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我靠,这一定是符地让异形虫来找自己的,看来是有事,还是比较复杂点的事,不然完全可以通过发送讯息说就是。”江帆迅速盘算,一边传音叮嘱道:“双头,假装什么也没发现!”

    江帆没动,依旧凝视着远方,等了会却不见异形虫出现,江帆有些不解,正要询问,双头裂体兽倒是主动的传音道:“主人,异形虫就在后面三百余米的树林中藏着,似乎在监视呢!”

    监视?不是找来说事的?监视好像没必要吧,江帆怔了怔有些不解,但没说什么,等等看,不出来的话就离开,只要进入空间传送场就能摆脱,符地要利用自己,异形虫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

    江帆又站了几分钟,皱皱眉,正待骑上双头裂体兽离去,忽然身后传来异形虫出声问道:“江帆,你在这里干什么?”

    “谁?呃,是你!你要干什么?”江帆故作惊讶猛的转身,看了看有些紧张的问道。

    “呵呵别紧张,我是来找你的,对了,你不去给主人办事,在这傻站着浪费时间吗?”异形虫见江帆畏惧的神态有些得意,大大说咧咧的喝问道,俨然一副监工的样子。

    “呃,我没浪费时间,何况我已经发动几万手下在做事了,我只是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做,毕竟符神界和符魔界这么大,那珠子不好找的!”江帆笑着辩解道,面部装作神情一松。

    “符地派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接着江帆问道。

    “是这样的,主人让我来交代你,你要尽快想办法掌握符天命令符魔界采矿后所作的一切事情的详细流程!”异形虫说道。

    “所作的一切事情的详细流程?这是什么意思,没听明白,能说得更清楚些吗?”江帆一愣,有些狐疑的问道。

    “呃,就是采集了那些颗粒矿石后干什么,现在七个魔神主府邸附近都在建锻造场,你摸清楚建完后,利用颗粒矿石到底做什么,越详细越好!”异形虫想了想进一步解释道。

    “符地不知道符天采矿石要你做什么?”江帆有些惊讶了。

    “废话,知道的话还要你掌握详细的情况做什么?”异形虫不悦的反问道。

    “好吧,我会想办法搞清楚的,不过这可能有些麻烦,你要知道我很忙的,十天的时间啊,找那珠子都焦头烂额的,我是担心时间不够用!”江帆皱皱眉,先是应下接着又为难道。

    “还得找三万块符魔玉石,而且每天腐符尸气封印球还会发作一次,这都会浪费我的时间,哎,真是愁死人了,要是能宽限点时间,或者腐符尸气封印球的发作能取消也好啊!”江帆故意试探道。

    “宽限时间是不可能了,不过腐符尸气封印球每天发作的事倒是可以宽松一点,主人决定让你这三天时间内不受腐符尸气封印球的影响!”异形虫笑道。

    “三天内不受影响,太好了,三天加起来至少节省三个小时呢,你是不知道啊,每次发作前都得找地方藏起来,挨过发作休息一阵子,真的很难受很麻烦!”江帆大喜,诉苦道。

    “服下这颗丹丸,三天中腐符尸气封印球就不会发作,不过三天后还是每天发作一次,要是你办事成功,主人还会着情考虑的!”异形虫告诫道,包裹身体的黑雾团中射出一颗红色丸子。

    江帆接住红色丸子收起,难怪要异形虫来找自己了,原来是要给这颗压制腐符尸气封印球的丹丸了。

    呃,符地真的不知道符天到底要干什么?不对啊,否则让自己帮着找符魔玉石干什么,说明还是知道一些的,难道是只知道个大概?那符地为什么要掌握整个详细的流程?

    “虫兄,符天在做了,符地为何还要掌握这些,好像没必要吧,不是准备暂时的讲和了吗,必要时联手的吗?”江帆忍不住问道。

    “这不是你该问的,只管做好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就是!”异形虫咋咋呼呼的教训道。

    “呵呵,原来你也不知道情况,符地的事你根本就不清楚,你只是个传声筒而已,我还认为你在符地那有多高的地位呢!”江帆郁闷,眼珠一转故意露出一副我知道的神情刺激道。

    “胡说八道,谁说我不知道,主人很信任我的,主人的事我基本都知道!”异形虫顿时不高兴了,感觉江帆看不起它,立刻否认,随即显摆的呵斥道。

    “你真的知道?切,忽悠谁呢,那你说说符地为何要与符天暂时讲和吧,这个你知道吗?我看你根本就不知道!”江帆欣喜,故意撇撇嘴激将道。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我你是不会告诉你的,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就是主人的一个仆人,不要问东问西的!”异形虫有些恼火了,黑雾团躁动起来,呼的一下冲到面前大声喝道。

    “你……你认为你比我地位高啊,真是,不说就不说,!叫什么叫?”江帆郁闷更是气结,没套出情况,异形虫还嚣张起来,但又发作不得,虽然不惧,但杀它还真没把握,只得气呼呼道。

    不过江帆心中却在迅速盘算起来,看来异形虫是真的知道不少情况,可惜现在混沌神兽没醒来,不然就可以动手了,帮助混沌神兽吞噬异形虫,摄取元神就能窃取记忆了。

    只有等混沌神兽醒来找机会下手了,也可以除掉这个害虫,只是单独与异形虫相处的这种机会只怕不易,这倒是个问题,有些麻烦。

    异形虫冷笑道:“江帆,我在主人那地位再怎么不高,也比你高,还有,从此你得听我的话!”

    “听你的?你老几啊,符地都没这么说,真是莫名其妙,一边去!”江帆不客气的反唇相讥道。

    “嘿嘿,主人是没这么说,但以后就是这样的,对了,主人让我转告你,主人以后很忙基本没空,一切的事都由我来负责!”异形虫却不生气,得意洋洋的笑道。

    “江帆,以后与我联系,或者见面,你要摆好自己的位置,要是惹我不高兴了,在主人面前说道几句,你就吃不了兜着走,甚至小命完蛋,记住没有?”异形虫忽然又严厉的警告道。

    “什么,以后都你联系我!不行,我们不对付,你会公报私仇,会为难我做不成事,我抗议,我不同意!”江帆惊愕,愤愤道,心中却乐开了花,太好了,想什么来什么,有机会灭异形虫了。

    “抗议无效,不行也得行!不过你放心,替主人办事为大,只要你老老实实乖乖的摆成位置,我不会无故为难你!”异形虫嗤之以鼻冷笑道,虽然极为不爽江帆,倒也不敢耽搁符地的大事。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神医天下-4313暂时讲和    江帆、黑皮仆兽,探出脑袋的双头裂体兽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江帆才问道:“黑皮兄弟,里面的那个巨大的茧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黑皮仆兽很干脆的答道。

    “你不知道?那跟随符天大神那么久,竟然不知道?”江帆怔了怔,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呃,兄弟,这世上的事物不知道的太多太多,就是我家主人不知道的事物也不少,我不知道那个大茧是什么很正常!”黑皮仆兽讪讪的说道。

    “嗯,说得有道理,海洋中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个这种奇怪的东西?”江帆点点头,狐疑道。

    “谁知道,我也很奇怪,现在符神界和符魔界发生的一些事越来越看不懂了!”黑皮仆兽十分郁闷的感慨道。

    江帆忽然心中一动,这个位置似乎就是那个从海底冒出的巨大水滴形事物的位置,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不会是那个巨大水滴形事物变化的吧。

    江帆想到这风之眼遥视查看周围寻找,只是遥视能力有限,没发现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想了想提议道:“黑皮兄弟,绕着这个巨大的罩子转悠看看?”

    黑皮仆兽点点头,也有这种想法,接着意识到什么,喃喃道:“呃,怎么没看到那个东西?这个罩子不会和那东西有关吧!”

    黑皮仆兽围着巨大的透明罩子转悠起来,一边东张西望着,当转悠到透明罩子南面时,黑皮仆兽忽然惊呼道:“我靠,原来在这里!”

    江帆一看,只见在透明罩子的南面三百余里,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还是顶部冒出少部分的顶部,似乎没任何变化,呃,原来这个水滴形事物与现在冒出的巨大透明罩子无关啊!

    “黑皮兄弟,你说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能不能进得去?”江帆思索了会说道。

    “进去?兄弟,千万不得有这种想法,像这种奇怪莫名的玩意绝对不能去动,否则极可能会搭上性命的!”黑皮仆兽怔了怔,随即心悸的告诫道,想到了那水滴形事物爆发的恐怖了。

    “恐怖的海啸,大规模范围的陆地移动,都是它造成的,说明这个罩子的强悍,应该是一种恐怖强大的封印禁制,轻易的动它,谁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不划算的!”黑皮仆兽又道。

    “看来这玩意也不是符天大神留下的东西了!”江帆叹道。

    “不错,这玩意肯定不是主人留下的,其实主人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留下一些自己的东西,数量并不多,既是出现也不会产生这么恐怖巨大的动静!”黑皮仆兽悻悻道。

    “符神界和符魔界既然是符天大神创造的,怎么会多出这些奇奇怪怪吓人的东西?难道符天大神都不知道这些玩意的存在?这让人无法理解吧!”江帆十分不解的质疑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主人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之处一段时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但没过多久主人就进入诈死状态,后面发生什么怎么会知道?”黑皮仆兽解释道。

    江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忽的心中一动,问道:“这个水滴形事物和这个透明罩子不可能凭空而来,你说会是哪里来的?”

    “还有符天大神不可能凭空出现吧,他以前是在哪里?现在出现的这些奇怪恐怖的事物,是不是从符天大神原来的地方过来的?”江帆又进一步问道。

    “兄弟,不好意思啊,你问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你!”黑皮仆兽拒绝道。

    “好了,现在明确的问题所在,我该回去向主人禀报情况了!”黑皮仆兽见江帆又要说什么,急忙逃避道。

    “黑皮,你过来!”忽然一个声音从空中唤道。

    我靠,是符地!江帆顿时大吃一惊,黑皮仆兽也是惊骇,身体爆发金光将自己罩住,蹭的一下就蹿出数百里远,随即猛一回身,盯着四五百外高空的符地,高度戒备十分的紧张了。

    “黑皮,你不要害怕,我你现在不杀你,让你给我带话给符天!”符地神情凝重的说道。

    “有什么话请说,我一定告诉主人!”黑皮仆兽这才淡定不少,小心的说道,江帆心中暗暗叫苦,紧张了,与符地遇上了,符地可是能感应到分身的位置的,那自己的出现怎么解释?

    呃,也不一定,完全可以说现在的自己只是分身,只要符地不对自己动手验证就没事,应该能糊弄过去,江帆想到这淡定不少。

    “告诉符天,情况不妙,我们暂时是不是可以和平相处,互不干扰,必要的时候联手!”符地郑重的说道。

    “我等符天的回信,一天内必须要给我答复,可以由江帆转告我结果!”符地又道,接着骤然消失不见。

    江帆和黑皮仆兽面面相觑,江帆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还好符地没纠缠自己,想了想问道:“黑皮兄弟,符天大神会答应和符地暂时的讲和吗?”

    “不知道,这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一切由主人决定!”黑皮仆兽悻悻道。

    “符地为什么忽然要和符天大神讲和?会不会是因为出现了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的缘故?”江帆悻悻的点点头,又狐疑道。

    “或许吧,我们也走吧,暂时讲和其实也不错,就不用堤防符地了,等主人出来了,安全就更加有保障了!”黑皮仆兽倒是有些欢喜的笑道,其他的他才懒得管。

    黑皮仆兽几个闪移便回到符魔界,落在一座山头上对江帆叮嘱道:“兄弟,你抓紧做那几件事,我走了,有什么及时联系!”

    江帆点头,从黑皮仆兽背上跳下,黑皮仆兽闪移消失,江帆站在那思索了会,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严重了。

    黑皮仆兽没提到空间兽,显然是没有追上空间兽,空间兽会继续危害符神界和符魔界,作为死对头,符地竟然转变到要和符天暂时讲和,不用说应该是感觉到危机紧迫感了。

    这种危机从那巨大的水滴形事物的出现就开始了,这次巨大的透明罩出现,加重了危机感,符地终于忍不住提出暂时讲和,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

    符天和符地害怕的东西会不会对符神界和符魔界造成危害呢?要是会的话那就完了,符天和符地都害怕,其他人就根本没活路了。

    要是不会的话,能推波助澜一下,借势除掉这两个家伙倒是不错,只是无法知道,得想办法从黑皮仆兽那里探听一下消息了,要是黑皮仆兽知道,说不得要对黑皮仆兽动手了。

    江帆打定主意,正要离开,忽然双头裂体兽示警道:“主人,小的嗅到了异形虫的气息,很近了,奔着这边来了!”

    给读者的话: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