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金兄,你别过于乐观了,你能不能离开这里还说不一定!”江帆皱着眉头,摇着头。

    “呵呵,本来是无法离开的,但有五行炉中的小空间兽,就可以通过空间裂缝离开这里进入宇宙空间!”五行金兽不以为然道。

    “当然前提是要成功的把五行炉中的土老弟接应出来,这个应该不太难,符地和五只五行兽不可能聚在一起守在五行炉旁,瞅准机会下手就能成功!”五行金兽信心满满道。

    “到时候我们三个联手,只要顶多十分钟的时间,我们就能离开这里了,不过那个时候江兄要出大力了,尤其是你那犀利的五行魂器很有作用!”五行金兽笑道。

    “我靠,我还出大力,出大力去五行界,岂不是跳入火坑,你做梦去吧!”江帆暗自好笑,但没说什么,问道:“你想得简单了吧,要是被符地一伙围住了呢?符地异形化实力暴涨,他们一共六个呢!”

    “还有一个没露面的符天,我总感觉事情不简单,估计符天再出现,很可能解除了你主人对他设下的封印,肯定变得十分强大,到时符天和符天联手,我们岂不是完了?”江帆担心道。

    “呃,这个……那我们只有逃了,暂时躲起来,你不是有这个封印空间嘛!”五行金兽怔了怔尴尬地道。

    “金兄,你说我们联手能不能杀死守在五行炉旁符地的五行兽?”江帆点点头,问道。

    “再来几个你我联手都杀不死五行兽的!”五行金兽摇头道。

    “我靠,不是吧,五行兽就这么难以杀死?”江帆惊讶,有些不信道。

    “杀死五行兽绝对的很难,重点是五行兽的魂魄难以消灭,五行兽由元素颗粒构成,五行兽的魂魄呈散化状态遍布五行兽体的每一颗元素中,因此元素颗粒就有生命意识了!”五行金兽解释道。

    “五行兽的魂魄就像一堆的磁石粉末,这粉末状态的魂魄不像人的元神是个整体,而是分散在每一颗元素颗粒中相互联系的,元素颗粒就是魂魄的保护层,除非将元素颗粒击碎!”五行金兽又道。

    “无数带有生命意识的元素颗粒组成五行兽,作为一个整体既是被击散,那力道分散到每一颗元素上,也是非常的弱小了,因此要击碎元素颗粒就太难了!”五行金兽得意道。

    “既是能将五行兽体打散,变成无数元素颗粒飘散在虚空,但蕴含在元素颗粒中的魂魄不死,五行兽就没有真正被杀死,还会汇聚复活的,当然会元气大伤!”五行金兽又道。

    “遇到能将五行兽打散的强者,因为元素颗粒有生命意识,不会立刻汇聚成型,而是逃逸,安全了再汇聚成型,而五行修炼者也无法召唤这些元素进行控制,只能束手无策!”五行金兽继续道。

    “我靠,将构成五行兽体的元素颗粒全都击毁,这怎么可能,这么说五行兽是没有办法杀不死了,是不死之身啊!”江帆惊愕道。

    之前符天和符地联手攻击五行金兽,都没将五行金兽打散,可见打散五行兽需要多么强大的实力,既是打散,还要毁灭元素颗粒,这就难上加难。

    好比一块大岩石,将岩石打碎,也是碎石一地,将岩石击成粉末,也有可能,但将岩石打得所谓的气化无影无踪不留痕迹,谁能做到?元素颗粒本身就肉眼看不见,那需要多恐怖的力量?

    “呃,我说了很难杀死,不是杀不死!”五行金兽纠正道。

    “那怎么杀死?你的主人有这个能力?比如吧,你主人能一掌把你打的什么都没有,构成身体的元素颗粒都爆灭了?”江帆一楞,脑筋急转问道。

    “当然不能,主人虽然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也做不到,不过主人另有杀死五行兽的手段!”五行金兽神秘兮兮地道。

    “哦,你主人有杀死五行兽的手段!修理成五种元素都杀不死五行兽,还有什么手段可以行?你不是忽悠我的吧,故意这么说给你主人长脸吧!”江帆惊愕,一副不信的神态说道。

    “切,我有必要忽悠你吗?我不是说了主人是全才嘛,主人是五行丹神,主人有一种五行碎魂丹,只要将五行兽打散,用上五行碎魂丹,就能杀灭元素颗粒中的魂魄了!”五行金兽撇撇嘴爆料道。

    “呃,五行碎魂丹!还有这样的奇物!”江帆震惊了,更加的觉得五行金兽的主人的可怕犀利了。

    “那五行界中有五行碎魂丹的人很多吗?”江帆随口问道。

    “我靠,你当五行碎魂丹是糖豆啊,五行界中修炼成五种元素的人寥寥无几,极为罕见,只有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才可能成为五行丹神,因此五行丹神更为稀少!”五行金兽鄙视道。

    “五行界,除了主人外,五行丹神绝对不超过两人,而且炼制五行碎魂丹也是极难,五行碎魂丹十分十分珍贵,有五行碎魂丹的人绝不会轻易把五行碎魂丹给人的!”五行金兽又道。

    “呃,这么说既是修炼成功五种元素的强者,没有五行碎魂丹相助,也是杀不死五行兽了!”江帆恍然,不禁感慨道。

    “那也不一定,一些事情还是很难说的!”五行金兽却是意味深长道。

    “哦,怎么说?说道说道也让我长长见识!”江帆一愣,问道。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曾经听主人说过,除了利用五行碎魂丹能杀死五行兽外,主人的师父还掌握其他的办法可以杀死五行兽!”五行金兽沉吟片刻道。

    “还有其他办法能杀死五行兽!你主人不会吗?”江帆惊讶,顺口问道。

    “呃,主人不会!”五行金兽道。

    “不至于吧,你主人的师父都会,作为徒弟的,怎么可能不会?难道师父保守不肯教给徒弟?”江帆愕然,不解的问道。

    “不知道,主人也是闲聊的时候随意提了一下,当时我也很好奇的问了,但主人忽然很生气,训斥我多话,以后再也没提过了!”五行金兽悻悻道。

    “我靠,还有这种事!”江帆迷糊了,脑筋急转感觉这里面似乎有问题,不禁想到了那个暗黄色大球,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留下的,有宝贝,为何作为徒弟的从来不进去,不正常啊!

    书房墙壁上的五行图案中的残魂意识,不会是五行金兽主人的师父留下的吧?那句没说完就嘎然中断的话,似乎有大事发生,到底什么情况?

    五行金兽的主人知不知道改版的五行元素法则,五行相生相克之法?江帆想到这试探的问道:“金兄,你主人的师父一定非常强大恐怖吧,你见过没有?死了还是活着?”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460高度机密    ( )“呵呵,非常的好啊!”江帆快意的笑道,给李子豪和陆飘羽回复了一条鼓励的讯息,想了想又询问有没有得到什么新的指令,结果是符和符地两边都没任何音讯,彻底的失去了联系。

    “主人,什么非常的好?”女仆闪星不解地道。

    “五行茧房被符地摧毁了,也就再无虫子怪物出现了,这个难关,符神界和符魔界算是过去了,终于可以缓口气了!”江帆欣慰的笑道。

    “嗯,符地这家伙虽然出于自保,但也算间接的做了件好事,现在能威胁符神界和符魔界的就剩下空间巨兽了!”女仆闪星恍然道。

    “是啊,就剩下最大的麻烦空间巨兽了!”江帆深以为然道,符天和符地倒是不怎么担心,这两个家伙虽然是人渣,在没有威胁的情况下,也不会刻意去迫害符神和符魔神了。

    几分钟,神器闪星来到海底洞穴,双头裂体一看江帆来了,十分高兴道:“主人,您总算来了,小的在这里都寂寞死了!”去往有符阴珠的无名宫殿的通道,黑漆漆的东西还是没有开启。

    “辛苦了,老是守着却是单调枯燥,那就给你换换班吧!”江帆笑道,唤出双头裂体兽将双头裂体收回归位,分出另外一个双头裂体守候。

    江帆收起神器闪星进入符咒世界,本待进入修炼场的,忽然想到了五行金兽,略一沉吟闪身来到五行金兽所在的山洞封印中。

    三天一过,五行金兽实力恢复必然想着要出来,肯定不能让它出去,那就意味着要和五行金兽抓破脸了。

    在此之前,还得炸一炸它的剩余价值,也没什么,就是套取一下信息,关于那颗暗黄色大球的,或许这家伙能知道些什么。

    “江兄,外面什么情况了?“五行金兽感觉有异状,睁开双眼见是江帆,问道。

    “情况很不好,符地带着五个五行兽把五行茧房摧毁了,里面的空间隧洞也毁了,另外还对五行炉发动攻击,不过没有得逞!”江帆也不隐瞒的说道。

    “切,就凭他还想摧毁五行炉,那是做梦!”五行金兽撇撇嘴不屑道,事情已经料到了,并不怎么在意。

    “符地派了两个五行兽守着五行炉,并把你来时留在空中的空间隧洞的印记消除了!”江帆点点头,又道。

    虽然也想到了这个结果,五行金兽还是皱皱眉,但也没说什么,江帆顿了顿问道:“金兄,你可知道五行灵火灯?”开始迂回的询问。

    “知道,怎么了?”五行金兽点点头问道。

    “说说五行灵火灯的来历吧!”江帆要求道。

    “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五行金兽有些不解反问道。

    “符天用五行灵火灯进入了一个奇怪的,外面呈现暗黄色大球形态的封印空间里面,那个空间封印十分强悍,似乎比五行炉都要强大太多,所以问问情况!”江帆趁机信口忽悠的解释道。

    “什么,符天进那里面了!……不可能啊,符天绝对进不去的!”五行金兽惊讶,不信道。

    “你赶紧说说怎么回事!”五行金兽又道。

    “这个我也不很清楚,我去了趟符魔界,正好发现黑皮仆兽和一个战将,便悄悄的偷听了它们的谈话,说符天拿着五行灵火灯要去进入什么暗黄色的封印!”江帆信口瞎编道。

    “切,我还当你看到了呢,要去进入,不代表能进去,符天绝对进不去的!”五行金兽恍然,不以为意的笑道,显得十分自信满满。

    “你怎么知道符天进不去?我以前不就进去了?五行灵火灯就是我替符天从里面拿出来的!”江帆忙问道,心中一喜,这么说符天没有进去了,这是大好事。

    “你能进去并安全的出来,那是你的运气好,符天是不能进去的,通过你进去拿走五行灵火灯,其实是把你当炮灰,一种尝试,只是没想到你真的成功了!”五行金兽冷笑道。

    “呃,符天为何不能进去?到底怎么回事?说说没关系吧,我们已是甚是患难之交了!”江帆怔了怔,笑道。

    “那个暗黄色大球似的东西是个特殊的封印,是主人的师父遗留之物,既是主人都从来没进去过,结果被符天这该死的家伙偷了!”五行金兽迟疑了下爆料道。

    “我靠,那东西是你主人的师父遗留物!呃,不是吧,你主人都从来没去过!为什么?那我怎么就进去了?”江帆惊愕,狐疑道。

    “主人为什么不进去就不清楚了,你能进去是因为你有符阳珠,不然也进不去,其实要进去必须是符阳珠和符阴珠同时到位才行,但你很幸运!”五行金兽叹道。

    “是啊,那我只有符阳珠,没有符阴珠,结果就安全的进出了,怎么回事?你说我很幸运,又是什么意思?”江帆有些糊涂了,忙问道。

    “那是主人师父的遗留物,据说里面有宝贝,符天偷走就是为了里面的宝贝,我想符天肯定尝试过进去,但他最终还是没能进去!”五行金兽沉吟片刻道。

    “符天进不去,肯定十分的不甘心,只要有机会必然会想办法去消耗削弱破坏封印,这的应该是达到一个程度,导致里面的封印出现些许紊乱!”五行金兽猜测道。

    “你虽然只有符阳珠,但还是进去了,就说明问题,肯定是因为出现些许紊乱的封印禁制才放你进出了!”五行金兽又道。

    “哦,这么回事啊,那符天知不知道进出需要有符阳珠和符阴珠?”江帆想了想觉得有道理,心中暗暗庆幸,心中一动问道。

    “符天不知道,这是高度机密,符天只是个书童而已!”五行金兽鄙视道。

    “不过你误打误撞拿走五行灵火灯也是好事,我听主人说过,里面的封印其实处在最低限度,五行灵火灯起平衡压制作用,一旦拿走,封印很快会恢复鼎盛状态,谁也进不去了!”五行金兽又道。

    “呃,有了符阳珠和符阴珠也进不去?”江帆十分的惊讶,脑筋急转试探的问道。

    “嘻嘻,抱歉了,这是个秘密,我不能再说了!”五行金兽贼贼的笑道。

    “我靠,什么破秘密,话都说到这地步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透露一下吧,又不会死!”江帆顿时郁闷了,耐着性子催道,心中十分奇怪,都语音提示验明身份了,怎么还说进不去?

    “等你和我去见了主人,做了主人的仆人,自己人了,我就私下告诉你了!”五行金兽摇头道。

    “你……!”江帆顿时一阵眩晕,气结无语,很想发作暴打五行金兽一顿,这货又说道做仆人的事了,但还不急着翻脸,再说道看看,不行只有用强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