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黑皮仆兽,探出脑袋的双头裂体兽都是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江帆才问道:“黑皮兄弟,里面的那个巨大的茧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黑皮仆兽很干脆的答道。

    “你不知道?那跟随符天大神那么久,竟然不知道?”江帆怔了怔,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呃,兄弟,这世上的事物不知道的太多太多,就是我家主人不知道的事物也不少,我不知道那个大茧是什么很正常!”黑皮仆兽讪讪的说道。

    “嗯,说得有道理,海洋中怎么会忽然出现这个这种奇怪的东西?”江帆点点头,狐疑道。

    “谁知道,我也很奇怪,现在符神界和符魔界发生的一些事越来越看不懂了!”黑皮仆兽十分郁闷的感慨道。

    江帆忽然心中一动,这个位置似乎就是那个从海底冒出的巨大水滴形事物的位置,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不会是那个巨大水滴形事物变化的吧。

    江帆想到这风之眼遥视查看周围寻找,只是遥视能力有限,没发现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想了想提议道:“黑皮兄弟,绕着这个巨大的罩子转悠看看?”

    黑皮仆兽点点头,也有这种想法,接着意识到什么,喃喃道:“呃,怎么没看到那个东西?这个罩子不会和那东西有关吧!”

    黑皮仆兽围着巨大的透明罩子转悠起来,一边东张西望着,当转悠到透明罩子南面时,黑皮仆兽忽然惊呼道:“我靠,原来在这里!”

    江帆一看,只见在透明罩子的南面三百余里,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还是顶部冒出少部分的顶部,似乎没任何变化,呃,原来这个水滴形事物与现在冒出的巨大透明罩子无关啊!

    “黑皮兄弟,你说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能不能进得去?”江帆思索了会说道。

    “进去?兄弟,千万不得有这种想法,像这种奇怪莫名的玩意绝对不能去动,否则极可能会搭上性命的!”黑皮仆兽怔了怔,随即心悸的告诫道,想到了那水滴形事物爆发的恐怖了。

    “恐怖的海啸,大规模范围的陆地移动,都是它造成的,说明这个罩子的强悍,应该是一种恐怖强大的封印禁制,轻易的动它,谁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不划算的!”黑皮仆兽又道。

    “看来这玩意也不是符天大神留下的东西了!”江帆叹道。

    “不错,这玩意肯定不是主人留下的,其实主人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留下一些自己的东西,数量并不多,既是出现也不会产生这么恐怖巨大的动静!”黑皮仆兽悻悻道。

    “符神界和符魔界既然是符天大神创造的,怎么会多出这些奇奇怪怪吓人的东西?难道符天大神都不知道这些玩意的存在?这让人无法理解吧!”江帆十分不解的质疑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主人创造了符神界和符魔界之处一段时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但没过多久主人就进入诈死状态,后面发生什么怎么会知道?”黑皮仆兽解释道。

    江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忽的心中一动,问道:“这个水滴形事物和这个透明罩子不可能凭空而来,你说会是哪里来的?”

    “还有符天大神不可能凭空出现吧,他以前是在哪里?现在出现的这些奇怪恐怖的事物,是不是从符天大神原来的地方过来的?”江帆又进一步问道。

    “兄弟,不好意思啊,你问的问题我无法回答你!”黑皮仆兽拒绝道。

    “好了,现在明确的问题所在,我该回去向主人禀报情况了!”黑皮仆兽见江帆又要说什么,急忙逃避道。

    “黑皮,你过来!”忽然一个声音从空中唤道。

    我靠,是符地!江帆顿时大吃一惊,黑皮仆兽也是惊骇,身体爆发金光将自己罩住,蹭的一下就蹿出数百里远,随即猛一回身,盯着四五百外高空的符地,高度戒备十分的紧张了。

    “黑皮,你不要害怕,我你现在不杀你,让你给我带话给符天!”符地神情凝重的说道。

    “有什么话请说,我一定告诉主人!”黑皮仆兽这才淡定不少,小心的说道,江帆心中暗暗叫苦,紧张了,与符地遇上了,符地可是能感应到分身的位置的,那自己的出现怎么解释?

    呃,也不一定,完全可以说现在的自己只是分身,只要符地不对自己动手验证就没事,应该能糊弄过去,江帆想到这淡定不少。

    “告诉符天,情况不妙,我们暂时是不是可以和平相处,互不干扰,必要的时候联手!”符地郑重的说道。

    “我等符天的回信,一天内必须要给我答复,可以由江帆转告我结果!”符地又道,接着骤然消失不见。

    江帆和黑皮仆兽面面相觑,江帆心中大大的松了口气,还好符地没纠缠自己,想了想问道:“黑皮兄弟,符天大神会答应和符地暂时的讲和吗?”

    “不知道,这不是我考虑的事情,一切由主人决定!”黑皮仆兽悻悻道。

    “符地为什么忽然要和符天大神讲和?会不会是因为出现了这个巨大的透明罩子的缘故?”江帆悻悻的点点头,又狐疑道。

    “或许吧,我们也走吧,暂时讲和其实也不错,就不用堤防符地了,等主人出来了,安全就更加有保障了!”黑皮仆兽倒是有些欢喜的笑道,其他的他才懒得管。

    黑皮仆兽几个闪移便回到符魔界,落在一座山头上对江帆叮嘱道:“兄弟,你抓紧做那几件事,我走了,有什么及时联系!”

    江帆点头,从黑皮仆兽背上跳下,黑皮仆兽闪移消失,江帆站在那思索了会,觉得事情越来越有意思,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严重了。

    黑皮仆兽没提到空间兽,显然是没有追上空间兽,空间兽会继续危害符神界和符魔界,作为死对头,符地竟然转变到要和符天暂时讲和,不用说应该是感觉到危机紧迫感了。

    这种危机从那巨大的水滴形事物的出现就开始了,这次巨大的透明罩出现,加重了危机感,符地终于忍不住提出暂时讲和,只是不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

    符天和符地害怕的东西会不会对符神界和符魔界造成危害呢?要是会的话那就完了,符天和符地都害怕,其他人就根本没活路了。

    要是不会的话,能推波助澜一下,借势除掉这两个家伙倒是不错,只是无法知道,得想办法从黑皮仆兽那里探听一下消息了,要是黑皮仆兽知道,说不得要对黑皮仆兽动手了。

    江帆打定主意,正要离开,忽然双头裂体兽示警道:“主人,小的嗅到了异形虫的气息,很近了,奔着这边来了!”

    给读者的话:

4312巨大的茧    >

    “我靠,这又是什么情况?空间兽引发了火山和地裂,与出现海啸有关系?火山爆发的地方与海洋有五六万里,地裂既是蔓延到海洋,也不至于全方位的出现海啸。”江帆震惊之余迷惑了。

    上次是因为空间兽出了封印,导致莫名的巨大水滴形事物出现,才出现了海啸的,这次更大规模的海啸出现,海水都暴涨了,不会是那个巨大的水滴形事物出状况了吧。

    江帆脑筋急转,觉得有必要去海边看看,立刻骑上双头裂体兽离去,找到空间传送场赶往海边方向,几分钟后,距离海边还有三万余里,空间传送场却是停止传送了。

    江帆一问才知道,海水暴涨,海啸侵袭陆地上万里,而且海啸的规模似乎越来越大,符神界内陆凡是通往海洋方向的空间传送场全部停止传送,只能来,不能去。

    江帆顿时郁闷,只得出了空间传送场,才到僻静之处,双头裂体兽忽然说道:“主人,小的听到了地下传来微微的异响!”

    “地下传来微微的异响?”江帆吓一跳,感觉了下似乎没什么,刚要说没感觉的话,忽然面色一变,感觉到了,地面出现微微的颤动,很快这种颤动幅度加大。

    “我靠,这又要发什么大灾难?”江帆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十分惶恐担心起来,最近接连不断的出现巨大灾难,只要不正常自然就往这方面想了。

    呼呼……很快江帆也听到了地下传来异响,动静越来越大,双头裂体兽瞅了瞅地面,又看了看周围惊呼道:“主人,您快看,地面好像在移动呢!”

    江帆急忙查看,大骇,地面真的在移动,移动的方向是西面,环视了下周围的山峰,连远处的山峰都在向西移动,速度似乎不慢,和人走路的速度差不多。

    “双头,升空看看什么情况!”江帆骑上双头裂体兽,吩咐道。

    双头裂体兽立刻升空五六百米高悬停在那,江帆风之眼遥视查看周围千余里范围,更是大吃一惊,整个千余里范围的地面,群山都在向西移动!

    不一会,移动速度加快起来,似乎人在小跑,江帆立刻意念发出,使用穿越石带着双头裂体兽位移,连续位移,向海洋方向移出一万余里这才停下,再看周围地面,一样也在向西面移动。

    “我靠,这个动静太大了,应该是整个海洋在扩展,肯定有许多地方的地质不稳定,会出现地震山崩的!”江帆叹道。

    江帆隐隐的感觉这事应该不是空间兽造成的,只能是海洋中的那个巨大水滴形事物引发,只有它才能造成这么巨大的规模动静,因为源头就在海洋那边,空间兽在陆地,此时应该也没空找事了。

    江帆正待再次位移赶往海洋方向,忽然双头裂体兽惊讶道:“主人,小的嗅到了熟悉的气息,是黑皮仆兽的!”

    黑皮仆兽?江帆一愣,还没等做出反应,忽然身后传来黑皮仆兽的声音问道:“江帆,你怎么在这里?”黑皮仆兽已是到了江帆的身后了。

    “呃,我在附近找符魔玉石呢,黑皮兄弟,你这是去哪?”既然遇上了也好,估计是被现在的异常现象引来的,肯定要去海洋查看,正好搭下顺风车,江帆回头故作惊讶,应了声问道。

    “现在太不正常了,我要去海洋看看什么情况!”黑皮仆兽点点头,答道,接着问道:“兄弟,魔虫尸体找到了?”

    “呃,魔虫尸体找到了,不多,只有二十几个,不过好像其他地方还有,我会再找的!”江帆忙道,该交点东西敷衍一下了,否则总是两手空空也不好。

    “呃,二十余只魔虫尸体,也行,先给我吧!”黑皮仆兽欢喜道,有一点比没有要强。

    江帆将早就准备好的二十几只魔虫尸体交给黑皮仆兽,然后道:“符魔玉石我的手下正在找,就快有消息了!”顺视线在黑皮仆兽的腹部瞅了瞅,发现几个块状物附着,看来符妖和二怪也来了。

    “那好,那你去忙吧!”黑皮仆兽道,江帆急忙要求道:“黑皮兄弟,带我一起去看看!”

    “呃,兄弟,你有很多事要做的,抓紧时间啊,没必要凑这热闹吧!”黑皮仆兽提醒道。

    “嘻嘻,黑皮兄弟,这不是好奇嘛,反正有你带着去,耽搁不了多少时间的,也算我休息一下,劳逸结合!”江帆憨笑道。

    “好吧,那就上来吧!”黑皮仆兽稍一犹豫还是应下,江帆立刻跳上黑皮仆兽的背上,双头裂体兽缩小钻入江帆的腰际待着,黑皮仆兽立刻闪移消失。

    几秒钟后,黑皮仆兽停下,江帆一看已是到了海边,唏嘘不已,海中巨浪滔天,竟是高大近万米的海啸一波接一波的涌向陆地方向,伴随着巨量的海水蔓延向陆地。

    “兄弟,你还是不要去了吧,可能会很危险的!”黑皮仆兽略一沉吟警告道。

    “有你在不会有事的,兄弟相信你!”江帆却是不在意道。

    黑皮仆兽没再说什么,继续闪移想着海洋深处飞去,飞行了七八万里,黑皮仆兽忽然停下,惊恐道:“前面那是什么?”

    江帆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看见,正常视力下自然没有黑皮仆兽看的远,江帆只能看出两三百里,黑皮仆兽却可以看出近千里,江帆悄悄风之眼遥视,顿时惊愕了。

    在一千三百余里的海面上,出现了高达五六百米的一个巨大的透明银白色罩子,弧形的,罩子似乎无边无际大,明显的还在长大,看不到整体,江帆的风之眼视线只能看出两千里的样子。

    透明的罩子里面什么也没有,在往下就到海中了,隔着太远,不知道罩子下面有什么,江帆要求道:“黑皮兄弟,我什么都没看到啊,能不能飞近了看?”自然不会暴露自己的风之眼能力。

    黑皮仆兽自然也非常好奇,没说话,身形一闪窜出,瞬间接近到罩子面前两三百里远停下,在万米高空,透明的罩子内部景象尽收眼底,江帆终于看清了。

    江帆遥视打量,震撼惊诧了,透明的罩子圆形,足有方圆两千里大,罩子里面的底下,有一万余米深,底部种植着奇怪的无数果树,好大的果树,每一颗果树只结出一颗直径百米的红色果实。

    而在罩子的中央空间部位,悬空立着一个巨大的乳白色的茧,圆柱椭圆形,足有两千米长,圆柱椭圆直径在五百米粗大,每一个巨大红色的果实都有一根红丝连接着巨大的茧的底部。

    巨大的茧很平静一动不动,不过却不断的闪动着微弱的金光,除此之外巨大的透明罩子中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