遥视,对周围千余里范围查看,惊愕道:“怎么周围千余里的城镇和村子都是空的!”

    江帆忙让双头裂体兽加速飞行,直到两千余里外,终于在一小城外看到人了,却是吃了一惊,只见城城外三处空间传送场外排着长长的队,人密密麻麻乱哄哄的。

    整个场面甚至壮观,足有几十万,有不少卫队在吆喝着维护秩序,江帆在附近落地,匆匆赶到现场,立刻被几个人围住,喝问道:“你是哪家的,登记了没有?”

    “我是王家的,已经登记了,并服下了丹丸,刚才上茅房才回来,耽搁了一下,真对不起!”江帆脑筋急转忙随口应付道,已是明白了怎么回事,这是要抓人去做苦力。

    “那赶紧归队!”一个头目样的人点点头喝道。

    “对了,我会点锻造技术!”江帆笑道,想起了异形虫交代的事,正好也想看看采集颗粒矿石到底要干什么,不如试试能不能混进去。

    “真的,那太好了,你去那边排队去,那边是去修建工厂的!”头目怔了怔,随即欢喜道,懂得锻造技术的人真的很稀少。

    “好的,请问这是去哪个魔神主的工厂做工?”江帆试探的问道。

    “去李神主那边做工!”头目瞥了江帆一眼答道。

    江帆点头道谢,心中大喜,太好了,竟然是去李子豪那里,有他罩着混进工厂应给没问题,办事也就容易得多了。

    江帆混进队伍中,找机会悄悄的给李子豪发出信息,让他接应,等了近半个小时,才轮到进入空间传送场,几次传送后这在到了目的地,李子豪所在的圭城。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今天出去办事去了,就两更了。

4314嚣张的异形虫    >

    “我靠,这一定是符地让异形虫来找自己的,看来是有事,还是比较复杂点的事,不然完全可以通过发送讯息说就是。”江帆迅速盘算,一边传音叮嘱道:“双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现!”

    江帆没动,依旧凝视着远方,等了会却不见异形虫出现,江帆有些不解,正要询问,双头裂体兽倒是主动的传音道:“主人,异形虫就在后面三百余米的树林中藏着,似乎在监视呢!”

    监视?不是找来说事的?监视好像没必要吧,江帆怔了怔有些不解,但没说什么,等等看,不出来的话就离开,只要进入空间传送场就能摆脱,符地要利用自己,异形虫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

    江帆又站了几分钟,皱皱眉,正待骑上双头裂体兽离去,忽然身后传来异形虫出声问道:“江帆,你在这里干什么?”

    “谁?呃,是你!你要干什么?”江帆故作惊讶猛的转身,看了看有些紧张的问道。

    “呵呵别紧张,我是来找你的,对了,你不去给主人办事,在这傻站着浪费时间吗?”异形虫见江帆畏惧的神态有些得意,大大说咧咧的喝问道,俨然一副监工的样子。

    “呃,我没浪费时间,何况我已经发动几万手下在做事了,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毕竟符神界和符魔界这么大,那珠子不好找的!”江帆笑着辩解道,面部装作神情一松。

    “符地派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接着江帆问道。

    “是这样的,主人让我来交代你,你要尽快想办法掌握符天命令符魔界采矿后所作的一切事情的详细流程!”异形虫说道。

    “所作的一切事情的详细流程?这是什么意思,没听明白,能说得更清楚些吗?”江帆一愣,有些狐疑的问道。

    “呃,就是采集了那些颗粒矿石后干什么,现在七个魔神主府邸附近都在建锻造场,你摸清楚建完后,利用颗粒矿石到底做什么,越详细越好!”异形虫想了想进一步解释道。

    “符地不知道符天采矿石要你做什么?”江帆有些惊讶了。

    “废话,知道的话还要你掌握详细的情况做什么?”异形虫不悦的反问道。

    “好吧,我会想办法搞清楚的,不过这可能有些麻烦,你要知道我很忙的,十天的时间啊,找那珠子都焦头烂额的,我是担心时间不够用!”江帆皱皱眉,先是应下接着又为难道。

    “还得找三万块符魔玉石,而且每天腐符尸气封印球还会发作一次,这都会浪费我的时间,哎,真是愁死人了,要是能宽限点时间,或者腐符尸气封印球的发作能取消也好啊!”江帆故意试探道。

    “宽限时间是不可能了,不过腐符尸气封印球每天发作的事倒是可以宽松一点,主人决定让你这三天时间内不受腐符尸气封印球的影响!”异形虫笑道。

    “三天内不受影响,太好了,三天加起来至少节省三个小时呢,你是不知道啊,每次发作前都得找地方藏起来,挨过发作休息一阵子,真的很难受很麻烦!”江帆大喜,诉苦道。

    “服下这颗丹丸,三天中腐符尸气封印球就不会发作,不过三天后还是每天发作一次,要是你办事成功,主人还会着情考虑的!”异形虫告诫道,包裹身体的黑雾团中射出一颗红色丸子。

    江帆接住红色丸子收起,难怪要异形虫来找自己了,原来是要给这颗压制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丹丸了。

    呃,符地真的不知道符天到底要干什么?不对啊,否则让自己帮着找符魔玉石干什么,说明还是知道一些的,难道是只知道个大概?那符地为什么要掌握整个详细的流程?

    “虫兄,符天在做了,符地为何还要掌握这些,好像没必要吧,不是准备暂时的讲和了吗,必要时联手的吗?”江帆忍不住问道。

    “这不是你该问的,只管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异形虫咋咋呼呼的教训道。

    “呵呵,原来你也不知道情况,符地的事你根本就不清楚,你只是个传声筒而已,我还认为你在符地那有多高的地位呢!”江帆郁闷,眼珠一转故意露出一副我知道的神情刺激道。

    “胡说八道,谁说我不知道,主人很信任我的,主人的事我基本都知道!”异形虫顿时不高兴了,感觉江帆看不起它,立刻否认,随即显摆的呵斥道。

    “你真的知道?切,忽悠谁呢,那你说说符地为何要与符天暂时讲和吧,这个你知道吗?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江帆欣喜,故意撇撇嘴激将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你是不会告诉你的,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就是主人的一个仆人,不要问东问西的!”异形虫有些恼火了,黑雾团躁动起来,呼的一下冲到面前大声喝道。

    “你……你认为你比我地位高啊,真是,不说就不说,!叫什么叫?”江帆郁闷更是气结,没套出情况,异形虫还嚣张起来,但又发作不得,虽然不惧,但杀它还真没把握,只得气呼呼道。

    不过江帆心中却在迅速盘算起来,看来异形虫是真的知道不少情况,可惜现在混沌神兽没醒来,不然就可以动手了,帮助混沌神兽吞噬异形虫,摄取元神就能窃取记忆了。

    只有等混沌神兽醒来找机会下手了,也可以除掉这个害虫,只是单独与异形虫相处的这种机会只怕不易,这倒是个问题,有些麻烦。

    异形虫冷笑道:“江帆,我在主人那地位再怎么不高,也比你高,还有,从此你得听我的话!”

    “听你的?你老几啊,符地都没这么说,真是莫名其妙,一边去!”江帆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

    “嘿嘿,主人是没这么说,但以后就是这样的,对了,主人让我转告你,主人以后很忙基本没空,一切的事都由我来负责!”异形虫却不生气,得意洋洋的笑道。

    “江帆,以后与我联系,或者见面,你要摆好自己的位置,要是惹我不高兴了,在主人面前说道几句,你就吃不了兜着走,甚至小命完蛋,记住没有?”异形虫忽然又严厉的警告道。

    “什么,以后都你联系我!不行,我们不对付,你会公报私仇,会为难我做不成事,我抗议,我不同意!”江帆惊愕,愤愤道,心中却乐开了花,太好了,想什么来什么,有机会灭异形虫了。

    “抗议无效,不行也得行!不过你放心,替主人办事为大,只要你老老实实乖乖的摆成位置,我不会无故为难你!”异形虫嗤之以鼻冷笑道,虽然极为不爽江帆,倒也不敢耽搁符地的大事。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