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嘻嘻,五行元素不就是那五种颜‘色’嘛,而且一般神丹都是那么大小的,猜也猜得到!”江帆笑道,心中狂喜‘激’动不已,“我靠,没想到真的是五行神品神丹,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访问:щщщ. 。”

    “真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其实五行神丹并不会带有五种颜‘色’,只有这种超强高度浓缩蕴含五行元素的神品神丹才是这样!”五行金兽怔了怔,解释道。

    江帆笑了笑没再多问,对五行神丹并不感兴趣,反正自己用不上,反正有神品符神丹足以,五行金兽略一沉‘吟’带着不满说道:“江兄弟,你很不老实啊!”

    “我怎么不老实了?你这是什么意思?”江帆微微皱眉,知道五行金兽所指,但故意装糊涂不悦道。

    “你对付符地使用的那个五行魂器是怎么回事?”五行金兽质问道。

    “我靠,金兄,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我就不能有五行魂器?”江帆冷笑着反问道。

    “我没这么说,但你既然有五行魂器为何不早说?我和土老弟也就不用那么拼命,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你这是在藏‘私’!”五行金兽指责道。

    “我靠,金兄,你没问题吧,五行魂器是我的一个杀招,压箱底的,不会轻易使用,而且有谁没事会把自己的老底告诉别人?”江帆反驳道。

    “再有你自己没‘弄’清楚情况,是你说符地顶多只能炼制出三只五行兽,符地没有完成炼制,五行兽场应该只有两只五行兽,我们只是破坏,打了就跑,我自然没考虑使用五行魂器!”江帆又道。

    “要是你‘弄’清楚情况,我也肯定会把五行魂器考虑进来,一开始就用五行魂器,也不至于大家进入五行兽场‘弄’得措手不及,谁让你自己估错了形势?”江帆反责道。

    “你那五行魂器好像非常强大,属于顶级的那种,哪里来的?”五行金兽皱皱眉,沉默了会又道,没在纠缠下去。

    “一次意外的机会得到的!”江帆答道。

    “怎么得到了?”五行金兽追问道。

    “我靠,这家伙真的有‘毛’病,还刨根问题了!”江帆很不高兴了,没有搭理,冷冷的问道:“那件五行魂器是你主人的?”

    “呃,这倒不是,我只是问问而已!”五行金兽察觉出江帆生气了,讪讪道。

    “我不是说了吗,一次意外得到的,在地下几万米深处捡到的!”江帆语气一缓道。

    “江兄弟,好像在离开五行兽场的时候,出现了一只神兽,似乎还带着几个瓶子,那是怎么回事?几个瓶子里面是什么?”五行金兽点点头没在说什么,这时五行土兽忽然问道。

    “我靠,麻烦了,五行土兽似乎反映过来了!”江帆顿时心中一紧,脑筋急转,忙道:“那是之前我的神兽被符地抓了,你没看到它回到我身边时血‘肉’模糊了吗,那是被符地拷打折磨的!”

    “我们一进入发动攻击,符地出来了,这是被符地折磨拷打的只剩一口气的神兽便察觉到我的气息,呼救,我便找了个机会扔出装有符神丹的小瓶!”江帆又道。

    “不过当时情况紧急‘混’‘乱’,我来不及多看,便抓起几种符神丹扔出,让神兽自己找着服下,不然它根本无力飞会到我身边的!”江帆补充道。

    五行土兽看了看江帆没说什么,五行金兽却是心中一动,确认的问道:“土老弟,那神兽带着几个小瓶子?”当时五行金兽在开启封印空间出去的通道,并没注意双头裂体出现的情况。

    “嗯,当时那只神兽好像卷着三个小瓶!”五行土兽答道。

    “什么样的小瓶?”五行金兽追问道。

    “呃,这个还真没注意!”五行土兽一怔,讪讪道。

    “江兄,麻烦你把那三个小瓶拿出来我看看!”五行金兽皱皱眉,冲着江帆要求道。

    “我靠,五行金兽怀疑了,怀疑双头裂体拿了五行兽场中的五行神品神丹,绝不能承认!”江帆脑筋飞速急转,一边点头,从符宝袋中取出三个小瓶道:“就是这三个瓶子!”

    “土老弟,是这三个小瓶吗?”五行金兽问道。

    “呃,金老大,我没注意,判断不出来!”五行土兽瞅了瞅江帆手中的三个小瓶,十分郁闷的答道,它真的没注意,当时江帆传音打过招呼,只是瞟了一眼双头裂体,重点是监视五个五行兽。

    五行金兽抓过江帆手中的三个小瓶打开看了看,悻悻的还给江帆,瞅了一眼江帆,没再说话,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什么。

    “呃,从五行金兽的神情看还是起疑了,只是没证据,加上自己展现的实力,不好说什么,这可有些麻烦,一旦在五行金兽或者五行土兽面前使用五行元素神丹可就暴‘露’了!”江帆心中盘算起来。

    ‘交’出五行元素神丹那是不可能,五行金兽说了,修炼成五种元素,服用五行元素神丹可见威力发挥到极限,在加上五行斩,可以和空间巨兽一拼。

    暴‘露’了会怎样?五行金兽会对自己动手?现在的实力应该是不惧五行金兽,只是这家伙要是把情况告诉了它那个恐怖的主人,岂不是招来了比空间巨兽还可怕的麻烦!

    现在看来五行茧房是保不住了,五行金兽的主人要从五行茧房中的空间隧‘洞’过来是不可能,但五行金兽要利用小空间兽回到五行界。

    五行金兽的主人肯定还要来,既是不暴‘露’五行元素神丹被自己拿了,但五行金兽只要把疑虑告诉它的主人,只怕它的主人也要过问一下了。

    从五行金兽极力招揽自己做它主人的仆人来看,它的主人只怕也不是什么好鸟啊,可别被抓了去五行界那就麻烦大了,这该怎么办?

    江帆十分忧心的琢磨着,很快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便飞到了五行炉上空悬停,五行金兽迟疑了下问道:“土老弟,你说我们是去五行茧房还是直接进入五行炉中?”

    “呃,金老大,刚才江兄说的有道理啊,符地那家伙要是带着五行兽来了,守住五行炉,我们岂不是要被困在五行炉中?进入五行炉收复小空间兽要些时间的!”五行土兽担心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五行金兽有些茫然不知所措道。

    “符地和符天能不能杀是你们两个?”江帆心中一动,问道。

    “符天和符地虽然厉害,但还是没能力杀不死我们的!”五行金兽傲然的应道,接着奇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既然杀不死你们就好办,你们可以分开行动,一个进入五行炉中,一个在外面,要是符地派五行兽守住五行炉,我和在外面的一个可以找机会让里面的出来逃走!”江帆想了想建议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27843+dsuaahhh+25078088–>

4451五行神品神丹    ( )“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五行金兽却是不答,神情有些古怪的盯着江帆,问道。

    “呃,我叫江帆,金兄,你赶紧说说怎么回事吧!”江帆怔了怔,报出姓名,催问道。

    “哦,你叫江帆啊,名字不错,江兄,现在我问你,到底做不做主人的仆人?”五行金兽点点头,旧话重提的问道,不搭理江帆的问题。

    “我靠,金兄,你怎么还念念不忘要我做仆人的事?能不能不说?眼前的事还没解决呢,可能过一会符地带着五只五行兽就杀过来了!”江帆一阵眩晕气结,十分郁闷,没好气道。

    “不行,非说不可,符地带着五只五行兽杀过来又怎样,大不了我和土老弟进入五行炉中,符地再有能耐也无法撼动五行炉的!”五行金兽不依不饶道,对符地的威胁不怎么在意。

    “金兄,难道你要永远一直的躲进五行炉不出来了?符地又不傻,要是命令五行兽一直守在五行炉旁,你既是收复了小空间兽又能如何?”江帆恼火了,又不好发作,质问道。

    “呃,这倒是个问题!”五行金兽顿时呆了呆,眉头皱起,一时还真没考虑到这种情况,顿时没了说道江帆做仆人心情了,刚才是得意忘形了。

    五行金兽非常忠实于主人,而且也非常看好江帆,认为是个人才,想替主人招揽,相信主人一定非常高兴,会大大的奖励它。

    “对了金兄,在五行兽场中,我怎么感觉符地炼制才出的那五只五行兽好像没有你和土兄强悍,似乎也没你们聪明,这是怎么回事?”江帆见五行金兽没了声音,松了口气,想了想问道。

    “这当然比不上我和土老弟了,符地并没修炼五行元素法则,只是掌握了五行兽场炼制五行兽的基本操作,炼制出的五行兽其实只是成型了,没多大的智慧!”五行金兽有些得意道。

    “论单挑的话,符地的五只五行兽没有强过我和土老弟的,都比我和土老弟要弱上一到两筹,绝对打败它,不过对付两个还是不行,但可以支撑一会!”五行金兽又道。

    “那符地需要怎样做才能让炼制出来的五行兽和你们匹敌?”江帆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

    “呵呵,符地怎样做都不行,他不会五行元素法则,只有掌握五行元素法则,滴上灵魂精血提升五行兽的智力,再给五行兽服下五行神品神丹,这样才算真正成功,和我们匹敌!”五行金兽笑道。

    “呃,五行神品神丹,是不是你之前说的那种,蕴含强大的五行元素,服下可以管用半小时,发挥出在五行界心的那种威力来?”江帆点点头,问道,不懂就问,江帆还是非常好学的。

    “对,就是那种五行神品神丹!”五行金兽应道。

    “咦,奇怪,记得符地的主人说了,五行兽场中有五行神品神丹,难道符地没给它们服用?这些五行兽不但智力赶不上,连实力也赶不上,这是怎么回事?”五行金兽忽然想起什么,狐疑了。

    “是不是符地不舍得?”江帆一愣,猜测道。

    “不可能,符地有什么舍不得的,符地又不会五行元素法则,留着那种五行神品神丹根本没作用,给五行兽服下,实力增长多好!”五行金兽摇头道。

    “那就是符地没发现五行神品神丹放在哪里吧!”江帆点点头,觉得有道理,想了想又道。

    “那更不可能,符地在里面待了一阵子了,五行神品神丹装在小瓶子里的,就放在五行兽场城堡中的休息室的桌子上,符地又不是瞎子,怎么发不现?”五行金兽肯定道。

    “哦,这样啊,那真不知道什么回事了!”江帆搭讪着应付道,五行金兽思索着嘀咕道:“真奇怪,难道符地的主人记错了,五行兽场中没有五行神品神丹?”

    江帆心中却是一动,猛然想起来了,双头裂体从废墟中出来,记得好像是卷着几个小瓶子,当时也没在意,到现在也没顾得过问,那小瓶子不会装着五行神品神丹吧?

    “嗯,看看双头裂体带回的那几个小瓶子里面到底是什么,还有双头裂体怎么没被符地抓住,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帆暗自道。

    江帆没在说什么,意念进入符咒时间找到双头裂体兽,一看双头裂体兽正在和纳甲土尸嬉戏,问道:“双头,说说在五行兽场中的情况!”

    “主人,双头裂体被吸进里面开始非常害怕,不过很快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试了一会出不去,便转悠起来,发现竟是个炼制什么东西的场所!”双头裂体兽立刻停止与纳甲土尸的嬉闹,想了想道。

    “参观完城堡外面的工厂和设施便进入城堡,城堡里面有巨大的设施,转悠了一圈发现一间屋子的桌上摆着三个瓶子,拿着摇晃了下里面有丹丸,也不知是什么,便拿着了!”双头裂体兽又道。

    “参观完所有的地方,便担心起来,担心符地进来被发现就完了,便在里面寻找藏身之处,发现城堡中巨大设备中的缝隙正好可以藏身,便躲进了缝隙中待着!”双头裂体兽继续道。

    “后来符地真的进来了,当时都快吓死了,不过符地没发现,而且巨大的设施散发着浓烈的怪异气味,很好的掩饰住小的的气息,这边躲过了一劫!”双头裂体兽感慨道。

    “再后来小的听到外面打起来了,当时也不敢出来看,直到城堡倒塌,设施被毁,小的差点在设施缝隙中被挤死,挤伤了身体,无奈之下才出来,正好看到主人了!”双头裂体兽唏嘘道。

    “哦,原来如此,不错,还蛮机灵的,你真是命大,要被符地抓住真的就完了!”江帆欣慰道。

    “对了,你带回的那三个瓶子呢,打开我看看里面的丹丸什么样子的!”江帆道。

    双头裂体兽立刻从一旁的石头后面取出三个小瓶,打开一个倒出一粒,说道:“主人,就是这个,一个瓶子中是真下一颗,另外两个瓶子中各有五颗,都是一摸一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丹丸!”

    “呃,蚕豆大小,混合着金色、青色、黑色、赤色、黄色,五种颜色,正好和五行元素的颜色对应,与五行金兽说的摆放位置也对上了,难道就是五行神品神丹?”江帆的意识瞅了瞅十分的期待。

    “收好了,你们继续玩耍吧!”江帆丢下一句话撤回意识,江帆略一沉吟试探的问道:“金兄,那种五行神品神丹是不是蚕豆大小,带有金色、青色、黑色、赤色、黄色五种颜色?”

    “呃,你是怎么知道的?”五行金兽露出惊讶之色,它吃惊地望着江帆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