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腐符尸气,三重叠压!”符地大喝一声,浑身闪动绿的光芒,强悍的凶杀尸气大盛,双手连划几圈,出现一个一米大小的三重绿‘色’光环叠影,接着双手往哈怪下方的封印罩上印去。

    三重绿‘色’光环叠影呼的飞向封印罩,临近十米的时候,三重绿‘色’光环叠影骤然暴涨变大,一个方圆千米的绿‘色’三重绿‘色’光环落在封印罩上。

    噗的一声闷响,五行茧房的透明封印罩出现微微颤动,随即五行茧房开始金光爆闪,恐怖的能量暴涌而出,嗤嗤……符地发出的三重绿‘色’光环顿时出现剧烈颤动,发出异响,烟雾弥漫起来。

    三重绿‘色’光环在迅速消耗,符地怪叫一声,手掌一挥发出强烈的绿‘色’腐符尸气支撑,一边全力施压,恨不得让三重绿‘色’光环嵌入五行茧房的封印罩中。

    三重绿‘色’光环只覆盖住了五行茧房的方圆千米,之外的封印罩爆发出的强大恐怕能量雾气狂暴的涌向符天、符地,还有空中的黑皮仆兽,江帆和几个战将。

    符天出手了,身形一个旋转,双手挥出一串掌影,大吼:“五行火罩,赤火烧天!”周围数百米立刻出现一个赤‘色’光环将大家罩住。

    轰的一声,赤‘色’光罩外燃起赤‘色’火焰,凶猛的火蛇‘乱’窜,围绕着赤‘色’光环周围两三百米高速旋转起来。

    噼噼啪啪的爆响不断,封印罩释出的恐怖能量雾气遇上赤‘色’火焰顷刻发出七彩光芒,赤‘色’火焰在消耗抵挡封印罩发出的能量攻击。

    轰……五行茧房的爆发,瞬间又制造出巨大恐怖的海啸,数千米的巨‘浪’呼啸蔓延向周围,周围数千里被浓烈的能量雾气覆盖,看着很是模糊了。

    论起消耗肯定不敌五行茧房封印罩,也就五六秒钟的时间,符地发出的千米大小范围的三重绿‘色’光环便遭到严重侵蚀,只剩下一道绿‘色’光环。

    符天的五行火罩外围的赤‘色’火焰也被强大恐怖的能量雾气侵蚀,还剩五六十米便直接压倒五行火罩上了。

    符地急忙收回手,迅速的打着太极的手势,一个绿‘色’光球在身前结出,接着嘴巴一张,双眼暴凸,喷出一口灵魂‘精’血,绿‘色’光球顷刻吸收灵魂‘精’血,开始迅速膨胀变大。

    符天也不敢怠慢,一咬牙,伸出一只手指,在心窝处狠狠刺去,手指竟是刺入心窝处近两寸深,江帆看得吓一跳更是狐疑,我靠,符天这是干什么,玩自残?

    “符地老东西,抓住这次机会,千万别失败了,不然我顶不住的!”符天不客气的冲着符地大吼道。

    “叫个鬼啊,你顶不住我就顶得住?”符地也不客气的回敬道,此时身前绿‘色’光球已是膨胀到直径一米大小了。

    “做好后撤的准备!”符地又道,双手一合一送,绿‘色’光球朝着哈怪脚下十米的封印罩摄取,符天看了急忙将刺入心窝处的手指‘抽’出,哧的一道血箭飚‘射’而出。

    血箭一出,顿时变成血红‘色’火焰‘射’到五行火罩上,五行火罩顿时大爆发,呼……赤‘色’火焰暴涨,顷刻将围来的浓厚雾气能量推出千米,符天的心窝处血‘洞’却是顷刻愈合,不见一滴血渗漏到衣服上。

    符地送出的绿‘色’光球‘射’在封印罩上,稍微顿了顿,随即轰的一声炸开,本就遭到巨大压力的五行茧房封印罩顿时剧烈摇晃,出现大量裂纹。

    哈怪瞅准机会爆发了,一声怒吼,本就高速旋转蓄势待发的身体猛然坠下,噗的一声,最外层的绿‘色’光环落在布满裂纹的封印罩上,随即砰的一声绿‘色’光环炸开。

    封印罩的裂纹顿时变大不少,接着哈怪外围的护体金‘色’也炸开,封印罩上的裂纹瞬间像是蛛网似的密集了。

    哧的一声,哈怪周身高速旋转的血‘色’雾气立刻钻上封印罩,瞬间竟是穿透过去,进入了封印罩中,封印罩表面迅速愈合,不见丝毫缝隙。

    “火遁!”符天看的大喜,立刻大吼,五行火罩猛然收缩变小,江帆只觉得一眩晕,再看已是在万米高空了,五行火罩将大家硬生生的带离,但瘦小到直径三十米大小了。

    五行茧房封印罩释出的巨大能量迅速追赶而来,再次围住五行火罩进行侵蚀,符天喘着气面‘色’惨白,提醒道:“老不死的符地,我的五行火罩顶多支撑半分钟,到时就看你的了!”

    符地没吭声,只是点点头表示知道,眼睛盯着下面看进入的哈怪,哈怪一进入五行茧房,地面的无数巨大树木开始生出藤蔓暴涨,疯狂的卷向哈怪。

    哈怪左躲右闪,连续发出血‘色’金光击碎袭来的粗大藤蔓,急速扑向悬在空中巨大的茧,几秒钟突无数藤蔓的围攻,来到巨大的茧下方,身体猛的一鼓一瘪,爆发出雨点般的血‘色’‘射’向。

    地面无数巨大果实连接茧的丝线顿时被击断三分之一,哈怪身体再次一鼓,这时趴在茧上面的五行金兽忽然醒来扑向哈怪阻击,挥手‘射’出一道金‘色’光芒。

    哈怪被五行金兽击中,身体倒飞出去,但还是发出了雨点般的血‘色’‘射’线,可因为身体移动了,角度出现偏离,击断的丝线只有第一次的一半。

    哈怪还没稳住身形,便被无数粗大的藤蔓给缠住了,一道血‘色’光芒爆闪,缠住哈怪的粗大藤蔓顿时粉碎,但五行金兽已扑到近前,手再次挥出一道金光击中才摆脱藤蔓的哈怪。

    哈怪再次被击飞,离着巨大的茧更远了,哈怪似乎急了,身体猛然再次鼓起,比之前的两次膨胀的更加厉害,足足大了一倍,像是闪电般才冲向巨大的茧。

    “呃,哈怪这是燃烧了全部元神和内丹,采取同归于尽的自爆方式了,似乎有些早了点!”符地微微皱眉,似乎有些担心的说道。

    “也只能这样了,哈怪钻破封印罩,消耗不小,又遭到五行金兽的两次攻击,实力已经下降到七层,再不发动只怕没机会了,五行金兽虽然还没恢复,但还是很强大!”符天有些紧张地道。

    无数粗大藤蔓疯狂拦截,但一触碰到哈怪便弹开粉碎,五行金兽大急,直接撞向哈怪,但角度不正,两者相撞,五行金兽震飞出去,哈怪只是微微滞缓了下,并稍稍偏离了些方向继续冲向茧。

    哈怪已经冲到巨大的茧下方百余米远,眼看着就要冲到剩下一半多的丝线中,忽然巨大的茧闪出一道青‘色’的光芒,‘射’中哈怪,接着哈怪化作一道血‘色’雾气炸开蔓延而出。

    血‘色’雾气漫过,威力似乎很大,连接地面无数果实和巨大的茧的丝线纷纷断开,巨大的茧也受到‘波’及出现晃动,周围涌来密集粗大的藤蔓遇上立刻粉碎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27843+dsuaahhh+24724618–>

4416符天的显摆    ( )江帆心中十分郁闷,心中哀嚎不已,五行水兽是杜撰出来的,符天的五行火兽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不容易削弱了符天的势力,这又蹦出个更加强大的五行火兽,这让人情以何堪?

    “是啊,那太好了,还担心死小的了,主人,五行火兽可以杀死五行水兽了?”黑皮仆兽倒是兴奋不已的随口问道。

    “五行兽是很难杀死的,而且五行兽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强,五行火兽也就能重创五行水兽,五行水兽只能躲藏起来,五行火兽看住场面,不用怎么担心五行水兽搞破坏了!”符天答道。

    “嗯,那样也不错,对了,主人您能杀死五行兽吗?”黑皮仆兽怔了怔,但也不太在意,想了想问道。

    “虽然五行兽难以杀死,但还是可以杀死的,只是费事些,不过现在还不行,等我彻底恢复实力,就有办法杀死五行兽了!”符天想了想道。

    “重建的工厂和屠宰场还有半天时间完工,没建成前五行水兽和空间兽应该不会破坏,到时把五行火兽唤醒,你们再辅助五行火兽,应该能压住场面,它们再破坏可就很难了!”符天欣慰道。

    “呃,大神,五行火兽只有一只,加上黑皮它们也无法看住所有工厂和屠宰场,五行水兽、空间兽它们还是能搞破坏的!”江帆听了心中不爽,忍不住打击道。

    “哼,从一开始这种破坏因素我就考虑到了,因此建立工厂和屠宰场的数量上我是大大的抛高留有余地的,因此既是破坏了多数工厂和屠宰场也没事!”符天冷笑道。

    “我靠,不是吧,符天这么阴险,这么说符天炼制血魂封印浆的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了!”江帆愕然,纠结了,阻止符天的计划难度大大增加。

    五行火兽出现,实力远超黑皮仆兽它们,再要搞破坏真的不容易,风险也大大增加,破坏部分工厂还是能行,但要破坏掉绝大部分,几乎不可能!

    “江帆,这些事本来不是你该知道的!”符天忽然盯着江帆意味深长的说道。

    江帆一楞,脑筋急转有些诧异了,还真是,之前对自己是遮遮掩掩的,这次竟然不避讳,什么五行水兽、五行金兽、五行火兽,空间隧洞的都挑明了,不由得惊讶道:“大神,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做得不错,两天的时间完成了找到五十万亡灵的任务,并且投入战斗,我看好你了,算是基本通过了我的考察期,继续努力,要是珠子的事办好了,你就会是我的心腹了!”符天笑道。

    “我靠,原来如此,这是拉拢我啊!”江帆顿时恍然,心中好笑,手下越来越少了,不得不拉拢,只是这种手段太拙劣,透露些情况就是看重我?这也太廉价了,没有一点实际好处。

    “是,是,大神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绝不辜负大神的厚望!”江帆很是配合的装作一脸高兴的样子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江帆,你要是找到了珠子,事情平息了,我会把整个符神界交给你管理,虽然现在我已经培养出了三个符神主,但他们只能做你的下属,你不要让我失望!”符天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道。

    “呃,恩威并施了,既有开空头支票,又有威胁,不找到珠子就是让你失望,哼,滚你老母的蛋,糊弄谁啊。”江帆暗自道,虽然十分鄙视,但面上还是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黑皮,你带上江帆一起去!”符天道,接着骤然消失不见,黑皮仆兽道:“兄弟,上来吧!”

    “黑皮兄弟,这是去哪?”江帆怔了怔有些迷糊,跳上黑皮仆兽的背部,不解的问道。

    “血煞灭世符已经炼制成功了,主人和符地那家伙约好了,合力相助二怪进入封印罩,主人这是让你也跟着去见识见识呢!”黑皮仆兽笑道,接着一个闪移消失。

    “呃,什么意思?符天有这么好心的让我去看?”江帆愕然,想了想有些明白了,符天应该是在向自己示威,显示他的实力,显示他对付危机还是有办法的,好让自己死心塌地的效力。

    十分钟后,黑皮仆兽驮着江帆赶到海洋中的五行茧房,一看符天已是虚空立在五行茧房的上空千余米高处,符地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

    “你怎么把手下都带来了?”符地看了看黑皮仆兽,战将几个微微皱眉道。

    “没什么,让我的手下看看场面长长见识!”符天答道。

    “那就快点吧,给你炼制成异形兽还差些火候,我得赶着回去抓紧时间完成!”符地撇撇嘴没说什么,看了看下方的五行茧房,说道。

    “哈怪,这次就看你的了!”符天点点头,对身旁的二怪中的老二哈怪说道。

    “主人请放心,小的一定能做好!”哈怪恭敬的答道。

    符天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怪异符号事物,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成的,抬手抛到空中,接着眉心飞出一滴灵魂精血射在上面,顿时怪异符号金光爆闪,强大恐怖的能量气息释出。

    “兄弟,主人扔出的那玩意就是血煞灭世符!”黑皮仆兽小声的给江帆解说道,江帆点点头没说话,因为黑皮仆兽是在说废话,已经猜到了。

    符天轻喝一声,抬手一道金光射入哈怪的眉心,哈怪立刻浑身一阵哆嗦,一声怪叫,眉心射出一束光芒射在空中爆闪金光的血煞灭世符上。

    血煞灭世符立刻化作一道闪光进入哈怪的元神中,哈怪的身体骤然变大,身体闪动起血色光芒,恐怖的气息闪出,江帆顿时干感觉到强大的压力,呼吸有些困难,不由的惊讶,果真很恐怖!

    哈怪像是被打肿了似的,身体膨胀一倍大,接着瓮声瓮气道:“主人,小的可以了,已经达到巅峰状态了!”

    符天看了看符地,符地点点头,符天对黑皮仆兽和几个战将道:“你们在原位下降到我上访的五十米,注意防护,可能会受到波及!”接着身形一沉,悬停在五行茧房上空五十米处。

    符地随之也下沉悬停到符天的对面,隔着三十米远,融合了血煞灭世符的哈怪落到符天和符地的中间,嘴巴猛的一吸,膨胀的身体骤然缩小数倍,身体释出浓烈的血色雾气。

    黑皮仆兽和几个战将立刻下沉,粉粉释出护体能量罩,江帆这才轻松下来,符天伸出手掌瞄准哈怪,一道金光射出,罩住哈怪,在血色雾气外围解除一道护体金光。

    符地也如法炮制,伸出手掌在护体金光外又结出一道绿色护体光环,哈怪在双重防护下开始缓缓降落向五行茧房那透明的防护罩,浑身周围的浓烈血色雾气却开始高速旋转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