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呃,主人的师父死了很多年了,我从来就没见过,但实力好像并不是非常的强大,据说只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其他的就不知道了,主人很难得提到他师父的!”五行金兽皱皱眉道。。 更新好快。

    “是啊,那你主人的师父岂不是比你主人差劲很多!”江帆皱皱眉道,不禁更加觉得暗黄‘色’大球封印中的残魂意识很可能就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了。

    “那是,主人可是五行界独一无二的奇才!”五行金兽颇为骄傲地道。

    “那你主人可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之说?”江帆眼珠一转问道。

    “当然知道五行相生相克了,我也知道,五行界所有人都知道!”五行金兽答道。

    “什么,五行界所有人都知道五行相生相克!”江帆愕然了。

    “废话,这有什么奇怪的,这是个简单的道理嘛,怎么会不知道?”五行金兽好笑道。

    “这么说五行界的人都掌握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江帆皱皱眉,进一步问道。

    “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什么之法?哪来的之法,只听说过这个道理而已!”五行金兽一愣,有些茫然道。

    “我的意思是说,既然有五行相生相克,有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功法?”江帆呆了呆,随即恍然,有些好笑,觉得自己有些钻牛角尖了,想了想还是继续深入的问道。

    五行金兽说的没错,五行相生相克是个普遍的道理,几乎人人都知道,但其中的奥义可不是谁都知道,就像一加一等于二,看着简单人人都知,但又有几人‘弄’得清楚是怎么得来的呢?

    “五行相生相克还有功法?没听说过!”五行金兽茫然道。

    “你倒是提醒我了,前段时间主人到是提到过,主人正在研究五行相生相克,说其中意义十分深奥,对五行元素法则有着巨大的关系!”五行金兽忽然眉头皱起,思索了会道。

    “研究得怎么样了?”江帆急忙问道。

    “在我来这的时候主人还没研究出个结果!”五行金兽答道。

    “咦,江兄,你怎么好好的提到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五行金兽十分不解的问道。

    “呃,我这人喜欢思考,正好我也修炼五行元素法则,觉得五行相生相克的说法似乎很简单,但感觉又很深奥,就随口问问了!”江帆忙敷衍道。

    江帆心中暴爽,说明五行金兽的主人并不会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也就是说他并不知道黄‘色’大球里面书房中留有秘密,看来果真是没进去过了。

    “呃,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另有杀死五行兽的办法,不会是说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吧?记得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最后提到了下,掌握此法可以对付五行兽。”江帆忽然心中一动,十分的期待了。

    不过也知道,现在自己修炼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并没有形成完整的循环,因为五行元素法则还差土元素没修炼,只有修炼成功五种元素,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才是大成。

    五行相生相克之法中提到,在没有完成循环大成之前,单一的五行元素相克的攻击,威力不及大成后的一成,这也是在对付符地的五行兽时没有采用五行相克之法的缘故。

    按照五行相生相克之法,对付五行水兽,可以使用土克水,土元素攻击,对付五行火兽,可以使用水克火,采用水元素。

    毕竟五行兽非常强大,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没大成,江帆不想冒然使用,不想暴‘露’掌握这种秘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敌人对自己的了解越少越好。

    “我还真奇怪了,你主人为何不进入他师父留下的遗物之中,还有遗物被符天偷走,似乎也不怎么着急,竟然不亲自来这里追杀符天,夺回师父留下的遗物?”江帆想了想故意感慨道。

    “这个我也很奇怪,主人似乎真的不着急!”五行金兽深有同感道。

    “呃,看来这家伙真的不知道了!”江帆有些郁闷,觉得想知道的差的不多都知道了,只剩下几个疑问,没必要再虚以为蛇,好好的问也问不出来,该是用强的时候了。

    “金兄,你说有了符阳珠和符‘阴’珠也进不了那个暗黄‘色’大球里面,这是为何?”江帆略一沉‘吟’问道。

    “呃,江兄,不是说了不能说嘛,你还问做什么?”五行金兽皱皱眉道。

    “但我很想知道,你还是告诉我的好!”江帆嘴角‘露’出一丝冷酷,那神态是必须知道。

    “那就等你做了主人的仆人我再告诉你!”五行金兽傲慢地道。

    “我又没‘毛’病,干嘛要做你主人的仆人?赶紧老实的说吧,我耐心不好!”江帆面‘色’一沉喝道,不再客气了。

    “你什么意思?”五行金兽顿时惊讶,一时竟是没反应过来,不悦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要知道,也不会去五行界,说吧,那是为什么?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江帆目‘露’凶光直接的威胁道。

    “你,你竟然反水!你,你找死!你……!”五行金兽顿时大惊,接着大怒吼道。

    “我靠,到了我的地盘还嚣张,你是找虐!”江帆憋了好久,终于可以不用忍了,不等五行金兽说完,飞起一脚狠狠的将五行金兽踹飞。

    五行金兽被踹飞出七八米摔倒在地,蹭的一下窜起,暴怒道:“该死,我杀了你!”催动体内的金元素,朝着江帆隔空挥出一拳,但仅仅是虚空的挥出一拳。

    “咦,怎么回事?怎么无法发出金元素攻击了?”五行金兽一愣,急忙再次挥拳,一连挥动几拳,顿时惊愕了。

    “呵呵,这里可不是一般的封印空间,而是完全属于我的世界,一切法则我说了算,我一个念头,你既是有通天的本领也发挥不出来的!”江帆笑道。

    “这,这怎么可能!”五行金兽大吃一惊,急忙催动体内金元素,发现体内金元素只能在体内流转,丝毫爆发不出来,顿时惊骇了。

    五行金兽又是连续试了几次,彻底的没辙了,急忙取下缠在身上的五行丝线,结果发现丝毫无法催动,这才终于恍然,十分愤怒的叫骂道:“好啊,你这个骗子,你是故意把我骗进来的!”

    五行金兽嗷的一嗓子就扑向江帆,只能用上像个普通人似的打架手段了,江帆抬手一巴掌将五行金兽打到,一脚踏在它脸上,喝道:“别说没用的了,赶紧的老实回答问题,兴许饶你不死!”

    “呸,你休想!哼,就算是被你抓住了又如何?你是杀不死我的!”五行金兽挣扎半天丝毫无效,被江帆死死的踩住,却是十分蛮横的叫嚣道。

    “江帆,赶紧放了我,然后道歉,老老实实的跟我去做主人的仆人,我可以不计较,否则主人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五行金兽恶狠狠的凶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27843+dsuaahhh+25153000–>

4461这么难啊!    ( )“金兄,你别过于乐观了,你能不能离开这里还说不一定!”江帆皱着眉头,摇着头。

    “呵呵,本来是无法离开的,但有五行炉中的小空间兽,就可以通过空间裂缝离开这里进入宇宙空间!”五行金兽不以为然道。

    “当然前提是要成功的把五行炉中的土老弟接应出来,这个应该不太难,符地和五只五行兽不可能聚在一起守在五行炉旁,瞅准机会下手就能成功!”五行金兽信心满满道。

    “到时候我们三个联手,只要顶多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不过那个时候江兄要出大力了,尤其是你那犀利的五行魂器很有作用!”五行金兽笑道。

    “我靠,我还出大力,出大力去五行界,岂不是跳入火坑,你做梦去吧!”江帆暗自好笑,但没说什么,问道:“你想得简单了吧,要是被符地一伙围住了呢?符地异形化实力暴涨,他们一共六个呢!”

    “还有一个没露面的符天,我总感觉事情不简单,估计符天再出现,很可能解除了你主人对他设下的封印,肯定变得十分强大,到时符天和符天联手,我们岂不是完了?”江帆担心道。

    “呃,这个……那我们只有逃了,暂时躲起来,你不是有这个封印空间嘛!”五行金兽怔了怔尴尬地道。

    “金兄,你说我们联手能不能杀死守在五行炉旁符地的五行兽?”江帆点点头,问道。

    “再来几个你我联手都杀不死五行兽的!”五行金兽摇头道。

    “我靠,不是吧,五行兽就这么难以杀死?”江帆惊讶,有些不信道。

    “杀死五行兽绝对的很难,重点是五行兽的魂魄难以消灭,五行兽由元素颗粒构成,五行兽的魂魄呈散化状态遍布五行兽体的每一颗元素中,因此元素颗粒就有生命意识了!”五行金兽解释道。

    “五行兽的魂魄就像一堆的磁石粉末,这粉末状态的魂魄不像人的元神是个整体,而是分散在每一颗元素颗粒中相互联系的,元素颗粒就是魂魄的保护层,除非将元素颗粒击碎!”五行金兽又道。

    “无数带有生命意识的元素颗粒组成五行兽,作为一个整体既是被击散,那力道分散到每一颗元素上,也是非常的弱小了,因此要击碎元素颗粒就太难了!”五行金兽得意道。

    “既是能将五行兽体打散,变成无数元素颗粒飘散在虚空,但蕴含在元素颗粒中的魂魄不死,五行兽就没有真正被杀死,还会汇聚复活的,当然会元气大伤!”五行金兽又道。

    “遇到能将五行兽打散的强者,因为元素颗粒有生命意识,不会立刻汇聚成型,而是逃逸,安全了再汇聚成型,而五行修炼者也无法召唤这些元素进行控制,只能束手无策!”五行金兽继续道。

    “我靠,将构成五行兽体的元素颗粒全都击毁,这怎么可能,这么说五行兽是没有办法杀不死了,是不死之身啊!”江帆惊愕道。

    之前符天和符地联手攻击五行金兽,都没将五行金兽打散,可见打散五行兽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既是打散,还要毁灭元素颗粒,这就难上加难。

    好比一块大岩石,将岩石打碎,也是碎石一地,将岩石击成粉末,也有可能,但将岩石打得所谓的气化无影无踪不留痕迹,谁能做到?元素颗粒本身就肉眼看不见,那需要多恐怖的力量?

    “呃,我说了很难杀死,不是杀不死!”五行金兽纠正道。

    “那怎么杀死?你的主人有这个能力?比如吧,你主人能一掌把你打的什么都没有,构成身体的元素颗粒都爆灭了?”江帆一楞,脑筋急转问道。

    “当然不能,主人虽然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也做不到,不过主人另有杀死五行兽的手段!”五行金兽神秘兮兮地道。

    “哦,你主人有杀死五行兽的手段!修理成五种元素都杀不死五行兽,还有什么手段可以行?你不是忽悠我的吧,故意这么说给你主人长脸吧!”江帆惊愕,一副不信的神态说道。

    “切,我有必要忽悠你吗?我不是说了主人是全才嘛,主人是五行丹神,主人有一种五行碎魂丹,只要将五行兽打散,用上五行碎魂丹,就能杀灭元素颗粒中的魂魄了!”五行金兽撇撇嘴爆料道。

    “呃,五行碎魂丹!还有这样的奇物!”江帆震惊了,更加的觉得五行金兽的主人的可怕犀利了。

    “那五行界中有五行碎魂丹的人很多吗?”江帆随口问道。

    “我靠,你当五行碎魂丹是糖豆啊,五行界中修炼成五种元素的人寥寥无几,极为罕见,只有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才可能成为五行丹神,因此五行丹神更为稀少!”五行金兽鄙视道。

    “五行界,除了主人外,五行丹神绝对不超过两人,而且炼制五行碎魂丹也是极难,五行碎魂丹十分十分珍贵,有五行碎魂丹的人绝不会轻易把五行碎魂丹给人的!”五行金兽又道。

    “呃,这么说既是修炼成功五种元素的强者,没有五行碎魂丹相助,也是杀不死五行兽了!”江帆恍然,不禁感慨道。

    “那也不一定,一些事情还是很难说的!”五行金兽却是意味深长道。

    “哦,怎么说?说道说道也让我长长见识!”江帆一愣,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曾经听主人说过,除了利用五行碎魂丹能杀死五行兽外,主人的师父还掌握其他的办法可以杀死五行兽!”五行金兽沉吟片刻道。

    “还有其他办法能杀死五行兽!你主人不会吗?”江帆惊讶,顺口问道。

    “呃,主人不会!”五行金兽道。

    “不至于吧,你主人的师父都会,作为徒弟的,怎么可能不会?难道师父保守不肯教给徒弟?”江帆愕然,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主人也是闲聊的时候随意提了一下,当时我也很好奇的问了,但主人忽然很生气,训斥我多话,以后再也没提过了!”五行金兽悻悻道。

    “我靠,还有这种事!”江帆迷糊了,脑筋急转感觉这里面似乎有问题,不禁想到了那个暗黄色大球,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留下的,有宝贝,为何作为徒弟的从来不进去,不正常啊!

    书房墙壁上的五行图案中的残魂意识,不会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留下的吧?那句没说完就嘎然中断的话,似乎有大事发生,到底什么情况?

    五行金兽的主人知不知道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则,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江帆想到这试探的问道:“金兄,你主人的师父一定非常强大恐怖吧,你见过没有?死了还是活着?”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