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这事还考虑什么,这要是被主人知道你还需要考虑,会很不高兴的!现在就随我进入五行茧房,也就几天的事,主人一到什么都解决了!”五行金兽有些生气地道。.访问:щщщ. 。

    “我靠,这货还不依不饶了!”江帆无语,不耐烦了,恨不得踹上五行金兽几脚,但不好发作,脑筋一转道:“金兄,你想得太简单了,你知道外面什么情况吗?真的很严重,你主人真不一定来得了!”

    “你认为你待在五行茧房就安全了?估计这两天符天和符地会能来,这个五行茧房能不能保住都难说!”江帆又一脸严肃的吓唬道。

    “胡说八道,管你, 什么情况主人都一定能来的,而且五行茧房安全的很,符天和符地绝对进不来,就是进来了也是找死!”五行金兽有些恼火,眼睛一瞪自信满满道。

    “五行火兽和五行水兽来了你也不怕?”江帆问道。

    “五行火兽、五行水兽!不可能吧,符神界和符魔界哪来的五行兽?”五行金兽吃了一惊,质疑道。

    “符天有五行灵火灯,唤醒了藏在里面的五行火兽!符地那家伙开启了地下深处的一个封印,里面有一个巨大的城堡和不少类似厂房设施的东西,不知怎的就出现了一只五行水兽!”江帆答道。

    “我靠,符天得到了五行灵火灯,符地得到了五行兽场!”五行金兽大吃一惊,面‘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略一沉‘吟’问道:“你看到五行火兽和五行水兽了?”

    “废话,当然都看到了!”江帆答道。

    “呃,这下真的麻烦了!”五行火兽眉头紧皱道,不再说让江帆进入五行茧房的事了。

    “五行火兽和五行水兽是不是也可以进入五行茧房?对你的威胁很大?”江帆问道。

    “嗯,它们可以强行闯进来,不过五行茧房的环境对我有利,因此它们对我的威胁不是太大,我可以敌得住,但毕竟是两个,五行茧房中的那些丝线就要被破坏了!”五行金兽忧虑道。

    “是不是丝线破坏了,茧中的五行兽无法成熟,里面的空间隧‘洞’无法开启,你的主人就来不了?”江帆吃了一惊,忙确认的问道。

    江帆刚才提五行火兽和五行水兽只是转移五行金兽的注意力,吓唬吓唬,省得揪住老扯做它主人的仆人不放,没想到还真是个大问题了。

    同时心中又有些疑‘惑’,“既然五行金兽这么忌惮,符天和符地肯定也知道这么个理,为何不派五行火兽和五行水兽来?难道是之前哈怪已经来破坏一次用不着了?”江帆暗自道。

    五行金兽点点头没说话,在思索着什么,江帆想了想又问道:“你不是好好的吗,不可以进入茧中直接打开空间隧‘洞’?”

    “不行啊,我打不开,得茧中的五行木兽出来,我们合力打开旁边的五行炉,放出里面的五行土兽,我们三个再合力打开空间隧‘洞’!”五行金兽解释道。

    “呃,五行炉中还一只五行土兽!需三只五行兽打开空间隧‘洞’,这也太复杂了吧!”江帆惊讶道。

    “没办法,开启人用的空间隧‘洞’本就不容易,而且又被腐符死咒加封破坏,只有这样了!”五行金兽摇头道。

    “为何非要用五行茧房中的空间隧‘洞’?难道你主人那边就没有人用的空间隧‘洞’使用?”江帆点点头,十分疑‘惑’地问道。

    “人用的空间隧‘洞’很难研制,而且制造起来十分困难费事费事,在那边世界,人用的空间隧‘洞’也无法保存多久,三天时间就会开始弱化,传送能力削弱,五天后便无法使用了!”五行金兽叹息道。

    “主人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制造空间隧‘洞’做第二手准备,但需要一些时间,因此这才急着让我过来帮助开启这边的空间隧‘洞’!”接着五行金兽又道。

    “是啊,人用的空间隧‘洞’难制造我你相信,但制造出来了,怎么会无法保存?”江帆既是惊讶又是不解的追问道。

    “人用的空间隧‘洞’和我所在的那个世界的特殊环境有关!”五行金兽答道。

    “呃,你所在的那个世界的环境怎么特殊了?”江帆不禁十分好奇的问道。

    “特殊就是特殊,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五行金兽怔了怔烦道。

    “对了,你是怎么来到符魔界的?启用空间隧‘洞’传送好像是需要定位的吧,是不是因为人形骷髅虫?”江帆点点头,想了想又问道。

    “嗯,这个你说对了,人形骷髅虫过去了,正好遇上主人,被主人抓住了,这才知道这边的情况,便派我来了!”五行金兽瞅了瞅江帆道。

    “哦,果然是这样的,那你的主人叫什么?你那个世界叫什么?”江帆恍然,继续问道。

    “我主人的名讳不是谁都可以知道的,除非你做了主人的仆人才能知道,那个世界叫五行界!”五行金兽道。

    “五行界!呃,都是修炼五行元素的,五行界,倒是很贴切!”江帆怔了怔,释然了。

    “金兄,你主人为何要来对付符天和符地?”江帆再次问道,这是江帆一直想知道的。

    “哼,符天那厮是主人的一个书童,很多年前主人外出,这家伙便趁机偷了主人的几件宝贝逃走了,主人非常震怒,派出家奴追杀符天,结果还是被狡猾的符天跑了!”五行金兽顿时气愤道。

    “经过一段时间的追查,知道了符天到这里来了,竟然还创造了十界,便派人过来了,当时符天被打成重伤,符天似乎自知罪孽生深重,最后自杀了!”五行金兽回忆了下道。

    “但主人觉得符天自杀似乎‘挺’蹊跷的,不放心,便派人过来在这里留下了五行茧房和五行炉,五行茧房中有空间隧‘洞’,以防万一,没想到真的被主人猜中了!”五行金兽感慨道。

    “我靠,原来符天真的是书童,还是个背叛主子的书童,来自五行界,难怪符天这么畏惧五行茧房!”终于得到证实,江帆彻底明白了。

    “金兄,这么大的事,你的主人就没亲自过来?后来也不来看看?来了应该能察觉到符天是诈死吧!”江帆想了想又‘迷’‘惑’了,问道。

    “呃,当时主人有很重要的事要出远‘门’,没亲自来,否则符天诈死的把戏绝对玩不过去,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事了!”五行金兽道。

    “后来主人回来了,但也不确定,办事的家奴又信誓旦旦的说亲眼看着符天自杀,百分百的死了,来这里也很费时的,加上又留下了东西,主人也就搁下这事了!”五行金兽又道。

    “这样啊,那符天诈死,难道留下的五行茧房和五行炉西还能起到监视的作用?要是符天一直不出现,这两样都东西就放这不要了?”江帆点点头狐疑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27843+dsuaahhh+24989840–>

4440招揽    ( )“你修炼了五行元素法则,当然可以把丝线连接上,进去当然也出的来,我可以送你出来!”五行金兽道。

    “这样啊,好吧,呃,不行,我们两个把所有丝线连接起来需要好几天,我在外面还有事要做呢,两个小时后就有大事,不能在里面耽搁的!”江帆点点头应下,猛然又觉得不对劲,忙道。

    耽搁两三天时间不打紧,重要的是五行茧房很诡异,五行金兽是第一次打交道,谁知道这家伙到底什么德行,要是进去了不放人岂不是悲催了,别还没脱离火坑又掉入苦海。

    “你不帮我连接丝线,怎么联手去对付符天和符地?”五行金兽顿时不高兴了,质问道。

    “金兄,我在外面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命的事要办,耽搁不起,我能不能在外面帮助你?”江帆推脱道。

    “你在外面怎么帮我连接丝线?”五行金兽反问道。

    “金兄,难道现在除了连接丝线外,就没别的可做了?我真的有大事,危机生命的大事,不然帮你连接丝线别说几天,几十天都没问题!”江帆也是反问了句,便一脸严肃强调道。

    “我是真心想帮你,你总不能让我命都不保吧!”江帆又道。

    “你不是好好的吗,又和我待在一起,尤其是再五行茧房里面安全的很,怎么就危机到你的性命了?”五行金兽皱皱眉,问道。

    “哎,金兄,一言难尽啊,空间兽你知道不?”江帆脑筋急转,哀叹一声试探道。

    “空间兽,知道啊,怎么了?”五行金兽怔了怔问道。

    “我和空间兽有仇,我把空间兽打成基体原形了,空间兽非常愤怒,要去招来空间巨兽,说空间巨兽对付符天就像大人虐杀孩童般的容易,我必须去阻止啊!”江帆半真半假的说道。

    “呃,不是吧,空间兽要招来空间巨兽,空间兽和你的仇也太大了吧!”五行金兽大吃一惊道。

    “金兄,空间巨兽真有空间兽说的那么可怕吗?是不是夸大其词故意吓唬人的?”江帆心中一喜,五行金兽显然是知道空间巨兽了,急忙问道。

    “空间兽没有夸张,空间巨兽真的非常恐怖,你真的很危险了!”五行金兽一脸凝重道。

    “是啊,那,那你的主人也惧怕空间巨兽?”江帆心中一沉,眼珠一转试探道,虽然觉得空间兽没说假话,但听到五行金兽这么一说,更是觉得压力山大了。

    “我主人不怕空间巨兽,虽然对付空间巨兽不容易,但终究还是能对付的!”五行金兽有些自豪的炫耀道。

    “难道你的主人修炼到了五种元素境界?”江帆心中顿时一喜,问道。

    “那是自然!”五行金兽傲然道。

    “呃,金兄,据我所知好像还没人修炼成功五种元素吧?”江帆震惊了,只是随口试探的一问,没想到竟然真的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十分诧异的质疑道。

    “胡说八道,没见识,我主人不就修炼成功了五种元素!”五行金兽鄙视道。

    “我靠,岂不是被达菲亚的笔记记载忽悠了,还说从来都没有人能够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江帆语塞,十分地郁闷。

    但江帆很快就释然,也是,最初来到符神界的时候,符天死了多年,认为符神主就是无敌的,直到进入符魔界才知道自己井底之蛙。

    人形骷髅虫、猩猩巨兽、黑皮仆兽之类的一个接一个的的恐怖蹦出来,越到后面越心惊,达菲亚只是修炼成功三种元素,在那个世界属于中档高手,对真正的顶层并不知道也很在正常了。

    “金兄,你知道达菲亚这个人吗?”江帆沉吟了会问道。

    “达菲亚?达菲亚……呃,想起来了,记得是有这么个人存在,别提了,这混蛋偷了主人的宝贝呢,只是可惜没抓住被他逃了,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五行金兽一愣,想了想变得气愤道。

    “我靠,达菲亚偷了五行金兽主人的宝贝!”江帆一阵眩晕,脑筋急转忙问道:“达菲亚偷了什么宝贝?”

    “偷了主人的一颗五行神品神丹!咦,你怎么知道达菲亚?你认识达菲亚?达菲亚在哪里?”五行金兽随口应道,随即想起什么,问道。

    “呃,我不认识达菲亚,他已经死了至少几百万年了,我只是捡到了他留下来的遗物,便修炼了五行元素法则!”江帆故意瞎编说达菲亚死了,省得五行金兽问起达菲亚的事情,与此同时更加心惊,还有五行神丹啊。

    “达菲亚死了!死得好,这家伙敢偷主人的五行神丹就该死!”五行金兽呆了呆,便有些幸灾乐祸道,对江帆捡到达菲亚的遗物并不感兴趣。

    “金兄,我有些奇怪,达菲亚留下的笔记说那个世界没人成功的修炼成功五种元素,顶多只能修炼成功四种元素,难道那个世界没人知道有人修炼成功五种元素?”江帆没去评判,求证的问道。

    “呵呵,那是人们不知道而已,那些人在主人眼中只是蝼蚁罢了,主人哪里会去搭理这些人,所以知道的人极少极少!”五行金兽笑道。

    “你修炼五行元素法则到什么境界了?”五行金兽瞅了瞅江帆,问道。

    “前几日侥幸的突破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江帆谦虚的答道。

    “我靠,你修炼成功了四种元素!呃,我还认为你只修炼成功了两种,顶多三种,不错啊,看你年纪不大,竟然这么犀利!”五行金兽大吃一惊,重新打量起江帆了,有种另眼相看的意味。

    “兄弟,你也别去做什么阻止空间兽招来空间巨兽的事了,跟着我混吧,等我主人来了,我把你介绍给主人,以后一起共事!”五行金兽想了想提议道,竟是招揽起江帆来了。

    “只要主人看上你了,收下你,做主人的仆人,空间巨兽的事自然会替你解决,保你无事,而且以后还有大大的好处!”五行金兽又道。

    “我靠,让我去做仆人,死去吧你!”江帆狂汗,十分的无语,逍遥自在多惬意,去做仆人,岂不是脑袋有问题!五行金兽见江帆神色怪异不吭声,不悦道:“你不愿意?”

    “呃,当然不是,只是我没那个福气,我是这里的人,不可能离开这里,无法做你那伟大的主人的仆人了!”江帆急忙惋惜道,不好直接拒绝,只有委婉的推脱,不想和五行金兽搞僵关系。

    “你是这里人有什么,怎么就不能离开这里,跟着主人多威武,可以得到无穷的好处呢!”五行金兽眉头皱起,劝说道。

    “呃,金兄,这事容我考虑考虑,以后再说,现在还是说说怎么帮你吧,我在外面怎么帮你!”江帆郁闷不已,敷衍一句转移话题提醒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Comments are closed.