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 )轰轰……一阵爆响,江帆寻声看去,不禁点头,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也不傻,知道将符地炼制出的五只五行兽引到了城堡开打,接着众多的障碍周旋,城堡在不断的坍塌。

    江帆看了看闪身扑向最后一个工厂,再次发出木元素爆灭技能摧毁,看了看手忙脚乱的符地,心中一动,这可是个灭掉符地很好的机会,不如试试四重爆灭技能看看能不能击杀!

    江帆一声不吭就扑向符地,意念发出给五行斩发出指令,随即召集金元素、木元素、水元素、土元素,蓄势待发。

    五行斩在收到江帆指令后立刻全速的对符地连斩数次次,将符地逼到地面上空十余米便骤然散开,符地这才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即感觉不对,机警的扫视周围,顿时大吃一惊。

    江帆在符地后方上空百米已经发动了,无数金色的、青色的、黑色的、赤色的元素颗粒铺天盖地的闪电爆射而来,笼罩住了千米范围。

    嘿!下方是地面,符地很聪明的意识到很难躲开了,一咬牙暴吼,浑身绿色光芒大盛,全力轰出腐符尸气迎击。

    轰……四种混合元素颗粒与腐符尸气相遇炸开,恐怖的元素爆炸气劲四溢,封印空间的超强密度坚硬无比的地面塌陷,被轰出一个千米大二十余米深的大深坑,的整个封印空间出现剧烈摇晃。

    符地的腐符尸气似乎不堪一击被炸灭消散,江帆大喜,“我靠,原来四种元素四重爆灭技能可以匹敌符地!呃,符地是不是死了?”

    江帆急忙扫视深坑,立刻看到了符地,随即吓一跳,倒是没死,不过相当的凄惨,被炸成半截,只剩上半截身体嵌在深坑中,口中大口鲜血不断的如泉喷涌,周围散落着许多带血的残骨碎肉。

    符地的半截身体也是非常破败不堪,血肉模糊,不少部位是森森白骨露出,只剩一只手臂,脑袋上出现不少血洞,眼睛也下了一只,不过眉心处倒是完好,元神没被元素爆炸击碎。

    江帆看着在不断微微抽动的符地的残体心中暴爽,现在符地没了战斗力了,彻底的废了,虽然还没死但离死不远,也绝对不会让他活下去。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符地还有一只眼睛,盯着空中假冒五行木兽的江帆,嘴巴哆嗦着喃喃道,十分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已经超出了他对五行兽实力的认知了。

    江帆正要过去将符地的残体收入符咒世界,暂时救助一下,不想立刻杀死,要好好的出出恶气,这家伙在自己面前嚣张得瑟好一阵时间了,得显露真身好好的说道说道,折磨一番再吞噬他的元神。

    嗷……就在这时,忽然几声怒吼,三道影子猛扑向江帆,两道影子冲向符地的残体,符地炼制的五只五行兽赶来救援并阻击江帆了。

    原来重伤的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与五只五行兽在巨大的城堡中周旋,较好的缓解了自身的危机,毕竟建筑不少,还有许多的设施可以阻挡一下,当然也是非常狼狈不堪苦苦支撑。

    当江帆爆发五行元素法则的四重爆灭技能,恐怖的威力震撼了符地炼制出来的五只五行兽,急忙舍弃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窜出,一看符地的惨状,呆了呆便赶过去。

    “我靠,这些家伙反应这么快!呃,看来要将符地的残体收入符咒世界很难很难了,算了,还是斩杀了吧!”江帆十分的郁闷了。

    江帆急忙爆闪躲过扑来的五行兽,意念发出,悬在一旁的五行斩爆射斩向深坑中的符地残体,重点是斩碎符地的元神,否则不会彻底的死去。

    五行斩射向符地,眼看着还有十余米了,守住符地残体旁的一只五行兽动了,一声怪叫闪电般的冲出,挥拳从下而上的兜出,砰的一声砸中五行斩下方,力道极大,五行斩被击飞出数十米。

    符地的残体十分痛苦,感觉意识开始模糊,但也清楚自己并没真死,只是肉身遭到极大的破坏,这种破坏很难恢复,需要很长的时间,这期间等于元气大伤,实力只会剩下不到一成了。

    符地更知道绝不能昏死过去,否则真的很可能会死,此时也顾不得许多了,一咬牙,意念发出,围攻江帆的三只五行兽立刻回防。

    有五只五行兽守在身旁,保护残体,保护自己的元神不被击碎死去,但没有把握五只五行兽守得住,来到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受重伤了,基本可以不用担心。

    但来的这只五行木兽太诡异了,真的看不懂,明显的实力超出其他五行兽,还有那个可恨诡异的五行魂器是个极大的威胁,时间稍稍一长,只怕性命真的不保。

    符地感觉到遇上了从所未有的危机,感觉到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踏入了死亡的大门,心中恐惧万分,但很快符地剩下的独眼中露出坚毅的眼神,做出了极端的决定。

    符地只身一只残臂,还动弹不得,不敢多耽搁时间,一咬牙,魂念发出,身旁的一只五行兽迅速从在符地上半身残体的破碎不堪的上衣中摸出一颗小绿球。

    此时五行斩不断的攻击着,但五只五行兽紧紧的围住符地的残体保护着,每次都被五行兽阻挡住,江帆也是猛扑过去,但也被五行兽阻拦住,

    江帆心中暗暗叫苦,刚才使用了四重爆灭技能大规模攻击,消耗巨大,暂时已是没有能力再发出凌厉的四重爆灭技能攻击。

    “我靠,你两个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这是杀符地的最好时机!”江帆无奈之际想到了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一看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家伙在那发呆,怒吼道。

    “你们不用真的攻击,做做姿态分散五只五行兽的注意力,我好瞅住空隙杀了符地!”江帆随即传音道知道两个家伙重伤了,硬拼肯定不行,但还是能发挥作用,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是惊呆了,没想到江帆竟然把符地打成这样,另外也真扛不住了,借机缓口气,毕竟重伤消耗巨大,实力剩下不到四成了。

    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闻声这才缓过神来,一咬牙吼叫着冲向符地,立刻有两只五行兽前出,但没有迎上,而是拉开防御空挡,这是符地在魂念做指导。

    江帆、五行斩、五行金兽、五行土兽不断的骚扰,攻击着,但毕竟对方有五只五行兽,占着数量优势,也不纠缠,只是死死的防守,一时竟是无法杀死符地。

    此时符地意念发出,从一只五行兽手中的绿色小球中飞出一鸡蛋大小暗红珠子,顿时恐怖诡异的凶杀暴虐之气蔓延开来。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4447战符地    ( )“那就随便你!”五行金兽有些好笑道。

    “对了金兄,我全力使用木元素攻击技能也可以破坏五行兽场的设施吧?”江帆问道。

    “可以,你是四种元素境界实力,既是使用单一的木元素攻击也足够破坏那些设施了!”五行金兽答道。

    “我马上催动五行丝线开启这个封印空间,一打开大家就立刻进入,在里面要速战速决,到时听我口令随时做好撤离的准备!”五行金兽叮嘱道。

    江帆和五行土兽点头,来到五行金兽身旁,五行金兽嘴巴一张,吐出一颗鸡蛋大小的晶莹剔透的金色液体球,五行丝线立刻主动吸纳,顿时五行丝线变成一根手指粗细。

    五行丝线的一端爆闪金光,朝着悬崖壁上的草丛射去,啪的一声微响,草丛中出现一道光束射出,五行金兽立刻闪身进入那道光束中随机消失,江帆和五行土兽急忙跟上消失进入封印空间。

    江帆只觉得眼前一黑,一眩晕,随即眼前一亮,一看,里面是个百里大小的陆地空间,中央正是那个城堡,周围是几个厂房和不少设施,符地将五行兽场搬到了封印空间了。

    再看城堡露天场地上,站着五个大家伙,江帆大吃一惊,“我靠,完了,符地竟然已经炼制出了五个五行兽,五行金兽、五行木兽、五行水兽、五行火兽、五行土兽!”

    此时江帆、五行金兽、五行土兽是悬浮在百米空中,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几乎同时惊呼道:“怎么会这样?”

    江帆,五行金兽,五行土兽强行进入封印空间,自然惊动了封印空间中的人,城堡的露天场地上的五个五行兽都是抬头看来,一脸惊讶之色。

    “什么情况?”这时从城堡外一个厂房中窜出一个人,正是符地,一边喝问,一边抬头看向空中,顿时惊道:“我靠,这是怎么进来的?”

    “五行木兽,五行茧房中的茧怎么可能就成熟了!”符地一眼看到江帆假扮的五行木兽,更加惊讶道。

    “金兄,土兄,别发呆啊,进都进来了,赶紧动手啊!”江帆一咬牙,传音喝道,一个爆闪冲出,管不了许多,意念发出,大手一挥,全力施展木元素爆灭技能。

    瞬间周围空间的木元素聚集随即像是雨点般爆射向地面城堡附近一座厂房,砰砰……顿时千米范围内出现爆响,工厂顷刻被炸得粉碎。

    五行金兽和五行土兽随即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五行金兽扑向符地,全力轰出一道金光,五行土兽扑向城堡露天场地的五个五行兽,全力轰出黄色光芒攻击。

    “我靠,赶紧灭了这三个杂碎!”符地也缓过劲来,意识到是来搞破坏的,大吃一惊,面对扑来的五行金兽丝毫不惧,直接迎去,一边大吼发出围杀命令。

    城堡露天场地上的五个五行兽不等符地发出指令,齐齐的冲向五行土兽,笑话,都是五行兽,一个攻击五个,这不是找虐嘛。

    轰轰……数声爆响,五行金兽被符地轰飞,喷出大口金色的液体,重伤了,五行土兽更是被五只五行兽轰飞撞击到封印空间壁上,连喷出数大口黄色液体,伤得更重。

    江帆没闲着,在施展木元素爆灭技能的同时,五行斩唤出,五行斩爆闪骤然变大,几乎无声的闪出一道光芒,将另一座工厂,贴着地面两米的位置腰斩而过。

    真得速战速决,情况太出乎意料了,一个符地、五只五行兽,两打一啊,完全不是对手,只有十分短暂的袭击机会,也不得不出动五行斩了。

    “水兽,火兽,你们挡住这只金兽!”符地击飞五行金兽,看了看假扮五行水兽的江帆,大怒道,一转身扑向江帆。

    符地才窜出几十米便眉头皱起,前方一道灰白光芒射来,自持实力强大,抬手轰出一道绿色光芒迎击,哧的一声闷响,五行斩突破符地发出的绿色光芒,不过速度慢了些,还嗤嗤的冒着烟雾。

    “我靠,这是什么东西?”一直引以为傲的腐符尸气竟然不起作用,被射穿了!符地吓一跳,急忙身躯一扭朝着侧面闪出躲开。

    江帆得到了喘息,再次爆全力的爆发出木元素爆灭技能,轰轰……又一座工厂被炸毁,此时被打伤的五行金兽换个五行土兽是叫苦不迭,刚才一击着实的吃不消,真心的重伤了。

    五行金色闪出一个念头,赶紧离开,不过看到江帆成功的摧毁一座工厂,并唤出了五行斩相助,顿时惊愕了,“我靠,这货竟然藏私,他有五行魂器!”但也来不及多想,一咬牙只得强行坚持一下了。

    虽然情况不对,完全超出预期,但五行金兽明白,不摧毁五行兽场,只怕符地要炼制出更多的五行兽,那更是彻底的完蛋,有五行魂器相助,只能拼一拼了。

    当然五行金兽也不太傻,不敢再硬拼了,急忙招呼伤势更重的五行土兽游斗牵制,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不断的左飞右突的,双手不断的疯狂轰出,不求击中对方,只求干扰心神的周旋着。

    符地见假扮五行水兽的江帆再次摧毁一座工厂,真的急了,大吼一声将速度提到极限,疯狂的扑向江帆,单手挥出,强烈的绿色光芒爆发轰出,竟是笼罩住了方圆三四百米范围。

    “我靠,符地拼命了!”江帆大吃一惊,不好进入符咒世界,一咬牙全力施展木元素爆灭技能迎上,轰……江帆瞬间被震飞跌入破败的工厂中,符地也是被震的倒退二十余米才住下。

    显然江帆的单种元素的爆灭技能不敌符地,符地正待再次扑去,这时五行斩爆闪射向符地进行牵制拖住。

    跌入废墟中的江帆受伤了,他闷哼一声,喷出大口鲜血,包裹着身体的木元素崩溃,显露出真身,而且那可怕的腐符尸气侵入身体,相当难受,痛苦不堪。

    江帆大惊,急忙服下一颗神品符神丹,接着取出从魔虫尸体中提取的克制腐符尸气的解药驱除腐符尸气的侵害,顿时感觉好受多了,伤势也在迅速恢复之中。

    “呃,幸好被击入废墟之中,外面看不见自己,否则露馅了。”江帆暗暗庆幸,急忙意念发出再次召集木元素幻做五行木兽模样从废墟中冲出,这个时间极短,只当个了两秒钟的样子。

    江帆一看,欣喜不已,五行斩快如闪电疯狂的斩杀着符地,让符地没有喘息的机会,一时难以摆脱,符地气得要发疯了,怪吼不断,却对五行斩无可奈何。

    “我靠,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对符地使用五行斩了,还搞得受伤狼狈不堪,而且浪费了一颗神品符神丹。”江帆欣喜之余郁闷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