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符天到底在惧怕什么?五行茧房?不应该,即将出来的五行兽应该不是符天的对手,看来还另有情况,这个另有情况会不会像虫子怪物那样肆意屠杀人类,出现毁灭性的后果?”江帆猜测道。

    江帆一时犹豫不确定了,如果符天惧怕的东西出现了,不但对符天不利,还要摧毁符魔界和符神界,那自己去破坏符天的计划,显得就不妥了。

    虽然符天的手段相当残忍没人性,但要是能保住更多的人,既是手段太过极端,也是没办法的事,除非有更好的办法。

    不过要是出现的情况仅仅只是对符天和符地不利,那就必须阻止符天的残忍行为,只是没法确定,五行茧房涌出的无数虫子怪物为何要肆意的屠杀符魔神和符神?

    江帆在纠结挠头,李子豪见江帆半晌没吭声,认为是不答应,悻悻的叹道:“我也知道这是相当危险,就当我没说吧!”

    “我靠,这不是给我压力嘛!”江帆十分郁闷,但也不好说什么,心中更急切,背着手在房中转悠起来,忽然心中一动,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空间兽早就与符天不对付,空间兽有可能知道符天的事!

    不如找到空间兽问问,江帆立刻打定主意,猛然回身冲着李子豪问道:“屠宰场已经开始兴建了?一百万老弱病残妇孺儿童开始挑选了?”

    “我刚刚下达命令,正在准备材料,挑选人也开始了!”李子豪答道。

    “那就是说把人送到屠宰场还有至少一天的时间吧!”江帆点点头又问道。

    “是的,还有一天的时间!”李子豪应道。

    “到底要不要捣毁加工厂和屠宰场再说,你该干什么还是干什么,我要看看情况再决定!”江帆道。

    “呃,那您要是行动的话,还请提前告知一声,我也好出些力!”李子豪顿时大喜,急忙道。

    “我会的,没别的事我先走了!”江帆没多说什么,一些事情没必要让李子豪知道,应了声告辞,江帆走到房门口,忽然一拍额头,险些忘了寻找灭灵水晶的事了。

    “你可知道符魔界那里有埋着大量已经死去的人和兽类的地方?数量越多越好,时间要在上百万年以上!”江帆转身问道。

    “埋着大量死人和兽类的地方!呃,您要找这种地方做什么?”李子豪惊愕,随口不解的问道。

    “你别管做什么,知不知道吧,得上百万年的那种!”江帆道,自然不会去解释。

    “呃,符魔界总体上纷争的时间多,平静的时间少,这种地方应该有,让我想想!”李子豪讪讪的笑了笑道,开始回忆起来。

    “想起来了,在呙城的西面五百余里,有一大荒芜的平原地带,现在应该还能看到残垣断壁,那是被遗弃的呙城老城址!”两三分钟后,李子豪眼睛一亮,说道。

    “在两百万年前,还是老的三大符魔主控制符魔界,呙城处在魔神主贪狼和破军势力范围的交界处,呙城在贪狼魔神主的势力范围,贪狼和破军是但是两个魔神主的外号!”李子豪讲述道。

    “当时在呙城外百余里的山中发现大型符魔玉石矿,这个大型矿正好压在贪狼魔神主和破军魔神主的势力范围分界上,都想采矿,便引发两个魔神主的争夺大战!”李子豪讲述道。

    “争夺的很凶很激烈,动用了大量的符魔兽战车,五万头凶猛的魔兽,两百万符魔神,大战持续十天,双方战死的符魔神达到百万,殃及呙城三十余万百姓死亡,呙城被毁!”李子豪唏嘘道。

    “双方都损失惨重,但还是僵持着,还是第三方,也就是现在还活着的杨爽魔神主看不下去,出面协调,这才谈判解决罢战了!”李子豪继续道。

    “呙城被毁,加上那片战场死去的人和魔兽实在太多,集中尸体分成十几个大坟场就地掩埋,原来呙城百姓不敢再回去,呙城便被遗弃,新建了现在的呙城!”李子豪最后道。

    “嗯,这个呙城老遗址倒是蛮合适的,就它了!”江帆顿时欢喜道。

    “对了,你再想想还有没有别的地方?”江帆想了想保险起见又问道。

    李子豪沉吟片刻又说出三个地方,其中一个地方战死的人和魔兽规模更大,但是战场后来被用来兴建城市,现场被处理过,另外两个地方的规模要小上一些。

    江帆觉得还是呙城最为首选,在李子豪狐疑的目光下离去,符天血腥残忍无比的计划要关注,但找到灭灵水晶控制枯骨亡灵的事也不能耽搁。

    先找空间兽还是先去呙城旧遗址?江帆稍作考虑,决定还是先去呙城旧遗址找灭灵水晶,这事简单,地方固定,范围不大。

    空间兽就不太好找,被黑皮仆兽追赶,不一定还在魔沼中藏身,要找空间兽只能是出动神器闪星,靠里面的强大探测设备寻找,稍稍押后寻找也好,确保符天不在外面瞎晃悠,免得被发现了。

    江帆略一回忆符魔界的地图,心中一喜,呙城周围大片范围已经放弃了,不在符魔界划分的三十个区内,这样顾忌少多了。

    呙城距离圭城有二十余万里,但是呙城守卫数万里区域被放弃,空间传送场也关闭了,江帆只有通过空间传送场来到呙城最近的一个区,离着还有三万余里。

    为了尽可能的节省时间,江帆一鼓作气,连续的使用穿越石位移上百赶到呙城,幸好有养魂的符神丹,不然真是累得不行吃不消。

    江帆稍作休息,站在城楼上风之眼遥视,果然在呙城的西面五百余里发现旧遗址的败落倒塌的城墙,立刻两次位移赶到,只见破败的老呙城内和外面是一片荒芜,杂草茂盛,长出不少大树。

    江帆站在城墙上风之眼开始对周围的地下透视搜寻,很快发现几处地下埋着大量的骸骨,风之眼一直透视到地下千米深,也没发现枯骨灵王说的那种灭灵水晶体的存在。

    呃,风之眼的透视能力还是不够强大,江帆有些郁闷,千米深度没发现,不代表千米一下的深度没有,想了想便将纳甲土尸从符咒世界唤出,交待一阵,纳甲土尸立刻钻入地下搜寻。

    哎,可惜双头在修炼,要是双头在的话,分出十几个裂体那搜寻起来就快多了,江帆有些感慨,但不想去影响双头修炼,闪身来到呙城外百余里的一座山头上,换过一片区域继续地毯式的搜索。

    半小时过去了,江帆将呙城守卫五百里范围搜了遍,也没发现灭灵水晶,不禁眉头皱起担心起来,只能寄希望千米深的地下,要是还没有,其他三个地方有的可能性就更小,那可就麻烦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4360符天的残酷    江帆带着纳甲土尸赶到附近万里远的一个由魔神帝负责的区,表明身份顺利的进入空间传送场,既然刚刚和符天照面了,暂时暴露行踪也无所谓。

    有空间传送场就是方便,很快就到了圭城,找了个僻静之处易容成工厂监工模样,将纳甲土尸收入符咒世界,来到工厂附近与李子豪约定地点会面。

    李子豪正在房中坐立不安,一见江帆进来便迎上急切道:“您总算来了,都急死我了!”

    “呃,到底出什么大事了?”江帆忙问道,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有些奇怪,虫子怪物还要些时间到达才能登陆开始再次进犯符魔界大陆,李子豪肯定不急这事。

    “我早就怀疑控制符魔界和符神界的是符天,这次终于证实了猜想,没想到符天竟然这么残酷凶残无情,就是个十恶不赦的人渣,太不是人了,他罪该万死!”李子豪变得十分愤怒道。

    “呃,你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不要废话了!”江帆皱皱眉催道。

    “符天召集我们三十个区的负责人,下达了死命令,一天内成立屠宰场,从第二天开始,每个区都要每天挑出一百万老弱病残妇孺儿童送到屠宰场!”李子豪点点头,神情激动的透露道。

    “屠宰场,每天挑出一百万老弱病残妇孺儿童送到屠宰场?这些人还能干什么活?”江帆一愣,不解地道。

    “那里是要这些人干活,是要宰杀这些人!”李子豪愤恨道。

    “什么,符天要杀这些人!”江帆顿时一蹦老高,震惊无比,眼珠子瞪得老大,足足呆滞三秒钟后才不可置信的问道:“李子豪,你没胡说八道吧,符天真的要每天杀一百万老弱病残妇孺儿童?”

    “没有,绝对没错,当时在场的三十个区的负责人都被吓到了,纷纷认为听错了呢,符天强调了三次,哪里会听错!”李子豪十分肯定道。

    “我靠,符天疯了吗?符天为什么要杀这么多人啊,还每天的,这还得了,一个区一百万,三十个区不就是三千万,这,这是怎么回事?符天要灭绝人类?”江帆这才确信了,惊骇愤怒无比。

    “坏了,符魔界是这样,那符神界岂不是也会这样了?原本认为只是奴役做苦力,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符天一点也不比虫子怪物仁慈,该死的符天!”江帆暗自骂道。

    “是啊,符天这个人渣魔鬼真的疯了,这种情况要持续十天呢,那就是三亿人啊!”李子豪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江帆又是大吃一惊,不过还是有些欣慰,只是十天,还好不是无限吸进行下去,否则符魔界和符神界真的要灭绝了,神情凝重起来,想了想困惑的问道:“符天说了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不知道,不单是我,也有不少人问了,但符天只是说我们没必要知道,只管执行命令,不管是谁,耽搁了事情,就是生不如死!”李子豪十分纠结郁闷的答道。

    “对了,还有个情况比较奇怪,符天已经从魔神王中挑选走了五个人带走了,说是作为后备人才,警告说哪个区的负责人要是不听话,就要换掉谁!”李子豪想了想道。

    “另外要求每个区注意收集符印上交,越多越好,而且不论符印级别的高低,因为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了,收集上交符印这还是容易的!”李子豪又道。

    “收集越多越好的符印,符天带走了五个魔神王作为后备人才?”江帆一楞,脑筋急转很快明白过来。

    “我靠,符天这是要让这五个魔神王变强大起来,基本只能通过吸纳更高级的符印了,其他办法还真想不出什么,呃,看来符天手中应该也有大时差的封印空间,不然无法迅速提升魔神王的实力。”江帆暗自道。

    至于收集符印应该是要炼制什么,江帆沉思片刻后问道:“现在工厂的情况现在怎样了?加工出什么样的东西了?”

    “一切照旧,继续采矿,运输,加工之类的活,不过现在工厂中加工出的东西有些奇怪,是一种褐色的液体,相当危险,碰不得,沾上就是死,只能用瓷类器皿装着!”李子豪答道。

    “呃,这么厉害!符天要求鼓捣出这种褐色液体要做什么?”江帆皱皱眉惊讶,更是迷惑不解。

    “谁知道啊,符天搞出这些名堂,真是莫名其妙!”李子豪悻悻道。

    “还有什么别的情况没有?”江帆想了想问道。

    “目前就这么多,对了,您说我该怎么办啊,每天征集一百万的老弱病残妇孺儿童去屠宰场,我,我真的是不忍心做啊,可是不做就是生不如死,哎,真是急躁死人了!“李子豪应了声苦着脸道。

    “你打算怎么办?”江帆眉间凝成一个疙瘩,反问道。

    “呃,我就是不知道怎么办才问您啊!”李子豪讪讪道,眼中露出无奈神色。

    江帆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也明白,既是李子豪不做,符天肯定会把李子豪拿掉,另外派人做,相信肯定有人会做这事,毕竟怕死的人是多数,这事似乎无法阻止了,也没能力阻止。

    这该怎么办?事情发展的越来越不靠谱,越来越残忍了,要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的无辜老弱病残妇孺儿童被杀?江帆沉思起来,李子豪忽然依依呀呀道:“我,我有个提议,说出来您别生气才好!”

    “我不生气,你说吧!”江帆怔了怔,狐疑的看了看李子豪道。

    “那个啥,您实力不弱,手段神奇,来无影去无踪的,不如您想想办法帮我把这里的工厂,还有很快建起来的屠宰场捣毁,事情不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嘛!”李子豪小心翼翼道。

    “你要我搞破坏!……呃,这倒是个办法”江帆一怔,脑筋急转倒是有些赞同了。

    江帆没有生气,很明白李子豪的私心,李子豪不忍心做,但又不敢不做,想躲过这种凶残之事,能这么想很不错了,说明良知还在。

    江帆迅速盘算着李子豪的话,其中风险不小,一旦这么做了,符天肯定大怒,会让人查,意味着要与符天撕破脸决裂正面为敌了,当然做这事还是得尽可能隐秘,尽量不被查出来。

    虽然现在自己的实力大大提升,混沌神兽也强大无比,只要不被发现,不遇上符天,自保没问题,但面对符天凶险还是极大,不过符天似乎很忙,很难得在外面晃悠,小心行事好像还是有搞头。

    尤其是可以考虑考虑是不是能利用上空间兽,空间兽与符天是死敌,空间兽显然处于劣势,要是能搭上线的话倒是不错的主意。

    “呃,好像也不对啊,符天这么折腾是要应对威胁,这么做了,岂不是破坏了他自己的计划了?”江帆皱眉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