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他们,他们是谁?”江帆心中大喜,这么说符天面临的危机与符魔神和符神没关系啊,下意识的追问道。

    “反正这事与你没关系,你不需要知道!”大空间兽却是口风很紧的说道。

    “我靠,该死的空间兽竟然不肯说!”江帆郁闷,忽然心中一动问道:“符天似乎忌惮海洋中出现的那个巨大的封印罩还有水滴形东西,那两个奇怪诡异的东西是不是与符天面临的危机有关?”

    “是的!”大空间兽应道。

    “那就不对吧,既然你说与我和我的许多朋友无关,那个大封印罩涌出无数的虫子怪物进入符魔界和符神界疯狂的屠杀,这也叫没关系?我的几个朋友就被虫子怪物屠杀了!”江帆质疑道。

    “呃,你说这个啊,只能说你的几个被杀的朋友运气不好了,包括那么多被杀的符魔神和符神都是倒霉,这一切都怪符天!”大空间兽怔了怔,随即不以为然的笑道。

    “什么意思?我朋友被杀,还有无数的人被杀都怪符天?虫子怪物一出现,就动登陆见人就杀,这与符天好像扯不上关系吧!”江帆愕然,十分不解的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符天命令符神和符魔神又是采矿,又是建立加工厂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应对危机,自然也就把符神和符魔神牵扯进来了,所以才出现虫子怪物屠杀的事!”大空间兽解释道。

    “你是说符神和符魔神采矿,建立加工厂,所以出现虫子怪物屠杀人,可是这一切海洋中的封印罩能知道?它怎么知道的?难道说还能上岸查看情况?”江帆恍然,但更迷糊了,怀疑道。

    “封印罩中有活物,还是具有比较高等智慧的活物,封印罩中的活物有特殊手段能监视符神界和符魔界的人的活动,只要出现对它造成威胁的行为,封印罩中的活物就能知道!”大空间兽答道。

    “符魔神界和符神参与了符天应付危机的事情,所以导致封印罩中的活物把人视为敌人,这才出现无数虫子怪物杀人的事,否则封印罩中的活物根本不会释放出虫子怪物的!”大空间兽又道。

    “哦,原来如此,我靠,那符天真是太该死了,自己要死,还拉上别人!”江帆终于彻底明白了,十分的愤怒。

    符天的所作所全是为了自己,因此导致虫子怪物肆意屠杀符神和符魔神,而且符天手段也是凶残无比,牺牲无数人的性命去应付危机,不行,必须阻止。

    之前担心符天面临的危机会殃及到符神和符魔神,现在听空间兽说完全不用担心了,现在可以放心的去搞破坏了。

    另外江帆也震惊了,封印罩就是五行茧房,但不想和空间兽挑明自己知道,活物应该是指五行兽,五行兽具有较高等智慧无所谓,但竟能监视符神界和符魔界所有人的活动,这手段就太可怕了。

    “其实符神和符魔神只要停止采矿,不搞什么加工厂参与进来,封印罩中的活物知道情况,会立刻收回虫子怪物,不会再杀人的,真正要对付的是符天,当然还有符地!”大空间兽笑道。

    “我靠,那可不行,为了我的许多朋友不被杀,我得阻止符天,你不会有什么意见吧?”江帆想了想试探道。

    “我没意见,你阻不阻止符天的行为与我无关,反正我不掺和就是!”大空间兽沉默了片刻道。

    “呃,你为何不参与,这不是可以打击符天嘛?”江帆忍不住趁机问道,一开始空间兽就摆出不干涉符天的事,当时没好问。

    “符天那么强大,符神和符魔神不得不替符天干活,而且采矿和加工厂的事规模太大,也没法阻止得了,顶多破坏几处,没太大作用,而且还容易暴露自己的行踪!”大空间兽迟疑了下解释道。

    “再有我还需要几天才能完全恢复实力,也不想在这事上耽搁时间!”大空间兽又道,至于符魔神和符神死不死的一点也不在乎。

    “虽然不知道符天到底要干什么,但弄出的动静那么大,说明需要的东西数量非常巨大,我们既是无法完全阻止,但搞搞破坏,说不定符天就无法完成计划!”江帆周皱皱眉,劝说道。

    “你想过没有,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们这段时间没能除掉符天,但有人能灭掉符天,也是好事啊,搞搞破坏也不是什么坏事嘛!”江帆又道。

    “只要计划周全,你也不一定就会暴露行踪,我们可以这样,你只是搭把手,搞破坏的行动主要还是我来执行,要暴露也是暴露我,这样也不行吗?”江帆最后期待道。

    “你不用多说了,这事我是不会管的!”大空间兽却是不为所动的再次拒绝道。

    “我靠,空间兽就是不参与,真是奇怪!”江帆大失所望,十分无奈,眼珠一转笑道:“好吧,你不参与拉倒,我自己来,不过我想打着你的旗号搞破坏,没问题吧?”

    “打着我的旗号搞破坏!什么意思?”大空间兽一愣,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嘻嘻,我要把符天一伙搞晕去,搞破坏的时候,我会在在现场留下你的气息,让符天认为是你干的!”江帆贼贼的说道。

    “呃,你自己搞就行,干嘛还扯上我?这不是拉着符天满世界的找我嘛,我岂不是无法安心恢复实力,不饿追着到处跑,这可不行!”大空间兽顿时不悦道。

    “你别急,听我说,符天在现在没心思理会许多,现在都是黑皮仆兽那些家伙主事,一直也在寻找你,我打着你的旗号到处搞破坏,要追查也是找我,又不是找你!”江帆忙道。

    “我冒充你牵着黑皮仆兽到处跑,你不就安全了嘛,再说留下你的气息只是伪造模仿的,顶多骗黑皮仆兽那些家伙,肯定骗不过符天,符天忍不住出来也就发现了,还是找我嘛!”江帆又道。

    “嗯,有道理,那就随你吧!”大空间兽想了想觉得是那么个里,这才应下。

    “那就这么说定了,有事我和你打招呼,对了,你还是别在这里了,换个地方藏好吧!”江帆松了口气,终于搞定了,假装好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大空间兽应道,江帆拍了拍混沌神兽的背,混沌神兽闪身飞离,这时一只小空间兽有些担心道:“大王,这家伙要破坏符天的工厂,我们岂不是得不到最后的加工成品?”

    “我们需要的成品不多,不影响我们,符神界和符魔界那么多工厂,他不可能能全部都破坏,一有工厂被破坏,黑皮仆兽必定全力追查,后面他再破坏就很难了!”大空间兽不以为意的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368联手空间兽    >

    两只小的空间兽倒是精明,及时的爆闪出五六里远,随即焦急的扑向坍塌出现巨量泥石飞扬的峡谷,大叫道:“大王,大王……!”

    大约两秒钟过去,轰隆一声,大的空间兽从巨量的泥石中冲出,飞到空中抖动了下身躯,暗暗心惊,这个混沌神兽好厉害,比想象的厉害得多!

    “空间兽,怎么样啊,知道厉害了吧,我这还是小菜,真正的大餐在后面,再敢对我妈妈出言不逊,灭了你们!”混沌神兽很是趾高气昂的教训道,感觉出了空间兽的实力似乎不如自己。

    “哼,你别太得意,我承认你挺厉害,但要不是空间法则被封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大空间兽沉默了会愤愤道,显然不服气,同时也承认了暂时敌不过混沌神兽。

    “空间兽,空间法则被封了,还要一点时间才会解禁,但是这段时间内,符天会出来的,等符天出来了,你可就没机会了!”江帆见好就收,不想真的闹翻了,提醒道。

    “符天是杀不死你,但做到像以前那样,再次把你分在空间封印中应该不是大问题,这一等起码又是百万年,百万年时间,符天很可能实力暴涨,那时就不一定杀不死你了!”江帆又道。

    “现在符天还没恢复元气,是对付他的最好时机,我们合作灭掉符天,这有什么不好的?你不会蠢到浪费这个绝好的机会吧!”江帆质问道。

    “那你怎么证明你和符天就是死敌?”大空间兽想了想问道,显然态度开始松动,江帆说的很有道理,之前只是没完全认清混沌神兽的实力,没想到这么厉害,不得不重视了。

    “符天手下的战将你知道吧?”江帆心中一喜,反问道。

    “符天手下有七战将,我当然知道,怎么了?”大空间兽道。

    “我都杀死了一名战将,你说还能不是符天的死敌?”江帆笑道。

    “哦,你杀了符天的一名战将!怎么证明?”大空间兽吃了一惊,忙道。

    “战将已经被我的手下吞噬用来提神实力了,只留下战将的巨大链条武器,这个算不算证明?”江帆问道。

    “当然算是证明了,你拿出来我看看!”大空间兽道,战将不弱,惯用的武器不可能交给外人。

    江帆立刻从符咒世界中取出战将老三的那根已是缩小成两三米长的金属链条,挥手扔向空间兽,笑道:“你好好看看是不是战将的!”

    “不用看了,你一拿出来我就知道了,这就是战将用的金属链条!”大空间兽肯定道,不等金属链条飞到,便发出一道金光,金属链条回飞向江帆。

    “现在我也证明了,合作的事怎么说?”江帆收起金属链条,问道,战将的金属链条也是件宝贝,不过江帆不喜欢,也用不惯,而且目前也不能用。

    “可以合作,但是怎么个合作法,难道我们去符天不成?好像我们加起来也不是符天的对手,并且他还有黑皮仆兽,符妖,二怪等等不少强大的手下!”大空间兽沉吟片刻问道。

    此时两只小空间兽没了声音,刚才混沌神兽的展示却是镇住它们了,它们比大空间兽的实力还要弱上两筹,更不是混沌神兽的对手,而且听到江帆的分析,觉得也有道理。

    “符天我们是无法对付的,不过可以先削弱他的势力,创造机会把他的那些手下一个一个的灭掉,打击符天,让他无法安心恢复实力,拖延时间对我们有利!”江帆建议道。

    “另外符天也面临巨大的危机,不知道这个你知不知道?符天现在的一些行为就是在准备应付即将来临的危机,这个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接着江帆提醒的问道。

    “我知道,符天是面临巨大危机,不过估计他应该能应付得过去,而且符天的危机我们是没法利用的!”大空间兽悻悻道。

    “怎么不能利用了,我们可以搞搞破坏嘛!”江帆顿时大喜,同时也有些奇怪,空间兽应该没必要替符天保守秘密。

    “这个不好说,总之这个破坏我是不会去搞的!”大空间兽迟疑了下含糊的答道。

    我靠,不是吧,作为死敌的空间兽竟然给符天保密!江帆顿时惊讶了,真是出乎意料了,不对劲,这里面有名堂,空间兽的意思是不干涉符天的行为,只是冷眼旁观,这是为什么?

    难道符天面临的危机对空间兽一样也是威胁?好像也不对,符天和符地面临的危机是一致的,因此符地虽然很想杀符天,为了自己不得不帮助符天,甚至暂时讲和。

    如果符天的危机对空间兽也是灾难,那空间兽不说相助,至少也会暂时讲和罢手才对,但没看出空间兽有这意思,真是搞不懂了。

    江帆迷糊了,想了想没有追问,换了个话题问道:“符地是符天的死对头这事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同样符地与我也很不对付!”大空间兽道。

    “知道就好,既然不想破坏符天应对危机,那我们就想办法干掉符天的手下,再利用符地来对付符天,你想,一旦符地与符天拼个两败俱伤,我们不就有机会了!”江帆笑道。

    “嗯,想法是挺好的,可是怎么操作?”大空间兽沉吟了会赞同,问道。

    “这个好办,我来做就是,到时你配合就行,告诉你吧,我之所以成功的杀了一个战将,就是利用了符地,符天到现在还不知道战将是我杀的!”江帆贼贼的爆料道。

    “是啊,你真阴险!”大空间兽惊讶,更是有些吃味道。

    “阴险又如何,只要能对付敌人怎么着都不为过!”江帆不以为然道。

    “嗯,是这么个理!”大空间兽怔了怔,但还是认同道。

    “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不用你动脑筋,我来策划一些,有事我立刻通知你,对了,我该怎么联系你?”江帆说道。

    “拿着这个,和符讯球一样的功能,我们能随时联系上!”大空间兽身体一抖,一鹌鹑蛋大小的紫灰色果冻球飞向江帆。

    江帆接住紫灰色果冻球收起,想了想试探道:“我现在有个担心啊,我们联手我很有信心在这段时间灭掉符天,只是到时符天面临的危机会不会对我不利?还有我的许多朋友会不会跟着遭殃?”

    “符天都害怕的事物,我可没能耐应付的!对付完符天以后,你是不是可以帮帮我?”接着江帆装作害怕的样子要求道。

    “呵呵,你尽管放心,符天和符地面临的危机对你没有影响,也碍不着你许多朋友的事,他们只是冲着符天和符地来的,符天死了,他们会离开的,你完全不用担心!”大空间兽不以为然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