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江帆取出符讯球,从地下出来符讯球就收到讯息,只是一时没心情查看,一看收到了两条讯息,第一条是双头裂体兽的,第二条是‘蒙’不灭的。

    双头裂体兽已将符神界剩下的最后五个工厂和屠宰场捣毁,至此符神界的所有工厂和屠宰差全部摧毁,并将虚天子抓了,询问这边的裂体什么情况,它已经感应到留下的双头裂体失联了。

    ‘蒙’不灭那边金甲蛮虫出动,将监视‘蒙’克族的几十个家伙和符神兽全部灭了,按照商定好的计划,‘蒙’克族人继续出山,不过大多数速度放缓,只有少数人还是做样子继续保持正常出山的速度。

    “呃,不行,陆飘羽和三尸凶回去了,虚天子被抓失踪,时间长了肯定引起怀疑,必须先把虚天子这家伙控制起来,确保‘蒙’克族那边无事,控制虚天子也‘花’不了多少时间。”江帆暗自皱眉道。

    江帆想到这立刻令‘女’仆闪星改变方向,几分钟后便与双头裂体兽会合,双头裂体兽带着被打晕的虚天子进入神器闪星。

    ‘女’仆闪星向双头裂体兽介绍情况,江帆从虚天子身上搜出符讯球一看,符讯球已经收到好几条讯息,有陆飘羽来得,也有手下发来的,毕竟虚天子被抓失踪近半小时了。

    陆飘羽已经发来讯息询问‘蒙’克族那边的动静,‘蒙’克族是符天重点关注的事,陆飘羽自然很上心,再拖延时间不答复,只怕陆飘羽起疑亲自过问就麻烦了,现在还没控制住陆飘羽。

    江帆立刻回复一条一切正常的信息敷衍,接着又把虚天子几个手下的讯息一一回复,这才把虚天子带入符咒世界,使用控魂蠕虫把虚天子彻底的控制起来。

    江帆真心的不喜欢虚天子,真想灭了虚天子,但虚天子毕竟是虚菁的亲生父亲考虑到她的感受,只能用控魂蠕虫控制起来,这也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让他老老实实效力,不用担心虚天子再有想法。

    江帆将控魂蠕虫植入虚天子的元神,调教一番,这才带着虚天子出符咒世界,‘交’代了一些事情把虚天子放走,随后便赶往青羽神宫。

    当然不会直接到青羽神宫,不知道陆飘羽是不是还和三尸凶在一起,神器闪星只在青羽神宫近三千里外的群山上空悬停。

    神器闪星的生命探测系统和能量探测系统搜寻,很快确定三尸凶不在附近,只有陆飘羽在青羽神宫,神器闪星这才放心的接近过去,在百余里外的山中上空悬停。

    江帆风之眼遥视观察了下青羽神宫,青羽神宫有八层,陆飘羽正在地第八层的书房中踱着步子,双眉紧锁,似乎想什么心思,书房的‘门’虚掩只留一个缝隙,第八层出入口有两个守卫,再无他人。

    “我靠,虫子怪物大军在疯狂的进攻,这家伙不去战场应敌,竟然躲在书房中想心思!嗯,一定是与那个深埋在地下的封印禁制有关了。”江帆有些惊讶,不过觉得也好,对抓人是好事,不费事。

    江帆眼珠转了转,看了看两个守卫,立刻易容成其中一个守卫的模样,使用穿越石位移,瞬间出现在陆飘羽的书房‘门’外,取出炼器宝典推‘门’而入,随手便把‘门’关上。

    “‘混’蛋,谁让你进来的?一点规矩也不懂,你不知道敲‘门’吗?滚出去!”在踱步的陆飘羽顿时察觉,扭头一看,怒声呵斥道。

    “呃,神主大人,属下冒失了,有人要属下把这个东西‘交’给您呢!”江帆故作惶恐的样子讪讪道,手中的炼器宝典立起,让陆飘羽看到封面字迹。

    “炼器宝典!”陆飘羽一看顿时惊呼,足足呆滞两秒钟随即大喜,眼睛贼亮直奔江帆快步走去,一边十分的狐疑问道:“这书是谁拿过来的?”已是顾不得计较守卫的无礼了。

    “那人不认识,说书中夹着一张纸条,您看了就知道了!”江帆随口应道,陆飘羽匆匆走到江帆面前,江帆将手中的炼器宝典递过去。

    陆飘羽伸手去接,江帆随即松开书本,手指快如闪电的点在陆飘羽肋下,陆飘羽被点‘穴’顿时动弹不得,一脸惊愕,眼睛瞪得溜圆,还没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江帆又动了,将人点晕过去。

    江帆收起炼器宝典,带着陆飘羽进入符咒世界,使用控魂蠕虫植入陆飘羽元神将人控制住,江帆‘弄’醒陆飘羽,陆飘羽再看江帆已是一脸恭敬的唤道:“主人!”

    “嗯,说说之前你和三尸凶去北羽洲山谷的地下深‘洞’中做什么了?”江帆应了声直接问道。

    “好的主人,三尸凶让小的带路去北羽洲找东西,到底找什么开始小的并不知道,也不敢多问,只是给三尸凶带路,很快在北羽洲山谷中找到了一个很深的‘洞’!”陆飘羽答道。

    “那个‘洞’有三万米深,在‘洞’的底部有块大岩石,大岩石的中间部位有封印禁制,尸凶开启了封印禁制的入口,小的看到了里面,里面是个很大的空间,有个巨大的城堡!”陆飘羽又道。

    “巨大的城堡!城堡里面有什么?你没进去吗?尸凶没进去吗?尸凶找这个城堡要做什么?”江帆惊愕,忍不住‘插’话急切的问道。

    “呃,主人,小的没下去,尸凶也没下去,只是看了看就关闭了封印禁制的入口,那个城堡好像没人,也看不到其他任何生命,一点生气也没有,‘挺’奇怪的!”陆飘羽道。

    “怎么奇怪了?把看到的情况详细说说!”江帆十分感兴趣的追问道。

    “小的只看了几眼,感觉上封印禁制中的那个很大的空间至少百里范围,城堡占地约三十里地,城堡外围好像是几座厂房似的,‘露’天空地摆放着不少机械设备!”陆飘羽略微的回忆了下说道。

    “小的问了尸兄里面是怎么回事,但尸兄没有回答,反而训斥小的多嘴,并警告要是敢泄‘露’这件事就让小的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陆飘羽讪讪道。

    “那三尸凶现在干什么去了?不是又有几座工厂和屠宰场被捣毁,你们就不做点什么?不去查看一下情况?”江帆既惊讶又失望,不过觉得也正常,符地不可能让外人知道秘密,想了想问道。

    “小的一从地下深‘洞’出来就收到工厂被捣毁的讯息,并告诉了三尸凶,但三尸凶说没关系不用理会,抓紧时间重建就是,接着便离开了,也没说要去做什么!”陆飘羽悻悻道。

    “我靠,这是什么意思,符地就这样负责符神界工厂安全的?”江帆愕然,狐疑了,显然三尸凶应该没去破坏工厂的现场,也没去捉拿双头,看来想搞清楚情况只有找尸凶了。

    “你把尸凶开启和关闭那个封印禁制入口的过程说说!”江帆琢磨了会命令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27843+dsuaahhh+24609723–>

4411巨大的地下封印    ( )江帆的风之眼视线查看了百余米范围,地下十余米深的那黑漆漆的薄膜似的都东西竟是没有看不到尽头,“我靠,这地下的封印禁制里面底有什么?”

    江帆十分好奇,风之眼扩大透视范围,洞底只有百余米大,不得不开始透过周围的岩壁查看,越看越心惊,周围五六百米范围还是没有发现封印禁制的尽头,“我靠,怎么这么大!?”江帆吃惊道。

    江帆这边没吭声查看地下,双头裂体耐不住寂寞了,上到大岩石上细看,江帆说了大岩石中间部位有封印,很好奇,看了看却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双头裂体回忆了下,记得好像一个尸凶的手摸了大岩石,犹豫了下,开始轻轻的触摸起来,原本还有些担心,但触摸了下似乎没什么。

    双头裂体的胆子也大了起来,继续摸索,很快摸索到靠近岩石中间部位,忽然触摸的部位传出了一股奇怪的热流,顿时吓一跳,急忙起身,随即惊讶了,似乎被黏住了,起不来了。

    “主人,小的起不来了!”双头裂体急忙嚷道,一边大力的挣扎,还在观察地下的江帆闻声急忙看去,顿时吃了一惊,埋怨道:“双头,你怎么这么冒失?”急忙过去想帮忙。

    还没等江帆走进,忽然岩石中间部位闪出一道幽光,黄褐色的岩石中间部位立刻出现一个直径一米的白色圆,双头裂体的一个脑袋正好被黏在圆圈的边缘一点。

    江帆大吃一惊,急忙释出金缕战衣,并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符咒能量暴涌而出遍布全身护体,不能不管双头裂体,上前一把抓住双头裂体的另一头,发力猛拽,竟是没有拽动。

    双头裂体立刻感觉不妙,圆圈出现一道强大恐怖的力量摄住被黏住的头部,开始把它往圆圈里面拖,急忙全力枕挣扎,一边惶恐的叫道:“主人,这个圆圈在吸小的,主人,快用力拽啊!”

    “双头,你注意力,我全力拽了!”江帆急忙提醒道,免得给双头裂体造成伤害,轻喝一声全力爆发的拽,正好岩石上的白圈也爆发了。

    嗷……双头裂体成了拔河的身子,两头被猛拽,力道都是强悍,双头裂体虽然做好了准备,全身蓄住了力量紧缩着身子,但你还是险些被拽成两截,吃疼的发出痛呼。

    但是江帆的力量显然抵不住白园发出的恐怖吸力,双头裂体身体瞬间就被吸入一半,幸好双头裂体变身成两米多长,江帆拽着双头裂体的另一头有些回旋余地。

    江帆被拖拽着扑向岩石,大惊,反应迅速的急忙一脚踏住岩石边缘抵住,大喝一声全力爆发,还想把双头裂体给拽回来。

    白圆发出的吸力虽然强过江帆,但没有压倒性的优势,江帆的再次全力爆发,出现了短暂的停顿,但很短暂,半秒时间都不到,吸力便暴涨,吸着双头裂体往里面拖。

    这次白园发出的吸力彻底的强悍,远超过了江帆,江帆顶不住,脚踏着岩石也不管用,力道实在太大,嘎巴一声暴响动,脚骨断裂成几节,顿时剧痛让江帆松懈,人更是被猛的拖拽扑向大岩石。

    江帆立刻松手,知道不松手不行,不松手就也被吸入了白圆中了,砰的一声闷响,江帆身体狠狠的撞在大岩石的边缘,一半身体露在外面的双头裂体瞬间被拖进了白圆中。

    幸好白圆是在大岩石的中间部位,大岩石也有那么大,江帆没有挨着白园,人撞的眼冒金星栽倒在地,好半晌才缓过神来,脚的腿骨断成几节,断裂处还出现粉碎性骨折。

    疼的江帆直吸凉气,额头见汗,不过超强的自愈能力开始发挥作用,剧烈的疼痛迅速减弱,粉碎性骨折部位在自动愈合,断骨也开始衔接起来。

    坏了,双头裂体被吸引去了!江帆虽然急切,但知道急也没用,阅历非常丰富,还是能很好的保持冷静,叹了口气,十分郁闷的坐在地上挨了几分钟,已是不疼了,但完全恢复伤势还得几分钟。

    江帆附着大岩石站起,看向岩石中间部位,我靠,白圆不见了!已是恢复正常的黄褐色,同时心中也暗暗庆幸,出动了封印禁制,没有太大的情况,只是把触碰到封印禁制的双头裂体吸走了。

    江帆看着岩石中间部位发了会呆,便从符咒世界唤出纳甲土尸,把情况简单的说了遍,纳甲土尸大惊道:“我靠,不是吧,双头裂体被吸进去了!”

    “哎,都怪我,一个没注意就出事了,应该早些叮嘱一下才好!”江帆悻悻的自责道,虽然双头裂体不听话,但自己也有些责任,幸好只是双头裂体兽的分身之一,万一完蛋了损失也不太严重。

    “傻蛋,你给我钻到地下去,别太深了,钻个四五米就行,然后横向钻出通道,我要看看这个地下封印禁制到底有多大!”江帆吩咐道。

    江帆不敢去动那封印禁制,从刚才爆发出的恐怖吸力就知道,这个封印禁制绝对的强悍,去动它后果很严重,搞不好把自己也搭进去。

    纳甲土尸钻洞虽然不如双头裂体兽,但绝对也是把好手,江帆沿着纳甲土尸钻出的通道开始风之眼透视,结果十几分钟,江帆彻底傻眼了,心惊肉跳了,这个封印禁制太大了。

    忙乎了一阵,纳甲土尸东西南北的四个方向都钻出通道,江帆查看了的范围超过了十里,还是没看出封印禁制的尽头,依旧平行延伸向更远的地方。

    江帆干脆让纳甲土尸钻出上百里的通道,结果一看,封印禁制还是不见尽头,江帆萎了,纳甲土尸也是震惊不已,见江帆发呆,弱弱的问道:“主人,还要继续钻吗?”

    “算了,不钻了,只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大,其实知道了也没什么作用,出去吧,也不知双头裂体被吸进去会怎样!”江帆十分无奈的叹道心中甚是担心。

    江帆和纳甲土尸回到洞底,纳甲土尸看了看钻出的洞口问道:“主人,这个洞口要不要填起来?”

    “不用管了,发布发现也无所谓!”江帆想了想道,和纳甲土尸出了地下,进入神器闪星,将情况告诉女仆闪星,女仆闪星惊讶道:“不是吧,三万米深的地下竟然有那么巨大的封印!”

    “是啊,这个封印禁制肯定非同寻常,也不知道符地让三尸凶来这里到底要做什么,看来只用先去找陆飘羽了,搞不清楚再找尸凶,总之一定要弄清楚怎么回事!”江帆想了想道。

    “闪星,现在立刻去陆飘羽的青羽神宫!”江帆一脸阴沉的命令道,就冲着双头裂体被吸进去了,也不能就此作罢。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