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我靠,都这个时候了还得瑟,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不知道厉害了!”江帆顿时恼火道,在外面杀不死五行兽没话说,在符咒世界那就必须被杀死。

    江帆手掌挥出,一道金色光刀闪出,铛的一声斩在五行金兽的一只粗大的胳膊上,却是火星四溅,只斩出了一道痕印。

    “我靠,不是吧,竟然没斩断下来!”江帆呆了呆,随即释然,五行金兽的元素体是无法爆发,但可以紧固,抗击打能力还是非常强悍的。

    不过江帆也没太大惊讶,毕竟刚才只是发出一层不到的威力,就斩出痕印,而且还是用了一般的手段。

    “怎么样,您奈我何?”五行金兽顿时有些得意了。

    “不怎么样,刚才只是我的一点小小手段而已,接下来你就明白我的厉害了!”江帆冷笑道,五行金兽顿时面色一变,但还是嘴硬道:“好啊,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就是!”

    江帆也不答话,手掌一伸虚空抓住五行金兽的一条胳膊,五行金兽顿时觉得胳膊被一道无形的,恐怖的力道勒住开始碾压起来。

    嘎吱吱作响,五行金兽的那只胳膊开始变形,顿时面色痛苦不堪,但还咬着牙坚持硬抗着,江帆笑道:“现在感觉怎么样?滋味如何?说不说?不说的话这只胳膊就保不住了!”

    “放心,保险保得住!”五行金兽忽然神情古怪的笑道,随即江帆踏在五行金兽脑袋上的脚一空,径直的落在地上,碾压胳膊的力道也是一空,胳膊没了,整只五行金兽消失了。

    江帆怔了怔,看着山洞充斥着金色微闪亮颗粒,随即笑道:“呵呵,化形了,但是没用,这里是我的世界,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看我把你抓回来!”山洞被封住了,元素颗粒逃不出去。

    只是封住了五行金兽元素体爆发外释,但没禁锢不让它散形,也不怕五行金兽散形,在符咒世界,江帆绝对的恐怖,完全可以做到把五行金兽元素体颗粒全部碾暴。

    江帆意念发出,手虚空抓着,五行金兽散形的无数金色元素颗粒迅速的被摄取聚拢在一起,形成一个金色球,接着一道白芒荧光出现包裹住金色球。

    嘎吱吱……白芒荧光猛然紧缩,无以伦比的力量让金色球顿时被勒紧压缩变小一倍,江帆喝道:“金兽,你要是不屈服的话我就碾爆你,让你彻底的死去!”

    “死就死,作为主人的仆人,绝对不会屈服于任何人!主人一定会为我报仇的!”五行金兽十分强硬道。

    “我靠,竟然不怕死!”江帆愕然,还真是有些意外了,这是第二次遇上硬骨头,符天手下的战将是第一个。

    “你主人不会知道的,灭了你接下来就是土兽,五行茧房被毁,你留下的痕迹也被符地消除,你主人来不了的!”江帆打击提醒道。

    “难道你真的想死?死了什么都没了!我只是要你说实话,说实话就不杀你,说不定以后你还有机会出去,有机会回五行界!”江帆劝说道。

    “你骗鬼啊,说了实话你能放我?我就是死也不会屈服,你别得意,我死了你也别好过!”五行金兽沉默了会忽然发狠的叫道。

    包裹住金元素球的白芒荧光猛然鼓胀了一些,感觉到那些金元素颗粒开始释放出强大的能量,江帆眉头皱起,“我靠,五行金兽这是要自爆!”不禁郁闷了,真没想到这么死硬。

    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你!江帆没了耐心,十分的恼火,冷哼一声,意念发出,白芒荧光猛然暴缩,顷刻缩成鸡蛋大小,砰的一声轻微闷响,整个金元素球被碾碎毁灭,五行金兽没来得及自爆。

    江帆撤去白芒荧光,呼的一声释放出大量的气体,构成五行金兽的金元素爆灭形成元素死气,彻底的消亡。

    “哎呀,激动了,怎么忘了摄取出一些使用摄魂术试试了!”江帆忽然一拍额头郁闷道,把五行金兽灭了,什么也没得到,疏忽了。

    “算了,还有一只五行土兽,等抓住五行土兽再试试,也不知都能不能成功的摄取魂魄搜寻记忆!”江帆想了想喃喃道,从五行金兽的表现看要压服五行土兽是不可能了。

    江帆回到修炼场,开是修炼土元素,时间应该够了,五行土兽既是要出五行炉也得三天以后,反正熟悉了,它也不知道五行金兽已死,到时把它也诓进符咒世界就是。

    在外面奈何不了五行土兽,在符咒世界还是很容易的,而且五行土兽明显要比五行金兽要木讷,好对付些,土元素具有性情温厚敦实的个性,而金元素不同,性情刚强自尊心极强。

    修炼土元素,首先就要打开肚脐的土轮场,江帆盘膝打坐进入冥想状态,开始按照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则开始修炼,修炼五行元素法则精神意念力很关键,而江帆的精神意念力已经很强大了。

    一开始肚脐处没有丝毫感觉,但江帆毫不气馁,五行元素法则本身越往后越难,需要的时间也越长,只管孜孜不倦的修炼。

    一百年过去了,没有丝毫感觉,五百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丝毫反应,又过了一千年,江帆顿时露出了欣喜之色,没有开启的肚脐处,土轮场,开始出现了极为微弱痒痒的感觉。

    虽然很微弱,但有感觉就表示见效了,江帆不由的有些感慨,土元素真的不易修炼,时间也真的很长,一共花了一千六百年才算是刚刚找到点感觉。

    又有些担心,这才找到点感觉,那修炼成功土元素要花多少时间?不会十天内修炼不成吧!外界的十天,在符咒世界,将加速空间开启最大,一小时五百年算,就是十万年多些。

    如果这十万年多些的时间全部用来修炼,江帆还是有信心的,但实际修炼并没有这么多时间,中间还要中断,至少三天后得把五行土兽抓来。

    另外纳兰在无名宫殿中融合符阴珠的事也得关注,要是那个通道开启了,自己肯定要进去查看的,一旦纳兰完成融合符阴珠,就得进行阴阳二珠的融合,这也需要时间,说不想清楚要多少时间。

    江帆暗暗叹了口气,不敢多想分心,继续专心修炼,随着时间的推移,肚脐土轮场处那点微微搔痒的感觉十分缓慢的增强,越来越痒,最后恨不得去抓挠。

    就好像有人拿着丝线在挠着脚板心一样的难受,当然江帆不敢去挠,更不敢停下修炼,只有紧咬嘴唇,靠痛来分化痒的感觉,硬抗着这种折磨。

    嘴唇被咬破咬烂,鲜血流出,只得换个地方咬,幸好江帆的身体自愈能力超强,一松开立刻迅速愈合恢复。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

4462翻脸    “呃,主人的师父死了很多年了,我从来就没见过,但实力好像并不是非常的强大,据说只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主人很难得提到他师父的!”五行金兽皱皱眉道。。 更新好快。

    “是啊,那你主人的师父岂不是比你主人差劲很多!”江帆皱皱眉道,不禁更加觉得暗黄‘色’大球封印中的残魂意识很可能就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了。

    “那是,主人可是五行界独一无二的奇才!”五行金兽颇为骄傲地道。

    “那你主人可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之说?”江帆眼珠一转问道。

    “当然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了,我也知道,五行界所有人都知道!”五行金兽答道。

    “什么,五行界所有人都知道五行相生相克!”江帆愕然了。

    “废话,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嘛,怎么会不知道?”五行金兽好笑道。

    “这么说五行界的人都掌握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江帆皱皱眉,进一步问道。

    “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什么之法?哪来的之法,只听说过这个道理而已!”五行金兽一愣,有些茫然道。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有五行相生相克,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功法?”江帆呆了呆,随即恍然,有些好笑,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想了想还是继续深入的问道。

    五行金兽说的没错,五行相生相克是个普遍的道理,几乎人人都知道,但其中的奥义可不是谁都知道,就像一加一等于二,看着简单人人都知,但又有几人‘弄’得清楚是怎么得来的呢?

    “五行相生相克还有功法?没听说过!”五行金兽茫然道。

    “你倒是提醒我了,前段时间主人到是提到过,主人正在研究五行相生相克,说其中意义十分深奥,对五行元素法则有着巨大的关系!”五行金兽忽然眉头皱起,思索了会道。

    “研究得怎么样了?”江帆急忙问道。

    “在我来这的时候主人还没研究出个结果!”五行金兽答道。

    “咦,江兄,你怎么好好的提到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五行金兽十分不解的问道。

    “呃,我这人喜欢思考,正好我也修炼五行元素法则,觉得五行相生相克的说法似乎很简单,但感觉又很深奥,就随口问问了!”江帆忙敷衍道。

    江帆心中暴爽,说明五行金兽的主人并不会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也就是说他并不知道黄‘色’大球里面书房中留有秘密,看来果真是没进去过了。

    “呃,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另有杀死五行兽的办法,不会是说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吧?记得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最后提到了下,掌握此法可以对付五行兽。”江帆忽然心中一动,十分的期待了。

    不过也知道,现在自己修炼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循环,因为五行元素法则还差土元素没修炼,只有修炼成功五种元素,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才是大成。

    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中提到,在没有完成循环大成之前,单一的五行元素相克的攻击,威力不及大成后的一成,这也是在对付符地的五行兽时没有采用五行相克之法的缘故。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对付五行水兽,可以使用土克水,土元素攻击,对付五行火兽,可以使用水克火,采用水元素。

    毕竟五行兽非常强大,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没大成,江帆不想冒然使用,不想暴‘露’掌握这种秘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敌人对自己的了解越少越好。

    “我还真奇怪了,你主人为何不进入他师父留下的遗物之中,还有遗物被符天偷走,似乎也不怎么着急,竟然不亲自来这里追杀符天,夺回师父留下的遗物?”江帆想了想故意感慨道。

    “这个我也很奇怪,主人似乎真的不着急!”五行金兽深有同感道。

    “呃,看来这家伙真的不知道了!”江帆有些郁闷,觉得想知道的差的不多都知道了,只剩下几个疑问,没必要再虚以为蛇,好好的问也问不出来,该是用强的时候了。

    “金兄,你说有了符阳珠和符‘阴’珠也进不了那个暗黄‘色’大球里面,这是为何?”江帆略一沉‘吟’问道。

    “呃,江兄,不是说了不能说嘛,你还问做什么?”五行金兽皱皱眉道。

    “但我很想知道,你还是告诉我的好!”江帆嘴角‘露’出一丝冷酷,那神态是必须知道。

    “那就等你做了主人的仆人我再告诉你!”五行金兽傲慢地道。

    “我又没‘毛’病,干嘛要做你主人的仆人?赶紧老实的说吧,我耐心不好!”江帆面‘色’一沉喝道,不再客气了。

    “你什么意思?”五行金兽顿时惊讶,一时竟是没反应过来,不悦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要知道,也不会去五行界,说吧,那是为什么?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江帆目‘露’凶光直接的威胁道。

    “你,你竟然反水!你,你找死!你……!”五行金兽顿时大惊,接着大怒吼道。

    “我靠,到了我的地盘还嚣张,你是找虐!”江帆憋了好久,终于可以不用忍了,不等五行金兽说完,飞起一脚狠狠的将五行金兽踹飞。

    五行金兽被踹飞出七八米摔倒在地,蹭的一下窜起,暴怒道:“该死,我杀了你!”催动体内的金元素,朝着江帆隔空挥出一拳,但仅仅是虚空的挥出一拳。

    “咦,怎么回事?怎么无法发出金元素攻击了?”五行金兽一愣,急忙再次挥拳,一连挥动几拳,顿时惊愕了。

    “呵呵,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封印空间,而是完全属于我的世界,一切法则我说了算,我一个念头,你既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发挥不出来的!”江帆笑道。

    “这,这怎么可能!”五行金兽大吃一惊,急忙催动体内金元素,发现体内金元素只能在体内流转,丝毫爆发不出来,顿时惊骇了。

    五行金兽又是连续试了几次,彻底的没辙了,急忙取下缠在身上的五行丝线,结果发现丝毫无法催动,这才终于恍然,十分愤怒的叫骂道:“好啊,你这个骗子,你是故意把我骗进来的!”

    五行金兽嗷的一嗓子就扑向江帆,只能用上像个普通人似的打架手段了,江帆抬手一巴掌将五行金兽打到,一脚踏在它脸上,喝道:“别说没用的了,赶紧的老实回答问题,兴许饶你不死!”

    “呸,你休想!哼,就算是被你抓住了又如何?你是杀不死我的!”五行金兽挣扎半天丝毫无效,被江帆死死的踩住,却是十分蛮横的叫嚣道。

    “江帆,赶紧放了我,然后道歉,老老实实的跟我去做主人的仆人,我可以不计较,否则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五行金兽恶狠狠的凶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27843+dsuaahhh+25153000–>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