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江帆心中十分郁闷,心中哀嚎不已,五行水兽是杜撰出来的,符天的五行火兽可是货真价实的,好不容易削弱了符天的势力,这又蹦出个更加强大的五行火兽,这让人情以何堪?

    “是啊,那太好了,还担心死小的了,主人,五行火兽可以杀死五行水兽了?”黑皮仆兽倒是兴奋不已的随口问道。

    “五行兽是很难杀死的,而且五行兽的自我恢复能力很强,五行火兽也就能重创五行水兽,五行水兽只能躲藏起来,五行火兽看住场面,不用怎么担心五行水兽搞破坏了!”符天答道。

    “嗯,那样也不错,对了,主人您能杀死五行兽吗?”黑皮仆兽怔了怔,但也不太在意,想了想问道。

    “虽然五行兽难以杀死,但还是可以杀死的,只是费事些,不过现在还不行,等我彻底恢复实力,就有办法杀死五行兽了!”符天想了想道。

    “重建的工厂和屠宰场还有半天时间完工,没建成前五行水兽和空间兽应该不会破坏,到时把五行火兽唤醒,你们再辅助五行火兽,应该能压住场面,它们再破坏可就很难了!”符天欣慰道。

    “呃,大神,五行火兽只有一只,加上黑皮它们也无法看住所有工厂和屠宰场,五行水兽、空间兽它们还是能搞破坏的!”江帆听了心中不爽,忍不住打击道。

    “哼,从一开始这种破坏因素我就考虑到了,因此建立工厂和屠宰场的数量上我是大大的抛高留有余地的,因此既是破坏了多数工厂和屠宰场也没事!”符天冷笑道。

    “我靠,不是吧,符天这么阴险,这么说符天炼制血魂封印浆的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大了!”江帆愕然,纠结了,阻止符天的计划难度大大增加。

    五行火兽出现,实力远超黑皮仆兽它们,再要搞破坏真的不容易,风险也大大增加,破坏部分工厂还是能行,但要破坏掉绝大部分,几乎不可能!

    “江帆,这些事本来不是你该知道的!”符天忽然盯着江帆意味深长的说道。

    江帆一楞,脑筋急转有些诧异了,还真是,之前对自己是遮遮掩掩的,这次竟然不避讳,什么五行水兽、五行金兽、五行火兽,空间隧洞的都挑明了,不由得惊讶道:“大神,你这是什么意思?”

    “事情做得不错,两天的时间完成了找到五十万亡灵的任务,并且投入战斗,我看好你了,算是基本通过了我的考察期,继续努力,要是珠子的事办好了,你就会是我的心腹了!”符天笑道。

    “我靠,原来如此,这是拉拢我啊!”江帆顿时恍然,心中好笑,手下越来越少了,不得不拉拢,只是这种手段太拙劣,透露些情况就是看重我?这也太廉价了,没有一点实际好处。

    “是,是,大神放心,我一定加倍努力,绝不辜负大神的厚望!”江帆很是配合的装作一脸高兴的样子拍着胸脯信誓旦旦道。

    “江帆,你要是找到了珠子,事情平息了,我会把整个符神界交给你管理,虽然现在我已经培养出了三个符神主,但他们只能做你的下属,你不要让我失望!”符天满意的点点头,接着又道。

    “呃,恩威并施了,既有开空头支票,又有威胁,不找到珠子就是让你失望,哼,滚你老母的蛋,糊弄谁啊。”江帆暗自道,虽然十分鄙视,但面上还是连连点头称是。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黑皮,你带上江帆一起去!”符天道,接着骤然消失不见,黑皮仆兽道:“兄弟,上来吧!”

    “黑皮兄弟,这是去哪?”江帆怔了怔有些迷糊,跳上黑皮仆兽的背部,不解的问道。

    “血煞灭世符已经炼制成功了,主人和符地那家伙约好了,合力相助二怪进入封印罩,主人这是让你也跟着去见识见识呢!”黑皮仆兽笑道,接着一个闪移消失。

    “呃,什么意思?符天有这么好心的让我去看?”江帆愕然,想了想有些明白了,符天应该是在向自己示威,显示他的实力,显示他对付危机还是有办法的,好让自己死心塌地的效力。

    十分钟后,黑皮仆兽驮着江帆赶到海洋中的五行茧房,一看符天已是虚空立在五行茧房的上空千余米高处,符地不知什么时候也到了。

    “你怎么把手下都带来了?”符地看了看黑皮仆兽,战将几个微微皱眉道。

    “没什么,让我的手下看看场面长长见识!”符天答道。

    “那就快点吧,给你炼制成异形兽还差些火候,我得赶着回去抓紧时间完成!”符地撇撇嘴没说什么,看了看下方的五行茧房,说道。

    “哈怪,这次就看你的了!”符天点点头,对身旁的二怪中的老二哈怪说道。

    “主人请放心,小的一定能做好!”哈怪恭敬的答道。

    符天从怀中取出一个巴掌大的怪异符号事物,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做成的,抬手抛到空中,接着眉心飞出一滴灵魂精血射在上面,顿时怪异符号金光爆闪,强大恐怖的能量气息释出。

    “兄弟,主人扔出的那玩意就是血煞灭世符!”黑皮仆兽小声的给江帆解说道,江帆点点头没说话,因为黑皮仆兽是在说废话,已经猜到了。

    符天轻喝一声,抬手一道金光射入哈怪的眉心,哈怪立刻浑身一阵哆嗦,一声怪叫,眉心射出一束光芒射在空中爆闪金光的血煞灭世符上。

    血煞灭世符立刻化作一道闪光进入哈怪的元神中,哈怪的身体骤然变大,身体闪动起血色光芒,恐怖的气息闪出,江帆顿时干感觉到强大的压力,呼吸有些困难,不由的惊讶,果真很恐怖!

    哈怪像是被打肿了似的,身体膨胀一倍大,接着瓮声瓮气道:“主人,小的可以了,已经达到巅峰状态了!”

    符天看了看符地,符地点点头,符天对黑皮仆兽和几个战将道:“你们在原位下降到我上访的五十米,注意防护,可能会受到波及!”接着身形一沉,悬停在五行茧房上空五十米处。

    符地随之也下沉悬停到符天的对面,隔着三十米远,融合了血煞灭世符的哈怪落到符天和符地的中间,嘴巴猛的一吸,膨胀的身体骤然缩小数倍,身体释出浓烈的血色雾气。

    黑皮仆兽和几个战将立刻下沉,粉粉释出护体能量罩,江帆这才轻松下来,符天伸出手掌瞄准哈怪,一道金光射出,罩住哈怪,在血色雾气外围解除一道护体金光。

    符地也如法炮制,伸出手掌在护体金光外又结出一道绿色护体光环,哈怪在双重防护下开始缓缓降落向五行茧房那透明的防护罩,浑身周围的浓烈血色雾气却开始高速旋转起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415五行火兽    ( )“五行水兽!大神,五行水兽是个什么东西?”江帆吃了一惊,脑筋急转思索起来,一边故意装傻的问道。

    说黑人,是根据之前进入五行茧房中是个金色的人随口瞎编的,没想到似乎真的存在这种黑色的五行兽,黑色符合水元素的颜色,叫五行水兽,难道之前的那个金色的叫五行金兽?

    “嗯,似乎应该是这样的,五行兽只是个统称,既然有五行水兽,那就应该有五行金兽、五行木兽、五行火兽、五行土兽。”江帆暗自道。

    符天似乎没听到江帆的问话,没搭理,面色阴晴不定思索着,这时黑皮仆兽过来,薄薄的身体释出一根黑带子似的东西缠住江帆的胳膊,把人扯到一边,轻声道:“不要打扰主人思考问题!”

    “呃,看来应该就是五行水兽了,还出现了五行神器,这下麻烦大了!”符天叹了口气十分纠结担心道。

    “江帆,你没看到那黑人是如何攻击大怪和战将的?”符天略一沉吟忽然问道。

    “呃,没看到,那黑人一出现,气势实在太威猛恐怖了,我都喘不过起来,我便立马使用秘术逃了,我的实力不济,可不敢去看它们打架,一旦受到殃及小命就不保了!”江帆讪讪道。

    “饭桶!”让想通过黑人的攻击方式来确定一下的符天十分失望,狠狠的瞪了江帆一眼骂道,江帆装作不好意思的样子尴尬的笑了笑没吭声。

    “主人,小的想不明白,之前是人形骷髅虫和空间兽勾结阴谋作乱,发动了袭击放火烧山掩饰痕迹说得过去,可这五行水兽怎么也放火?似乎没有必要吧!”一个战将插话质疑道。

    “主人,还有这黑人怎么知道大怪和战将行踪的?袭击完了大怪和战将,为何不袭击其他战将就销声匿迹?小的想不通!”接着黑皮仆兽也提出疑问道。

    “对啊,五行水兽出现,应该去海洋的封印罩才对,怎么做起破坏工厂和偷袭的事了?而且五行水兽的实力你们根本无法抵挡,完全不用躲躲藏藏的,这是怎么回事?”符天点点头,困惑了。

    符天、黑皮仆兽几个都茫然不解了,江帆道:“大神,其实这个也好理解,五行水兽虽然强大,但毕竟还是敌不过大神你啊,害怕遇上你,自然小心谨慎躲躲藏藏嘛!”

    “说的有些道理,那只是袭击大怪和战将,还放火,这又怎么解释?”符天看了看江帆,想了想微微点头,问道。

    “大神,我现在怀疑五行水兽和空间兽搞到一起去了,这样一些事就解释的通了,破坏工厂是为了打击你,袭击大怪和战将是为了解救我那比控制的双头神兽!”江帆猜测道。

    “呃,五行水兽和空间兽搞到一起?……能有这么快?”符天一愣,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有些怀疑。

    “大神,那个空中的明亮光球出现,动静那么大,引起空间兽的关注完全有可能,空间兽处境不妙,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空间兽去与五行水兽勾搭不就一拍即合了嘛!”江帆诱导的分析道。

    “对了大神,那个明亮光球是不是还在?大神你没有安排谁监视?”接着江帆问道。

    “呃,失误了,应该安排人手监视起来就好了!”符天顿时郁闷懊悔道,忽然心中一动狐疑道:“不对,五行水兽和那个五行神器都不应该出现,没道理啊!”

    “大神,怎么不对了?”江帆皱皱眉,急忙问道。

    “告诉你吧,其实空中的那个明亮大球就是一种兽类用的空间隧洞,空间隧洞不是随时都能开启的,开启的时间也很短暂,开启一次后,再开启需要等上一天的时间才行!”符天想了想解释道。

    “之前空间隧洞已经开启了一次,出现了一只五行金兽,五行水兽应该是和五行金兽同时来的,但我和符地那家伙却遇上了五行金兽!”符天又道。

    “而且五行神器是无法通过空间隧洞的,必须有人收起,带着走人用的空间隧洞才能到这,现在五行水兽和五行神器的出现都违反了这个常理!”符天最后道,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神态。

    “哦,还有这个讲究啊!……大神,那只有一种可能了!”江帆呆了呆,脑筋急转说道。

    “什么可能?”符天一愣,忙问道。

    “五行金兽和五行水兽都是这次从空间隧洞过来的,不过它们各有任务分头行动,因此大神你和符地只遇上了五行金兽!”江帆瞎掰道,既然符天没派人监视那就好忽悠了。

    “五行水兽的任务应该就是寻找那个五行神器,五行神器就藏在符神界或者符魔界的某个位置,现在被五行水兽起获了!”江帆又振振有词道。

    “呃,似乎有道理!”符天听完一脸纠结了,江帆说的有模有样,还真找不出什么漏洞。

    五行神器本来就藏在符神界或符魔界,这不是没有可能,毕竟当初假死,元神进入漫长的长眠状态,很多事都无法知道,太多的事失控了。

    “主人,那只五行水兽会不会去海洋中的那个封印罩?”黑皮仆兽忽然讪讪的提醒道。

    “这个不用担心,五行水兽去了也没作用,它是进不了封印罩的!”符天不在意道。

    “呃,大神,五行水兽怎么就进不了封印罩?”江帆一愣,奇问道,黑皮仆兽几个家伙也是狐疑的看向符天。

    “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五行水兽就是进不了封印罩,那个封印罩只能是五行金兽进去!”符天摇头道。

    “我靠,符天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江帆有些失望,更是好奇,不过也懒得多想,心中更多的是欣喜,这次成功的将事情推到莫须有的五行水兽头上,符天没对怀疑,下一步行动就好办了。

    “主人,现在被摧毁的工厂和屠宰场正在重建,再有半天就重建完毕,可是有五行水兽在,小的担心这些重建的工厂和屠宰场只怕难保住,您的计划难以执行!”黑皮仆兽悻悻道。

    “这是个问题,不过问题不太大,我的五行灵火灯不是吃素的,再有半天时间,五行灵火灯中的五行火兽便觉醒了,可以由五行火兽来对付五行水兽!”符天不怎么担心道。

    “我靠,五行灵火灯里面有五行火兽!”江帆顿时大吃一惊,忽地心中一动,试探道:“大神,水可以灭火啊,五行火兽能对付得了五行水兽?”

    “按道理是水可以灭火,但是一缸水能灭得了熊熊燃烧的山火?五行灵火灯中的五行火兽不一般,绝对比五行水兽强大两筹不止,因此五行火兽可以对付得了五行水兽的!“符天有些得意地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