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呃,主人,小的不走,您在这小的也要在这,小的靠边站就是,小的会小心的,一旦情况不对小的还能及时搭把手呢!”纳甲土尸怔了怔,随即明白什么意思,却是不依道。

    “我应该不会有事,就像刚才,我没事,但你却不行动,再说真要有事你也搭不少手,你还是先上上去的好,毕竟这里太狭小了,一旦有什么状况你没有回旋余地的!”江帆劝说道。

    “这……那小的另外开条路守在稍远些的地方吧!”纳甲土尸迟疑了下道,觉得江帆说的有道理,但还是不想上期去,瞅了瞅周围四壁,裂空夺魄枪舞动,斜斜的钻去。

    哧哧……一阵碎石响声,纳甲土尸斜溜的钻出十余米远停下,催动元神空间的黑色墓碑,强大的黑色气芒爆发,身体左右猛挤,鼓捣出一个三四米大小的空间站定。

    纳甲土尸钻去形成一条直径一米大小的通道,正好在斜上方看到江帆这边的情况,纳甲土尸道:“主人,小的就在这里,这样应该可以了,有十几米厚的岩石层,应该没事了,但您要小心一些!”

    江帆笑了笑点点头,走到薄薄片状物面前,没有莽撞的直接去触碰,而是高度戒备着,精神意念力释出,小心意义的触碰地上那薄薄片状物,同时风之眼透视,双管齐下。

    精神意念力触碰到了薄薄片状物,江帆顿时一喜,没事,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呃,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怎么密度如此之大,精神意念力竟然只能停留在表面,无法渗透进入丝毫!

    从未见过这么大密度的东西,江帆震惊了,精神意念力没有感觉到任何丝毫的能量气息,不存在什么封印禁制,也就是说薄片状物显示出来的是纯粹的物理性质。

    之前风之眼透视不得入,看着像是里面很大,灰茫茫的一片空间,其实只是薄片事物表面的特殊光泽度造成的误判。

    “不对啊,那刚才薄片状物表面的灰蒙蒙一层薄膜似的东西不是自动消失了吗,还发出嗡嗡响声,发出几种光芒,纳甲土尸还被强大的力量给摄住甩出,这不就表明这东西就是某种的封印禁制嘛!”江帆暗自吃惊道。

    “现在薄片状物发出的灰白色光束又是怎么回事?现在还是照射着自己,难道是薄片状物中的封印禁制太过强大,形成内敛状态,自己的精神意念力和风之眼透视能力都不够强大,无法察觉出来?”

    江帆脑筋急转思索着,猜测着,精神意念力提升到极限,依旧无法渗透薄片状物丝毫,既然这样这东西都没不好的反应,那就直接用手去摸摸看什么感觉。

    当然风之眼透视和精神意念力依旧停留在薄片状物上,要是出现情况,也能第一时间察觉到,江帆手指碰了碰薄片状物,随即缩回,手指没事,只觉得冰凉。

    等了会不见薄片状物有反应,江帆伸出手指落在上面没在移开,“呃,还是没反应,我靠,自己似乎显得太小心谨慎了。”江帆有些自嘲,胆子也大了起来,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摩挲起来。

    冰凉的,但不冰手,薄片状物表面滑溜溜的,像是涂抹了一层油,江帆加大了力度,这时在十余米外观看的纳甲土尸大大的松了口气,江帆去触碰竟然没事。

    “主人,摸着什么感觉?好像没有什么封印禁制存在吧?”纳甲土尸忍不住哧溜一下从通道中滑过来,蹲在江帆身旁盯着薄片事物好奇的问道。

    “有没有封印禁制说不清楚,暂时没发现,摸着也没什么特殊的感觉,滑溜溜的,有点凉而已!”江帆答道。

    “是啊,那小的也来试试!”纳甲土尸怔了怔,随即伸出一只手指摸去。

    “呃,不要……!”江帆一惊急忙出声阻止,但已是来不及了,纳甲土尸的手指摸在薄片状物上了,啊……纳甲土尸随即惨叫一声像是弹簧一样跳起,砰的一下脑袋撞在墙顶上,噗通掉地上了。

    “傻蛋,你怎么样了?”江帆大惊,急忙问道。

    “哦哦……好疼,真的好疼,疼死小的了!”纳甲土尸捂着那根手指哭丧着脸哀嚎道。

    “给我看看手指!”江帆忙道,放心下来,纳甲土尸没大碍,心中却是惊讶了,风之眼和精神意念力严密的监视着薄片状物,纳甲土尸中招的莫名其妙,并没察觉到薄片状物有任何异常。

    “真是奇怪,小的手指一摸到上面,就好像猛的被什么扎了一下,按理就是刀尖刺中手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却是非常的疼啊!”纳甲土尸伸出手指,口中十分困惑道。

    “呃,没破皮流血,没有任何痕迹,你的手指好像一点事都没有嘛!”江帆看了看纳甲土尸手指郁闷道。

    “是哦,这是怎么回事,但小的感觉到很疼是真的啊!”纳甲土尸茫然道。

    “看来这个奇怪的薄片玩意还只服得我碰了!”江帆想了想无法理解,悻悻道。

    “应该是这样的,那您就拿起来看看,看看这玩意的方面是什么!”纳甲土尸深以为然,不敢再去动了,想了想建议道。

    “对,看看方面是什么情况!”江帆点头,看了看薄片状物,嵌在岩石中挺紧密,只有边缘一点缝隙,不好拿,取出诛神剑把旁边的岩石削去一圈,边缘露出较大一块缝隙,两根手指扣住就掀。

    “咦,怎么掀不动?巴掌大像是一张纸的薄片会很重?”江帆一愣,有些惊讶道。

    “呃,主人,可能是粘在岩石上挺紧的吧!”纳甲土尸猜测道。

    江帆加大力度掀,依旧纹丝不动,江帆皱皱眉,再次茄力,还是不行,江帆有些恼火,奋起全力的掀,还是没能掀起,一时火大了。

    江帆意念催动元神空间的白色符印,强大的符咒能量涌出,狠狠的掀,一时用力过猛,薄片状物没被掀起,人倒是往下一沉,险些扑倒。

    “我靠,不是吧,刚才用了三层力道,就是万斤巨石也能掀翻!”江帆震惊了,十分恼火了,还不信邪了,一声低吼发出五层力道,顿时薄片状物出现松动,立刻发出六层力道,动了!

    “起来!”江帆喝道,七层力道发出,薄片状物终于被掀翻,噗的一声薄片状物翻到在一旁,随即哧的一声,薄片状物所在的岩石竟是猛然塌陷下去,出现一块巴掌大小的近两米深坑。

    江帆和纳甲土尸顿时面面相觑,急忙查看原先薄片状物原先的位置,发现那底下的岩石相当紧密,密度比周围的强上十倍不止。

    江帆恍然大悟,惊讶道:“我靠,这薄片状物十分的沉重,换了位置将地面压塌陷下去了,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363薄薄的片状物    >

    “呃,主人,您怎么变得那么谨慎了,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纳甲土尸却没想太多,有些奇怪的问道。

    “现在不谨慎行吗,还有大事要做,耽误不得,还是下次再来看个究竟吧!”江帆想了想道,决定去找空间兽要紧。

    “哦,主人,您是看到了,可是小的什么都没看到呢,小的能不能近点看看,保证不去动它!”江帆那么说,纳甲土尸自然不能反对,但有些不甘心地方请求道。

    这个要求倒不过份,也知道纳甲土尸是个好奇心很强的家伙,就满足他一下,只要不去动应该没事,江帆点点头,纳甲土尸再次往地下钻去,江帆跟上。

    八百余米的深度对纳甲土尸来说小菜一碟,很快便到了近前,江帆也看的更加清晰了,惊讶不已,小空洞已是到了尽头,但尽头竟是个巴掌大的薄薄的圆形片状物,像一张纸那么薄。

    从侧面看巴掌大的薄薄片状物,似乎像是个镜片,只是镜片上蒙上一层灰蒙蒙的薄膜似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感觉里面像是有个很大很大的空间似的,风之眼透视也看不明白。

    江帆叮嘱纳甲土尸,纳甲土尸在那薄薄片状物上方一米多距离停下,身体猛的向周围挤压几下,挤出一块五六米大小的空间,然后用裂空夺魄枪小心的挖掘岩石。

    很快纳甲土尸将压在薄薄片状物上面的岩石撬起,薄薄片状物整个暴露在外,纳甲土尸看了看惊讶道:“呃,这是个什么玩意?呃,之前小的嗅到的那种气息没了呢!”

    “谁知道,好了,看也看了,那块宽大一点的石块盖住它,等过阵子没什么事了我们再来!”江帆皱皱眉没去多研究,说道。

    纳甲土尸悻悻的应了声,四处打量找石块,忽然纳甲土尸转头看向薄薄的片状物,惊讶道:“主人,小的又嗅到了那种奇怪的气息,比之前的还强烈了不少!”

    “呃,又出现了?算了,还是赶紧找块大石盖住,我们要去做正事!”江帆怔了怔催道,还是不打算去研究。

    嗡……江帆才说完,薄薄片状物忽然却发出的轻微的鸣响,声音虽然不大,但江帆和纳甲土尸都听得真切,都吓一跳,下意识的戒备起来,死死的盯着东西,十分的惊讶了,什么情况?

    “主人,快看,这玩意上面的灰蒙蒙一层东西好像在颤动!”纳甲土尸道。

    “嗯,看到了,做好出现意外情况的准备!”江帆应了声叮嘱道,高度戒备着,心中有些紧张,此时可以走,但事情出现变化,好奇心让江帆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总不能草木皆兵掉头就跑。

    嗡……薄薄的片状物忽然发出一声较大的闷响,面上的那层灰蒙蒙的薄膜似的东西骤然消失不见,露出一片光滑的灰白色,显得明亮不少。

    两三秒种一过,灰白色薄薄片状物忽然爆发出强烈的金色光芒,紧接着一闪消失,很快又是发出青色光芒,随后便是乌黑一片的荧光,再接着赤色光芒,最后是黄色光芒,随即平息下来。

    “呃,这是什么意思?”纳甲土尸惊愕道,江帆也是觉得莫名其妙,呆呆的盯着恢复平静的灰白色薄薄片状物有些不知所措。

    “主人,那种奇怪的气息变得浓烈起来了,在迅速的增强!”纳甲土尸惊讶道。

    “气息浓烈起来了?我怎么没察觉到?”江帆狐疑,要不要用精神意念力去感觉一下?还没等江帆做出决定,薄薄片状物忽然发出一道灰白色光束罩住了江帆。

    啊……江帆顿时惊呼起来,下意识的闪身移出两米躲避,哪知道薄薄片状我发出的光束却是随着江帆移动而移动,速度一点也不慢,依旧罩在江帆身上。

    江帆大吃一惊,再次闪身躲避,向一旁移出两米,但薄薄片状我发出的光束依旧跟着移动,“我靠,怎么回事,怎的不放过我?”江帆惊愕,再次迅速的移动,连续的移动,连风无影身法都用上了。

    结果令江帆郁闷不已,不管江帆多块,怎么移动,薄薄片状物发出的灰白色光束就是不放过江帆,就是照射在江帆身上。

    纳甲土尸也郁闷了,江帆不停移动,那灰白色的光束也迅速的随之移动,令纳甲土尸眼花缭乱,眼晕了,逮着一个机会迅速的挡在江帆身前,替江帆挡住光束,心中想道:“这下总照不到主人了吧!”

    江帆这才松了口气,呃,总算照不到身上了吧!“呃,好像不对啊,这光速似乎跟定了自己,就是要照射在自己身上,似乎没有危险啊,好像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亲切感,这是怎么回事?”

    啊……此时纳甲土尸却是猛然惊叫起来,接着整个人嗖的一下莫名其妙的飞出,砰的一声,纳甲土尸重重的撞在墙壁上,随即吧嗒掉地上,薄薄片状物发出的灰白色光束依旧照射在了江帆身上。

    时间很短,事发突然,正在迷惑中的迷惑吓一跳,加上被纳甲土尸挡住,没看清发生什么事,也不管光束再次照射在自己身上了,急忙道:“傻蛋,你这干什么,怎么撞墙?”一边赶去查看情况。

    “主人,小的又不傻,好好的撞墙做什么?是那玩意忽然发出莫名其妙的力量将小的摄住甩出去的!”有五行玄变甲护身,纳甲土尸没什么事,只是比较吃疼,咧着嘴心有余悸道。

    “啊,还有这种事!我怎么没察觉到?”纳甲土尸咕噜身爬起,见他没事,江帆这才放心,更加震惊了。

    “呃,主人,那莫名其妙的光束还是照射在您的身上呢,您没事吧?”纳甲土尸看了看薄薄的片状物,又瞅瞅江帆身上的光束,担心的问道。

    “好像没事,应该是没事,只是感觉有种说不清楚的亲切感!”江帆顿时被提醒了,开始打量身上的那灰白色光束,仔细的感觉,不过挺失望的,似乎就是一种亲切感而已,其他的没什么了。

    “没事就好,咦,亲切感?不会吧,难道这东西与您很熟?还是自动的认可你您?”纳甲土尸松了口气,随即惊讶迷惑了。

    呃,自动的认可我?江帆顿时心中一动,脑筋急转决定冒险试一试,诡异的薄薄片状物对纳甲土尸倒是不怎么客气,似乎没有对自己却没有威胁。

    发出具有亲切感的光束,可以看成是一种示好,故意的接近,试试接触一下那东西,或许有意想不到的发现,要是对自己不利,那前面的事就说不通,没道理了。

    “傻蛋,我要研究一下这个东西,你先上去吧!”江帆想了想道,对自己没威胁,对纳甲土尸就说不定了。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