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兄弟,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五行金兽却是不答,神情有些古怪的盯着江帆,问道。

    “呃,我叫江帆,金兄,你赶紧说说怎么回事吧!”江帆怔了怔,报出姓名,催问道。

    “哦,你叫江帆啊,名字不错,江兄,现在我问你,到底做不做主人的仆人?”五行金兽点点头,旧话重提的问道,不搭理江帆的问题。

    “我靠,金兄,你怎么还念念不忘要我做仆人的事?能不能不说?眼前的事还没解决呢,可能过一会符地带着五只五行兽就杀过来了!”江帆一阵眩晕气结,十分郁闷,没好气道。

    “不行,非说不可,符地带着五只五行兽杀过来又怎样,大不了我和土老弟进入五行炉中,符地再有能耐也无法撼动五行炉的!”五行金兽不依不饶道,对符地的威胁不怎么在意。

    “金兄,难道你要永远一直的躲进五行炉不出来了?符地又不傻,要是命令五行兽一直守在五行炉旁,你既是收复了小空间兽又能如何?”江帆恼火了,又不好发作,质问道。

    “呃,这倒是个问题!”五行金兽顿时呆了呆,眉头皱起,一时还真没考虑到这种情况,顿时没了说道江帆做仆人心情了,刚才是得意忘形了。

    五行金兽非常忠实于主人,而且也非常看好江帆,认为是个人才,想替主人招揽,相信主人一定非常高兴,会大大的奖励它。

    “对了金兄,在五行兽场中,我怎么感觉符地炼制才出的那五只五行兽好像没有你和土兄强悍,似乎也没你们聪明,这是怎么回事?”江帆见五行金兽没了声音,松了口气,想了想问道。

    “这当然比不上我和土老弟了,符地并没修炼五行元素法则,只是掌握了五行兽场炼制五行兽的基本操作,炼制出的五行兽其实只是成型了,没多大的智慧!”五行金兽有些得意道。

    “论单挑的话,符地的五只五行兽没有强过我和土老弟的,都比我和土老弟要弱上一到两筹,绝对打败它,不过对付两个还是不行,但可以支撑一会!”五行金兽又道。

    “那符地需要怎样做才能让炼制出来的五行兽和你们匹敌?”江帆点了点头,好奇的问道。

    “呵呵,符地怎样做都不行,他不会五行元素法则,只有掌握五行元素法则,滴上灵魂精血提升五行兽的智力,再给五行兽服下五行神品神丹,这样才算真正成功,和我们匹敌!”五行金兽笑道。

    “呃,五行神品神丹,是不是你之前说的那种,蕴含强大的五行元素,服下可以管用半小时,发挥出在五行界心的那种威力来?”江帆点点头,问道,不懂就问,江帆还是非常好学的。

    “对,就是那种五行神品神丹!”五行金兽应道。

    “咦,奇怪,记得符地的主人说了,五行兽场中有五行神品神丹,难道符地没给它们服用?这些五行兽不但智力赶不上,连实力也赶不上,这是怎么回事?”五行金兽忽然想起什么,狐疑了。

    “是不是符地不舍得?”江帆一愣,猜测道。

    “不可能,符地有什么舍不得的,符地又不会五行元素法则,留着那种五行神品神丹根本没作用,给五行兽服下,实力增长多好!”五行金兽摇头道。

    “那就是符地没发现五行神品神丹放在哪里吧!”江帆点点头,觉得有道理,想了想又道。

    “那更不可能,符地在里面待了一阵子了,五行神品神丹装在小瓶子里的,就放在五行兽场城堡中的休息室的桌子上,符地又不是瞎子,怎么发不现?”五行金兽肯定道。

    “哦,这样啊,那真不知道什么回事了!”江帆搭讪着应付道,五行金兽思索着嘀咕道:“真奇怪,难道符地的主人记错了,五行兽场中没有五行神品神丹?”

    江帆心中却是一动,猛然想起来了,双头裂体从废墟中出来,记得好像是卷着几个小瓶子,当时也没在意,到现在也没顾得过问,那小瓶子不会装着五行神品神丹吧?

    “嗯,看看双头裂体带回的那几个小瓶子里面到底是什么,还有双头裂体怎么没被符地抓住,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江帆暗自道。

    江帆没在说什么,意念进入符咒时间找到双头裂体兽,一看双头裂体兽正在和纳甲土尸嬉戏,问道:“双头,说说在五行兽场中的情况!”

    “主人,双头裂体被吸进里面开始非常害怕,不过很快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试了一会出不去,便转悠起来,发现竟是个炼制什么东西的场所!”双头裂体兽立刻停止与纳甲土尸的嬉闹,想了想道。

    “参观完城堡外面的工厂和设施便进入城堡,城堡里面有巨大的设施,转悠了一圈发现一间屋子的桌上摆着三个瓶子,拿着摇晃了下里面有丹丸,也不知是什么,便拿着了!”双头裂体兽又道。

    “参观完所有的地方,便担心起来,担心符地进来被发现就完了,便在里面寻找藏身之处,发现城堡中巨大设备中的缝隙正好可以藏身,便躲进了缝隙中待着!”双头裂体兽继续道。

    “后来符地真的进来了,当时都快吓死了,不过符地没发现,而且巨大的设施散发着浓烈的怪异气味,很好的掩饰住小的的气息,这边躲过了一劫!”双头裂体兽感慨道。

    “再后来小的听到外面打起来了,当时也不敢出来看,直到城堡倒塌,设施被毁,小的差点在设施缝隙中被挤死,挤伤了身体,无奈之下才出来,正好看到主人了!”双头裂体兽唏嘘道。

    “哦,原来如此,不错,还蛮机灵的,你真是命大,要被符地抓住真的就完了!”江帆欣慰道。

    “对了,你带回的那三个瓶子呢,打开我看看里面的丹丸什么样子的!”江帆道。

    双头裂体兽立刻从一旁的石头后面取出三个小瓶,打开一个倒出一粒,说道:“主人,就是这个,一个瓶子中是真下一颗,另外两个瓶子中各有五颗,都是一摸一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丹丸!”

    “呃,蚕豆大小,混合着金色、青色、黑色、赤色、黄色,五种颜色,正好和五行元素的颜色对应,与五行金兽说的摆放位置也对上了,难道就是五行神品神丹?”江帆的意识瞅了瞅十分的期待。

    “收好了,你们继续玩耍吧!”江帆丢下一句话撤回意识,江帆略一沉吟试探的问道:“金兄,那种五行神品神丹是不是蚕豆大小,带有金色、青色、黑色、赤色、黄色五种颜色?”

    “呃,你是怎么知道的?”五行金兽露出惊讶之色,它吃惊地望着江帆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4449符地异形化    江帆惊讶,什么情况,符地都这样了还有杀招?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也是怔了怔,猛然想起什么,五行金兽惊呼道:“坏了,符地要吞下异形精元丹!”

    “呃,那就是异形精元丹!不是吧,符地吞下异形精元丹!难道符地要变成异形不成?”江帆大吃一惊,脑筋急转正待再次扑去,只见符地一张嘴将那颗暗红色的异形精元丹吸入口中。

    与此同时,守在一旁的五只五行兽哗的一下散开,退出百余米远,符地的半截残体猛然爆发刺目的血红色,砰的一声炸开,血肉横飞惨不忍睹。

    江帆吓一跳,十分惊愕有些看不懂,“我靠,这又是什么情况,难道是死了?符地的元神呢?”瞪大眼睛看着现场。

    符地的半截残体炸开粉碎,但那颗异形精元丹却还在,开始不断的膨胀变大,散发出更加浓重恐怖的血腥凶杀暴虐之气。

    “兄弟,我们得赶紧离开,符地开始要变成异形了,一旦变成异形,实力会比之前的符地至少强大一倍!”五行金兽十分忌惮的小声道。

    “我靠,那么厉害!呃,不对吧,符地的元神都没看到呢,半截残体炸了,符地的元神是不是也随之炸了,死了?”江帆震惊了,有些不明白的问道。

    “不是,符地的元神要是炸了自然死了,符地吞下异形精元但,他的元神就立刻进入了异形精元丹中,被保护起来了!”五行金兽解释道。

    “那我们现在赶紧发动攻击阻止不行吗?”江帆不甘心的问道,等符地异形化了,实力暴涨一倍,那岂不是更加难以抵挡。

    “五只五行兽都散开了,那是异形精元丹就要全面释放,靠近很危险的,凭我们的实力也无法突破那异形之气,还会遭到反噬,另外还有五只五行兽在一旁,没办法阻止了!”五行金兽叹道。

    “我靠,那真是太可惜了!”江帆顿时大失所望郁闷了。

    “走吧,先离开再说,你们负责警戒,我来打开出去的通道!”五行金兽道,伸手从胳膊上取下一根五行丝线,飞向封印空间边缘。

    异形精元丹膨胀到直径一米大便停止了,顿了顿砰的一声爆响,异形精元丹炸开了,狂暴的暗红异形之气涌出瞬间覆盖住周围方圆十米,接着开始旋转起来,发出呜呜刺耳的异响。

    江帆一边警惕着五只五行兽,一边呆呆的看着异形精元丹的异变,忽然江帆听到了一阵很是轻微的悉悉索索声响,顿时一愣,寻着声响看去,是从十几里外的一片倒塌的城堡废墟中发出的。

    废墟的一处,忽然探出一个脑袋,江帆看得又惊又喜,“我靠,是双头裂体!呃,怎么都忘记了双头裂体的事了!”江帆顿时自责起来,还真疏忽了,一心想着捣毁五行兽场了。

    双头裂体的两只小眼睛瞅了瞅外面,露出惊恐之色,江帆此时还是假冒着五行木手的样子,双头裂体自然看不出来。

    没想到双头裂体还活着,似乎也没被符地抓住,什么情况?江帆也顾不得多想,忙传音召唤道:“双头,赶紧过来,我现在是假冒五行木兽!”接着传音给旁边的五行土兽大招会,别弄得误会了。

    双头裂体怔了怔,随即大喜,嗖的一下从废墟中窜出飞射向江帆,江帆一看吓一跳,“我靠,双头裂体咋变成这样了?”

    双头裂体也挺惨兮兮的,身体血肉模糊,一些部位露出森森白骨,不过身躯几个部位却是打着结,卷着几个小瓶子不放,让江帆有些诧异。

    双头裂体飞到江帆面前,瞬间缠在江帆的身体上,有种劫后余生带着哭腔的传音哀嚎道:“主人,吓死小的了,小的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竟是激动得哭了。

    “呃,莫怕,我不会放弃你的,现在好了,先呆着,等离开了给你治疗伤势,再说其他!”江帆只觉的身后出现光芒闪动,知道五行金兽用五行丝线打开了出去的通道,忙安慰道。

    江帆和五行土兽退着飞向五行金兽方向,一边盯着五只五行兽,防止发动袭击,同时也关注着符地的异性化。

    呼……忽然那团旋转的暗红色异形之气暴缩,顷刻形成一个暗红色人形骨架,接着暗红色人形骨架开始迅速的生出经脉、血管、肌肉、内脏等等器官,最后生出皮肤,符地重生了。

    “我靠,这么快就重生了!”江帆大惊,看傻了,这时五行金兽道:“兄弟,别看了,赶紧出去吧!”

    “嗯嗯,这就出去!”江帆忙应着,但眼睛还是盯着看,接下来更是大吃一惊,符地是闭着眼的,浑身光溜溜的,忽然后背生出四根带着鳞甲的触角,而且肋下也生出双翅,脑袋也开始变形了。

    “兄弟,别看了,再不走可能来不及了,符地马上就完成异形了!”五行金兽见江帆还在痴痴的看着,急忙警告道。

    “你们想出去,我来断后,破坏一下这个封印空间,延缓一下他们出来的时间,免得符地立马出来追杀!”五行金兽又道。

    江帆顿时心中一紧,只得舍弃急忙转身,看了看眼前的一道光圈,闪身跳入,五行土兽随后,五行金兽取下缠在胳膊上剩下的几根五行丝线,嘴巴一张,喷出一口金色液体。

    金色液体化作一片细蒙蒙金色雾气,五行金兽挥动手中的几根五行丝线,五行丝线顿时寸断,随即化作五色颗粒,遇上金色雾气,立刻嗤嗤的生出奇异的彩色雾气。

    彩色雾气迅速的渗入到封印空间壁上,顿时封印空间壁出现晃动,打开的通道光环立刻迅速的缩小,五行金兽急忙钻入,再不走就走不了了,封印空间壁已经被暂时扰乱了。

    江帆和五行土兽正在外面等着五行金兽,江帆立刻撤木元素露出真身,将受伤眼中的双头裂体收入符咒世界,去归位双头裂体兽。

    “走,会五行茧房,土老弟,你带着他!”五行金兽一出来就说道,随即闪身消失,五行土兽急忙释出一道黄色光芒包裹着江帆,带着飞离。

    五行金兽,五行土兽都是一脸浓重忧虑无比,也不做声,江帆忍不住指责埋怨道:“金兄,你不是说五行兽场只能炼制出顶多三到四只五行兽吗,怎么一下出现五只?什么垃圾情报!”

    “呃,兄弟,你也别怪我,符地的主人确实是这么说的,现在生变,估计是符地从哪里弄来了炼制五行兽的材料了,我哪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五行金兽讪讪的辩解道。

    “幸好及时摧毁了五行兽场,不然只怕会出现更多的五行兽,那就更加可怕了!”五行金兽又欣慰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