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傻蛋,把周围挖开!”江帆吩咐道,纳甲土尸立刻从旁边的位置旋转钻透岩石层下去两米余深,发力挤出一块小空间便于行事,裂空夺魄枪舞动挖掘起来。

    很快薄片状物显现出来,江帆跳下,这次有了经验,没在去手指拿捏,而是两只手捏住薄片状物边缘,试了试,发现单凭本身的力气根本无法撼动,只有使用符咒能量发力才能拿起。

    两手发出近五层的力道将薄片状物较为轻松的拿在手中,哧的一声,薄片状物在手,等于身体加重,踏在岩石上的双脚竟是陷入岩石中一尺深,脚掌比巴掌大,又是两只脚支撑,才没陷入太深。

    “我靠,傻蛋,这块薄片状物的分量超过了十万斤!”江帆掂量了下评估道,

    “十万斤!这倒是是什么啊,这么薄,这么小,怎么会如此的重!”纳甲土尸咋舌,十分惊讶道。

    “是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江帆两手捧着薄片翻转细看,也是迷惑不解。

    江帆想了想单手拿住薄片状物,取出一只圣石箭,圣石箭对着灰白色薄片状物扎了下去,叮的一声,火星四溅,随即出现一些渣滓掉下。

    江帆惊愕了,圣石箭尖的锋利那可是堪比极品符神器,箭尖竟是碎裂了,而灰白色薄片状物竟是丝毫无损,连一个小点瘢痕都没留下。

    “我靠,坚硬,无比的坚硬!”江帆惊叹道。

    “主人,小的不碰这玩意,用裂空夺魄枪试试吧?”纳甲土尸看得大跌眼镜,唏嘘不已,想了想提议道,裂空夺魄枪比圣石箭还要坚硬不少。

    “呃,那就试试吧,不过力道不要大了,不然我可能抓不住!”江帆怔了怔,觉得没什么关系,反正纳甲土尸不直接触碰,应该没事吧。

    江帆一手抓牢薄片状物,手臂伸展出去,纳甲土尸拎着裂空夺魄枪一甩,没有去扎,怕江帆拿不住,而是用裂空夺魄枪尖端用力的划去。

    哧的一声刺耳响过,火花四溅,力道也不小,江帆的手臂随之一甩,但薄片状物没有脱手,还没等江帆去看薄片状物的情况,只见薄片状物骤然发出一道金光射向纳甲土尸。

    距离太近,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速度也太快了,也没想到薄片状物竟然会有反应,纳甲土尸根本躲闪不及,金光射在胸前,纳甲土尸嗖的飞出,砰的一声重重撞在墙壁上。

    “我靠,不挨着薄片状物也会有反应!”江帆大吃一惊,十分意外了,更是明白了这玩意似乎只服自己去动它,怎么动都没事。

    但是外人绝对触碰不得,薄片状物会发出攻击,而且还很厉害,同时依旧没察觉出薄片状物爆发出的能量气息,实在太诡异了。

    “傻蛋,你没事吧?”江帆关心的问道,有了之前的经验,觉得纳甲土尸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还是忍不住询问。

    “主,主人,小的有五行玄变甲护身,没什么大事,只是觉得胸口有些难受,我靠,小的没碰到它啊,怎么也攻击人?”纳甲土尸面色痛苦的爬起,十分郁闷的答道。

    接着纳甲土尸咳了几句,哇的吐出一口血,受伤了,纳甲土尸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取出一颗符神丹服下,开始查看身上遭受攻击的部位。

    “不是吧,这奇怪的玩意太厉害了,小的的五行玄变甲不但凹下一块,还出现了少许的裂痕呢!”纳甲土尸惊讶道。

    纳甲土尸拎起裂空夺魄枪看了看,又是惊讶道:“我靠,主人,小的的裂空夺魄枪尖出现了几个小缺口呢!”

    “厉害,真的很厉害!”江帆看得真切,感叹不已,心中一动,“这要是能把薄片状物利用起来当做兵器使用,那还得了,刚才薄片状物只是被动的挨打,要是挥动发出攻击,谁的抵挡得住?”

    纳甲土尸的裂空夺魄枪其实分量也就在两百余斤,而这个却是重达十万斤啊,加上恐怖的坚硬,注入符咒能量,那威力绝对远超裂空夺魄枪发出的威力,诛神剑也是不及。

    “呃,只是这东西太小了,太沉重了,只怕不太好使用吧!”接着江帆又有些犯难,管他,先试试看,江帆拿着薄片状物走到墙壁面前,没走一步都不易,脚就陷入岩石一尺深,行动不便。

    “我靠,真的不好使用,这东西太重了,这还是在岩石上行走,要是在泥地上人岂不是塌陷入地下了?”江帆眉头皱起郁闷了。

    江帆叹了口气,还是挥起薄片状物在坚硬的岩石墙壁上轻轻划过,竟是连微响都没听到,像是刀刃划过空气一样容易,“我靠,远比诛神剑划墙壁还要来的轻松,真的很好。”江帆惊叹道。

    嗯,得想办法炼制一下,给这个薄片状物安上一个坚硬的把柄,那样就能当做武器使用了,不过这东西太坚硬了,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安得上把柄不。

    算了,这事还是过些时间再说,先把它收起来,收入符咒世界,老拿在手中费力也不方便,江帆想到这,精神意念力发出包裹住薄片状物,就往符咒世界中收,结果是大跌眼镜,竟然收不进去。

    怎么回事?江帆愕然,但很快反应过来,薄片状物虽然没有像人那样反抗,但却太重了,就好比可以收人,收石块,但无法将山收入符咒世界。

    将东西收入符咒世界主要靠精神意念力,现在的精神意念力根本无法撼动十万斤的东西,这可怎么办?就带在身上?这也不行啊,岂不是累死了,时时刻刻揣着十万斤的重物呢。

    “主人,您在想什么呢?”纳甲土尸见江帆不说话,神情怪异,惊讶道。

    “傻蛋,虽然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但绝对是件宝贝,我刚才试着收入符咒世界,但无法收进去,太重了,带着又不方便呢!”江帆悻悻道。

    “呃,是哦,十万斤啊,真的太重了!”纳甲土尸呆了呆挠头道,想了想建议道:“主人,这玩意好像有灵性,不知为什么它就认可您,不如来个滴血认主试试?或许有收获呢!”

    “嗯,有道理,可以试试!”江帆顿时被提醒了,手在眉心一点,一滴灵魂精血飞出落在薄片状物上,灵魂精血立刻像是水滴落在沙土上似的渗入薄片状物消失不见。

    “哈哈,成功了!”江帆顿时大喜,之前的亲切感更加浓重,忽然面色一变惊讶道:“怎么回事,分量变轻了,轻的像一把鹅毛扇了!”

    江帆脑筋急转,立刻将陷入岩石中的腿拔出,换过地方站定,惊喜的发现没有出现下陷的情况,心中暴爽,十万斤的分量内敛了!想了想随手将薄片状物放到地上,嗤的一声却是再次陷入地下。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364到底是什么?    >

    “呃,主人,小的不走,您在这小的也要在这,小的靠边站就是,小的会小心的,一旦情况不对小的还能及时搭把手呢!”纳甲土尸怔了怔,随即明白什么意思,却是不依道。

    “我应该不会有事,就像刚才,我没事,但你却不行动,再说真要有事你也搭不少手,你还是先上上去的好,毕竟这里太狭小了,一旦有什么状况你没有回旋余地的!”江帆劝说道。

    “这……那小的另外开条路守在稍远些的地方吧!”纳甲土尸迟疑了下道,觉得江帆说的有道理,但还是不想上期去,瞅了瞅周围四壁,裂空夺魄枪舞动,斜斜的钻去。

    哧哧……一阵碎石响声,纳甲土尸斜溜的钻出十余米远停下,催动元神空间的黑色墓碑,强大的黑色气芒爆发,身体左右猛挤,鼓捣出一个三四米大小的空间站定。

    纳甲土尸钻去形成一条直径一米大小的通道,正好在斜上方看到江帆这边的情况,纳甲土尸道:“主人,小的就在这里,这样应该可以了,有十几米厚的岩石层,应该没事了,但您要小心一些!”

    江帆笑了笑点点头,走到薄薄片状物面前,没有莽撞的直接去触碰,而是高度戒备着,精神意念力释出,小心意义的触碰地上那薄薄片状物,同时风之眼透视,双管齐下。

    精神意念力触碰到了薄薄片状物,江帆顿时一喜,没事,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呃,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密度如此之大,精神意念力竟然只能停留在表面,无法渗透进入丝毫!

    从未见过这么大密度的东西,江帆震惊了,精神意念力没有感觉到任何丝毫的能量气息,不存在什么封印禁制,也就是说薄片状物显示出来的是纯粹的物理性质。

    之前风之眼透视不得入,看着像是里面很大,灰茫茫的一片空间,其实只是薄片事物表面的特殊光泽度造成的误判。

    “不对啊,那刚才薄片状物表面的灰蒙蒙一层薄膜似的东西不是自动消失了吗,还发出嗡嗡响声,发出几种光芒,纳甲土尸还被强大的力量给摄住甩出,这不就表明这东西就是某种的封印禁制嘛!”江帆暗自吃惊道。

    “现在薄片状物发出的灰白色光束又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是照射着自己,难道是薄片状物中的封印禁制太过强大,形成内敛状态,自己的精神意念力和风之眼透视能力都不够强大,无法察觉出来?”

    江帆脑筋急转思索着,猜测着,精神意念力提升到极限,依旧无法渗透薄片状物丝毫,既然这样这东西都没不好的反应,那就直接用手去摸摸看什么感觉。

    当然风之眼透视和精神意念力依旧停留在薄片状物上,要是出现情况,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江帆手指碰了碰薄片状物,随即缩回,手指没事,只觉得冰凉。

    等了会不见薄片状物有反应,江帆伸出手指落在上面没在移开,“呃,还是没反应,我靠,自己似乎显得太小心谨慎了。”江帆有些自嘲,胆子也大了起来,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摩挲起来。

    冰凉的,但不冰手,薄片状物表面滑溜溜的,像是涂抹了一层油,江帆加大了力度,这时在十余米外观看的纳甲土尸大大的松了口气,江帆去触碰竟然没事。

    “主人,摸着什么感觉?好像没有什么封印禁制存在吧?”纳甲土尸忍不住哧溜一下从通道中滑过来,蹲在江帆身旁盯着薄片事物好奇的问道。

    “有没有封印禁制说不清楚,暂时没发现,摸着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滑溜溜的,有点凉而已!”江帆答道。

    “是啊,那小的也来试试!”纳甲土尸怔了怔,随即伸出一只手指摸去。

    “呃,不要……!”江帆一惊急忙出声阻止,但已是来不及了,纳甲土尸的手指摸在薄片状物上了,啊……纳甲土尸随即惨叫一声像是弹簧一样跳起,砰的一下脑袋撞在墙顶上,噗通掉地上了。

    “傻蛋,你怎么样了?”江帆大惊,急忙问道。

    “哦哦……好疼,真的好疼,疼死小的了!”纳甲土尸捂着那根手指哭丧着脸哀嚎道。

    “给我看看手指!”江帆忙道,放心下来,纳甲土尸没大碍,心中却是惊讶了,风之眼和精神意念力严密的监视着薄片状物,纳甲土尸中招的莫名其妙,并没察觉到薄片状物有任何异常。

    “真是奇怪,小的手指一摸到上面,就好像猛的被什么扎了一下,按理就是刀尖刺中手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却是非常的疼啊!”纳甲土尸伸出手指,口中十分困惑道。

    “呃,没破皮流血,没有任何痕迹,你的手指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嘛!”江帆看了看纳甲土尸手指郁闷道。

    “是哦,这是怎么回事,但小的感觉到很疼是真的啊!”纳甲土尸茫然道。

    “看来这个奇怪的薄片玩意还只服得我碰了!”江帆想了想无法理解,悻悻道。

    “应该是这样的,那您就拿起来看看,看看这玩意的方面是什么!”纳甲土尸深以为然,不敢再去动了,想了想建议道。

    “对,看看方面是什么情况!”江帆点头,看了看薄片状物,嵌在岩石中挺紧密,只有边缘一点缝隙,不好拿,取出诛神剑把旁边的岩石削去一圈,边缘露出较大一块缝隙,两根手指扣住就掀。

    “咦,怎么掀不动?巴掌大像是一张纸的薄片会很重?”江帆一愣,有些惊讶道。

    “呃,主人,可能是粘在岩石上挺紧的吧!”纳甲土尸猜测道。

    江帆加大力度掀,依旧纹丝不动,江帆皱皱眉,再次茄力,还是不行,江帆有些恼火,奋起全力的掀,还是没能掀起,一时火大了。

    江帆意念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涌出,狠狠的掀,一时用力过猛,薄片状物没被掀起,人倒是往下一沉,险些扑倒。

    “我靠,不是吧,刚才用了三层力道,就是万斤巨石也能掀翻!”江帆震惊了,十分恼火了,还不信邪了,一声低吼发出五层力道,顿时薄片状物出现松动,立刻发出六层力道,动了!

    “起来!”江帆喝道,七层力道发出,薄片状物终于被掀翻,噗的一声薄片状物翻到在一旁,随即哧的一声,薄片状物所在的岩石竟是猛然塌陷下去,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近两米深坑。

    江帆和纳甲土尸顿时面面相觑,急忙查看原先薄片状物原先的位置,发现那底下的岩石相当紧密,密度比周围的强上十倍不止。

    江帆恍然大悟,惊讶道:“我靠,这薄片状物十分的沉重,换了位置将地面压塌陷下去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