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江帆抬手按在大球上,想试着能不能推动,手掌一按在大球上可不得了,嗡的一声微响发出,大球闪出一道莹白色光芒。

    江帆顿时觉得像是被高压电给击中,浑身猛颤,啊的一声大叫,十分难受,险些从双头裂体兽的脑袋上掉下来,手下意识的迅速缩回。

    虽然手是缩回了,但已是有一道细流顺着江帆的手闪电般的袭入元神,江帆大骇,清晰的感觉到那道细流威力的恐怖,我靠,这下坏事了!

    江帆的反应也不忙,精神意念力及时释出拦截,一边防护元神,但是一遇到细流,却被那摧枯拉朽之势给突破,就在这关键时刻,元神中变成白色的符印金光闪动,一道红黑色光芒闪出。

    红黑色光芒迎上让侵入的凶猛细流,相遇撞击,噗的一声竟是相融合了,瞬间变得温和起来,接着悬在空中的大球荧光闪动,同时江帆元神中的符印似乎躁动起来,金光爆闪个不停。

    我靠,感觉来了,江帆顿时大喜,这个大球就是符阴珠!江帆稍微等了会,但大球和元神中的符印只管闪动着光芒,却没了进一步发展。

    江帆有些不耐烦,立刻催动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释出,直接包裹向大球,既然不直接起反应,那就帮一把,试试吸收大球。

    强大的符咒能量迅速包裹住大球,大球微微颤动起来,爆发出耀眼的光芒,江帆都睁不开眼,同时精神意念力发出,强行的束缚住大球就往眉心处拽,希望能吸入元神之中。

    符阴珠动了,缓缓的抵在江帆的眉心,但令江帆惊愕的是大抵在眉心的大球似乎很想进入,却无法进入元神,挤压得江帆额头疼得很。

    僵持了一会,江帆实在受不了那种挤压之痛,只得停下,顿时符阴珠像是弹簧一样迅速回过原位悬浮在那,停止闪动光芒,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

    我靠,怎么吸纳不?江帆迷惑了,难道太大了?下面的双头裂体兽很不好受,倒不是说支撑不住江帆,而是刚才那大球闪动光芒,爆发出强大恐怖的力量,给它造成莫大的压力,在苦苦支撑着。

    “主人,还没好吗?小的吃不消了!”双头裂体兽忍不住讪讪道,浑身已是哆嗦起来,更是渗出一层细微的汗珠,感觉快虚脱了。

    “吃不消了?不会吧,你顶着我没多久啊!”江帆一愣,有些不解道,江帆并没有感受道强大恐怖能量气息的压力。

    “呃,小的不是支撑不住您,刚才大球闪光,小的觉得压力山大,才受不了!”双头裂体兽讪讪的解释道。

    “是啊,那就放我下去,修休息一下!”江帆怔了怔,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只得说道。

    双头裂体兽立刻将江帆放到地面,呼哧呼哧的喘气起来,真的感觉很累,江帆仰着头盯着悬在空中的大球,沉思起来,怎么就吸纳不了?现在元神中的符阳珠又感觉不到符阴珠了,真奇怪!

    “主人,从刚才的迹象看这个应该就是符阴珠了,您怎么还不吸纳它?”双头裂体兽不解的问道,江帆悻悻的将过程讲述一遍,最后叹道:“也不知怎的,就是没能吸纳呢!”

    “呃,主人,会不会是方法不得当?”双头裂体兽恍然,想了想道。

    “谁知道,待会再试试,要是还不行,只有琢磨琢磨了!”江帆郁闷道。

    休息了会,江帆见双头裂体兽缓过劲来,立刻再次骑上,双头裂体兽又将江帆顶到符阴珠旁,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提前释出强大的符咒能量,避免了被电流击中难受,但依旧无法吸纳符阴珠。

    最后双头裂体兽实在扛不住吃不消,江帆只得悻悻作罢停下来,双头裂体兽趴在地上喘气,累得不行,江帆双眉紧锁思索着原因。

    休息了会,双头裂体兽道:“主人,再试试吧,不行的话再想想别的办法!”江帆点头,双头裂体兽正待将江帆顶起,忽然空中的符阴珠闪动起光芒。

    “咦,这是什么回事?”江帆惊愕,双头裂体兽也是惊讶,急忙问道:“主人,您元神中的符阳珠是不是有反应?”

    “呃,没有,没有任何反应!”江帆怔了怔,急忙内视,郁闷道。

    呼……忽然闪动光芒的符阴珠爆发出强大恐怖的能量,那种强大顿时令江帆和双头裂体兽感受到要窒息的压力,惊骇不已,接着江帆和双头裂体兽忽然被恐怖力量摄住,不受控的徐徐飘起来了。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江帆惊讶,双头裂体兽却是高兴道:“主人,不会是符阴珠主动的要与您元神中的符阳珠会合吧?”

    “嗯,有可能吧!”江帆一愣,觉得似乎有些道理,十分期待道,随即否定道:“不对劲,符阴珠没动,而我们却是飘向宫殿大门,离符阴珠越来越远了!”

    “呃,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符阴珠要赶我们出门?”双头裂体兽也察觉到了,怀疑道。

    江帆正要说什么,忽然还是徐徐飘动不受控的身体猛然爆发,被恐怖的力道抛出似的,同时脑袋剧烈的一痛,眼前一黑竟是晕厥过去。

    “呃,这是哪里?咦,怎么会在水中,好像是在一个洞中啊!”江帆忽然醒过来,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缓了会神,惊讶道,

    “我靠,不是吧,怎么出来了,回到海底洞穴中了!”江帆一骨碌爬起,猛然看到角落的大岩石上的那团黑漆漆的东西,顿时惊愕了。

    江帆看了看旁边还处在晕厥状态的双头裂体兽,忽然意识到什么,自己和双头裂体兽被那恐怖力量给扔出来了,急忙打量周围,顿时郁闷致死哀嚎道:“天啊,神器闪星还在里面呢!”

    “双头,醒醒,快醒醒!”江帆急忙踢了踢双头裂体兽唤道,很快双头裂体兽醒来,看了看周围也是惊愕不已。

    “走,我们回去,既是收不了符阴珠,也要拿回神器闪星!”江帆急切道,双头裂体兽深以为然,立刻钻入江帆腰际,江帆一个猛子扎向那团黑漆漆的东西。

    砰的一声,江帆惨叫,身体翻转两圈,扶住岩石,险些摔倒在地,手摸了摸额头,一个大包鼓起,竟然没能进入,站在那看着黑漆漆的东西发呆,超强的自愈能力发挥作用,大包迅速消散。

    “不是吧,进不去了?”双头裂体兽从江帆腰际钻出,惊讶道,上前脑袋稍稍用力的撞向黑漆漆的东西,怦的一声微微闷响,双头裂体兽惊骇道:“我靠,真的进不去了,坚硬得很!”

    “完了,进不去了,我的神器闪星啊!”江帆上前摸了摸黑漆漆的东西,欲哭无泪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305无法确定    >

    椅子上的江帆手指微微颤动了下,接着双目睁开,下意识的抬手揉按着太阳穴,觉得脑袋晕晕的不舒服,有些迷糊,打量了下周围,怔了怔,随即想起发生了什么。

    江帆自我检查了下身体无言这才放心,看到地上的女仆闪星,急忙起身过去呼唤,女仆闪星这才缓缓醒过来,十分关心的问道:“主人,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不要紧吧?”江帆摇头问道。

    “在下也没事,呃,那股恐怖的奇怪吸力太强大了,好可怕!神器闪星的所有系统好像都关闭了,千万别出现损坏才好!”女仆闪星爬起,应了声心悸道,开始检查神器闪星的情况。

    “双头,你怎么样了?”江帆也想起了腰际的双头裂体兽没动静,急忙拍了拍腰际唤道。

    “呃,主人,小的没事,只是脑袋有些晕!咦,小的感觉到裂体的存在了,它活着,它没事,只是昏过去了!”双头裂体兽很快回应,随机十分欣喜起来,它也晕厥过去了。

    感觉到裂体了?江帆怔了怔,心中一动,急忙看向神器闪星外面,刚才没顾上看外面,顿时惊愕了,此时的神器闪星已是在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前方数百米处是个巨大的宫殿,黄色的。

    黄色的宫殿至少有百米高大,宫殿的大门是敞开的,里面似乎空荡荡的,非常大,有种一眼看不到边的感觉,江帆看了看宫殿外表,没见到什么自己标识之类的东西,像是个无名宫殿。

    江帆视线看向周围,怔了怔,周围一望无际,再远处一片白茫茫的,看了看地面,也是黄色的,一块一块巨大的豆腐块似的黄色石板铺成。

    江帆一打量,很快欣喜起来,看到双头裂体了,躺在那一动不动,紧接着便看到了几只海虾魔兽,珊瑚枝杆和那些大大小小的石块,所有扔进那团黑漆漆东西都在。

    神器闪星忽然发出滴的一声,里面的仪器设备忽然亮堂起来,女仆闪星欣慰道:“主人,神器闪星没有损坏,只是全都关闭了,在下现在又重新开启了!”

    “那就好,快探测一下这里的情况,这里似乎很古怪,我们正处在那个黑漆漆的东西里面,应该是个封印空间!”江帆心中一喜,吩咐道。

    “呃,主人,所有的设备虽然都能开启,但所有的功能却都失效了,神器闪星也无法飞行了!”女仆闪星应下,很快讪讪的说道,沉思起来。

    “不是吧,怎么会这样?”江帆惊愕,接着猛然想起什么,面色大变惊呼道:“哎呀,坏了,元神中的符印没了感应,没了对符阴珠的感应了!”

    “啊,不会吧,难道说符阴珠不再这里?那岂不是白白的折腾了,这里是哪里,可别被困在这了!”双头裂体兽吓一跳,担心道。

    “主人,在下觉得神器闪星的功能应该是被限制住了!”女仆闪星猜测道。

    “既然这样那我出去看看!”江帆大吃一惊,十分的郁闷了,眉头皱起,想了想道,反正已经进来了,既来之则安之,至少目前看来似乎没有什么危险。

    “好的,主人您小心些,在下再看看神器闪星的情况!”女仆闪星道。

    幸好进出神器闪星没有受到限制,不然真的麻烦大了,江帆带着双头裂体兽出了神器闪星,这一看顿时恍然了,原来周围是个无边无际的空间,所处的位置其实是个悬浮在空中的孤岛。

    整个孤岛是个巨大的广场和宫殿组成,大约有三四里大小,孤岛周围边缘是光滑的,再过去便掉下了孤岛进入无边无际的空间。

    双头裂体兽立刻从江帆的腰际飞出,哪知却是吧嗒一声掉地上了,江帆一愣惊讶道:“双头,你这是干什么?”

    “呃,主人,麻烦大了,小的飞不起来了,不能飞了,神器闪星也不能飞了,这下无法离开这里了!”双头裂体兽在地上又扑腾了几下,沮丧道。

    我靠,不会真的困在这了吧!江帆不禁有些恐慌了,本来认为神器闪星不能飞,双头能飞也成,现在都不能飞了,那问题真的很严重了。

    “先不管了,把双头裂体唤醒,我们进入那个宫殿看看!”江帆叹了口气,神情凝重道。

    双头裂体兽爬行到双头裂体身旁,呼唤摇晃了几下,双头裂体这才醒过来,双头裂体兽将双头裂体收回,接着爬上江帆钻入腰际,不过却探出个脑袋方便看情况。

    江帆登上宫殿前几十格台阶,进入宫殿,在高百米的宫殿中,顿时觉得自己非常的渺小了,宫殿里面很大,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似乎只是徒有四壁,中间连承重柱都没有。

    呃,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宫殿中是空的?江帆看了看四周迷惑了,双头裂体兽也在张望着,忽然叫道:“主人快看,宫殿中央的顶端有个大球呢!”

    有个大球?江帆急忙抬头去看,刚在只是查看宫殿中的地面情况,并没有看宫殿顶部方向,果然在离着地面五十米高,一颗直径十米的大球悬空在那,莹白色的。

    “咦,这个大球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悬空在那?”江帆惊讶道,走到大球下方仔细打量,想了想使出风之眼去透视,却是愕然,风之眼的透视能力却是失效了。

    不会吧,风之眼失效了!江帆郁闷致死,急忙转头看向宫殿大门方向,进行遥视,这才发现遥视的能力也没有了,我靠,风之眼能力彻底失效了。

    “主人,这可大球不会是符阴珠吧?”双头裂体兽忽然质疑道。

    “符阴珠?会是吗?为何这么近了融合入我元神中符印的符阳珠都没反应?”江帆怔了怔,有些茫然道,有些怀疑是,但无法确定。

    “那主人您试着吸纳这可珠子试试吧!”双头裂体兽想了想建议道。

    江帆觉得有道理,外面的空间法则被封了,不知道这里什么情况,江帆立刻尝试着使出空间飞行符,结果郁闷不已,飞行符技无法施展。

    “双头,你变身把我顶上去接触那颗大球!”江帆想了想道。

    双头裂体兽钻出,意念发出瞬间变身五十余米巨大,江帆骑上双头的脑袋,双头裂体兽身躯绷直竖起,将江帆送到空中大球旁。

    江帆精神意念力发出触碰到大球,顿时眉头皱起,很结实坚硬无比的感觉,强行渗透,却是丝毫不得入,没有发生异常,便精神意念力包裹住大球,意念发出试着收入符咒世界。

    大球却纹丝不动,使出吃奶的劲都收不了,只得释出一滴灵魂精血甩到大球上,结果灵魂精血迅速滑落掉下,江帆顿时郁闷不已,我靠,这还怎么吸纳?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